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云倾北冥夜煊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 第1570章

第1570章

        第1570章

        薄家的人原本正不舍地目送着他们家大小姐出门,忽然就见她转头,砸了这么神来之笔的一句,当即震惊了一群人。

        就连薄迟寒眼底都掠过讶然,“研究院......副院长?!”

        云倾没回头,挥了挥手,“我昨天晚上跟沈家大少爷要的,他答应了,应该过几天就会发证书,到时候我会去研究院入职,你准备一下,看到时候有哪些人需要安排进去。”

        那云淡风轻的语气,仿佛这只是一件小的微不足道的小事。

        对于云倾来说,还真的挺不值一提的。

        如果不是她要去上学,怕薄家没有准备,她可能真的都想不起来要跟薄家人说一声。

        事实上,如果不是不想跟顾煜城扯上关系,云倾会直接盯上院长的位置。

        副院长这个职位,对她来说,是真的挺“屈尊降贵”的。

        毕竟,调香和学医是云倾的才能,枪械设计才是她的老本行。

        在她的领域里,她就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王。

        如果不是要帮薄家,欧天晴那样的资质和人品,连让她侧目的资格都没有。

        薄家人,“......”

        薄迟寒那张仿佛被冻住的脸上,出现一个复杂的表情。

        薄家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也只是将薄轻雪送-入了科研部,并且前几天薄轻雪还被赶了出来。

        再加上云倾将科研部的人打了个半死,还将那么多人全部送进了监狱,真正是将京城研究院的脸面放在地上踩。

        可谓是一次性将研究院所有人都给得罪死了。

        薄迟寒原本都准备暂时搁置攻略研究院的计划,却没想到云倾竟然一来就成了副院长......

        直到看不到云倾的背影了,薄管家才回过神,“少爷,大小姐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什么时候成了研究院的副院长了?”

        要知道,京城研究院里,所有的人都是凭借着实力,一步一个脚印的爬上去的。

        那是真正实力代表一切的地方。

        而副院长这个位置,实力,运气,人脉......一个成功者所拥有的一切,都缺一不可。

        历届每一个爬到那个位置的人,无一不是六十多岁的老头老太太。

        云倾才多大?

        薄迟寒大概是能猜到,应该是云倾跟沈家人做了什么交易。

        让他震惊的是,云倾成了副院长......然后呢?!

        他调查到的资料中,云倾并未接触任何关于研究方面的课程,她就这么单枪匹马,贸然闯入研究院,将自己置身于危机四伏中......

        薄家人忧心忡忡,想追出去问,但想起云倾的性子,又只能望而却步。

        薄迟寒沉默良久,忽然笑了一下。

        薄管家看着她,“少爷......”

        薄迟寒转身上楼,留下一句话,“她不会让自己吃亏。”

        最重要的是,他从云倾刚才说话的语气中,听到了一种绝对的、自信到藐视一切的风采。

        也许这个女孩放入研究院,将来会成为沈家最后悔的事情......

        ......

        大门外。

        云倾刚走出来,就看到慵懒地倚在车门前的北冥夜煊。

        黑衣黑发的男人,一身矜贵,绝色天成。

        云倾盯着对面那张好看的脸看起来。

        北冥夜煊走过来,将他的小妻子抱起来,送上副驾驶。

        猫儿很自觉地没去打扰小夫妻,拎着云倾的书包上了另外一辆车。

        车子启动,朝着京城大学的方向看去。

        路上,云倾双手捧着下巴,盯着北冥夜煊漂亮的侧颜发呆。

        这个男人长得实在是太过犯规了......

        北冥夜煊知道他的小妻子,有点颜控的毛病,就由她看。

        反正到了时间,她自己会说。

        果然,片刻后,云倾先耐不住了,小声说,“那个......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北冥夜煊轻轻地应了一声。

        云倾雪白的脸颊涌上点点绯红,“那我,刚才薄迟寒跟我说,华国法律,女孩过了二十岁才能领证结婚......”

        她之前不知道这件事。

        云城的云倾也没有经验,再加上那阵子她刚被陆承悔婚,于是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北冥夜煊低笑,“倾宝想知道什么?”

        云倾眨了下眼睛,“当初,那两张结婚证是你......弄下来的?”

        北冥夜煊血红色的唇角一弯,“嗯。”

        云倾眉眼一动。

        这样一来,她当初即便领了证,可能还是动不了云缈夫人那些股份。

        但是北冥夜煊并不知道,她找他领证的原因。

        只是因为她问她,结婚吗,于是他便满足了她的心愿,跟她结了婚。

        不问缘由。

        不追来路。

        云倾微微笑起来,“那这样算起来的话,我们的结婚证,好像不能凑效?”

        “没有,”北冥夜煊很肯定地说,“证件一下,便被赋予了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关系。”

        云倾眉眼一弯,然后捧着脸,坐在一边不说话了。

        她坐在车里,看着窗外陌生的城市。

        她从未来过京城。

        云倾......即便来过,但也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她看着这个陌生到极点的城市,忽然明白了云缈夫人为什么选择葬在云城的原因。

        跟京城比起来,云城真的是个很美的地方。

        等她将来找到薄修尧了,就将他送去云城,跟云缈夫人葬在一起。

        这样一来,他们一家三口,应该也可以团聚了。

        北冥夜煊敏锐地察觉到坐在他身边的人,忽然低落下去的情绪,抿了下薄唇,“倾宝。”

        云倾转头看过去,“怎么了?”

        北冥夜煊出声询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薄修尧......”云倾顿了下,又加了句,“就是我爸爸......”

        那是云倾的爸爸。

        现在也变成了她的爸爸。

        再加上云缈夫人,她现在等于有了两个爸爸,两个妈妈。

        云倾低下头,掩饰住眼睛里的情绪。

        北冥夜煊轻声问,“倾宝想知道关于他的事情吗?”

        “薄迟寒跟我说,我爸爸是京城大学毕业的,等我去了京大,就会了解到关于他的事情,也会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他还在京城大学里,给我留了东西,我想那一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