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魔在线阅读 - 第三章入侵者

第三章入侵者

        夏小白从医务室出来后,脸色一直阴晴不定。

        经过一番检查,他的身体状况非常好,甚至钟南燕做主再次消耗了一枚血精石来刺激夏小白的血脉,但最终一无所获。

        最后将校长也请来了。

        只可惜,身为修行者的校长郑宇也未能检查出什么。

        最终几人断定,夏小白只是一个凡者。

        对于这个结论,钟南燕也很遗憾,出言安慰了夏小白。

        夏小白当然知道凡者的意思。

        《武道概要》里明确写着,凡者就是没有觉醒武道天赋却勉强成为了武徒的普通人,这样的人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低阶武徒。

        但夏小白却不认为他只是个凡者,他坚持相信自己的身体应该是出现了某种问题,而且很有可能和武道天赋有关。

        现在看上去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他的武道天赋隐藏的太深,以至于无法被激发出来。

        毕竟一刺激就陷入黑暗当中,这里面要说没有什么,夏小白自己都不信。

        但他将此事说出来,却直接就被校长他们认定为精神力不足。

        精神力不足,说明灵魂力弱小,哪怕踏上武道,以后在武道上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这反而成了他们最终断定夏小白只是一个凡者的强力佐证。

        至于一刺激夏小白血脉,血精石就迅速消耗殆尽的问题,校长等人将其归结为夏小白的凡体需要刺激的能量太大,毕竟刺激血脉的血精石也只有米粒大小。

        夏小白无奈,只得默默的离开医务室。

        “要不……明天去找姑姑,姑父是镇魔军的副统领,他的修为要比校长高得多,他一定能够看出点什么……”

        既然校长这位强者看不出来,那就找更强的强者。

        甚至说不定,他姑父还能帮他想到激发武道天赋的办法。

        打定主意,夏小白强行将心中的疑虑放下。

        心态摆正,走向班级。

        刚到班级,所有人都看向他。

        “没事吧?”

        萧毅关切的问道。

        “没事。”

        夏小白摇摇头。

        “没事就好。”

        萧毅松了一口气。

        他还真怕夏小白扛不住这次打击,毕竟按照常规来说,这是他觉醒的最后一次机会。

        何曼舞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没问。

        夏小白知道她想问什么,对她微微摇了摇头,随即走向自己的座位。

        不少人一脸的若有所思,但也都没有询问。

        虽然武者受人敬仰,但武道之路并不是唯一的一条路。正如钟南燕所说,很多科技人员的人生同样精彩。

        况且武者之路充满了荆棘和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死亡,如果单单从这方面来说,很多武者未必有普通人活得长。

        只不过在同学当中有不少人替夏小白有些遗憾而已,特别是女孩子,毕竟夏小白长得那么帅,绝大多数时候又很儒雅随和,很讨女孩子喜欢。

        当然,夏小白没有觉醒武道天赋,可不是人人都会遗憾的。

        “夏小白,你没事就好,刚才你那个脸色苍白的样子可把我们吓坏了,嘿嘿。”

        一个男生看着走过来的夏小白,笑着说道。

        他在四个月前才觉醒武道天赋,而且只是普通武道天赋,目前依然只是气血境一重天。

        但相比一直颇受女生喜欢的夏小白没有觉醒武道天赋,相貌不扬实力又一直垫底的他没来由的生出一抹优越感。

        “吓坏了?”

        夏小白挑了挑眉头。

        这家伙明显是在幸灾乐祸。

        走到他面前,目光直视,微笑着问道:“曹龙,看我没有觉醒,你是不是很高兴?”

        “啊。”

        男生下意识的点头。

        但看到夏小白眼中的冷光,顿时脸色一变。

        虽然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一阶武徒,但曹龙很清楚,以他的实力根本打不过连武徒都不是的夏小白。

        他慌忙摇头,摆手道:“啊?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我发誓!”

        夏小白还没说话,他旁边座位上的李宏忽然冷笑一声道:“曹龙一向胆小,夏小白,你欺负他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冲我来!”

        班里的人几乎都知道夏小白的力量很大,虽然没觉醒,但真正的战斗力却是比一般的气血境一重天还要强。

        但若是和他这个四阶武徒比起来,那就差得远了。

        他现在是气血境四重天巅峰,只差一步便可以踏入气血境五重天,以他的实力拿捏夏小白简直不要太随便。

        最关键的是,夏小白最后一次觉醒依然没有成功,这意味着夏小白从此再也没有机会觉醒,只能是一个普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超越他,这让他心中没来由的一阵轻松和愉悦。

        长得帅又怎样?学习成绩好又怎样?还不是只能是个普通人!

