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中道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同人不同命,同命不同运

第三十八章 同人不同命,同命不同运

        一个人影从黑暗中突然闪了出来,他穿一身运动衣,戴耳机,约20多岁年纪,正轻快地跑步。

        原来只是一个跑步者,郑道放松了一下,瞪了远志一眼,责怪它不该为了表现而过于紧张,也是因为年轻人郑道也认识,叫曾自欢,是一个在善良庄住了两年之久的真正的租客。

        曾自欢是广东人,郑道和他也算认识,但并不熟识。

        “郑哥……”曾自欢停下脚步,疑惑地看了远志一眼,又打量了杜无衣和杜同裳几下,“啊,你和小羽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们什么时候办的事儿?怎么没邀请我?”

        杜无衣抢答:“他是爸爸,她是姐姐,不是妈妈。”

        曾自欢凌乱了,好吧,他理解不了看上去像是一家四口并且无比和美的一家人的复杂关系,想起了什么,他将郑道拉到一边:“郑哥,我最近事业不顺情场也失意,心理很郁闷,回头找你聊聊,都是好哥们,能不能不收费?”

        “不能。”涉及到钱的问题,郑道一向不客气,做人怎么能虚伪地不谈钱呢,他是一个真实的人,“不过,可以优惠,打个七折。”

        “郑哥,你不是这样的人啊……”曾自欢脸一黑,“聊聊天也收费,还是不是好朋友了?”

        “陪聊是一项很辛苦很艰辛的工作,理解万岁。”郑道用力握了握曾自欢的手,“郑大夫随时欢迎你的光临。”

        “郑道,你变了。”等曾自欢满脸怨恨加鄙夷的表情走后,何小羽也不认识一样看着郑道,“变得比以前更现实更爱钱也更朴素了……不过,我太喜欢了!”

        难道我不是一向如此吗?莫非以前隐藏得那么好?不对,以前是老爸当家,他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现在不同了,除了要赚钱养活自己之外,还有两个孩子和一狗一猫要照顾。

        郑道恍惚间有一种错觉,他明明才25岁,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是单身,怎么突然间就成了两个孩子的爸爸?而且他和何小羽带着孩子和远志遛弯,像是一对结婚多年的中年夫妻,日子过得安稳而踏实。

        事业可以跳跃式发展,人生不行,还是得一步一步来,他可不想越过恋爱、婚姻和生育阶段,他要奋斗!郑道抱紧了杜无衣,早晚孩子得离开他,得珍惜当下的一刻。

        前面一拐弯,就到了一号楼。一号楼和二楼号相邻,隔着经一路和35号、36号楼相望。不知是谁好事,特意在四栋楼之间的路上多加了路灯,每到夜晚都照得亮堂一片。

        此时正是大多数人家在家吃饭之时,方圆相当于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空地上,有两个女孩正在打羽毛球。二人长得一模一样,长腿细腰,都束了一个马尾辫,青春亮丽并且健美的她们像一对并蒂莲,是善良庄人人知道的双胞胎姐妹花。

        姐姐叫何若菡,妹妹叫何似蕊。

        姐妹二人形影不离,特别爱打羽毛球,几乎每天都要打上半个小时。整个善良庄的居民都羡慕何晓良生了一对如花似玉的女儿,等于是开了两家招商银行。

        许多人都是看着何若菡和何似蕊从小一点点长大,但都分不清她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主要是她们不但长得一模一样,说话的声音和举止也完全相同,再加上二人都刻意模仿对方,导致就连她们父母也经常认错她们。

        整个善良庄只有一人例外,可以一眼认出她们谁大谁小,就是郑道。

        何若菡和何似蕊都是大二学生,上的是师范大学。

        “道哥、道哥……”一见郑道,二人停下打球,欢快地围了过来,“猜猜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每次都被郑道识破,二人不服,只要见到郑道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他猜猜看,她们总想难住郑道一次。

        远志摇头摆尾地凑了过来,围着二人转个不停,一副讨好的表情。

        何小羽踢了远志一脚:“笨狗贱狗加色狗,也不知道随谁了……”

        “随舅舅。”杜无衣及时补刀,他一双乌黑的眼睛在何若菡、何似蕊二人身上转个不停,“两个小姐姐长得一模一样,就像我和同裳一样是双胞胎吗?”

        远志随杜若的性格,和杜若一个德性,这话郑道信,他只看了二人一眼,一指左边的一个:“你是姐姐何若菡……”又指向了右边,“你是妹妹何似蕊。”

        何若菡嘟起了嘴巴:“讨厌,又被你猜中了!”她摸了摸了杜无衣的脸蛋,抱了过来,“呀,你长得真好看,你是谁家孩子?”

        何似蕊也是近乎完全一样的表情:“道哥道哥,你快告诉我们是怎么每次都能一猜就中的?”她抱过了杜同裳,惊呼一声,“他们也是双胞胎耶,还是龙凤胎。小朋友,你长得真好看,你爸爸一定很帅吧?”

