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胜天传奇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章 茅老道怒发冲冠

第五百五十章 茅老道怒发冲冠

        茅老道出现了,这在龙择天的意料之中。

        “这是我的道场!”,茅老道怒发冲冠。

        龙择天微微一笑,说道:“我现在不知道你到底是我的恩人还是我的敌人!”

        “我若是你的敌人,你早死八百回了!”,茅老道怒气冲冲。

        龙择天出殿,漫步在广场山,山顶很高,往下看,深谷不见谷底。

        龙择天就围着广场的围栏转圈,看着深不见底的山谷,身后的茅老道亦步亦趋的跟随,喋喋不休。

        “你的姐姐是我救的,你的儿子也被我救过,你的徒弟的媳妇也被我救过,可是你在做些什么?你逆天我不管,你想砸我的道场就不行!”

        龙择天背着手围着围栏转圈,不看身后喋喋不休的茅老道,说道:“你做的事何止这些?令狐超和公孙峰都是你的弟子吧?蓟城闹得那么凶你也有份,你的道场何止一处茅山?噶赤山没有?香水城没有?益梓没有?还是黔宁昆侯没有?就算在蓟城,最大的白云观不是?就连雁门派的旧址,那里聚集的人哪个没有被你唆使?你真的很忙,前面给我铺路,后边就拆我的台,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知道,你是跑到前台来的,你想纠正我跑偏的轨道,只是,我不听你的!”

        龙择天继续转着圈,茅老道继续喋喋不休:“你已经走上了邪路,我是在挽救你,天道不可逆,你打了江山,就解散家族门派,拆庙毁寺,驱逐倒是僧侣,你得罪了多少人?你心里没数?我在后边给你收拾烂摊子,不指望你感恩涕零,但是,你居然要解散我的道场,驱除我的信徒,你惹到我了,我要和你打仗!”

        龙择天终于站定,转过身,目光严厉的盯着茅老道:“我要的龙洲是一个没有神仙皇帝的龙洲,是一个龙洲百姓自主自决的龙洲,是一个人人平等,人人奋发有为的龙洲。家族门派,集合了众多资源,只要他们愿意,或者没有了掣肘,他们就会无限做大,强占财富和资源,让百姓再一次一无所有。道观寺院,无论佛道,以思想控制人们的灵魂,让百姓陷入盲从,僧侣过多,不但抢占人力和各类资源,而且,规模一旦超过限度,人们不尊法令而尊经律,国家法令将置于何地?西部闹事,若是没有道士僧侣挑事,西部不会乱,蓟城的两所书院闹事,皆是腐儒作乱。所有这些,都是龙洲第二次祸乱的巨大隐患,必须铲除!老道活着无数岁月,人间的事情看得透彻,有几朝曾行灭佛驱道,为什么?就是因为宗教已经干扰了国家律法,不整治不行。我龙择天没有干灭佛驱道的事情,只是让各教归入深山,自我修行,不要干扰百姓的生活,难道这是逆天?若这是逆天,我就要将逆天进行到底,人间需要人道,不需要神佛控制!”

        龙择天看着茅老道,转过身,望着山下巨大的深谷,道:“人间有人间的律法,若是人人不尊律法而行所谓的天道,遵从各不相同的各类教义,则必然思想混乱,陷入争端。佛有万千之法,道有千万之道,就是儒家,对各类经典也有不同的解释,若是没有统一的律法,没有统一的意志,国家必然要乱。龙洲先人之所以有罢黜百家的举动,就是因为看到了混乱,看到了隐患。我龙择天受三大圣人灌顶,为的是什么?难道三大圣人想通过我控制人间?他们没有那么渺小,那么世故,他们也希望我为人间找出一条路来,让百姓能和谐安宁的生活。”

        茅老道有些无奈的看着龙择天,说道:“龙洲乱了无数年,都是因为民智不开,三道教化,无不是以开启民智,导人向善为法则,你这么一说,好像龙洲祸乱的根源在教派,你可知若是没有了天道教化,百姓不守天道,还是要乱的。”

        龙择天摇摇头,说道:“从鸿蒙初判,天地初分到人族初立,世间的每一次进步,每一次对自身和天道的认识都是人间自己的事情。人祖尝百草,学稼穑,开医学,设人文,人族中总一些先行者带领人族走向新的阶段。不能说百姓愚昧无知,他们才是创造文明的主体。天文历法,绘制地理,认识四季,应时而立节气,认识天时运转,掌握潮起潮落,天道就在那儿,始终没有改变,是人认识到了,并利用了这种天道规律为人造福。所以说,天道亘古不变,如大道唯一,但是,它可以被认识,可以被掌握,认识和掌握了之后,天道不再是高高在上,而是为人服务。我们的分歧就在于,天道是可以认识和利用的,哪怕是神也属于天道的一部分,也可以被人利用,为人服务。而你认为,天道莫测,不可违拗,人只能等着天道或者赏赐或者惩罚。你们就是利用了一部分人对天道的敬畏和无知,神神叨叨的控制了人的思想,最后达到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目的。所以,你们不是开启民智,而是愚弄民智。最好让他们糊涂到底,你们就会永远高高在上!”

