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在线阅读 - 第1466章 白玉骨

第1466章 白玉骨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在这群岛之中,竟然还有这种地方。”

        连云海域,一片群岛之间,有一座看起来极不起眼的小岛,从外看去,这座小岛与周围群岛没有任何区别,可在这座岛屿之上,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远却超周围群岛,似乎是将周围群岛的天地灵气全都聚拢到了这一处。

        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修者谨慎前行,释放开神识探索着周边的环境。

        两名男子看起来都是二十多岁的模样,且皆是炼气中期修为,女子看起来更年轻些,脸庞上还带着些少女的稚气,肩膀上趴着一只黑色小奶猫,无论少女走动还是奔跑,那黑色小奶猫始终纹丝不动,像是少女身上的装饰物一般。

        这少女正是方方,那黑色小奶猫自然便是暗夜豹,跟随在方方身边,暗夜豹始终将自己的气息压制在灵兽级别,以免引起岛上妖兽的恐慌。

        和方方在一起的两名男子,一位叫做仝昊,另一位叫做严子真,均是方方在闯荡中认识的同伴,活泼好动又美丽可爱的方方,身边也就多了两位护花使者。

        不过方方从小在世俗界生活过,跟着父母也算是去过很多地方,见多识广,两个稚嫩的年轻人在她身边献媚,根本就引不起方方心绪的波动,只当是两个同行探险的伙伴。

        “难怪周围群岛中天地灵气如此稀薄,原来都聚拢到了这里。”

        严子真打量着周边的环境,轻声笑道:“也多亏方方妹妹起了疑心,咱们才能找到这里,仝昊,咱们可说好,这次要是得了什么宝物,可得给方方多分一些。”

        “那是自然,这次还真是多亏了方方妹妹。”仝昊笑着点了点头。

        原本三人路过这片群岛,见天地灵气稀薄,便打算直接离开,只有方方觉得不对,坚持要在群岛之中探寻一番,这才找到了这座岛屿,这座岛屿上的天地灵气莫说相比周围群岛,便是比金鳌岛都要更胜一筹。

        “你们两个行了,说好了的,有好处大家就平分。”方方倒是不在意能获得些什么,更不在意分多分少,对她而言,更重要的是过程,她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没缺少过修炼的资源。

        方方说话语气虽淡然,但是声音很甜,听在别人耳中也极舒服,严子真与仝昊顿时觉得浑身骨头都有些酥麻。

        “哈哈,既然方方妹妹都这么说了,那就权当我们占便宜了。”严子真偷眼看着方方的容貌,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如仙女下凡一般,也不知道这女子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前面有座院子。”仝昊见严子真眼神一直盯着方方,心中便觉不爽,连忙指着前方一座破败的院子,分散开了严子真的注意力。

        那座院子已经破败不堪,院墙坍塌了大半,从外就能看到里面的房屋,房屋倒是保存的完好,只是也极破旧,墙壁有些脱落,显现出历史的沧桑。

        院子之中杂草丛生,除此之外空空荡荡,再无他物。

        “要不要进去?”

        严子真指指那屋子的两扇木门,用询问的语气征求仝昊与方方的意见,这座岛屿能够将周围群岛灵气聚拢,再加上眼前这院子和房屋,显然曾经有高阶修者居住过,至于那位高阶修者有没有在院中布置下什么危险的阵法,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们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应对危险的能力有限,严子真心中也有犹豫,毕竟对他来说,能不能得到什么并不重要,宗门能够给予他的便已经足够,和方方一样,为的也只是闯荡的过程而已。

        “当然要进去,不然干什么来了?”

