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食戟做黑暗料理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感受痛苦

第一百零四章 感受痛苦

        “不,这个也不需要。”

        江白说道:“你不用去找了,这样吧,我这里有一些料理,比较特别,只要你能够将我给你的料理吃下去,吃完,那么,我就可以告诉你。”

        “好,我吃。”

        鸣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好,我进去拿,你等一下。”

        不多时,江白推着一个小推车出来,江白记得,鸣人是个大胃王来着。

        “这是卡苏马苏奶奶酪,百草丸,鳐鲨之舞,多味软糖。”

        生腌蝌蚪江白没拿出来。

        毕竟鸣人的通灵生物是蛤蟆,而蝌蚪,从某种意义上,是蛤蟆的亲戚,江白担心鸣人等会看到生腌蝌蚪的时候,会反感。

        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而拿出这四种,就已经足够了。

        “吃下三份料理,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

        “你可以自己选,我提前提醒你一下,这些料理,比较特殊,味道可能不是那么好。”

        鸣人点了点头。

        “好。”

        之后,伸手随便拿了三个食盒。

        一份百草丸,一份鳐鲨之舞,一份多味软糖。

        先打开的,是百草丸。

        金黄色的丸子,出现在了鸣人的面前。

        “好漂亮的丸子。”

        鸣人抬头看向江白。

        “大哥哥,我又吃你的料理,你又回答我的问题,这样真的没关系吗?我可以给钱的。”

        “不用给钱,我不需要钱。”

        火影世界的纸币,在食戟之灵世界,一无是处。

        而且江白根本不缺钱。

        江白的厨艺达到了特级,想要钱,很简单,去个餐厅,做一段时间厨师,分分钟就可以得到很多钱,一个特级厨师,不可能缺钱。

        而且江白在远月的待遇也不低。

        “那好吧。”

        鸣人拿起一个丸子,没有犹豫,直接就丢进了口中。

        第一口。

        “好好吃!”

        “这简直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丸子。”

        但是马上,百草丸内部的汁液流了出来。

        鸣人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僵硬。

        本来就无法在同一时间思考太多事情的鸣人,直接进入了晕晕乎乎的状态。

        就像是中忍考试时,进行笔试答卷一样。

        “好难吃!”

        强烈的味道,席卷了鸣人的整个味觉,就像一道洪水。

        不断的冲击着鸣人的味觉壁垒。

        鸣人抬起头,看向江白,露出惊恐的表情。

        惊疑,恐惧,难以置信。

        江白露出一个笑容。

        “我提醒过你了,这料理很特殊。”

        鸣人嘴角抽动了一下,没想到特殊,会是这个含义。

        难吃,太难吃,难吃到死。

        鸣人发誓,他从来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吃完三份料理,我就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

        鸣人听到这里,犹豫的眼神,重新变得坚定了起来。

        “我一定要找到佐助!”

        “我要做佐助真正的朋友!”

        “不就是难吃吗,我扛得住!”

        鸣人的眼中燃起了斗志。

        江白看到鸣人身上涌动的热血,欣慰的点了点头。

        “果然不愧是热血番的主角,一两句话,就可以爆发出这么浓郁的热血,鸣人给我提供的怨念点,说不定会比佐助还更多!”

        “加油!”

        小白猫从后院进来,视线马上就被鸣人吸引住。

        小白猫眼睛微眯了起来。

        “喵。”

        ——这个人,身上有好讨厌的气息。

        鸣人拿起第二个丸子。

        “大哥哥,我只要吃完三份料理,就可以吧?不用仔细品尝吧?”

        “不用。”

        江白说道:“不过,仔细品尝也没有坏处,我可以免费给你提供一个消息,这两种料理佐助都是品尝过的。”

        江白指向卡苏马苏奶酪和百草丸。

        “既然你想成为佐助真正的朋友,那么,体会一下佐助品尝过的料理,是什么样的味道,这样对你了解佐助,有帮助。”

        鸣人瞳孔微微一缩。

        “佐助也吃过?”

        “那我一定要好好品尝。”

        鸣人放慢了速度,表情变得更加狰狞。

        身体很抗拒,但是鸣人的意志又在控制,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很纠结的状态。

        不断的抓耳挠腮。

        一道道系统提示音在江白的脑中响起。

        “怨念+3!”

        “怨念+2!”

        ……

        江白让鸣人品尝黑暗料理,除了想要从鸣人这里获取怨念点之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鸣人口口声声说是佐助的朋友,但对佐助的了解,确实不够多。

        因此,鸣人才会不理解佐助为什么要离开木叶。

        因为木叶,给不了佐助想要的。

        佐助想要报仇,想要实力。

        木叶能给,但是不给,连希望都不给。

        鸣人的童年过得很痛苦,这点毋庸置疑,但是,佐助的痛苦,来自于更大的反差。

        举个简单的例子。

        将幸福类比于海拔,鸣人自小,就是在山谷生活的,而随着忍者学校毕业考试,鸣人的生活,就开始不断的走上坡。

        而佐助,自小就是在山顶长大的。

        随着宇智波一族的灭族,佐助一下子,从山顶掉落到了山谷。

        忍者学校毕业之后,佐助还在不断的下降,已经到了峡谷。

        这个时候,鸣人无法理解佐助,佐助也无法理解鸣人。

        分手,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江白看向鸣人,问道:“你觉得,这料理这么难吃,为什么佐助会愿意吃下去?”

        鸣人愣了一下。

        沉默了一会儿,将口中的东西咽下去。

        “因为佐助在承受更痛苦的事情。”

        “没错,就像你现在一样,因为佐助的离开,你的朋友离开了木叶,你很痛苦,你想要将他找回来,因此,你才会选择吃下这份料理。”

        江白将鸣人面前,空白的食盒推到了一边。

        “继续吧,还有两份。”

        鸣人点点头,打开另外一个食盒。

        这一次,是鳐鲨之舞。

        “这是什么?”

        “鳐鱼和鲨鱼的肉。”

        一阵浓郁的味道,扑鼻而来,鸣人当即就被呛到了。

        这很像是进入了一个很久都没有人打扫的厕所。

        里面的东西在不断的发酵,发酵。

        鸣人感觉到自己有点头晕。

        不过,鸣人还是鼓起了勇气。

        “这些料理这么难吃,不知道,佐助他吃下的时候,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

        “他是那样的痛苦,但我却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