        龙择天看着几乎暴跳如雷的茅老道,平静的说道:“我立三世,到今天我真正意识到,人才是自己的神,靠谁也不如靠自己,百姓要想不被神愚弄,自己就要聪明起来。比如,龙洲新国崇尚科学,就是要认识天道,未来人在天上建设宫殿学堂,甚至移居到天上,和你们这些神仙比邻而居,到那时,人定胜天,人定胜神仙!”

        茅老道无语,不再辩论,头顶上的花白头发挽成的发髻明显竖了起来,没戴帽子,若是戴了帽子,定会怒发冲冠。他冷冷的可看了龙择天一眼,随即纵身飞下深谷,如落叶,飘飘荡荡。

        “我无数次给过你机会,你不上道,未来前途莫测,莫怪我言之不预!”,声音从深谷中传来,声声入耳。

        龙择天看着幽深的深谷,自语:“脾气也不是太好!”

        石叮当这才来到龙择天跟前,小声说道:“他可不是普通的老道,是三清之一的大圣人!”

        龙择天点点头,说道:“我早就知道他的来历不简单,过去我以为是道祖的分身,现在知道,他却是和道祖一个级数的大圣人。”

        地夔也来到龙择天身边,说道:“他、大天尊、道祖,观点各不相同,大天尊要的是人间的崇拜,他要的是人间遵循天道,道祖则是希望人族自强自立,这么说来,道祖和你的观点差不多。”

        龙择天点点头,说道:“三大圣人,都在人间信徒遍布,连他们自己都承认,人族数万年被各教愚昧,早已经动乱不堪,信仰走了样,需要匡正。”

        龙择天还在看着幽深的深谷,说道:“只是,三大圣人也被我气得够呛,难道他们真的不介意我把他们都束之高阁?只不过他们也不希望龙洲一直那样混乱下去!”

        地夔担忧起来:“你得罪的人太多,人间除了那些百姓,贵族和门派及教派都被你得罪光了,天上你也基本上没朋友,真不知道以后你可怎么办!”

        龙择天笑笑,拍了拍地夔宽厚的肩膀,说道:“谁说我没朋友,不是还有你吗?”

        地夔一愣,随即欣喜:“嗯,咱们是朋友!”

        石叮当说道:“在天上也不是没朋友,帝娲一定帮助你...还有我,哥!”

        龙择天又拍了拍石叮当的肩膀,笑道:“当然,你是我的兄弟,我们是亲人!”

        石叮当点头,觉得龙择天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我就是让这人间没有神仙皇帝,我要让龙洲的百姓自立自强,自己做自己的主人!”,龙择天自言自语:“无论是什么神仙,必须为龙洲百姓服务!”

        茅山变得冷清起来,熙熙攘攘的道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张罗着下山。龙择天走到山下的茅山城,吩咐茅山城的择天阁,数万道士必须解散,回乡务农,茅山封山,到两年后开启,只能作为旅游景点向百姓开放。至于无数大殿,派人看护起来,经文典籍要有人保管,那是人文财富,不得遗失。

        龙洲人震动,没想到,龙择天亲自出马,第一个解散的教派,居然是茅山!

        多年前,独孤秀一路南行,杀戮了无数豪门大派。此次龙择天再一次南行,胆战心惊的换成了各大教派。

        把供台请回深山,青壮年不许入山修行,龙洲开始了新一轮解散教派的运动。

        龙择天出了茅山,向南走,边走边对石叮当和地夔说道:“我走之前,便不能给人间留下这么多神仙鬼怪什么的,人始终被神所奴役,人毕竟还没有抗衡神的本事,那么,我走,要将他们一个不落的都带走!”

        龙择天叹息道:“儒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入世之学;道讲立德寻道,为容世之学;佛讲修己度人,为出世之学。无论哪一学,若是用于修身,修出圣人之学,都是好学问。但是,无论是一些神仙还是自封为掌握了学识天道的人,都想用自己掌握的那一知半解的学问愚世,便走了样,欺负那些不懂的人,就成了罪。当初的卫无影就是如此,现在的很多人也想走那条路,我便不允,于是就得罪了人,可是,不如此,天下百姓怎么办?我走了,他们是不是又推出一个皇帝?又将那些愚民的神仙请回来?那样的话,我们择天阁的鲜血就真的白流了!”

        “我相信,百姓不会要那样的日子,他们还是喜欢自己当家做主!”

        龙择天边走便说,说给二人听,也像是在说服自己。

        石叮当问:“哥,走出很远了,下一站去哪儿?”

        龙择天想了想,说道:“去琼崖,我那位大舅哥在等着我!”

        三位小正太听说要去琼崖,欢喜异常。灵儿说道:“琼崖好,有很多果子!”

        灵儿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心儿姐姐数次涅槃,都在琼崖!”

        龙择天呆住,拉住灵儿,急切问道:“心儿,难不成在琼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