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3章手足亦无情

第33章手足亦无情

        如奉纶旨的袁克定立刻行动,通过向他靠拢的“京师执法处”的人马,很快查到了袁克文的下落----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速度快了,少走些弯路而已。趁现在父亲在气头上,不趁机把米饭做熟了,他便不是袁克定。

        他这么热心,只是因为在他心中,这个二弟始终是一根刺。

        虽然袁克文有这个或那个的不好,又好结文人并自言“志在做一名士”,表现出对权贵的蔑视,可自己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优点。哥俩都是挥霍、任性、骄奢的花花公子性格,吃、喝、嫖、赌、抽(鸦片)样样都干,但袁克文作诗、填词、写文章却件件皆精,还擅长书法,写的字那叫风流潇洒。此外他还爱唱昆曲,小生、丑都扮演得很好。如此多才多艺的一个年轻人,在北京圈子里名头十分响亮,上述缺点在他身上那就不是缺点,是风雅、是风流倜傥、是风光十足。

        而自己就是北京人口中的二世祖,不学无术,专干焚琴煮鹤的勾当。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八旗子弟的恶习,他是全占了。这一点,甚至连老爸都看不下去。

        而且他还有一个非常致命的缺陷:腿上有疾。那是三年前骑马时把腿摔坏,从此落下终身残疾。

        在中国做官,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相貌堂堂。连古代官员做官之前都要经过“身言书判”的一溜审核,通过才能真正成为官员。书文言辞自不多说,看形象的原因,一是提高官员群体的外在形象(就是面子工程),二是古人相信“相由心生”(其实现在人也信),端正的“心”才会有端正的模样,长相猥琐的心思一定也猥琐(历史告诉我们这种理论是多么的不靠谱)。

        为此,袁克定的心里一直是沉甸甸的,也一度沉沦过。作为父亲的袁世凯看了十分痛心,便于次年送他到德国继续治疗,但是最终还是没能医好他的腿。

        老爸一日不下定决心,这太子之位是一日悬空,也就多了变数。虽然那位异母“二弟”目前对此并无觊觎之心,但架不住夜长梦多,保不住某一天那位福至心到。自家事自家知,以他在老爸心中的地位,以及被袁世凯正房从小过继收养的恩情,只怕自己竞争不过哎。自古天家无亲情,没到尘埃落定的那一刻,一切都有可能。历史上太子没竞争过皇子的事海了去了,至少前清没一个长子继的位。

        所以能打击袁克文的机会,袁克定绝对不会讲究什么兄弟之义,天家无亲情么。

        可是毕竟还是要顾着面子的:不是袁克文,而是对自己的影响。连曹丕对付曹植都用作七步诗的办法,今人难道还不如古人聪明?自己若一味蛮干,不但别人看了会认为他这个大哥逼人太甚----毕竟他比袁克文大了十八岁。历史上以兄“弑”弟者免不了会被在史书上大写特写一番,就是在父亲那里,也免不了认为自己借题发挥,虽然他确实是借题发挥,而且这个“题”还是自己出的。

        被当众打脸,袁克定有些下了不台,不过还好他是有备而来。他盯着袁克文说:“父亲贵为大总统,深受百姓爱戴。你也是他的儿子,怎能自甘坠落、整日与戏子为伍?传扬出去,让父亲的脸面往哪搁?”

        那时候,唱戏的地位是很低贱的,与优倡盗平齐。不像现在,会唱一点曲子就叫歌手,跑个龙套叫做演员,在国有单位做这些事的就叫人民艺术家。那时候凡是能做些正当营生的,都不愿意往这个行当里跑。袁克文有这么好的条件非要走这条路,用当时主流社会的评价就是“自甘堕落”。

        袁克定这次用得是长兄教训幼弟的口气,因此传出去也没什么不妥。袁克文却是涨红了脸,愤愤地说:“大哥,你这是什么话?我唱戏靠得是观众捧场,凭得是嘴脚功夫,一不求人,二不偷人。我光明正大,我自食其力,又怎么给父亲丢脸了?”

        一些在远处旁观的人见兄弟俩不像是刀戈相向的样子,此时都大着胆子靠近了些。当袁克定说出不当与戏子为伍的话时,一些老戏骨忍不住“吁”了一声,再也不管他身边带枪的众跟随了。吾爱生命,但吾更爱真理嘛。袁克文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当然被大伙齐赞了一声“好”!

