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古人医在线阅读 - 第一章 走出来

第一章 走出来

        公元2008年的大地震不仅震动了华国,也震动了世界。

        张燕拿眼瞄着副驾驶的貌似乞丐的怪物,心里咚咚的。‘轻点,那东西很脆弱。’他在好奇的敲着车的前挡风玻璃。吓得张燕赶紧的制止。吱吱的声音,还有杂七杂八的金属摩擦的声音,显示着这辆新车似乎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坚固。

        咣当!这辆单位新购置的皮卡的后保险杠丢在路上。张燕捂着额头,天哪,我的神呐!‘你,别玩了,下去把保险杠给我捡回来。这是掉的第几件了?领导会杀了我的!’不堪折磨,她要崩溃了。在之前的两个小时前,她还美的屁颠屁颠的,直到遇上这个怪物。

        ‘哦!’怪物答应了一声,右手抓着车门的把手,左手按着车门前侧。嘎吱!发力,门掉了!‘你在干什么?你就不会好好的开门吗?’张燕崩溃了。

        身穿破烂的不成样的貌似乞丐的怪物连忙开口倒:‘抱歉,抱歉。我不知如何打开此物!’笨手笨脚的拿着车门在断裂处,比划着,似乎要装上去。说话有点不伦不类。

        ‘把车门放到后面去!’她感到很疲惫,尤其是看到车后,那各式各样的零件,感到无比的疲惫。

        貌似乞丐的怪物,名字有点长,但张燕坚持用怪物称呼之。拣起保险杠,小跑着回来,扔到车后。坐进车里。没有车门,这样比较凉快,视线也比以前好。

        张燕定定的看着这个,满脸泥垢,身上的衣服,如果还称得上衣服的话的怪物:‘你有名字吗?’两个小时了,她终于渐渐的在兴奋与愤怒中平静下来,无论如何这车估计是报废了。赔钱,那是肯定了。

        哼着小曲的她很兴奋,很愉快。陕西的一些地区,在大地震的牵扯下,受到的破坏也很严重。作为一名光荣的记者新人,哪里有苦活累活自然得抢着上。其实不用她抢,领导也会把这个任务给他,老油条们才不会上这里来。都说这里是微不足道的余震,谁说的准那块山石掉下来砸着自己?新人有冲劲,是好的,要给新人展示的舞台吗?所以,在张燕极力的要求下,开着报社维修组新购置的皮卡上路了。

        一切都很顺利,受灾地区并不是很严重。她采访了正在救灾的某领导,在领导的极力的要求下,她拍了一张,某领导奋不顾身的抵住要倒塌的三层的希望小学的教学楼的照片。领导的助理讲述着,领导大人不顾个人安危,奋力走救灾第一线,昨天余震来临时,拼死抵住这所教学楼,并救出三百多名师生。张燕很认真的拿着小本子记录着。大伟大了!

        回程也是愉快的。直到发现了一堆破烂,她当时确实认为那是堆在路上的某些垃圾,在受灾地区这样的东西到处都是。

        谁知道,这团东西忽然跳起大喝一声,妖孽。一拳打在汽车的前机盖上。张燕只感觉头嗡的一声,身体前冲却被保险带勒住,胸闷难耐。她本来是要绕过那堆垃圾的,所以车速不是很快。但这么忽然的停车冲击力也是不小。

        车的前机盖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拳头印,整个机盖已经变形的不成样子。‘哇塞,超人。’张燕下车后第一感觉,车坏了可修,可错过超人没地方吃后悔药去。死拉硬拽把这位貌似丐帮的家伙拉上车。可是她还是低估了那一拳的威力,她的心情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崩溃。

        怪物点头到:‘自然,吾名秦湛。’

        ‘家住哪里?好好说话,别弄些不伦不类的话!’张燕,现在完全丧失了起初的惊奇的趣味。当初以为捡到个宝贝,哪知道是个霉星。

        秦翅沉吟了下说道:‘山中。’自己语言的方式是有问题的,没办法,那种环境下不可能不出现问题。

        ‘说具体点,山里大了,山里那里?还有你那一拳是怎么打?威力那么大?’记者就是记者,生气的时候也不忘套词。

        秦湛摇了摇头:‘那里我也不知,至于那一拳,很平常,没有什么可奇怪的。’破车行驶在山路上,没有车门果然凉快的很多。玻璃,他是认识的,可这么大块的还是第一次见到。禁不住又伸手摸了摸挡风玻璃。他知道这些都是他所不了解的,外面的世界果然很精彩。