        一种名叫优越感的情绪在李宏的心头迅速滋生浮现,以至于一时间激动的忘记了挤兑夏小白会出现的可怕后果。

        夏小白看了这个衣衫整洁、手指甲修得非常整齐干净的李宏一眼,冷冷一笑,随即说道:“王宇。”

        “下课后比武场单挑!”

        王宇粗犷的声音立刻响起。

        李宏心中一跳。

        身高一米九,壮得像头牛,力气又大的王宇乃是气血境五重天,他是四重天,遇到了王宇他还不得被虐死。

        又来这一套,打不过别人,就让他的死党出手。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话说,这个王宇也是个没出息的怂货,夏小白都已经被判定为普通人了,这家伙竟然还愿意做他的小弟,简直丢武者的脸!

        李宏强忍紧张,鄙夷的说道:“夏小白,总是这样有意思吗?你就不能换一套?”

        夏小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也好。”

        “阿毅。”

        话音刚落,

        “放学后武斗场单挑!”

        萧毅冰冷刺骨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李宏脸色大变。

        玛德,这个夏小白到底给这两人灌了什么迷魂汤?

        最后一次依然没有觉醒武道天赋,成为名副其实的废物,但却让班里这两个武道天赋优秀的家伙依然一根筋的心甘情愿的当他的小弟?

        乃乃个球的,这两个家伙一个个都要找他单挑!

        当真以为他好欺负?

        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连忙对夏小白谄媚的说道:“白哥,我开玩笑的。”

        如果硬是要选择的话,他宁愿碰上“莽汉”王宇,也不愿意碰上“冷面修罗”萧毅。

        开什么玩笑,遇上“冷面修罗”,不死也得褪层皮,对于他来说,萧毅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气血境六重天强者。

        夏小白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斜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阿毅从来不开玩笑。”

        李宏顿时哭丧着脸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错了,白哥,求您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他恨自己的嘴干嘛那么贱,干嘛要替曹龙出头?干嘛鬼迷心窍的要为难夏小白?夏小白没有觉醒又不是一次两次,再说这次没有觉醒,基本上已经可以判定是普通人,在乎他干嘛?

        真要是被萧毅打,他至少得十天半月下不了床,这恐怕还是看在同班同学的份上。

        这家伙看起来文静,但其实下手一向狠。

        两个月前隔壁班一个家伙得罪了夏小白,先是王宇上,然后这个家伙嫌打的不够狠,直接上去将他打断了三根肋骨,据说内脏都打裂了,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

        这种事只要闹得不是太大,只要合理合规,学校不但不会批评,甚至还有鼓励的成份在内,毕竟培养武者的最终目的便是为了与异族战斗厮杀。

        至于找家长出头……那会被所有人嗤笑。

        再说这两个家伙的爸爸也并不是那种随意让人拿捏的软柿子,他们当初可是从镇魔军下来的,在一定程度上,人脉关系够硬。

        王宇嗤笑道:“这个时候知道嘴欠了?刚刚多爽啊。”

        “王哥,我一时脑热,还请白哥和王哥两位大人大量,放过我。”

        李宏哭丧着脸赔笑道。

        他知道,夏小白的话萧毅是一定会听的。

        王宇见他笑着的那张脸比哭还难看,冷哼一声正要说什么,前面何曼舞忽然转过头说道:“还有一个月就要考试了,事情不要闹大,影响升学。”

        李宏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心中对何曼舞的感激之情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王宇看向夏小白,挑了挑他那两条粗眉,嘴角似笑非笑。

        夏小白整理了一下书本,微笑着点点头说道:“班长所言极是,打架就算了。”

        就算不给何曼舞面子,也要给钟南燕面子,真要是将这个家伙打得下不了床,还真有可能影响班级的整体升学名额。

        听到夏小白这么说,紧张的李宏顿时松了口气。

        但接下来夏小白的话,让李宏的脸顿时再次白了。

        “既然李宏知道自己错了,那就让他打扫班级卫生和打扫男女厕所一个月,以作小惩戒,班长,你觉得呢?”

        夏小白悠悠的说道。

        什么!打扫厕所一个月,这还是小惩戒?

        这是要一直打扫到升学考试啊!

        况且,打扫班级也就算了。

        打扫男厕所……

        呕~特么的忍了!!!