        别人分辨何氏姐妹花是从长相和举止上来判断,自然会被她们一模一样的长相以及刻意模仿对方的举止所迷惑,郑道不同,他有两个秘诀,离得远了看气色,离得近了闻香气。

        两个再长得一样的人,气色也会不同。何若菡是姐姐,她先天气足,体质比何似蕊好一些。不过何若菡先天虽足,后天却不是很好。先天指肾,后天则是肠胃,她消化功能稍弱,气色之中不时会流露出消化不良的微微黯淡之色。

        何似蕊正好相反,先天不足后天可补,肾气没有姐姐充足,但肠胃功能很好,后天的进补让她在气色之上还微胜何若菡一筹。最明显的表现是她在走路或是说话时,会比何若菡更有精气。

        所谓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和而服之,以补精益气……先天气足者,如果后天不足,也是不行。后天无法进补,会巩固不了先天之气。更有肠胃虚弱者,会有虚不受补之症。肠胃用来消化食物所耗费的精气,远大于肠胃吸收的营养,久而久之身体得不到充足的滋养,能健康才怪。

        如果何若菡注重饮食,合理调配的话,温养好了肠胃,她自然会比何似蕊的健康值要高,毕竟她先天的条件好。当然,何似蕊调养好了肾,不做损害肾脏的事情,也能保持良好的体魄。

        不过就算她们二人都能做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让身体时刻保持在最佳状态,气色上还是会有微小差异,他还是可以一眼分辨出来谁大谁小。

        每个人生下来都会有或大或小的隐疾,或是肝肾不好,或是肠胃不好,或是心脏欠缺,再加上每个人脾气各不相同,又会造成后天对各个器官的损害。人无完人,正是因此,才需要孜孜以求并且努力进取。

        远,可以观气色。近,可以闻香气……倒不是说郑道可以闻香识女人,他自认自己还没有如此高深的功力,毕竟他是一个正经人,也没有什么恋爱经验,他真是纯真少年。

        所谓香,其实是体味。

        人人都有体味,或轻或重,并且体味与体味,也有细微的差距。别人或许闻不出来,郑道的鼻子却是比狗鼻子不遑多让。也是他从小跟着老爸学习辨别药材的原因,练就了一个灵敏的鼻子。而且据郑道研究发现,消化不好的人,体味要稍重一些。同样,吃了过多辛辣肉食之后,尤其是添加了洋葱等强刺激性食物,体味非同一般的大,离得很远就能闻得出来。

        男人觉得女人有体香,其实是荷尔蒙分泌时导致的嗅觉偏差而产生的吸引力情绪。好吧,作为正经人的郑道才不去管体香的科学原理是什么,也不去深入研究荷尔蒙和爱情的关系,他只是可以清楚分辨出何若菡和何似蕊体味的不同就足够了。

        如果说何若菡是柠檬味儿的,那么何似蕊就是樱桃味儿的,两者的区别有多明显不用郑道解释,一般人都能辩别出来。

        正是因为两件秘密“技能”在手,郑道才每次都屡试不爽地认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没办法,有牌可打的人就是这么欢乐。

        杜无衣对何若菡有好感,他指向了郑道:“他是我爸爸……你是谁?你可以当我妈妈吗?”

        这孩子真是太丢人了,见谁都想认妈妈,郑道脸上发烫心里发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背后怂恿孩子占人便宜。

        何小羽抢回杜无衣:“无衣,不许乱说话。以后谁当你的新妈妈,得爸爸说了算。”

        “不行,得我们同意才行。”杜同裳抓住了何似蕊的手不肯放开,“我想让她当我妈妈。”

        何若菡和何似蕊对视一眼,二人笑得前仰后合。

        “如果她们只能选一个当妈妈,你们选谁?”郑道也被逗乐了,幻想着以后出去带着杜无衣和杜同裳,说不定还可以增加认识美女的几率,远志就算了,太贱太没节操,会坏事。

        杜无衣指向了何若菡,杜同裳指向了何似蕊。

        何小羽也被两个孩子有奶没奶只要看对眼就是娘的执著感染了,她站在何若菡和何似蕊中间,指挥二人原地转了几圈换了几次位置,再让杜无衣和杜同裳选时,两个孩子都指错了人。

        “回家吃饭了,要是她们当你们的妈,你们天天换妈都不知道,多悲惨。”何小羽一左一右抱起杜无衣和杜同裳,“到时你爸天天帮你们指认妈妈,得多悲催。”

        悲催?难道不是痛苦并幸福着吗?不行,不能再深入想下去了,会变坏的,郑道忙摇头驱散了脑中的胡思乱想,挥手和何若菡、何似蕊告别。

        “道哥你知道不,何胡说家的房子整体出租出去了,是一家公司要办公用,好像叫什么声东击西文化传媒……”何若菡指了指一号楼对面的35号楼,“本来想租我们家的楼,我爸不同意,我和我妹也不同意,搬走了,就没法和你当邻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