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魔在线阅读 - 第二章觉醒仪式

第二章觉醒仪式

        叮铃铃……

        随着上课铃响起,班主任提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

        “起立!”

        “同学们好。”

        “老师好!”

        “请坐。”

        钟南燕,今年二十八岁,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

        身高170,扎着马尾辫,身材匀称挺拔。

        上身穿着粉红色运动服,下身穿着黑色的塑身裤,额头饱满,皮肤白皙,柳眉凤眼,十指白皙修长,看上去也就二十一二岁的样子。

        她不但是一位老师,同时还是一位百炼境的天才高手。

        所有人都笔直的坐好,无论是女生还是男生,看向钟南燕的目光都有些热切。

        不仅仅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还因为强者在哪里都会受人尊重。

        武道修炼大致分为:武徒,武者,修行者。

        武徒也叫气血境,通过武道天赋吸取天地间灵力以及一些辅助药材让体内气血壮大并蜕变,只要蜕变九次便可有机会踏入武者。

        武者也称百炼境,取千锤百炼之意,分为前期和后期。

        前期为淬骨境,将全身骨头淬炼一遍为一重天,最高可以淬炼九次,为九重天。

        后期为炼脏境,需要将六脏六腑依次淬炼,也叫十二变。

        当淬骨和炼脏全部完成后,便可以开辟武道经脉,踏入真正的武道,成为修行者,从此便一飞冲天,甚至有的修行者可以成为飞天遁地的大能强者,随意踏入各大次元空间。

        所以,要想踏入武道,第一步便是要成为武徒,而成为武徒,必须要有武道天赋。

        众所周知,没有武道天赋就无法在体内留下灵力能量,也就无法修炼。

        夏小白一直在猜测,所谓的武道天赋会不会就是前世修仙小说里的所谓灵根。

        这玩意总是有人有,有人没有……

        或许,人人都有?应该、可能、大概是有人觉醒得早,有人觉醒的迟吧……

        正当他胡思乱想微微出神的同时,钟南燕开口了,她那甜美的声音总是让人愉悦。

        “同学们,今天是我们天南中学高三班最后一次开启血脉觉醒仪式,我们三(六)班和三(七)班都是实验班,隔壁三(七)班目前有两位同学没有觉醒,我们班有三位同学没有觉醒,分别是徐庚,卢炳祥和夏小白,希望这一次这几位同学都能够觉醒,踏入武道。”

        几乎所有同学的目光都掠过了徐庚和卢炳祥,径直看向全班级最帅的夏小白。

        夏小白无视了这些目光。

        钟南燕接着说道:“当然,我们班的这三位同学也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哪怕最终没有觉醒,也不要紧,以你们三个人目前的文化成绩,考上一所好的科技学院应该很轻松……”

        钟南燕目光扫过徐庚、卢炳祥和坐在最后一排的夏小白,在夏小白那帅气的脸上稍许停顿了一下。

        夏小白神色默然平静。

        钟南燕继续说道:“众所周知,武者使用的合金武器、器械、战甲,甚至飞行器,全部来自于科技部,科技人员的社会地位丝毫不亚于武者,甚至一些顶尖的科技人员比起高端武者的地位还要高,受万人敬仰,享受顶尖待遇,因此,哪怕最终选择了科技学院,你们的人生也照样精彩。”

        说话间,目光扫向其他同学,脸色微微严肃,“其他早已觉醒的同学也不要沾沾自喜,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修炼和学习不能有丝毫懈怠。根据最新通知,一本武道院校江南学府如海分院今年的招生名额由之前的3100名减少到2600名,整整少了500名,……”

        话音刚落,班级里便沸腾起来。

        所有人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

        “怎么回事?如海分院的名额怎么一下子少了这么多?”

        “前几天还报导前线有些吃紧,急需战争人才,江南学府一向是向前线输送大量战争人才的摇篮,怎么如海分院的名额反而减少了?”

        “一下子少了500,江南学府那边该不会出了什么大变故吧……”

        “……如海分院一下子少了500名额,这500名额,会不会被内部瓜分,比如各大世家和各大统领参谋……”

        “照我说,如海分院的名额很可能被江南学府的其他分院瓜分了,毕竟江南府辖下除了如海城之外,还有金南,安乐,朝戈,南州这四大城池……”

        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大家都安静。”

        钟南燕说道。

        美目看了一眼那几个胡乱猜测的学生,批评道:“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事情,不得妄加猜测!”

