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选秀回锅肉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我劝你耗子尾汁

第五章 我劝你耗子尾汁

        做一首歌这种事情往往是比较复杂的。

        老实说,如果穿越重生过来,拿着一把吉他或者弹着一个钢琴出来,这样简单的曲子就技惊四座...也不是没可能,比如说民谣。

        简简单单就挺好。

        但要一般的歌曲如果没有编曲的话,很难达到你听原版的效果,这种事情如果随便就敷衍...

        也不可能就立刻“全场震动”。

        《花海》作为周董的歌曲,还是08年的作品,编曲必然是有一些复杂的音乐元素的。

        让叶青这种音乐素养来做曲子,肯定还是有不足,所以他会尽量根据自己的记忆来提供大概的设想,其余的就要靠田元补齐:“田老师,这首歌前奏有一段我想用一个长笛+短笛的这么一个元素在里面。”

        “前奏啊,你有想好么?”

        “对的,前奏这方面我想让它比较丰富一点,然后进到主歌的时候,回到比较简单的钢琴,这样更专注于歌曲本身。”

        田元于是也继续问:

        “是想通过前奏先吸引人?”

        “对,所以一会可能要麻烦老师,一开始我想要架子鼓,贝斯,吉他这些不说了,老师您多费心,然后依旧是钢琴伴奏和主音。”

        说着,叶青终于是把谱子掏出来递过去:“等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就加长笛和短笛进来...”

        田元皱眉接过:“那你这个要这么设计的话,现在这个点,乐手可能不够。”

        “没事,我们可以用合成器先试试...”

        “...不。”

        他看了谱子也就十来秒,整个人停住:“你这样,等个半小时,我把人给你叫过来。”

        ...

        真实的乐器演奏出来的品质,还是有差的。

        田元倒不是说慧眼识英雄,一眼就看破这首歌前奏有多么厉害,而是出于:第一,咱天河娱乐也不是小作坊,没必要给b级资源整这么低的配置,哪怕是做个demo呢。

        第二,他本来以为对方是玩呢,最多写个钢琴独奏曲,结果人家至少是有自己想法的。

        至于第三么,才是曲子本身。

        确实有那么点朗朗上口的意思,他脑子里已经过了一遍,觉得还是想听现场做一下。

        于是这边一路过去,果然有人已经下班了,田元开始打着电话催人回来。某种意义上进展还比较顺利:要么就在6号线呼家楼的地铁站,要么在西直门换乘,好一点的自己开着车...

        好了,别说了。

        我知道西直门换乘有多难跑,有多挤。

        叶青已经清楚这时候叫人回来,他们会有多怨念了。还有比较蛋疼的是,长笛这一块的一般是请外面的老师:这次临时邀请,人家有事,不得不一番折腾。

        叶青只能又是忐忑又是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一个个乐队老师,“面带杀气”地赶回来,只能讨好卖乖:唉呀妈呀,早知道我还是早点告诉田老师了。

        他这个点告诉田元,无非就是想用合成器先做一做,好的话明天再说。

        结果田元这么兴师动众。

        最后的结果就是,排场大了,怎么收场...

        ...

        天河娱乐,7楼。

        “咯噔...”

        708的房间门应声而开,叶青松了口气。

        五分钟前,田元出去有事去了。

        等听到这声音,他终于从屋内憋屈的气氛中解脱——似乎是大家都有所怨气吧,叶青单独跟他们讨好两句搭个话,大家都兴致不高。

        行,正常,何况玩音乐的有个性。

        叶青不肯承认是因为自己糊了,但他现在没想多的,抬眼一看来人居然不是田元,而是另一个资历比较新的制作人:张灿。而他进来后也没多说,只是道:“田老师现在有事要出去一会,大家可能等个半小时...”

        “什么啊?把我们叫过来,又不马上开始。”

        没想到有老资格的乐手就不乐意了,嘴一张就出来了一句抱怨:“不是说有急事需要人么,这能有什么事啊?”

        叶青赶紧接上去:“各位老师好,我是叶青。其实是我这里有一首歌...”

        不怕你抱怨,就怕你不开口。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么?”

        这个看起来也三十好几的老资格听他们叫他“陈哥”,肯定之前也见过叶青的。但此刻一副公事公办,主持公道的语气:“大家都等着周六周日了,前阵子给张楚录音加了好多天班,你早不来晚不来的...”

        “实在是不好意思...”