        但打扫女厕所……还一个月!

        一向有着洁癖的李宏顿时满脸苍白。

        我的妈啊,杀了我吧。

        他苦涩的转过脸,求助的看向何曼舞。

        何曼舞嘴角抽了抽,忍住想笑的冲动,道:“这个……可以。”

        “班长~”

        李宏哀嚎道。

        只可惜何曼舞已经转头,不再理他。

        只不过转过头的何曼舞心中此时却是在微微叹息:“没觉醒……简直没道理。”

        曹龙在旁边偷笑,被李宏一巴掌抽在脑袋上,吼道:“你以为你能跑了?这个月你和我一起扫厕所!”

        他知道,如果不扫厕所,他估计会被萧毅打死。

        权衡之下,他的那点洁癖根本不算什么。

        他已经想好了,放学后就去买两百付口罩和手套,一堆一次性防护服和雨鞋……对了,还有带护目的头盔!

        曹龙的脑袋正被打的嗡嗡响,但闻言李宏要让他和他一起扫厕所,顿时脸色大变。

        “凭什么?”

        “凭我的拳头大!”

        李宏恶狠狠的说道。

        “呜呜~命苦啊!”

        曹龙无奈,他很想狠狠的抽自己的嘴巴。

        多什么嘴啊!

        夏小白这个家伙觉不觉醒,关他屁事啊!都怪前排的那几个家伙怂恿他,一时脑热……

        不行!得找个机会让那几个家伙也不好受。

        玛德,有难同当……

        第三节课。

        夏小白没出去,依旧在班级刷题。

        对于他来说,考武道学院是必然的!

        只可惜他没有觉醒武道天赋,就缺少这一项的加分。

        这一项加分基础分是50分,如果有特殊的武道天赋还会再次加分,据说有人最高加到了200分。

        班级里的武道天赋检测并不算真正的准确,有些学生懂得藏拙,实际上有可能还有特殊的武道天赋,甚至有两种武道天赋,他们会在真正选拔的时候展现出来。

        他夏小白哪一点都没有,已经比人落后了太多。但无论如何,他在文化分上不能落后,多一分便多一点机会。

        到了中午放学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他才停下手中的笔。

        就在他抬头看向四周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平日里一向比较注意自己形象的刘庆耀顶着一对熊猫眼,脑袋似乎也肿大了一圈,半边嘴巴也肿了。

        “你是……刘庆耀?”

        夏小白诧异看着这个“猪头”问道。

        “明鸡故问!”

        刘庆耀肿着脸没好气的说道。

        还真是刘庆耀!

        夏小白愕然。

        “阿毅打的。”

        王宇在一旁说道。

        “阿毅?”

        夏小白一愣,转脸看向王宇,“为什么打他?”

        王宇想了想说道:“好像是因为他……思想不健康。”

        “他,上厕所偷窥女生了?”

        夏小白转脸看向刘庆耀。

        “嗯,大概差不多吧。”

        王宇含糊其辞。

        他当然知道什么原因,但他也知道若是将真正的原因告诉给了夏小白,夏小白恐怕会喝斥他们没事找事。

        毕竟这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情,仅仅是萧毅那小子一厢情愿、理所当然的想法。

        “哦,该揍。”

        夏小白目光鄙夷,点点头。

        ……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由于王宇和萧毅的关系,没有人再谈论夏小白没有觉醒的事情。

        但夏小白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到不少同学与他有了疏远之意,甚至其中还包括不少以往对他大胆表现的女同学。

        夏小白也不在意。

        倒是到了傍晚放学时,徐庚对他说了句:“我觉得你还有希望,加油,不要放弃。”

        夏小白有些诧异,“为什么?”

        徐庚摇摇头,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夏小白愣了愣。

        随即便明白过来。

        这家伙竟然在安慰他。

        看着徐庚的背影,夏小白微微一笑,喃喃道:“谢谢。”

        学校大门口。

        “白哥,要我陪你不?我晚上不打呼噜。”

        王宇挑了挑他两条粗眉毛,说道。

        “免。”

        夏小白摆手,“明天见。”

        随即大踏步离去。

        “走吧,没人打得倒他。”

        看着夏小白远去的背影,萧毅脸色平静,说道。

        “那倒是,他的字典里好像从来没有放弃这个词。”

        “不是好像,就没有。”

        “嗯,你说得对,今晚跟你混。”

        “滚!”

