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11章觐见

第11章觐见

        “总统钧鉴:今有犬子学良,性格乖戾,不服管教。弟也不才,无能为力。闻大总统处素有大儒,仰慕久矣。弟欲令其亲赴京师,旦夕聆听教诲,以使成为国之栋梁。”

        一份洋洋洒洒数十字电报,驱除了袁大总统心头最后一点疑虑。关外强人张作霖服软,语带双关。双方在教育下一代问题上取得共识,宾主尽欢。不过袁大总统欣喜之下,他又怎么真的好意思对其子进行“管教”?

        三天后,张汉卿进京。

        草莽出身的张作霖,对于自己的这个长子的安全问题还是很尽心的,不但精心抽调了一支数量虽少但精干的亲兵充作张汉卿的私人卫队----这是张汉卿前生今世的第一支能够完全服从其命令的队伍,算得上是他起家的本钱。本来,既然来到虎穴,十数人与百千万人相差其实并不大。他一个无权无势的毛头小子,搞那么多人的卫队做什么?但是张作霖仍然执意地作出了安排。

        作为卫队长的谭海和高纪毅都是张汉卿自己指定的。对谭、高,老实说,这两个人,他之前素未谋面,但是在心里早已引为亲信。

        作为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张学良四大副官之首,谭海此时不显山不显水。他家境贫寒却老实厚道,好不容易成了婚却苦于生活无着。因为他的父亲与张作相曾结拜为异姓兄弟,所以在家里闲居几个月后,谭海来到奉天城找到张作相。

        张作相是什么人物?妥妥的张作霖的亲信暨结拜兄弟,此时是27师的参谋长。作为张作霖倚重的手下三员大将也都是军中的实权派和拜把兄弟,作为师参谋长的张作相尽管不如另两位旅长汤玉麟、孙烈臣权柄重,却胜在谨慎。

        在民国初,师辖两旅四团,旅长的地位比师参谋长要高一个级别。像汤、孙都是少将旅长,张作相却是忝为上校。三人之中,汤玉麟大胆粗犷、孙烈臣忠勇可靠、张作相进退有度。

        张作相有识人之明,他看中了谭海谨慎、认真的个性,遂收留谭海在军中当差,并很快赢得了他的好感,不久就由士兵被提拔为军官。如果不是张汉卿,他还要蜇伏很长一段时间。

        张汉卿要去北京的消息传出来,张作霖便急着要给他务色一些合用稳妥的亲随,毕竟张汉卿还未成人,远在北京是非之地,作父亲的一点担心还是存在的。这时候张汉卿只向他要两个人,谭海就是其中的一个。谭海是什么人,张作霖压根就不知道,不过当他向张作相要这个人时,张作相还是很中肯地说:“汉卿的眼光不错,恩波可堪大用。”

        对张作相的识人和大局观,张作霖一向是持赞许态度的,他认可的人,应该是不错的。当亲眼见到谭海时,也禁不住赞叹。

        敏锐的眼睛、憨厚的应对、灵活健壮的身体,这是搞侍卫的不二人选啊!要不是张汉卿事前指定,张作霖都想把他拉为己用了。这小六子,别看平时似乎并不关心军中人物,却出手就捡了个宝!真难为他了。

        若是他知道张汉卿纯粹是沾了穿越的光,不知又会作何想。

        另外一个人就更有趣了。这个叫做高纪毅的人根正苗红,科班出身,先后在奉天陆军速成学堂、东三省陆军测绘学堂学习,因成绩优异留在学校任教。在奉天,这样的人不说多,几十数百个是有的。如果不是张汉卿提出,张作霖不过把他看作平常的军校教员而已。

        张作霖只以为乃子只是有投身军旅的打算,因而对军校教员很感兴趣而已。高纪毅却很奇怪,因为他从来没有与将军府的少将军有任何来往,却能够直接从无数候选人中挑出他,倒也稀奇。

        要知道作为公众人物,张汉卿作为质子的消息奉天省城的人物都有数,因而能够被派驻身边的一定都是信得过的人,也被寄予厚望。自己能从名不见经传的小教员一跃成为少将军最亲近的人物之一,让无数人大跌眼镜。

        因为他的职务不是别的,张汉卿指名让他担任自己的副官。这是个民国才有的职务,按照现代来说,副官,就是有军衔的秘书,即机要秘书。自己后来也曾私下问及张汉卿为什么会选中他作副官,张汉卿总是很随意地说:“我知道你是个可靠的人。”为了这件信任和简拔之恩,高纪毅对张汉卿终身感激。