        钟南燕不但是班主任,而且还是一位百炼境后期炼脏境五重的强者,哪怕声音并不严厉,但依旧有着不怒自威的气势。

        同学们不再说话。

        钟南燕目光巡视,看向众人,红唇轻启:“根据通知,这一次武道学院的名额虽然有所调整,但总体名额基本不变,依然保持了去年的招生数。”

        “从招生总数上来看,江南学府如海分院减少的500名额却是被分配到了别的院校。”

        “三所二本院校龙腾学院、虎踞学院、玄青学院,今年的招生名额各自增加了50名。剩下的五所三本院校瓜分了剩余的350个名额。”

        “总体名额并未改变,但如海分院少了500名额,这就意味着今年的如海分院的分数恐怕会大幅度提高,所以今年如海分院的竞争将会比往年更加的激烈。”

        “总体来说,各位都有学校上,而且在座的当中有一半以上都能轻松考上二本武道院校,但如果想要上最好的如海分院,那就需要各位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更加的努力,无论是科技文化知识和武道文化知识都需要掌握透彻,甚至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同时武道修炼也不能有丝毫懈怠,毕竟江南学府要的是精英人才。”

        目光扫过所有同学,见所有人脸色都开始有些凝重,暗自点头。

        这些天赋优秀眼高于顶的小家伙们,要是不给他们一点压力,他们会在最后的一个月里浪费不少时间。

        “好了,现在开始测试。”

        钟南燕打开大箱子,将仪器放在讲台上。

        这是一个长方体的仪器,里面构造复杂,以血精石作为能量,可以形成独特的脉冲波,刺激人体的气血,使之隐藏在血脉深处的武道天赋被刺激觉醒。

        “徐庚。”

        钟南燕叫道。

        徐庚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走上讲台,脸皮紧绷,看起来很紧张。

        看到徐庚紧张的脸色,钟南燕脸色温和微笑着说道:“别紧张,放松就好,越放松就越容易觉醒。”

        轻声细语在徐庚的耳朵边响起,徐庚渐渐的放松下来。

        钟南燕打开仪器,黑色的仪器平板上开始泛红,就像是电陶炉表面被烧红的样子。

        他看了一眼钟南燕,钟南燕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徐庚点点头。

        深呼吸,再次深呼吸。

        缓缓的吐出浊气,将双手放在仪器面板上。

        一道道脉冲从他的手掌进入他的体内。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足足五分钟。

        徐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目前为止,他体内的气血没有半点波动。

        也就是说,他的觉醒失败了。

        意味着他根本没有武道天赋,他的武道梦想从此破灭了。

        没办法,你体内武道天赋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不可能无中生有。

        这不是以人为意志为转移的。

        红光消失,仪器停止。

        钟南燕笑着对徐庚说道:“没关系,你的各门学科不但都是顶尖的,而且你的动手能力很强,就凭你在十二城科技赛上获得的第一名,就算是你不愿意在武道学院求学,在科技学府你也一定可以做出令人瞩目的成就,老师看好你。”

        徐庚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对钟南燕鞠了一躬,道:“谢谢老师!我会努力的。”

        钟南燕笑颜如花,伸手将徐庚扶起,凝视着他的眼睛,道:“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我钟南燕的学生没有庸才。”

        徐庚点点头,面色缓和下来,却是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下讲台走回自己的位置。

        “卢炳祥。”

        钟南燕叫道。

        卢炳祥深吸一口气,站起身走向讲台。

        有了徐庚失败在前,卢炳祥的压力并不很大。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将双手放在了仪器上。

        仪器上的红光再次亮起,一道道脉冲顺着他的手掌进入身体。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众人由开始的期盼,渐渐的平静下来。

        看样子和徐庚一样,失败了。

        就连卢炳祥自己也感觉到可能失败了。

        就在这时,一道微弱的波动从他的身上出现,紧接着,波动越来越大,卢炳祥的身上开始闪烁着红光,仪器上的指示灯顿时亮起。

        成功了!