        ‘别摸!’张燕断喝。你还敢摸?这车是不是能开回去都是个问题。‘你的家人呢?’车是开不快了,听这车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解体了,

        ‘死了!地震的时候都死了!’秦湛很平静,没有特别的伤感,只是抚mo熟料坐垫的手停了下来。张燕看的出,平静的后面有许多东西。

        ‘那,对不起了!’张燕歉疚的说道。一个人在天地之威下,是多么的渺小。她见到的那些倒塌的房屋,夷为平地的村落。大灾面前,哪还有什么贫贱富贵。多少人,失去亲人,失去朋友。那种撕心裂肺的感情,不是站在外面喊口号的人可以体会到的。

        秦湛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亲人就这么远去了,不会回来。自己也不能回去了。山谷中的父老乡亲!活着的只有他自己!

        那个山谷的名字叫做桃花源,听爷爷说最早的时候先祖搬来此地时起的名字叫做鹊谷,可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就有人把这里叫做桃花源。四季如春的山谷。这个山谷以前并不怎么封闭,不过是在深山不容易找到而已。

        这里的人不是很多,几百人。虽然不时的有逃难者搬进谷内但最多的时候人数也没有超过一千。据村子里的老人讲,最后一次搬进山谷的人是清朝人。秦湛不是太了解什么是朝代。那个朝代的跟他们也没有关系。只是听说清朝人脑袋上的头发是一半有一般无。像秃了的鸡!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山上有果子,还有野兽。没有徭役,没有赋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平和亲近。多次的朝廷的更迭,或者天灾,或者*。总有些人逃到这个近乎天堂的桃源谷。每次的逃难者的到来,都会是原有的文化一次冲击。各个朝代的文化流向,反复的冲击这个小山谷。文字的更迭也是爆发式的。

        秦湛爷爷曾经告送过他,这里的文化与外面应该有很大的不同。因为秦湛家是最早搬来鹊谷的,鹊谷的名字也是先祖给起的。对于山谷的历程,全都记载在自家屋内的竹简上,三间屋子的竹简。包括每次搬进来的逃难者带来所有的书籍,以及当时人的口述。

        ‘那是气功吗?’张燕问道,她不想气氛这么压抑。更想弄点新闻,民间气功大师?题材很是不错。何作秀这只大教授虽然否定了气功,并下了定义,气功是伪科学。可认为气功是瑰宝的也大有人在。

        ‘气功?’秦湛说道:‘我们叫做,导引术。后来的一些人也有叫内息的。’很平常的东西,村子里人人都会,只不过种类不同,进境不同罢了。

        华国民间奇人异事何其之多,身怀绝艺的也不在少数。内家功,内功的存在不容置疑。世界在所谓进步,时代也在所谓的进步。这些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到底还有多少传承,只有那些隐于世间的人知道了。

        山谷中的父老乡亲!活着的只有他自己!

        张燕撇了撇嘴,这个怪物,哦,也许应该叫做灾民更加合适。似乎不像是会高深武功的家伙。定睛在不断地忽闪着的前机盖看了看,那个拳头大的深坑也似乎不是什么拳印。

        扑哧笑了,这个世界那里来的什么超人。她的怒气渐渐的超过了她原本的好奇心,符合逻辑的思维在怒气的推动下又占领了高地。张燕笑自己还生活在童话里,她不在是梦幻里的大学生了,而是现实中社会螺丝了,也许是螺母?

        细小的落石不时砸在汽车上,噼里啪啦的,给整体所有零件基本都在晃悠的新皮卡,带来了那么点生气。理由?不会是这个家伙跳起来的时候,正好一块不小的落石击中了我的车吧?这才是最符合逻辑的!

        张燕看了眼在四下摸索,好奇的要命的秦湛,心里估摸着,他也许就是自己人生的转折点!机遇不是人人都有的,没有什么背景的她,需要这种机遇。平头百姓的发达,是需要偶然的机遇的,这对于老百姓来说太重要了。

        至于那些非老百姓的人来说,:有机遇要上,没机遇创造机遇也要上!

        秦湛的肚子咕噜噜,在叮咣乱响的车里听的也是十分的清楚。张燕诧异的看了看秦湛:‘你多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她此时才意识到,自己旁边的这位是位灾民,不知道被困多久的灾民,也许需要进医院,也许……总之他不能出事,他是自己的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