        仝昊鄙夷的看了一眼严子真,这时候正是在方方面前展现男子气概之时,自然不能怯懦,更何况他与严子真方方可不一样,身为一介散修,没有任何背景,一切都要靠自己,想要突飞猛进,必然要面对风险,抬步向前,伸手推开屋门。

        “仝大哥小心。”方方出声提醒了一句。

        “方方妹妹放心。”

        仝昊嘴角翘起,面有得色的一把推开了房门,顿时烟尘四起,仝昊立即向后退去,却发现只是屋中太久没人打扫,积累的灰尘,等烟尘散去,三人先后进入屋中,就见屋内有一蒲团,蒲团之上端坐着一具骷髅。

        这骷髅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岁月,身上的衣裳早已化为灰烬,但这骷髅却保存完好,身上骨质如白玉一般。

        “这是……白玉骨?”严子真似是有些不敢相信,揉揉眼睛再看,确认了无误之后,立即激动起来,大声嚷道:“是白玉骨,的确是白玉骨。”

        传闻之中,有些修为高深的修者,死后筋骨不腐,经年累月之后,骨似白玉,筋如翡翠,叫做青筋玉骨,只要后辈修者能够将这种筋骨融入自身,便能拥有前人根骨资质。

        严子真心中激动,若是能将眼前这骷髅炼入体内,融入自己的筋骨之中,那么自己修行路上将再无阻碍,直到达到这具白玉骨主人的修为,才能碰到桎梏。

        这白玉骨的主人什么修为严子真并不清楚,但是根据家族之中资料记载,金丹期修者是无法留下青筋玉骨的,也就是说,这具白玉骨的主人,起码也是元婴期修者。

        虽然没有青筋,只有玉骨,但严子真相信,有了这具骷髅,元婴不敢说,起码也足够他修炼到金丹后期境界了。

        “这白玉骨是我的。”严子真眼中精光闪烁,早已忘记了刚才所说的话,一步蹿出,便要将那白玉骨收入储物袋之中。

        “什么你的?”仝昊横身在前拦住严子真,开口说道:“岛屿是方方妹妹找来的,这院子是我发现的,屋子也是我先进来的,无论怎么算这东西也算不到你头上。”

        仝昊虽然不知道方方与严子真的身份以及背后的宗门实力,但这几个月走下来,也发现了一些端倪,无论是严子真还是方方,似乎对得到的宝物都并不在乎,即便仝昊从未听说过白玉骨这种东西,但只要看到严子真的表情,便明白了这东西的珍贵程度。

        “仝昊,我劝你不要打这东西的注意。”见仝昊阻拦,严子真沉声说道:“你只是一介散修,这东西你就算得到了也保不住。”

        “能不能保住是我的事情。”仝昊并不退让,摇头道:“而且,按之前说好的,所得宝物都是三人均分,我看不如将这骷髅给拆了,平均分成三份才公平。”

        “仝昊,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严子真眼中寒光闪烁:“我可以把之前咱们一起得到的所有东西全部给你,但是这白玉骨我一定要得到。”

        “哼。”仝昊冷哼了一声,道:“当我三岁孩子么?先前无论得到什么,也没见你严大公子放在心上,却唯独见到这白玉骨便如疯狗一样,想来这东西定时不凡吧,不妨说来听听。”

        方方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也不插嘴,也不阻拦。

        “好,很好。”严子真怒道:“我们出去比斗一番,若是你赢了,这白玉骨就归你,若是我赢了,这白玉骨便归我,如何?”

        “好。”仝昊毫不犹豫,点头道:“不过你是不是先要讲明白,这白玉骨究竟是什么东西?”

        “哼,你先胜了再说。”严子真与仝昊相互盯着,向屋外挪去,两人眼神同时看向方方。

        “我这就出去。”方方轻轻一笑,开口说道:“我对骷髅可没什么兴趣,你们两个抢就好。”

        严子真生怕打斗的波动毁了白玉骨,在远离院子的地方找了一处空地,仝昊对面而立,气氛瞬间紧张起来,方方在一旁看热闹,肩膀上的暗夜豹却是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这种等级的战斗对它来说太低级了。

