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中道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

第三十一章 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

        李别只看了一眼就口水直流,双眼呆滞,脚步沉重,心情失衡。

        太好看了吧,还是人吗?仙女下凡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绝世容颜。

        “没出息的熊样,没见过美女吗?”何小羽踢了李别一脚。

        李别一抹嘴巴:“对不起小羽,从此刻起,我的女神就是她了,你可以光荣退位了……哎呀,别打人,要认清现实放弃幻想,要允许别人在你不优秀时放弃你……”

        郑道下楼,回身瞪了二人一眼:“刷碗!看孩子!”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样见异思迁和玻璃心?自从当了便宜老爸后,郑道现在看谁都像孩子,父爱太泛滥了也不好。

        当然,何不悟除外。

        郑道其实一直当何不悟是他的偶像,别看他爱喝酒,贪财小气有时又爱唠叼,但他不但每一步都赶上了时代的机遇,积累了好几套房子不说,他对别人小气,对自己也抠,从不搞双标,也不装模作样,真实而可爱。

        除了婚姻不幸之外,何不悟怎么着也算是一个成功人士。

        到了一楼,郑道正好迎面遇到刚刚进来的西洲,二人都是同时一怔,随即又都心领神会地笑了。都卸了伪装以真面目示人,忽然觉得轻松了许多。

        “既然必须要和人打交道,谁都愿意对手是一个高颜值的异性。”卢西洲俏皮一笑,伸出了右手,“郑大夫好,重新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卢西洲,姓卢,不姓西。性别女,爱好帅哥。”

        “郑道。”郑道握住了卢西洲温柔的小手,轻轻一握便又松开,“比预定时间提前了1个小时,你是担心3个小时的时间不够吗?”

        “不是,我是故意提前过来的,不给你留出太多翻书的时间。”卢西洲摸了摸屏风,“我坐另一边好了,体验一下不同的感觉。”

        你是怎么知道我要现学现卖的?郑道险些没跳起来,太巧合了,他哈哈一笑:“现在不是白胡子老头形象,观感好了,是不是信任度就下降了?”

        “开玩笑的,认真你就输了。”卢西洲坐在了古典装修风格的一侧,“不,你错了,我对人的信任度的高低和对方的颜值成正比。”

        “对我的信任度有多少?”郑道又开启了自恋模式,自信也是心理医生必备的心理素质之一,不自信的人怎么能说服别人?

        “鼻子85分,耳朵80分,眼睛89分,额头88分,眉毛90分,下巴……”

        “停,打住!”还分门别类地打分,受不了了,郑道叫停了卢西洲,“回归正题,现在正式进入疏导时间,从13点05分开始计时。”

        “我的问题很简单,就是失眠梦浅,无缘无故情绪低落,找不到生活的乐趣,不想活,又懒得死。想赚钱吧,钱多得花不完。想做事吧,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一想,就有人替我办好,郑大夫,我该怎么样才能快乐起来。”卢西洲脸色一变,瞬间由晴空万里变成了愁云惨淡。

        演技高超呀姑娘,你这不叫有病,叫矫情好不好?钱多得花不完还不快乐,气人是吧?郑道故作沉思片刻:“你这种状态在心理学上叫变态……不过,我很羡慕你。”

        卢西洲一脸惆怅:“我也知道我是有点变态,可我也没有办法,变态也不好当,心里苦得很。”

        以前老爸坐诊的时候,遇到的变态也不少,但没有一人大方地承认自己是变态,卢西洲不一样,她很坦率,郑道愈发觉得卢西洲不好对付,恐怕还真得拿出一些看家本领才行。

        “业余爱好是什么?”得从精神层面入手了,郑道摆出了淳淳善诱的姿态,虽然恢复了年轻的容颜,语气却是行医多年的沧桑和世故。

        “画画、旅游、看书看电影,有时什么也不想,坐着发呆也行……”卢西洲素颜朝天的面孔素净而光洁,她双手托腮,眼神有几分涣散和迷离,“反正就是不喜欢做事,不喜欢工作,不喜欢这个世界。”

        “大学学的是什么专业?”郑道心中为卢西洲构建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哲学?艺术?文学?”

        “主修哲学,辅修艺术。”

        确定是富家小姐无疑了,只有不用考虑就业和工作方向的家庭才会让孩子去学一些形而上的学科,但往往哲学和艺术又需要天赋,需要真正的热爱,否则也只是学一个皮毛。

        卢西洲是很有感染力,坦然而得体,上午的装扮透露出她内心的小恶魔和叛逆的一面,是对现实的不满和发泄。现在的她,文艺而清新,是真实的她。在心理学上,每个人都是矛盾的综合体,在中医上,人体是阴阳对立统一的机体。

