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了不起的神豪在线阅读 - 第566章 坠落的凤凰

第566章 坠落的凤凰

        一直在迪士尼玩到晚上闭关,溪溪才肯离开。

        陈瑶怀着孕出来一天也累的很,不过溪溪才三岁正是贪玩天真的年纪,陈瑶自然是想多陪陪她。虽然只是金叹领养的,但是在户口本上了,那就算是自己的半个女儿,再加上现在也快当妈妈了,所以她的母爱泛滥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记得昨天苏陌上和陈瑶才在车上批评了金叹不可以让溪溪太任性,结果嗯?陈瑶比金叹更加惯着溪溪。呵呵,只能说是在外人面前表现得跟严母一样,私底下还是个护犊的人,要什么买什么。

        回去的时候,溪溪拉着陈瑶,萌萌的问:“以后可以再去迪士尼玩吗?”

        陈瑶说:“当然,你乖乖读书,放假了我们又去玩。”

        天真的小女孩自然是不知道迪士尼也是他家的。

        回到家的时候,溪溪也已在车上睡了,金叹抱着溪溪牵着陈瑶的手从车上下来。

        灯火也一盏盏的熄灭,一天又过去了......

        第二天幼稚园的接送车准时停靠到门口接上溪溪去了学校。

        “金叹你说溪溪不会说日语,在幼稚园会不会感到孤单?”

        “才三岁而已,老师也会教语言课的,很小最容易学,要不了多久就会了,嗯.....日语很简单的。”

        “嘁,你当然说简单,你会那么多语言。”

        “呃,其实你说日语还是挺好听的。”金叹笑着说。

        “弟弟你又在乱想了,孕妇,孕妇知道吗?不可以调戏孕妇的。”伸了个懒腰,“起来太早了,我回去补觉。”

        “一起吧。”

        “不可以乱来哦。”

        “知道。”

        缩回卧室,只是热吻一番,然后就睡了,中午的时候金妈敲门,两人才醒来。

        “哎!”吃饭的时候金叹无病呻吟的叹息。

        “儿子咋啦?”

        “迷茫。”

        “迷茫?”

        “嗯......这大学一毕业,突然感觉前途一片迷茫,不知道该干点什么,一天天这样玩下去,我估计我得玩废了。”

        “你不是喜欢玩吗?”陈瑶问。

        “儿子你现在有上进心了?”金妈问。

        “当然又上进心,我可是金叹。”

        “嘁!金叹了不起啊。”

        “你还别说金叹还真的了不起,出去问问谁不知道我的大名。”金叹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不过嘛.....还是得像个事情做,要不然这人挺空虚的。感觉生活就缺少动力。”

        “上班?”陈瑶提议。

        金叹直摇头:“上班是不可能的?    一辈子都可能的。”

        “那你想干嘛?”

        金叹托着腮想了想?    “我想做点和现在反差特别大的事情,而且要特别有意义的事。我在仔细想一想?    想好了告诉你们。”

        “......”

        “哦对了?    灵特下个月要在梵蒂冈举行婚礼,你去不去?”

        “结婚?就是和香江那个叫杨舞烟的女孩子?”

        “嗯?    厉害吧,活脱脱的是个灰姑娘逆袭变成白天鹅的故事。”

        陈瑶听这话就有点不舒服了?    “那我算不算灰姑娘?”

        “呃......较真了是吧?你当然不算灰姑娘?    你一直都是白天鹅。”

        陈瑶叹息:“哎!羡慕结婚的人啊.......”

        金叹想都没想,“妈,把户口本和护照证件拿着,我这就和陈瑶去办证结婚。”一把拉起陈瑶就朝大门口走。

        陈瑶委屈的内心立刻就释然了?    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果然还是那个一如既往的金叹。

        “不用,现在结什么婚,挺着大肚子拍结婚照多难看,等孩子生下来,可以走路了?    两个女儿帮我牵婚纱,那样才更圆满。”

        “但是这样没结婚?    我终究得挺亏欠你的。”

        “没有亏欠,只有你对我好?    我就心满意足了,等两三年也不迟。”

        “哎?    那好吧?    辛苦你了。”金叹一脸自责的样子?    真是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的那种表情。

        客厅的金妈和金爸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儿子。

        金妈鸡皮疙瘩都起来,咂舌低声对金爸说,“啧啧啧,儿子的演技越来越精湛了。”

        “胡说什么呢?”

