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初婚有刺在线阅读 - 第1643章 我被绑架了,来救

第1643章 我被绑架了,来救

        情急时刻我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虽然不待见我,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会帮我。

        谁让他正直善良又勇敢,具有有为青年的所有优良品质呢?

        于是我就把电话打给了梁歌,打他的电话很艰难,特别是我。

        他不乐意接我的电话我知道,但是这个时候是救命的,他可可千万得接呀。

        沈鑫荣的屁话就是再多也有说完的时候,等到那些人上了车我可就没办法再打了。

        我一遍又一遍锲而不舍地打,终于梁歌接电话了,他语气很淡。

        “什么事?”

        “干嘛对人家这么冷淡,算了算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我压低声音:“救命啊梁歌,有人要绑架我。”

        “很好玩吗?”梁歌冷冷地说了一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我靠,他居然不相信我的话。

        不过也是,不相信我桑榆的话的人是聪明人。

        不行,我继续打,他的电话一接通我就立刻忙不迭地对他说:“今天又不是愚人节,我干嘛要跟你撒谎?姑奶奶我现在没那个时间。救命啊,梁歌,我马上把我所在的车的车牌号码告诉你,然后等会走哪条路,我再发微信给你,你一定要来救我呀。”

        “桑榆,你又在搞什么?”

        “这次真的没再搞,梁歌,我生死存亡全在你手里。”

        “你被人绑架了,报警好了。”

        “如果警察有用的话,我还找你干嘛?”他真是拎不清,不过梁歌说话的声音好好听,我还想跟他再聊几句呢,但是忽然有人把车门拉开了。

        我赶紧挂断了电话,也躲在了白被单下面。

        沈离的脸色特别的白,如果不了解的人还以为这就是个死人呢。

        我轻轻捏了捏沈离的手一点反应都没有,沈鑫荣那个丧心病狂的东西到底给他弟弟下了什么药?

        那几个保镖模样的人跟着上了车,然后发动了汽车向沈宅的大门口开去。

        陆陆续续开始有宾客前来吊唁,估计打死他们都想不到这和他们擦肩而过的一辆车里面,竟然会是沈伯伯的另外一个儿子。

        豪门争产到这个地步,他也真是够狠的。

        我想如果不是沈离手上有股份的话那,估计沈鑫荣就直接让他人间蒸发了,不会还要把他搞出去那么复杂。

        车子开出了沈家在路上狂奔,我不知道他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但我知道梁歌肯定会来救我的。

        虽然他心里不情愿,可是像他那样富有正义感的人,就算是冒着暴被我骗的风险,也会试试看。

        我掀开白布偷偷向外面看了一眼,车里的人在吸烟,大约也就副驾驶一个和司机一个人,没人留意我。

        我看了一眼窗外,认得出这是往市郊开的方向,于是我发了个定位给梁歌。

        然后隔一分钟发一次,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梁歌再不来的话,我们都要被他们给带到目的地了。

        终于在等红灯的时候,有一辆车在我们的车边停下来,我看到梁歌从车里下来,向我们的车边走过来。

        他敲了敲车窗,司机开了窗,梁歌问:“兄弟,我的车出了一点小故障,能不能帮个忙?”

        那司机赶紧说:“,我们还有事没空。”

        梁歌掏出一叠钞票,我在后面看不到司机的表情,但他的态度立刻就变了,接了过来说:“怎么帮?”

        “帮我把车推到路边,刚才忽然熄火了。”

        “好的。”

        “这位兄弟也帮忙吧,我怕我们两个人不够。”那个副驾驶上面的保镖也不疑有他,这种脑子也出来当保镖,我真是服了他们。

        梁歌还是挺聪明的,我还以为他要用硬来的,但他是把这两个人给支开了。

        那两个人就吭哧吭哧的去帮梁歌挪车,我悄悄打开车门溜了下来。

        这时梁歌的司机也出现了,我小声跟他说:“车上还有一个人,你帮我把他给弄下车。”

        司机虽然有些狐疑,但还是照做了。

        我把白布单照原样盖好,里面塞几个大抱枕,完美。

        司机把沈离背到了停在后面的另外一辆车上,那两个傻子挪好了车,还以为沈离还在车上呢,也没多想开着车就走了。

        我趴在车门上看着梁歌穿过夜色走到了我所在的车边,他拧着眉头的样子也是帅毙了。

        我说:“打救我与水深火热的盖世英雄,我这得以身相许。”

        他颇不耐烦地看着我:“桑榆,你又在玩什么?”

        “等等等等。”我展示给他看后座上的美少年。虽然梁歌有些吃惊,但也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他说:“你现在都上升到偷人了。”

        “别说的那么难听,而且偷人这个词可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男未婚女未嫁的怎么能叫做偷?”

        他懒得跟我掰扯,冷冷地问我:“怎么回事。”

        “怎么现在对我的事情这么关心?还是关心这个美少年是我从哪儿弄来的是吧?”

        梁歌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太好。

        我话音刚落,他就拉开车门扯住我的脖领子:“不说是吧,下车。”

        “好好好,我说我说,别那么暴躁嘛,这样,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在路上我慢慢跟你说好不好?”

        梁歌同意了,他让司机把谎称车坏了的车给开走,他就上了这辆车,发动了汽车。

        我坐在沈离的身边看着他昏睡的睡颜,他真是好看呀,以前我总是在想,如果把沈离和两个两人同时放在一起,我倒要看看这两个人的帅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现在他们两人真的放在一块儿比,我才发现好看这个词虽然是通用的的,好看的类型完全不同,用天渊之别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原来好看有这么多类别。

        怪不得古代皇帝后宫那么多嫔妃,原来世上好看的美人儿真不是独一份的,而且好看的还不一样,难以取舍,所以就全都娶回来了。

        我也想娶,就怕梁歌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