        矛盾平衡时,心理健康,身体无恙。阴阳失衡时,情绪紊乱,身体有病。卢西洲心理是出现了一些问题,情绪波动大,自我调节弱,但还没有严重到影响身体健康的地步。

        “世界还是很美好的,你不要嫌弃它,它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我们自己。”郑道冲了一包速溶咖啡,递了过去,“喝惯了手磨咖啡,偶尔喝喝速溶的,也别有一番风味。”

        “能告诉我你具体做什么工作吗?”郑道又为自己冲了一杯咖啡了,不行了,他得提提神,苏木有明确的困扰根源,苦恼很现实困境很实际,卢西洲完全是有钱人的苦恼,她的情绪感冒来得虚无飘渺。他是穷人,从来不知道有钱人还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变态的苦恼。

        咖啡真苦啊,美式忘了加糖,郑道咧了咧嘴。

        “也没有什么具体工作,就是每天上班到公司露个面,就没什么事情了。要么去做个瑜伽,要么画画,要么在影音室看一部艺术片,实在无聊了,可以去商场购购物,可是又没什么可买的,家里东西太多了。要不就回家睡觉,可是又睡不着……”卢西洲的忧愁就像是浓得化不开的巧克力,黑稠且芳香四溢。

        郑道又用力喝了一口苦咖啡,苦涩的味道在嘴里盘旋,他努力咽了下去:“世界上有两种病最难治,一是穷病,二是心病。”

        “说的就是我呀,我穷得只剩下钱了,现在心理也不健康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啊。”卢西洲皱着眉头喝了一口郑道泡的速溶咖啡,“什么味道怪怪的?怎么像是中药?”

        要不还是信点什么吧,一般穷得只剩下钱的病,是绝症,小病从医大病从死,除了散尽家财无药可救,郑道忍住冷笑。

        卢西洲好象猜到了郑道的心理似的:“不过我想散尽家财从头再来也不行,不是我的钱,是我爸的钱,我只能花不能扔。”

        “咳咳……”郑道不小心呛了一口,见过气人的没见过这么气人的,他觉得自己的三观都受到了冲击,还好他自己调配的中药咖啡有提神醒脑清肝明目的功效,他又喝了一大口,“你的病得从根源上找解决方法,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一般都是大问题,上升到了形而上的高度。”

        “要加钱?”

        卢西洲二话不说拿出了手机扫码,还没等郑道反应过来,微信悦耳的收款提示声响起:“微信收款5000元。”

        “只要能让我开心起来,再多付你10倍也没问题。”

        有钱真好,郑道由衷地赞叹一句,同时也为自己暗中叫好,没有化妆成道风仙骨,也赚了8000块,他的专业知识得到了认可,说明可以靠心理医生的招牌养活自己了。

        不过说实话,卢西洲付钱是爽快,她的问题却并不好解决。她虽然说得严重,仿佛已经得了神经衰弱、抑郁症,但据郑道观察,她的气色饱满健康度良好,完全不像是有心病之人。

        心病也是病,会由里及表表露在外。别说他这个专业人士了,普通人都可以看出卢西洲无比健康。

        没病装病之人,要么是拿他消遣,要么是拿他试探。

        “你也不用担心,你没病,就是换季时的不适应而已。”郑道才不管卢西洲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更不用说他的专业素养让他必须有专业态度,“空虚、彷徨、没有人生目标、觉得全世界都没有意义,是有钱的二代们在某个阶段的共性,你的情况不是个例。多交朋友、多做公益、多充实自己,你就会发现,负面情绪会很快过去。”

        “郑大夫,你太敷衍了。”卢西洲脸色一寒,一口喝干杯中咖啡,“我也读过一些心理学的书,知道你刚才的手法叫共性解释法。”

        “我是不是需要吃药?”

        所谓共性解释是对一些茫然无措的人来说,当有一个人告诉他,他这个问题其他人也有的时候,他就不再觉得自己是孤立的,也不再觉得自己是生病,然后他心理负担就会放下,很快就会恢复。

        以前老爸在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中老年妇女兴冲冲地来问,郑大夫,我最近睡不好、头晕健忘、心烦意乱、容易紧张激动、潮热盗汗、月经失调,这是不是更年期呀?老爸会说是。中老年妇女会追问,为什么会这样?老爸会说,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人人都这样。然后中老年妇女就全放心了,烦躁和不安立马舒缓。

        只要是人人都有的问题,不是只有自己才有,所有人就认为不是病。

        郑道脸色不变,坚信自己的判断:“因为人生本来就是起起落落的,有悲欢离合和喜怒哀乐,要学会变通,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如果你非要觉得吃药才能解决问题,等于是多此一举。是药三分毒,都有副作用。”

        卢西洲嘻嘻一笑,眼波流转,打量了郑道几眼:“药可以是西药也可以是中药,还可以是人。听说恋爱可以治疗抑郁,郑大夫,我喜欢你,我们谈一场恋爱好不好?”

        卢西洲的病怎么就突变了,从抑郁发展成了花痴,郑道摸了摸脸,三分得意七分疑虑,难道帅真的能当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