        “死。”严子真张口一吐,一柄三寸小剑迎风而涨,如一道电光,射向仝昊。

        “就这点本事也敢猖狂?”仝昊冷笑,手中一道寒光射出,和严子真飞剑撞在一起,各自倒飞而回,一团灵力荡开。

        紧接着,仝昊手中接连又有两道寒光射出,射向严子真,却见严子真不闪不避,反而冲向那两道寒光。

        “砰砰”两声响过,严子真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件金缕编织的甲衣,两道寒光撞在甲衣之上被弹开,严子真速度不减,眨眼间便来到仝昊身前,本命飞剑连斩,剑光纵横,仝昊身前三柄飞刀左右抵挡,但奈何严子真剑法太快,渐渐露出破绽。

        “仝昊,你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就只有三把飞刀,我看你怎么挡。”严子真嘴角露出狞笑,本命飞剑速度再增快了将近一倍。

        “咻。”破空声响起,严子真感觉不妙,下意识偏头,但为时已晚,一道刀芒擦过左边耳朵,将严子真整只耳朵齐根切掉,献血顿时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仝昊嘴角露出笑容,冷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只有三柄飞刀的?严子真,你耳朵都没了一只,这算不算是你输了?”

        严子真脸上冷汗冒下,刚才那柄飞刀,却要比仝昊之前三柄飞到快了许多,威力也更大,刚才若不是感应到的危险,躲过一劫,此刻怕是脑袋要被仝昊的飞刀射个洞出来,头部可没有金缕甲衣保护。

        “居然还藏了一手。”严子真面色微变,咬牙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对于仝昊的第四把飞刀,严子真颇为顾忌,不敢再距离仝昊太近,但是距离远了,他的本命飞剑更是不如对方的飞刀更有威胁。

        “罢了,只要能得到白玉骨,付出再多都值得。”严子真一咬牙,在心里下了决定,手中突然出现一枚金属球,抛向空中,伸出食指,指向仝昊。

        见到那金属球,仝昊浑身汗毛炸起,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危险,紧跟着,空中那金属球陡然炸开,无数道流光射来,速度比严子真的本命飞剑快了不知道几多少倍。

        “轰。”仝昊的灵力防御遇到那些流光一触即溃,整个人便被淹没在那些流光之中,流光过后,仝昊便连个渣子都没有剩下。

        “哼,一个散修,就算有些手段又如何?”

        严子真冷哼,收起仝昊的储物袋,神识扫过,并未发现其中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扭头看向一旁正张着嘴巴发愣的方方,开口说道:“方方妹妹,你也见到了,是这仝昊自己不识好歹,非要与我比试争夺白玉骨,最后死无葬身之地,也只能怨他自己修为不够。”

        “嗯嗯。”方方点头附和,似是对严子真有些恐惧一般。

        “这是仝昊的储物袋。”严子真将仝昊的储物袋递给方方,说道:“既然方方妹妹无意与我争夺白玉骨,这仝昊的东西便归妹妹,算做补偿。”

        “不用的。”方方摆手推辞,仝昊一介散修,修为又低,储物袋里那点东西根本入不了方方的眼。

        见方方推辞,严子真直接将储物袋扔到了地上,道:“方方妹妹,白玉骨事关重大,万万不可泄露出去,否则定会惹来杀身之祸,因此……”

        “严大哥的意思是,想要杀我灭口?”方方大眼睛忽闪忽闪,盯着严子真问道,语气中似是有些不可思议。

        严子真又仔细欣赏一遍方方的面庞,嘴角露出邪笑:“也不是一定要杀人灭口,若是你能成为我的人,自然也就不存在泄密一说了。”

        “你的人?”方方似是有些不解,低声笑着问道:“什么意思?”

        “就是成为我严子真的女人。”整座岛屿,就只剩下他与方方,严子真再无顾忌,道:“索性这岛上无人,正好做些快活事。”

        “我怕你无福消受。”方方脸色寒光一闪,伸出纤纤玉手,向严子真一拍,一只手掌虚影由小变大,拍向严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