        主辱臣死。袁克定身边不乏忠诚之辈,见小袁落了面子,便有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中年男子轻轻上前说:“二公子此言差矣。威不重,则令无行。大总统为万万人之统领,二公子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国人对大总统的观感。于个人爱好,二公子并无不妥,但若为国家计,则二公子实不宜再抛头露面、作此营生。”

        他的话很有道理,袁克定配合地附和:“杨师此言,正全我意。二弟既是我袁家一份子,在此非常之时,当知道收敛行事,以为他人把柄。”

        袁克文似是知道那位“杨师”的地位不凡,也是一向为人软弱,不再反驳。袁克定见了,便觉得这是难得的让二弟俯首的好机会,又可以对外展示他“大哥的胸襟”,便不无语重心肠地说:“二弟,        父亲为此正在大发肝火,作为大哥尽管我努力转圆,然而弟弟太伤父亲的心了。现在正是紧要时刻,于公于私,二弟都不能再惹父亲生气了。”

        正所谓狗改不了吃屎,自己的话说得尽管冠冕堂皇,但深知袁克文脾气的袁克定,心中正大爽不已:该说的话,作为大哥场面上该尽的责任,自己都做到了。可自己的这个二弟是否接牌,他有八九成把握。他的话,只是给别人听的,特别在不远处赔着张汉卿的蔡锷。

        果然,袁克文是铁了心走他的艺术之路了。他了解袁克定,正如他对京剧艺术的了解一样,是从骨子里读得透了。这个大哥口口声声劝告自己勿再唱戏,可是如果自己不唱戏,他会比任何人都担心于自己把爱好转移到政治上。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从来不关心自己的大哥突然尽起了大哥的责任,他开始担心,一种不祥的预感萦上脑际。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把两位戏迷的事撇清----都是同道中人咧。他虽然文弱,却很光棍:“大哥,父亲那边,我自去向他说明,再说我唱戏父亲也是允可的。你来这里无非是要我回去,我就跟你走,听凭父亲发落。”

        袁克定知道以父亲对这位二弟的溺爱程度,就这样回去,这事一定会不了了之。要想激起父亲的怒火,一定要借机把事搞大。两个戏迷的言论,正是自己之忌。既然他们可以在私下议论,说明其他人亦难保有同理心。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轻易饶了他们。他看了袁克文的妆束,忽然起了一个主意。

        他对袁克文说:“既然这样,二弟就跟我走吧,”他看了身后几人:“这两个人私下诽谤大总统家人,不知什么目的,值此非常时期,我看可以送到‘京师执法处’详加询问!”

        “京师执法处”是什么机构,北京城几乎没有不知道的,那可是类似美国的中情局、后世的中统、军统、国安部的角色,这里可不是谈法谈情的地方,普通百姓进去之后,不死也要脱层皮。

        戏迷们还是没有完全沉浸戏里,还知道深浅。听说要去这样的地方,骇然色变。袁克文脸色也一变,厉声说:“不可!”

        只是道出了事实的普通百姓而已,对他来说也是自己不幸的见证人与义士,怎能放任其往死地里走?两个戏迷也听出深浅,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叫着:“大公子,我们只是道听途说胡言乱语几句,可犯不着去那种地方!您老行行好,给我们一条活路!”可惜他们的话,袁克定的手下都不买账。当下便有几个人一涌而上按住两人,便有人找绳子来捆。

        听了戏迷的哀求和几个打手粗鲁的手段,袁克文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他大喝一声:“朗朗乾坤,昭昭日月,大哥这样做,眼里还有王法吗?”敢情唱戏多了,说话也带着戏词。

        见他公然指责自己,袁克定原形毕露,再也用不着再和这位弟弟假戏真唱了。他冷冷地说:“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还是先想想如何见父亲再说吧!”他命令下人:“把二爷带回家!”

        袁克文一介文弱书生模样,哪敌得过一群如狼似虎的打手?不顾他的挣扎,一群人又推又搡使他脚不沾地地被拉离。突然想起一事,他刚唱完一幕,尚未卸妆,还穿着戏服呢。这样出去,成何体统?便大叫着:“让我洗把脸再走!”

        袁克定冷哼着说:“洗什么脸?袁家的脸早就被你丢尽了!”

        太好了,这样正好让老爸看看他的宝贝儿子是个什么货色。不信经此以后,老爸还有让他坐太子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