        卢炳祥大喜。

        虽然没有特殊异象,只是普通武道天赋,但觉醒了就是觉醒了,从此他的人生将会有着巨大的不同。

        虽说普通天赋难以踏足修行者的行列,但成为武者基本上不会有太大问题。

        刺激觉醒了卢炳祥的武道天赋,仪器暗淡下去,脉冲停止。

        “恭喜你,卢炳祥。”

        钟南燕甜美的声音及时响起。

        “嘿嘿嘿……”

        觉醒了武道天赋,卢炳祥浑身都飘了,只剩下了傻乐,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自己的座位,忽然想起来还没来得及向老师致谢,又转身向钟南燕鞠了一躬。

        钟南燕笑着说道,“这是你自己的努力,也是你的福分,它可能会迟到,但它一定会到。”

        卢炳祥喜滋滋的走向自己的位置,不过在走向座位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向了夏小白。

        不仅是他,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夏小白。

        前面徐庚虽然没有觉醒,但卢炳祥却是觉醒了,最后一个夏小白,他会觉醒吗?

        “夏小白。”

        钟南燕叫道。

        夏小白站起身。

        同桌死党王宇握了握拳头,“白哥,加油。”

        夏小白微微点头,平静的走向讲台。

        不少男生看着夏小白平静的脸色和从容的脚步,心中不由得嘀咕:“这小子真特么能装,都什么时候了,老子就不相信你一点儿都不紧张。”

        而在女生的眼里却是:“夏小白就是夏小白,永远是这么从容、镇定,永远这么帅!”

        当夏小白走到班长何曼舞身边时,这位学霸女神突然开口说道。

        “夏小白,加油。”

        此言一出,顿时碎了一大片男生的心。

        平日里一般不怎么搭理男生的学霸女神何曼舞,竟然破天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夏小白加油。

        这家伙何德何能!不就长的帅一点点吗?当然,文化成绩也好那么一点点。

        除此之外……一无是处!

        一个长得帅但却并没有什么用的小白脸而已!只要没有觉醒武道天赋,他永远只是一个普通人!

        这样一个普通到一无是处的废物,凭什么获得女神的青睐?!

        有些心态爆炸的男生甚至在心里祈祷夏小白在觉醒的时候爆炸毁容。

        当然,这些想法只能在心里,绝不能轻易表现出来。

        否则后果……

        嗯,会很糟糕。

        夏小白看了一眼何曼舞,点点头,继续向前。

        走到萧毅身边时,这个惜字如金的闷葫芦开口说道。

        “加油。”

        身为夏小白死党的萧毅,其实长得同样帅气。

        同时他也是这个班的副班长。

        只是平时话很少,总是摆着一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脸,所以让人从心里接受上比起夏小白就差了一点。

        夏小白脚步不停,修长的手指在他的桌子上轻轻敲击了两下,表示收到。

        随即走向讲台。

        身材高挑的钟南燕虽然有一米七的个头,但夏小白的个头已经超过了一米八,面对夏小白时,她依然要抬头,当然,她也非常愿意抬头看这张完美帅气的脸。

        “加油。”

        钟南燕美目闪烁着希翼的光彩,轻启红唇微笑着对夏小白说道。

        夏小白点点头,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随即将双手放在仪器面板上。

        面板迅速变红,一道道脉冲以特别的频率进入他的身体,夏小白感觉到血液开始翻腾起来。

        他心中一喜:有戏!

        就在这时,他突然两眼一黑,仿佛坠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眼前一片黑暗。

        今天早晨的梦境再现!

        他那张英俊的脸突然苍白,修长而强壮的身体不由得晃了晃。

        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一抹红光,但转眼间就被无底深渊吞噬。

        近在咫尺的钟南燕顿时吓了一跳,立刻关闭了仪器。

        黑暗退去,夏小白清醒过来,诧异的看了看双手。

        “你刚刚的样子很像是贫血,你这些天是不是没吃好,没休息好?”

        钟南燕关心的问道。

        没吃好?没休息好?

        夏小白摇摇头。

        至于钟南燕说他贫血,他却是没听进去。

        他身体好得很。

        就在这仪器脉冲刺激血液过后,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

        “老师,我觉醒了没?”