        “我肚子掉出来的肉,他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嘘!别说了,回来了。”

        两人个折返回来,金妈又亲切的给陈瑶舀了一碗鸡汤,眼睛看向金叹。

        金叹的眼神坚定,好似在说:您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刚才认真的,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金妈回了一个眼神:你那根脚指头在动我都知道,你还想瞒过我。

        金叹又回一个眼神:为什么我说真话的时候,偏偏没人信呢?

        “好喝。”一孕傻三年的陈瑶喝完鸡汤傻傻的笑着。

        “鸡汤好喝吧?”金妈问。

        “.......”金叹总觉得金妈指的是刚才自己说的那番话是心灵鸡汤。

        陈瑶点点头:“嗯,很好喝。”

        金叹说:“喂!金叹你看看,你来了,瑶瑶食欲都渐长了。”

        “是吗?那我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emmm.....”傻乎乎的点点头。

        金妈服了,他没看出来自己儿子那点好的,一身臭毛病,哪里招惹到那么多女孩子喜欢。

        现在毕业了,金妈觉得以后的日子一片黑暗,说不定以后就当育儿嫂了,天天去给金叹照顾孕妇。

        金妈现在脸皮也脸厚了,对付以后那些女孩子的父母,他也总结了一套方法,毕竟儿子到处祸害别人家女孩子,出事了最后还不是我这个老妈给他擦屁股,没办法啊,谁叫自己生了一个“优秀”的儿子嗯。

        “嘶!你踹我干嘛?”金叹看着金妈。

        “踹你两脚你还不乐意了?”

        “呃.....乐意,妈你再踹我两脚。”

        “犯贱!”起身就走,走了两步停下来,看着金爸,“你还杵着这里干嘛?”

        “我也吃饱了,瑶瑶你多喝点鸡汤。”金爸是典型的闷骚型选手,最怕母老虎了,放下碗筷,就跟着金妈去了书房。

        金妈金爸一走,就只剩下金叹和陈瑶。

        陈瑶问:“你刚才.....是.....认真的?”

        “当然,我还骗你不成,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去领证。”

        陈瑶摇头:“算了,还是以后吧。”

        “嗯,好。”

        “........你回答得好快。”

        ...

        ...

        午休过后,两点半的金叹开车载着陈瑶出门去了一趟宫崎骏的工作室。

        宫崎骏的团队也都开始了为金叹定制的动画片做人物构图。

        金叹本以为动画片很快,没想到宫崎骏是个极其严格的人,只要是自己接下来的动画片都认真对待,包括每个人物细节也必须反复推敲,达到最佳效果。

        大师就是大师,有几张构思的场景图,金叹很满意点头,典型的宫崎骏的画风,那种田园风光,惬意、享受、又不缺乏惊喜的构思。

        “宫老师大概成品动画需要多长时间能出来?”

        宫崎骏想了想:“大概三四年的时间。”

        “三四年那么久的么?”

        “金先生要有质量必须要时间打磨,我宫崎骏从来不是一个为了节约时间而做出垃圾动画的人。”

        “哦,了解了解。”金叹想了想道:“那这样吧,四年就四年,呃.....四年后制作好了,到时候上映那天,就是我和瑶瑶结婚的那天。”

        “????”

        陈瑶听这话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又觉得有点问题。

        中午的时候我说的是三年后还在长大能走了结婚!

        怎么才过几个小时,又多了一年?

        变成了四年?

        “你有意见吗?要不我让宫老师抓紧时间赶出来?”金叹一脸认真的说。

        总是这幅表情最容易迷惑陈瑶。

        “不用,不用,质量第一,四年就四年,不差多等一年。”

        “你想哪儿去了,我金叹又不是不娶你。”金叹搂着陈瑶的肩膀,在额头上吻了一下。

        “我不是怕你不娶我,我就是觉得你现在套路太深了,一不下心我就掉进你的套路里面去了。”

        “那我套路你一辈子行不行?”