        叶青想的是,我也不想搞这么多事情,但奈何大领导要这么做——他现在就跟企业的中层领导一样,没啥权利,所以上面被大老板骂,下面被资深员工不满,蛋疼。

        不过演艺圈里,这种事情多了去了,也不能都用顶回去的方法解决。

        先是一番道歉。

        然后婉言讲出来是客观原因,抚平怨气。

        最后补上一句:“所以各位老师,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今天。一会录完,老师们赏脸一块去吃个大龙火锅吧!”

        此言一出,不少人脸上生出意动。

        大龙火锅这一家,价格也不算相当便宜,品质是相当不错,如果晚上去吃一顿肯定挺好。只是他们这些人一半时间都还挺满的...

        “这个,我们也不是这个意思,再说我晚上也有约了。”

        “对,叶青,你这话说的。”

        “本来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被这么叫回来了,习惯了。”

        一番劝说下来,气氛缓和很多。

        这群乐手多数也不是说真的那么生气,也不好意思占年轻人便宜,何况很多各自有约——所以在这样的气氛下,竟然是最后大家都表示:我们不去,你留着歌红了请我们吃顿更好的!

        “好嘞,这是必须的!”

        叶青笑脸送上,这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付出但气氛一下子好了很多——有点空手套白狼的意思。但其实这事一来,是叶青给了这些乐手应有的尊重,这一点是建立在“原来的叶青”是个又臭又硬的石头上这个基础上,才有这个效果。

        二来...

        还是早点红吧,这些日子,叶青感觉光顾着打理这些人际来往了。

        ...

        晚上7点,田元归位。

        见屋子里一片祥和,顿时心有惭愧,还以为这群老油子会趁自己不在给叶青难堪。

        但也确实,他们都是老手了。

        这群人虽然不是说什么大师级别的人物,但胜在熟能生巧:天河娱乐每年要发多少单曲,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要经过他们的手里的。

        而那些公司里所谓“原创歌手”的,要真论起来,最多排个七作八作。

        但,总之这是人家的日常工作。

        加上心情也算调整过来了,所以众人工作效率不错。大家各自商议,调整,很快就开始了第一版:因为人手足够,钢琴是又是叶青自己弹的,所以干脆大家配合他来现场一版:

        “12355,532123...”

        还算流畅的乐曲在屋子内响起,所有人都有些惊了的意思。

        特别是长笛+短笛进来的那一下。

        整个感觉立刻升了一层...

        就连老资历陈哥都惊讶于叶青一阵子不见,居然真的写出了东西,听起来感觉还挺不错。

        就更别说田元了。

        他其实一开始就有所预料,觉得会不错。但是没想到这么多元素结合在一起,说不限杂乱是乐手的功劳,但非常有音乐特色这个事情那就只能是叶青自己了。

        ...

        一遍排完,很安静。

        其实一间屋子里,有这么多人肯定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噪音的——乐器磕碰,窃窃私语,或者干脆就是衣料摩擦。

        但这时候真的,落针可闻。

        良久,陈哥打破了现场的沉默,他开口道:“我觉得,我可以再改改我的那一part。”

        “我也是!我觉得我刚才还可以细化一下。”

        “刚才我手有点出汗,真的没有弹好,我们再来一次!”

        “对!再来亿次!”

        如果说刚才排练的时候是心有猜测,那现在只要是不傻,都能听出这首歌的前奏就好听爆炸!何况他们还是从业多年的人员,真要听不出来那就别混了。

        所以每人心态一下子掉了个个:

        总觉得,今晚上要见证什么。

        屋子内的气氛很快变得热火朝天了,于是两次,三次,四次...中间还伴随着起码为期十来分钟甚至半小时的激烈讨论。

        “那个...各位老师,我只是想录个demo...”

        作为始作俑者的叶青欲哭无泪。

        已经是晚上11点了,刚才你们不是喊着要和十年不见的兄弟聚会么?要和跆拳道黑带的老婆共进晚餐么?要赶今天的最后一列火车去参加朋友的婚礼么...

        就算你们没事,我有事啊!

        我明天还要排舞的...

        “什么?!你这音乐态度,以后还怎么搞创作!咳咳,不是,我意思是说,叶老师你看我们能力不是很足,我们可能确实需要多一点时间才能做出来啊。”

        “就是就是!”

        那边又有人道:“诶,我给大伙定了夜宵。今天晚上我就住这了,活动室有地铺!”

        “对!谁走谁孙子!”

        “也别孙子了,反正你们耗子尾汁!”

        “...”

        得,自己的事情自己背锅,叶青已经看着这现场的气氛和田元脸上的笑意:他已经做好准备,明天早上顶着个黑眼圈去跳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