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中道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第四十九章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中午何小羽没能赶回来吃饭,发来消息说她正在参与突击审讯冬营。冬营交待了作案动机和经过,她要和李别一起写一份书面材料。

        何小羽还兴奋地告诉郑道,她和李别将会成为十几年来市局唯二在没有转正之前就立功的刑警。她也没有忘记感谢郑道,并且希望郑道帮她再破了特斯拉案,她再立一功,说不定一转正就马上可以升职了。

        郑道回复了何小羽一个敲脑袋的表情。

        特斯拉案不同于冬营案,冬营案多半是临时起意杀人,他能发现冬营,除了能力之外,也有运气的加持。

        中午郑道没有休息,对面的搬家运动暂时告一段落,但在门口安装公司标牌以及在室内装订电线组装家具的声音尖锐地传来,让人无法入睡。何不悟和孩子上了三楼,紧闭门窗开了空调,才算躲过了噪音。

        郑道继续留在二楼的露台上喝茶看书逗猫,同时观察对面的一举一动,就是不理远志。

        远志低落了一上午,几次向郑道示好,都被郑道无视,它又跑到何不悟面前表现,也被何不悟赶走。见到槐米不时地跳到何不悟身上或是郑道怀里,享受着猫生的温暖和关爱,远志就更加意识到了自己犯了非常严重的错误,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狗窝,躲在里面不再出来自讨没趣。

        它是懒了一些馋了一点,但它从来没有自诩为圣狗,为什么对它有超出它的能力范围之外的要求?远志想不通,就独自一狗窝在窝里生闷气——宁当懒狗笨狗不当舔狗!

        郑道就是故意晾晾远志,让它承受犯错的代价,要不以后还自甘堕落只当一条宠物狗,不符合它拉布拉多大型犬的身份。

        差不多对面收拾停当,不再嘈杂时,已经是下午四五点的光景了。郑道伸了伸懒腰,放下了书本,一抬头,见卢西洲头发散乱脸上脏乱如开了一朵花般冲他招手。

        干完活了,可以去邻居家作客了,肯定会有茶水和点心,他正打算过去打个招呼时,李别的电话打了进来。

        “哥,审讯结果出来了,作为破案的主要功臣,你有知情权,我非常有必要向你通报一下案情……”

        “说正经的人话。”

        “得嘞。”李别立刻改变了话风,“冬营的作案动机,既可以说是蓄谋已久,也可以说是临时起意。早在几年前他就认识了贾神医,对,就是贾能飞,经常和他一起喝酒聊天,两个人都是光棍,算是一对老伙计了。”

        “贾能飞其实不是医生,没有家传的医术,也没有上过什么学,就是跟着一个江湖郎中当过几年学徒,又自学了一些医学知识,就自称老中医,开起了诊所给人看病,专治各种不孕不服……不是,是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说起来冬营其实以前和贾能飞算是半个邻居,后来冬营当了景安小区的门卫后,就搬离了原来的地方。搬家前,贾能飞还是四处打零工为生,搬家后不久,就摇身一变成了贾神医,就让冬营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说他不是嫉妒贾能飞赚钱,而是对贾能飞明明什么都不懂却还声称包治百病的骗人伎俩深恶痛绝……”

        “冬营说他不止一次劝说贾能飞不要招摇撞骗,治病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马虎不得,稍有不慎就会出人命。贾能飞不听,还说他只治咳嗽、皮肤癣等不致命的病,而且他的药就算不管用,也吃不死人。冬营受不了贾能飞的胡作非为,又说服不了他,就和他断绝了往来。”

        郑道不说话,静静地聆听李别的叙述。如贾能飞一样的民间中医大有人在,有些确实是医术高超专治某一类疾病的医生,而有些则是并无真才实学只会坑蒙拐骗的庸医。

        不,说是庸医还高抬了他们,他们其实就是披着中医的外衣打着包治百病的旗号的骗子和忽悠。

        “冬营有一个老乡,和他一起从老家来省城打工,几十年来关系一直处得不错。后来老乡的媳妇得了皮肤病,不知怎么的就被贾能飞的广告忽悠,去找贾能飞看病。前前后后看了十几次,花光了积蓄还卖了房子,最终不但没有治好,反倒加重。等去了大医院后已经到了晚期……老乡的媳妇死后,老乡也受了不小的刺激,回到了老家。”

        “冬营也是在一次回老家时遇到了老乡,才知道了背后的真相。回到省城后,他找到贾能飞,提出要么贾能飞退钱给老乡,要么关门,不再骗人害人。贾能飞不肯,二人大吵了一架。争吵中,就动手了。冬营情急之下,抄起一把锤子就给贾能飞来了一下……”

        “冲动杀人之后,冬营伪造了现场,偷走了一些中药材……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哥,有没有一种悲凉、哀伤、无奈和懊悔的感觉?”李别故意呛郑道,“在审问的过程中,我总是会把冬营和贾能飞代入成我和你的关系,你说会不会有一天你神功大成,成了超级忽悠加顶级神棍,然后治死了人,我劝你从良,你跟我翻脸,然后我就激动之下一枪崩了你?”