        ……

        夏小白没有乘坐公交车,只是徒步行走,步伐也没有像往常那么轻快。

        一路想着心事。

        就连路上不少少女频频回首,有的甚至对他妙目传情也是视若无睹。

        不知不觉中,华灯初上。

        前面一座高楼的大屏幕上播音员正在连续播放一则通告。

        夏小白走了过去。

        “各位市民,接安管局通告:最近坠星城夜间天空出现裂缝,唯恐入侵者进入本城进行破坏,从今日起实施宵禁,时间为晚上九点到早晨六点,在这个时间段任何人不得在外逗留,宵禁取消时间待定。”

        入侵者?

        夏小白一惊。

        所谓入侵者,乃是星外异族通过时空裂缝以一种诡异的形式入侵天蓝星的人族或其他种族,形成对人族的侵略和破坏。

        入侵者的实力有高有低,能力大多极为诡异,破坏力很强,有的甚至可以夺舍人族,混入人类世界。

        但不管什么样的入侵者,哪怕是最弱的,也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抵抗的。

        这种情况,只有修行者或者武者才能抵抗。

        夏小白顿时加快了脚步。

        ……

        南秀公园。

        拐角处。

        路边小吃摊。

        夏小白迅速吃着豆腐脑。

        他几乎每天晚上都到这个年轻女人的摊位上吃饭。

        从学校到家,从这里走并不顺路。

        但这里的鸡丝豆腐脑和葱花鸡蛋饼,总能够让他回想起前世的味道,也算是给他猝不及防来到这个世界的些许安慰。

        吃完饭,丢下十块钱。

        “云姐,早点回去吧,晚上宵禁,外面不安全。”

        随即站起身,摸了摸研研的小脑袋,“研研再见。”

        “哥哥再见。”

        六岁的研研举着糖葫芦,大眼睛弯弯的说道。

        夏小白挥挥手,大踏步走了。

        雪云看着夏小白远去的帅气背影,微微有些恍惚。

        当年,他也是那么帅。

        只可惜……

        “妈妈,收摊了吗?”

        研研糯糯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嗯,收摊回家。”

        雪云收回目光,宠溺的摸了摸女儿柔软的头发。

        咔嚓!

        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

        天空电网骤然闪现,覆盖在整个城市上空,如同一条条银蛇在四处游走。

        电光闪烁间,隐约间可以看到天空那一丝丝蜘蛛网一般的裂缝。

        电光在一霎那照亮了夜幕下的城市,也照亮了雪云和研研那惊恐的脸。

        ……

        夏小白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八点多。

        但进入小区后,却是有种莫名的寒意。

        夏小白警惕的四下看去,但南苑小区还是原来的样子。

        路灯很亮,两名门卫大爷在传达室唠嗑,小区里还有不少来来往往的人。

        “害,想多了,不就是入侵者吗,都到家了,还怕个毛。”

        夏小白心里嘀嘀咕咕。

        今晚那满是闪电和网状裂缝的天空实在是太吓人了。

        夏小白脚下的步伐加快,迅速穿行在小区里走向一号楼。

        一路踏着楼梯,很快便到了五楼。

        他忽然感觉整个楼栋里今天似乎特别安静。

        特别是他楼下的501。

        501住着一家三口,小夫妻俩带着一个两岁的宝宝,每天这个时候,他们家的宝宝都会哭闹,隔着楼板都能听到小家伙那有时候撕心裂肺的哭闹。

        今天竟然没有哭闹,一点声音都没有。

        应该是女人带着丈夫孩子去娘家了吧,毕竟这么久都没回去过……

        夏小白忖道。

        诶,终于安静了。

        真好。

        夏小白心情愉悦起来,踏着轻快的脚步上了六楼。

        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开灯。

        啪!

        房门关上。

        就在这时,一股冷冽的寒意突然袭上心头。

        他猛地转头,却见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趴着一只黑猫,正盯着他,那幽幽的眼神似乎要将他撕碎吞噬。

        “入侵者!”

        夏小白心中一跳。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猫他见过很多,但从未见过这种看人一眼就让人害怕和感觉到刺骨寒意的。

        除非是凶兽。

        但夏小白还没见过真正的凶兽。

        而这只黑猫只是普通的猫大小,不太可能是体型庞大的凶兽。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它是入侵者!

        入侵者千变万化,令人防不胜防。

        他突然想到楼下501到现在没有传出哭闹声。

        难道不是去娘家了,而是……

        他不敢想下去。

        夏小白有种强烈的直觉,这只黑猫绝对就是入侵者。

        他的心跳开始加速。

        “不要慌!不要慌!”

