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9章商机

第19章商机

        在蔡锷想来,张作霖无非是打的这个主意。众所周知,民国前后,中国虽然武装了一支支所谓新军,貌似与各国接了轨,但实际上,中国的军事工业远远落后于东洋西洋,到目前为止,国家的工业水平尚不能自己造出枪支。

        在传统的军界上层看来,千军易得,一枪难求。在为吃口饱饭就大把人当兵的现在,招兵确实比搞枪容易得多。张作霖以一个师的兵力要拉起反对袁世凯的大旗,若没有点军火做家当,确实心里会不踏实。张汉卿所说的与洋人“做生意”,大概就是军火交易的遮羞布。

        这一点,蔡锷还真的有路子。无论是安“盟友”之心还是壮大反袁力量,他都会责无旁贷地揽下来。可是,当他仔细地询问张汉卿:“雨亭计划**还是炮?弹药若干?”时,张汉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世叔,小侄所说的做生意,可是实实在在的真生意!靠买军火,短期内可能实力大涨,但这绝非长久之计啊。”

        蔡锷作恍然大悟状:难道是买机器?这才是强大军事的正途。张作霖不要授其以鱼而是要授其以渔,这见识已经不是一般的军阀可以追上,他能长期称雄于奉天,果然不简单。可是他犯了难:“汉卿,若是两年前,我可以打包票搭这条线。但是现在欧战正酣,西方各国都卯足了马力造军火,想买制造母机,一时半刻之间我不敢说有把握。”

        张汉卿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蔡锷有些发毛:难不成自己又会错了意?你一个毛孩子跟谁学的打机锋?不能好好说话吗!在他有些想冲动地按他打屁股的时候,张汉卿总算规矩了:“世叔真的想错了,我们这次是真的做生意。”

        “欧洲现在陷入阵地战的僵持阶段,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改变的趋势。小侄就在想,每天头顶都是呼啸的炮弹,耳边都是密集的机枪子弹。在双方密集的防守下,前线的士兵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呆在战壕里无所事事。他们想做的事、需要的物品,就是我们的生意。”

        咱们的蔡大将军彻底晕菜了。作为一流的军人,他对欧洲的战事不可能不关注,但是他和张汉卿关注的点绝对是不一样的。他关注的是交战双方在战略、战术上的运筹和对战机的把握,张汉卿看来最热心的是其中的商机。

        “哦,说来看看。”蔡大将军兴趣大增。对浸淫军事半生的他来说,实在想不通工业和经济实力远超中国的西方列强会缺什么物品,或许能对他的军事研究有所裨益。

        “烟草啊”,张汉卿脱口而出:“打发无聊时间最好的东西是美女和烟酒。战争让女人走开,也不许喝酒,但抽烟能提神与抚慰神经却是任何一方主帅都不能否认的。据我从报上所知,去年8月份比利时就向英美各国募集烟草,甚至还设立了‘比利时士兵烟草基金会’。其它的有英国远征军、澳新军团、加拿大远征军等都需要。

        我们东北种有大量的烟草,小侄在想,如果能有机会联络到协约国方面,我们以大量物美价廉的烟草供应给对方,一是有力支援了其战场上的后勤也间接表明了我们国家的态度,二来我们也能从中获得价值不菲的利润,最重要的大量烟草输出给外国人而不是毒害中国人,怎么着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这是张汉卿来京一段时间内潜心思索后的第一单生意经,绝非应景而作。

        从大局看,一战已经开始一年多了,列强都陆续卷进去。中国该何去何从一直在中国军界政界争论不休。当然有识之士如段祺瑞、蔡锷等都是极力支持中国加入协约国一方,理由是英法俄要么是纵横海上、陆上的大国,要么幅员辽阔颇具战争潜力,同盟国必败。

        但是日本人因为惦记着德占青岛,坚决反对中国对德宣战----这样已经决定加入协约国的日本就无法对“盟友”中国下手了。在日本政|府的压力下,袁世凯迟迟不敢作决定,致命坐视日本人占据青岛,痛失先机。

        此后日本一直左右中国宣战的权利,直至1917年,这也使中国因参战太晚被外国人讥笑为“坐享其成”。战后巴黎和会上耻辱一幕,除了国力孱弱外,未尝不有中国政|府反应太慢之过。如果中国能够顺利地把烟草“打入”        欧洲战场,这种和弹药、食品、药品同为军需的东西完全可以代表中国对协约国的贡献!