        “唉……”郑道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李别,你的心理疾病越来越严重了,如果不早点治疗,早晚会发展成神经性精神病。”

        “哧……”李别窃笑出声,“别唬我,我不傻,神经病和精神病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疾病。精神病也叫精神失常,是大脑功能不正常的结果,说白了就是傻子或疯子。而神经病又叫周围神经病,是神经系统疾病的简称,比如说头痛、头晕、睡眠不正常、震颤、行走不稳定、下肢瘫痪、半身不遂、肢体麻木、抽风、昏迷、大小便不能自己控制、肌肉萎缩以及无力等疾病都是神经疾病的表现。”

        “谁规定精神病患者不能同时也得神经病?毕竟你不是一般人。”郑道故意混淆概念,“你可是1000年才出的超级英雄。”

        “也对,我从小就不一般,3岁的时候就神经衰弱,5岁的时候疯疯癫癫精神失常,长大后虽然恢复了正常,但还是不时的偶尔短路一次。”李别被郑道带偏了节奏,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之中,“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超级英雄从来不是正常人类,我为什么要和常人一样?”

        “就是,就是。”郑道憋着笑,冲对面的卢西洲挥了挥手,示意她他马上过去,“马上夏天了,今年还学游泳吗?”

        “不学了,去年差点淹死,怕怕。”谁也不会想到一身本领天天做着超级英雄梦的李别,居然不会游泳,他连续学了三年游泳都没有学会,一到水里就晕,一晕就狂喝水。

        “狗都会游泳,你却不会,你连狗都不如。”郑道终于找到了李别的缝隙,迅速而及时地插了一刀。

        “可是……”李别微微一顿,哈哈大笑,“你会游泳,狗也会游泳,鸭子也会,大部分禽兽都会,你和禽兽又有什么区别?”

        “……”居然被李别反插了一刀,郑道望着中断的手机,气呼呼地想骂回去也没有机会了。

        到了一楼,正要出门时,大门猛然被人推开,一个人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郑大夫,郑大夫……”来人风卷残云般冲到郑道面前,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白纸,“你要的东西搞到了,怎么样,我厉害吧?”

        刚站稳,远志怒吼一声冲了过来,冲他龇牙咧嘴、耀武扬威,对他未经允许闯入它的地盘用低沉的吼声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并且宣示主权。

        不过当远志看到来人身后人高马大比它高出整整一头的两条大狗时,吼声立刻降低了两个音阶,一扭屁股就躲到了郑道的身后。

        真是一条时刻遵从内心指示的好狗呀,郑道虽然想笑,但对远志刚才刻意的表现还算满意,摸了摸它的头:“自己人,别乱叫。”

        远志立刻就柔软了,摇头摆尾地冲两条同类示好。

        “狗哥真了不起,这么快就查到了?”见是何二狗,郑道心情大好,知道他在善良庄的第一步棋算是走对了,“来,屋里坐,好好聊聊。”

        “不了不了,下次,下次。”何二狗将东西塞到郑道手里,“垃圾转运站出了点小事故,我等下得赶紧过去处理。东西先给你,你先看着,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随时电话。”

        走了两步又站住,何二狗回身,脸色有些古怪:“郑大夫,我刚吃上药,还没有什么感觉,不过昨晚睡得倒是挺好,起床少了,是不是见效了?”

        见效个屁,少说也要一周时间才行,气血六天行经完毕,第七天才周而复始。不过失眠或是梦浅有时是心理作用,心理踏实了安心了,睡眠质量也会提高。

        保证充足的睡眠是治愈一切疾病的必要前提。

        “初步见效了,狗哥,不出一个月,你就可以重振所有雄风了。”郑道加重了“所有”的口气。

        何二狗立刻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压低了声音,神秘而促狭地笑道:“告诉你一个秘密,郑大夫,曾自欢在善良庄住了两年不走,是因为他喜欢何家二闺女。他说了,不到手绝不会离开善良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