        夏小白看向钟南燕。

        钟南燕一双美目静静的看着一脸希翼的夏小白,斟酌了一下。

        但最终她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直接说道:“没有。”

        顿了顿又说道:“但也不能完全确定。很明显,你的身体暂时无法承受脉冲。”

        这意思其实是:一个连脉冲都无法承受的身体,说明体质已经下降,而体质下降的身体如何能够觉醒血脉中的武道天赋?

        夏小白自然明白这一点。

        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他的体内出现了某种状况,而这个状况是在脉冲刺激血液后产生的。

        位置也已经清楚,大致就在自己的胸口。

        至于是什么,他暂时也说不清楚。

        他本想对钟南燕说明这种情况,但钟南燕似乎确定了他的身体就是因为贫血,让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跟我去一趟医务室。”

        钟南燕对他说道。

        她知道夏小白的身体一向很好,如今体质突然下降,说什么也要查明原因。

        “其他人自习。”

        说着,钟南燕麻利的将仪器收了起来,提着大箱子就走。

        见夏小白还站在那里,歪着头摆了一下,道:“跟上。”

        随着马尾辫一甩,转头就走了出去。雷厉风行,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还在疑惑自己身体出现某种状况的夏小白只得跟上她。

        两人一走,班里便议论开了。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贫血,而且没休息好,他晚上干什么了?”

        “嘿嘿,听说他一个人住,这一个人在家应该挺无聊的吧,不会是一个人在……”

        “唉,多大的人了,也不注意节制,看看,身体垮了吧,嘿嘿……”

        几个男生挤眉弄眼,一脸的龌龊样。

        “闭嘴!”

        何曼舞俏脸含煞的喝道。

        站起身指着那几个说夏小白坏话的男生,道:“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将《论战场的机动性》,第四篇,第五篇,各抄写五十遍!”

        “凭什么?”

        “对啊,凭什么!”

        几个男生不乐意了。

        “凭我是班长!”

        何曼舞冷着脸说道。

        “对~,你是班长,但班长就能随便让我们罚抄?我抗议。”

        “我也抗议。”

        几个男生声音拉长故意叫嚣道。

        “抗议个屁!都给我抄写去!马上要高考了,班长也是为了你们好!”

        坐在后面第二排的刘庆耀开口说道。

        “啊?”

        不过在见到刘庆耀脸色一沉,几人连忙说道:“啊,是是是,耀哥,我们这就去抄写。”

        不过在低头的瞬间,一个个却相互使眼色的笑了。

        很明显,刚刚的叫嚣是故意的,目的便是为了给刘庆耀表现的机会。

        刘庆耀对何曼舞微笑道:“曼舞别生气,他们已经去抄写了。”

        何曼舞说道,“请你注意你的言辞。”

        说话时眼神毫无温度。

        说罢,何曼舞便转头不再理会。

        尽管刘庆耀的言辞里有些暧昧不清,但在全班这么多人面前,她多少会给这个家伙留一点面子。

        身为何氏集团的大小姐,不仅仅是有涵养,还因为这个刘庆耀的舅舅是坠星城安管局的副局长胡海,她不是给他面子,而是给那位副局长的面子。

        何氏集团和胡海平日里也有着不少接触。

        而胡海和她家住在同一个花园别墅小区——燕云山庄。

        这是一个别墅群,里面居住的非富即贵。

        前几年,刘庆耀的父亲去世后,胡海就将他和母亲一起接到了燕云山庄。

        所以,平日里两人见面的机会比较多,甚至会一起上下学。

        好在这个家伙知道分寸,不会过分,否则就算是他舅舅在面前,她也不会给他好脸色。

        刘庆耀微微一笑,似乎并不在意何曼舞的话。

        这种话,他不是第一次说,何曼舞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怼他。

        他也习惯了,班里其他人也都习惯了。

        谁都知道他喜欢何曼舞。

        而他恰恰需要的就是这一点。

        对于他来说,他只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变相的相当于对外宣布了他对何曼舞拥有了主权。

        何曼舞不但人长得漂亮,武道天赋很高,而且还是何氏集团的大小姐,无论是哪一点都足以让人梦寐以求。

        从前一直生活在平民区的刘庆耀自然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大好机会。

        至于面子什么的,那都不重要。

        那玩意又不能当饭吃。

        至于如何俘获女神的芳心?呵呵,日子还长着呢,他有的是耐心。

        不过,就在他有些得意时,却是感觉到一股冰冷的目光,抬头看去,却见萧毅冷冷的看着他,不由得心中一跳。

        这个家伙想干什么?

