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港综位面开始在线阅读 - 第0593章 这又如何?【1更】

第0593章 这又如何?【1更】

        搀扶起奥利维尔让他坐在一张餐椅上,就是阿渣跑路前坐的那一张,鬼仔又抓起电话拨号。

        这电话很快打通,他也果断道,“让·戈贝尔·坎通纳先生,我现在在……我和我的朋友有一些法律问题需要咨询,希望你能在二十分钟内赶来,否则我不介意换人。”

        “什么?你下班了?那双倍时薪怎么样,听说你帮人咨询法律事务,时薪高达500美刀,是整个花都最顶尖的大律师之一,别让我失望。”

        在电话里得到了对方爽快的回应,一定在20分钟内抵达鬼仔爆出来的地址。

        这货才挂了大哥大,一脸不屑的吐槽,“时薪500美刀咨询费,这家伙真黑,不过咱们最不缺的就是钱。”

        要知道这是表面上83年,实际情况是融合后等于90年代初中期的社会环境,架构。

        90年代时薪500刀咨询费,这绝对很夸张了。

        在21世纪10年代中期,全白头鹰的律师平均时薪收费才300刀。

        相差20年,在考虑一下货币膨胀速度……就像是90年代内地十块钱,和2015的十块钱,能是一个购买力?

        敢在这个年代时薪500刀,妥妥的黑的一比。

        这还是起步咨询,遇到大案子另算律师费。

        可,鬼仔才收入2000多万刀,怕花钱么?陈一元和张龙除了这一波,还有西撒等行动里的收获。

        他们在场三个加起来,现金流都快一亿刀了。

        用钱砸,都能坑死奥利维尔这个高级警官。

        吐槽一句后,鬼仔又笑着看向正在懵逼发呆的奥利维尔,“警官阁下,要不要帮你打电话报警??”

        布莱恩·米欧斯和金·米欧斯这一对父女再次石化,他们这是首次震惊于,鬼仔等人拿钱不当钱花的嚣张姿态啊。

        这妥妥是属于富豪阶层才能拥有的狂妄气质啊。

        ……………………

        十七分钟后,还是摆了几具尸体的包房里,让·戈贝尔一身西装革履的进入警方封锁线,走进门,看到地上的警察尸体就眉头一跳。

        等他看到旁若无人正在用餐享受的鬼仔和陈一元、张龙?    还有脸色微妙停下进食的一对父女?    加上几个气得脸色发青的警察……

        大律师果断走到鬼仔三人身边,对着为首警察开口?    “警官阁下?    我要和我的当事人单独谈一谈。”

        他为了钱来的很快,可警察分局毕竟不远?    死了几个警察这么大的事,其他警察以更快速度抵达?    也是必定的。

        不过其他警察来的快?    不代表他们还敢像最初奥利维尔那样嚣张、傲慢,随随便便就要抓人了。

        听了奥利维尔之前的叙说,一言不合就开枪杀警跑路,还有鬼仔请了时薪500刀的律师……别管什么肤色出身?    有钱请那么贵的大律师就是令人有些束手的底气。

        在奥利维尔等人像是吃了死老鼠的恶心表情下?    陈一元才起身,擦了下嘴道,“让·戈贝尔先生,不用那么麻烦,这件事很简单?    你知道的,上次我们电话里联系过?    我们三个是来自亚洲的投资商,想要在欧罗巴各国考察投资。”

        “到了花都后?    意外遇到了两个老乡,虽然很多年没见面了?    但在此相遇后?    我们都是很开心的。”

        “今天刚好在这里用餐?    没想到这位警官带队来抓人,那两个老乡不知道怎么回事,开枪就杀死了这几位警察。”

        “这件事,和我们没关系啊。”

        让·戈贝尔瞬间淡定沉稳的一比,陈一元几个刚到花都就通过花钱,得知了他的电话,并且双方有过隔空交流。

        原以为地上的警察是这三位杀的,他才觉得有必要单独谈谈,搞清楚一切。

        不是他们杀的?

        那还密谈个鬼。

        哪怕他一点都不信,这三个家伙是纯粹的投资商,更不相信他们和真正的凶手没什么交情。

        普通投资商和富豪,能坐在尸体旁边那么悠闲的吃饭用餐?

        这又如何?

        不是他们开枪击毙警方,凶手另有他人还跑了?看在美刀的面子上,让·戈贝尔有百分之一百把握,让花都警方不敢对三位投资商做什么。

        淡定的展露出迷人的微笑,让·戈贝尔又对奥利维尔开口,“警官阁下,凶手另有其人?”

        奥利维尔额头青筋乱跳,“虽然我这几个同僚不是他们……”

        让·戈贝尔干脆打断,“那就足够了,凶手另有其人,我的当事人有权随时离开,有权利不接受警方盘问。”

        奥利维尔肝疼,“但他们是旁观者,之前还和两个凶手说笑聚餐,我们警方有权利向他们索要真凶的身份资料信息。”

        没等让·戈贝尔说话,鬼仔就乐道,“这个简单,我记得那个短头发的小名叫狗蛋,头发略长的小名叫招妹,我们都是港岛人,十几年没见了……”

        这两个小名一出,奥利维尔都气蒙了。

        这特么的凶残资料,你也好意思说?

        鬼仔很无奈的摊手,“我早就解释好多次了,我们十几年没见了,只是在这里偶遇,重逢,难道警官阁下没有十多年没见过老同学么?相信你们若能在异国他乡重逢,也会很开心。”

        “那情况下吃饭聚餐不是很正常么?”

        “至于他们十几年来变成了什么样子,为什么会有枪,为什么要杀警,我真的不清楚,其他信息?十几年前我们还小,印象最深的就是一直挂在嘴边的小名,反倒是大名不清楚。”

        陈一元补充,“好像他们姓张?”

        张龙纠结道,“姓王吧?还是李?”

        几个警察都是额头青筋乱跳,还是奥利维尔怒吼,“够了,就算逃走那两人你们不熟悉,那你们有必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在今天下午出现在10区,这位布莱恩先生杀死十多名市民的古堡里?”

        陈一元愕然道,“我们刚来花都,考察投资环境,见到那么劲爆的场面,就想看一下热闹,犯法么?”

        让·戈贝尔都隐隐想擦一把冷汗,他百分百确定这几个当事人是在耍人玩,但……美刀最大!

        “几位先生,没有得到主人允许私闯民宅,的确有些……”

        陈一元大气摆手,“我们可以交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