        其实也不是张汉卿有什么先进之明,而是历史上东北易帜时,无条件服从少帅并枪毙东北军大佬杨、常的,正是时任卫队长的高纪毅。他的忠诚,是“历史”造就的。

        谭海被任命为张汉卿的卫队长,带着精挑出来的十个人,连同高纪毅,在一个良辰吉日,登上去北京的火车。为了表示诚意,在到京的第二天,他就一身笔挺的西服,去参见袁大总统去了。

        为了此次拜会,张汉卿可是做了些功课的。据说袁世凯永穿军装,肩章三颗星,浑似中山装。据他的重要幕僚回忆:“从未见他穿过西装,除家祭外亦向不穿中装,他不喜蓝袍马褂,却喜青年穿西装”。为了投其所好,张汉卿可是西装革履好生打扮了一下,比人生为工作的第一次面试还认真。

        不过,他本来就有颜值,“人靠衣裳”,这样一打扮更添几分儒雅。

        许是带有地方朝觐中|央的打算,或是想立标杆的想法,袁大总统在中南海居仁堂亲切地接见了这位在他心目中有一点良好印象的有志青年,在坐的还有一位身着上将军服的中年人。张汉卿也没空多瞅,光顾着看袁世凯的光头了:“袁大头银元上的光头,原来真实是这个样子的。”

        现在才有机会一睹这位中国历史上的名人真面目。袁世凯身材矮胖,但脸部表情丰富,举止敏捷。粗脖子,圆脑袋,看来精力非常充沛。他的两只眼睛长得优雅而明亮,敏锐而灵活,经常带有机警的神情。他锐利地盯着张汉卿,但不显露敌意,而老是那样充满着强烈的兴趣。他的两只眼睛显示他多么敏捷地领悟谈话的趋向,这是一个很老道的政客、一个精明的人杰。若不是他现在正走一条不归路,他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应该不亚于唐宗宋祖,至少不逊于后来孙逸仙的成就。

        看起来袁世凯的身材并不算高,但多年的军旅生涯所养成的气质让人觉得不怒而威。阎锡山就曾跟人说,他见过袁世凯两次,但最后还是不清楚袁世凯长什么样,因为在接见的时候,阎锡山既敬又畏,不敢直视。

        不过对于见到袁大总统,张汉卿并没有显示出同龄人甚至是当时中国高层们惯有的惶恐,他很淡定甚至有些无礼的直视,倒让袁世凯对张汉卿的初生牛犊之举很欣赏。他的父亲张作霖谒见自己的时候都是毕恭毕敬的,这个孩子是年轻呢?还是年轻呢?

        当然,张汉卿也没敢托大,不管怎么说,面前的这个人可是号称李鸿章的接班人、清朝的掘墓人、民国的敌人,能够把清廷、孙逸仙同时捏在手里搓揉并获得列强一致认可的中华民国首任大总统,还是有相当的威慑的,至少张汉卿现阶段需要仰视才行。

        袁大总统看着稚气未脱的张汉卿,先有几分喜欢。为了表示他对张作霖的笼络之意,他更是赞不绝口:“没想到雨亭生出这么灵气的孩子来!唔,你叫张学良?好名字,嗯,像你父亲一样学作忠良之辈。”

        他是随口一说,却也说出个七七八八。张汉卿是知道他名字的典故的,那是张作霖专门请当地名流取的名字,意为学习西汉开国元勋张良。张良是汉朝大臣,臣者,卿也,因此又取字为汉卿。

        自己来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代父取信于袁世凯,所以趁机表白说:“大总统的话,正合着家父给学良取名纳字的意思。家父临来时便嘱咐学良,要我像汉高祖刘邦的谋士张良那样成为国家的栋梁,我父子俩永远做大总统的忠臣,不做奸臣。”

        这话说得太露骨了,太无耻了,连张汉卿自己都觉得恶心。不过这话从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孩童嘴里说出来,倒没有什么让人觉得难为情的,只会觉得朴实、可信,让张作霖在袁世凯心中的形象重新“高大”了一次。

        袁世凯哈哈大笑,这么直白的话,也只有东北那个土包子张作霖能够说出来吧?不过我喜欢!他的脑海里立刻浮出第一次接见张作霖的情形来。野史上后来对这次接见有多种版本,当事人张作霖后来不曾说,袁世凯那里也没有形成什么记录,只有袁家后人的回忆,以至于趣事笑话一大摞。

        但是张汉卿是清楚的,老张把这次会见的前因后果详详细细地给他叙述了一遍,把各种隐晦的、应变的场景细细地分析了一遍,只为让他在面见袁世凯时延续之前的好运气。老张纵然是一代枭雄,但在遇见此时此刻比他更牛的大枭雄还是相当的谨慎滴。对此,张汉卿深表赞同。

        如果袁世凯知道他的后半生先后把老小张父子看走了眼,枭雄一世的他,不知在坟里是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