        难道他也喜欢何曼舞?

        但平时从未发现过这个面瘫有任何喜欢何曼舞的苗头啊。

        要说这个平日里对任何人都冷若冰霜的闷蛋加面瘫喜欢夏小白,他还能相信几分。

        毕竟他除了对夏小白笑过之外,反正他是没见过这家伙对其他人笑过。

        “有事?”

        刘庆耀直视着萧毅问道。

        “第三节课武道课找你单挑。”

        萧毅说道。

        单挑?

        刘庆耀心中一跳。

        这家伙在一星期前就突破到了气血境六重天,可是他还没突破,依旧是气血境五重天,找他单挑岂不是找虐。

        再说这个家伙号称“冷面修罗”,下手一向没轻没重的。

        关键是这家伙无缘无故的要找他单挑干嘛?

        老子招你惹你了?

        “有病。”

        刘庆耀哼了一声说道。

        随即便不再理会。

        萧毅转过头,心中冷哼:“敢对小白的女人动心思,先看看你有几根骨头。”

        他和夏小白以及王宇,三人可以说是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

        他和王宇两人的父亲当年都是夏小白父亲夏云尘的属下,那是真正的过命兄弟。

        当年还是在镇魔军的时候,比他们实力强的夏云尘不知道救过两人多少回。

        只是后来两人因为受伤离开战场,转业到地方,一个在安管局,一个在城卫军。

        前几年由于各自单位分房,搬离了原来的南苑小区,萧毅、王宇和夏小白才分开。

        如今,王宇的爸爸王大锤在安管局第二大队任大队长,而萧毅的爸爸萧峥嵘则是在城卫军第五大队任大队长。

        两年前,王大锤和萧峥嵘听闻夏云尘和其妻子兰月琴在远征异时空时阵亡,两个大老爷们在各自的单位里当时就哭了下来,哭得昏天黑地。

        两人先后找到夏小白,要照顾他,但都被夏小白拒绝了。

        后来他姑姑夏云柔出来也说要照顾他,两人只得放弃,毕竟他姑姑夏云柔可是他名正言顺的监护人。

        回家后,分别嘱托自己的儿子这辈子都不得背叛离弃夏小白。

        他们的家庭教育里只有一个字:忠!

        忠于自己,忠于战友!

        因此,哪怕夏小白一直都没有觉醒武道天赋,他和王宇两人都会对夏小白不离不弃。

        这中间除了他们从小光屁股长大的深厚感情外,也有老一辈的过命交情在里面。

        他知道夏小白一般不怎么夸赞女人。

        但就在昨天,王宇说起何曼舞不但人漂亮,武道天赋还很强,夏小白则是说何曼舞长得挺漂亮,但武道天赋却未必比他们兄弟俩好。

        可夏小白并不知道,对于萧毅这个高冷但对兄弟却有些“一根筋”的家伙来说,只要是夏小白夸过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对夏小白也有好感,那么这个女人就是夏小白的,别人不能染指。

        其他的开开玩笑、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他可以不理会,就像刚才那几个家伙开夏小白的玩笑一样,只要不过分,他和王宇也不会在意。

        但这个不行,这可是关系到他兄弟的“终身大事”。

        当然,这种事他也绝不会那么愚蠢的直接告诉刘庆耀。

        这么简单的事主要还要靠刘庆耀自己“领悟”,如果领悟不出来,那就只能继续挑战,什么时候“领悟”出来,他就什么时候停止。

        可怜的刘庆耀自然不知道这些,他也绝不会想到,萧毅已经将他一厢情愿对外宣布主权的女人划归给他兄弟夏小白了。

        他心中虽然狐疑,但也没有将之放在心上,还以为萧毅在跟他开玩笑。

        单挑?

        有病!

        哼,这个冷面瘫只要不理他,到时候他也就自动无趣了。

        他哪里知道,他口中的这位“冷面瘫”根本没有和他开玩笑,而是来真的。

        ……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