        夏小白努力的让自己不要慌乱。

        这个时候慌乱,唯一的结果,就可能是死!

        夺门而逃?

        这个想法刚一闪现便被他掐灭了。

        之前他父亲就曾说过,在入侵者面前逃走,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你的肉身速度比它的神魂速度更快。

        因为一旦逃走,心灵上出现破绽,入侵者会在第一时间入侵夺舍。

        夏小白不认为他的速度已经赶上了入侵者的神魂速度。

        他感觉他恐怕还没逃到五楼,就会被入侵夺舍。

        怎么办?

        夏小白努力的寻找方法。

        找人求助,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恐怕他的手机还没拨出去,这个黑猫就会扑上来。

        叫人?

        也没用。

        楼道里那么安静,他不觉得这是偶然。

        再说了,即便是偶然,但整个楼栋里连个武者都没有,如何对付这个入侵者?

        心中紧张,但目光却是若无其事的看向黑猫,不让黑猫看出他的紧张,更不能让它看出他已经猜到了它的身份。

        就在这时,他在趴在沙发上的黑猫肚子下面看到了一滩血迹。

        “嗯?它受伤了。”

        夏小白心中一动。

        他知道,这个城市之所以安宁,是因为城市里不但有安管局,还有缉妖司、城卫军,里面的人都是武者,甚至还有修行者,他们在守护着这座城市。

        很显然,这个猫妖之前一定和他们这些城市守护者们经历过战斗。

        只可惜最终被它逃了。

        逃到哪儿不行,偏偏好死不死的逃到他家里来!

        今天的运气真的很不好,觉醒失败,家里还来个入侵者,这运气真够背的。

        这些念头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即便开始盘算。

        即便是到了这种危险的时刻,他也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

        正如他死党萧毅所言,他的字典里从没有放弃这个词。

        要不然也不会在一直觉醒失败的情况下,依旧凭借着财力和毅力,硬生生将自己的气血蜕变,成为一阶武徒。

        夏小白的脑海里在迅速权衡。

        “它受伤了,而且到现在都没有动,这意味着它的战斗力应该比较弱……”

        当然,就算对方弱,但弱到什么程度,他一点数都没有。

        但至少可以说明,对方现在很虚弱。

        而他只要紧紧守住心神,不让心灵出现破绽,它暂时就无法夺舍。

        “让它无法夺舍只是第一步。”

        “而第二步就是——干掉它!”

        夏小白心中继续权衡。

        如果不是入侵者,那最好。

        最多是杀了一只野猫而已。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黑猫是入侵者的可能性极大,夏小白不敢冒着个险。

        因此,他必须要出手。

        ”出手便可以有机会周旋,有机会呼救,甚至有机会等待到救援。”

        “当然,出手的风险很大。”

        “但如果不出手,风险恐怕更大。”

        “出手还有一线机会,不出手恐怕连一线机会都没有,入侵者可没有丝毫人性……”

        这些念头都是短短两秒钟完成,脸上表现出惊讶的神色。

        就好像家里突然多出一个黑猫,他很惊讶,如此而已。

        “这是谁家的猫?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夏小白一边惊讶的说道,一边将身上的书包取下,走向桌子,将书包放在桌子上。

        “狗来穷猫来富,看样子最近我要发财了。”

        “明天去超市卖肉的时候,顺便买几张彩票。”

        “啧啧,看你那个黑不溜秋的样子,以后你就叫小黑了。嗯,家里没有猫粮,晚上给你烤个小鱼凑合着吃吧,明天去超市给你买,顺便在给你买几个玩具,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也可以玩,不要到处乱跑。”

        夏小白嘀嘀咕咕,自言自语的走到了房间,将战刀拿在手中。

        “唉,人帅真是没有办法。人人都知道我夏小白不但长得帅,身材还保持的好,但有谁知道我每天晚上都要锻炼的辛苦。”

        说话间,手持战刀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

        “我去锻炼了,小黑你在沙发上乖乖呆着别动哦。”

        夏小白笑眯眯的说道。

        看到夏小白拿着战刀出来,黑猫有些警惕,毛发竖起,身体微微弓起,眼神幽光闪烁。

        但听到夏小白说要去锻炼,黑猫的毛发又顺了下去,身体也再次趴了下去。

        就在这时,夏小白手中的战刀宛如化作一道闪电,突兀的对着黑猫狠狠的斜劈而下。

        ……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