        “咦.....一个大男人一天天的肉麻不肉麻。”

        “不肉麻啊,我觉得对你说这话挺自然的。”

        “哦。”

        虽然陈瑶知道男人的话是不能信的,但是听起来却是真的甜。

        “打扰了。”金叹礼貌的朝宫崎骏告辞,搀扶陈瑶缓步走下台阶,很无微不至的照顾。

        人嘛都有优缺点,金叹的缺点一大堆,但是有点也特别明显,专情细心,这是陈瑶能感受到的,每天金叹都是24小时陪伴自己,也不觉得腻,更没听他抱怨过,甚至觉得手机有辐射,都很少玩手机。

        一点一滴的行动都是能感受到的,就凭这点足矣遮盖掉他所有的缺点。

        至少陈瑶扪心自问和金叹认识这几年的时间里,自己是最幸福的那一个。

        回到家的时候,溪溪已经被幼稚园的车送回来了。

        与此同时,东京另一边,山口组,山口幽美子的家。

        路边停着七八辆黑色奔驰,从车上下来的也都是穿着正装的男子,每一个进入到别墅里,都要经过搜身。

        显然这是山口组内部高层有事召开。

        别墅的客厅,是那种典型的日式风格,大佬盘腿坐在两旁,穿着和服的侍女小碎步的过来给大佬们参茶。

        炎热的东京,并没有因为是日落时分而酷暑消退,火烧云挂在天边,橘红色的夕阳透过木质窗户晒进来,斜斜的照在地板上,照在地板重要那个陶瓷禅意鱼缸里几只追逐打闹的小金鱼。

        “八格!”一个一脸横肉的西装男重重的将茶杯掷于桌面,吓了旁边侍女一跳。

        西装男名叫加藤小鹰,是山口组集团负责a.v产业链的社长。

        “呵,小鹰社长,火气挺大的,不应该啊,你这个位置经常泻火啊。”负责山口组公关部的社长佐助说道,“小鹰社长,最近你们的片子质量不错嘛,那个新招的女演员叫什么名字,童颜巨....技术还不错.....”

        “桃谷绘里香?”

        “对对对,就是这个女孩子。”佐助社长色眯眯的说:“哪天安排一下让我试试怎么样?”

        “人家是演员,不是出来卖的!还有.....上次不是就让波多野结依陪了你一晚上了吗?八格!你特么还真是个禽兽,差点给老子玩废了,害得人家修养了半个月才开工,知道我损失多少钱吗?”

        佐助尴尬的笑了笑:“上次见到波多太激动,没忍住,玩过火了.....你放心,这次,这次我一定把握好尺寸,小鹰社长把那个女孩子好久带给我尝尝?”

        佐助一脸猥琐的样子,小鹰皱眉,其他人则听到这个话题顿时就来了兴趣,纷纷放肆的谈论起自己的经历。

        倒茶的侍女听到这些谈及女人技巧的话题,相当难看,脸也不知不觉羞愧的红了起来。

        佐助对这种话题早就没多大兴趣了,毕竟身为av产业部社长,什么没见过,什么样的没玩过,各种老师他都尝试了,也就那样。

        倒是所有人一坐在一起,小鹰社长自然是其他所有部门社长的羡慕的对象。

        聊了一会骚,聊得大伙浑身难受,真想立刻拉着小鹰社长赶回部门去找老师发泄。

        “搞什么搞!幽美子在干什么!等了一个小时了,还在楼上磨磨蹭蹭的,再不下来,我们就走了!”

        “是啊!你去问问幽美子下不下来,别浪费大家时间。”

        侍女点头小碎步离开。

        “不用了.....”客厅正前方的木门隔断里传来幽美子的声音,透过布纸模糊的能看到里面的倩影,所有人保持沉默望着那扇隔断。

        对于幽美子这个女人,只从当上山口组首目之后,心狠手辣得了极点,有着黑凤凰得称号。

        里屋的侍女拿起和服,幽美子刚沐浴,后背上的浴火凤凰图腾还在显现,伸手穿过衣袖,侍女帮其穿好和服,门缓缓拉开,幽美子一席冷艳的妆容走了出来。

        回过神,组织社长问:“幽美子你别跟我装神弄鬼,找大家来到底有什么话你就说,别耽误大家时间。”

        “对啊,我还等着和小鹰社长去找波多.....呵呵呵,耽误了时间,你陪我玩啊?”

        “呵呵呵.....”

        这群大佬肆无忌惮的调侃,完全没有把幽美子这个首目放在眼里,打心里还是不让可幽美子的。

        “找我玩?”

        幽美子嫣然一笑,倒也不生气,“你敢吗?”目光望去。

        “呵!”那人冷喝一声,心里不以为然,以前的幽美子还有金叹的关照,这两年两人早就恩断义绝了,现在可没人怕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