        要知道战壕里的生活随着战争的漫长而越来越枯燥,特别是马恩河战役之后,西线作战的双方都开始修筑战壕以长期对峙,从而转入阵地战。在无数大炮和密集机枪的夹缝中,任何一方的冲锋都注定是损失巨大的,这样普通士兵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在战场休憩中美美地抽一支烟然后从容战死,是美国大片不朽的主题,正是这一点让张汉卿发现了商机。

        “比利时士兵烟草基金会”一直向美国公众发起呼吁“前线士兵对烟草的需求量超乎我们的想象,烟草是战壕里的士兵最为渴求的一种安慰…”在他们的计算中,每个装着烟草的包裹价值25美分,包含50根卷烟、一大包烟叶、一盒火柴。

        25美分价值几何呢?这个要从物价比起来才有意义。当然,因为此时的银元还是很有消费力的,按照一克黄金、5美元与9银元等值的比例,大致可以得出等价于银元45分。

        一块银元的此时的购买力为几何?据比较可靠的研究,大概可以换算为30斤大米。不过这个数字和现在比较是不公平的,因为此时一亩地的收成也只有百十斤。换句话说,在欧洲十包这样的卷烟的价值,等同于中国一亩地的产出,利润可想而知。

        在北方,从奉天到热河,种植了数不清的烟草。这些烟草,在正史上正是张作霖扩军抢地盘的重要经济来源,也是中国成为烟草大国的写照。虽然知道烟草的危害,力量处于萌芽状态的张氏父子绝对不会为了所谓长远国运而禁种烟草,相反,在张汉卿的规划里,烟草行业本就是提升张家财富的重要一环。

        民国之前中国人大都抽旱烟、水烟等,民国后卷烟迅速发展,出现了很多有名的品牌:国产老字号“老刀”牌、英美公司1914年的新秀“三炮台”牌、创建于1919年的哈德门牌、瞄准女性市场的仙女牌、百年老店大前门牌…这时候的香烟品牌推广已不下于后世,像“三炮台”牌的广告是“三炮台,今之名烟;刘关张,古之英雄”、大前门的广告是“大人物吸‘大前门’,落落大方”。

        有世界烟草大国的底蕴怎能让欧美专美于前?张汉卿有信心使中国的烟草事业迈向新天地。就是没有行销欧洲的创意,重整烟草业也是张汉卿振兴奉天经济的第一棒。至于负疚感,抱歉,张汉卿就是不做,这些品牌还是会树起来,再说张学良正史上连大烟都吸过,香烟算什么。

        收购烟草不是问题,建设制烟厂难度也不大,只要能卖个好价钱。顺带的火柴工厂也能造起来,毕竟是民生物品,就是内销的市场也足够大了。此时,和重工业一样,中国的轻工业也极其落后,火柴、煤油、脸盆这些民生物品基本上被外国人垄断,名曰“洋火、洋油、洋盆”…振兴中华之路,任重而道远。

        当然,能有机会把祸水西引,还能卖出高价是张汉卿的期望。所以,有没有机会借助于蔡锷的人脉把东北烟草销出去,张汉卿当然要尝试下。

        “这个可以尝试下,我的老师梁启超和英美驻华官员有些交往,或许能够搭桥;另外方震也许有些办法,毕竟他在德国留过学,万一协约国谈不拢,和同盟国谈成也一样,反正德军也需要。”蔡锷毕竟军人出身,干脆果断。

        蔡大将军的人脉确实不是盖的,他在其后很快通过关系联系上了法国、比利时等国在华公使,让他们首先享受到了来自中国北方的物美价廉的烟丝。张汉卿更通过张作霖安排了谈判人员,许诺以更优惠的价格供应联军香烟、烟丝、烟枪和烟袋。

        在三个月的拉锯谈判期间,同样具有敏锐经商头脑的张作霖紧抓张汉卿递过来的摇钱树,利用私人资本在奉天建了一座后来在东北乃至中国都是最大的卷烟厂----奉天卷烟厂,接连打出几个品牌:专供高档人士的“中华”、大众品牌“长城”、输往欧洲的“胜利”。

        从1915年底到1918年底战争结束的三年期间,奉天卷烟厂光向欧洲运送了总计3000万根香烟、200万包烟丝、以及多达4万之多的烟枪和烟袋,获利高达百万银元之多。在国内,超过1000万包烟丝和1000万根香烟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全国的角角落落。之所以出现香烟的销售量国外远超国内的情况,实在是因为国人太穷,消费不起含纸的高档货,但烟丝的销量还是说明中国烟草行业的发展后劲十足。

        当然最终因为禁运的原因,德国军人们没有享受到来自中国的馈赠,这是一个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