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又见九叔在线阅读 - 080 蜈蚣

080 蜈蚣

        “叱咤风云~我任意间、万众仰望!”

        陈子文脑中响着bgm,大拇指掏了掏耳朵,径直从林中走出!

        小道姑花灵闻言扭头。

        然后发现来者同样不像好人。

        她有些慌。

        以她身手,本来不惧什么,可方才扭了脚,却是有些危险。

        “啊啊啊...”

        一旁昆仑倒是有些着急,想要解释。

        花灵见昆仑嗓子似乎有问题,意识到对方不是故意无声出现在自己身后,反观其模样,似乎不想坏人。

        然后,在陈子文一脸懵比中,小花灵躲到了昆仑身后。

        陈子文:“......”

        什么情况?

        ...

        几十分钟后。

        陈子文带着分身,与昆仑、花灵二人,跟着缓行上山的队伍,再度来到山顶。

        “花灵!”

        这时两位陌生的道士跑来,将走路有些瘸的小道姑接到一旁,其中一人还奇怪地向分身望了望。

        陈子文有些好奇,走到小红身边,问:“这谁啊?”

        小红:“据说是什么搬山派的人,跟在陈总把头后头回来的。”

        陈子文又看向陈玉楼,竟发现对方有些鼻青脸肿,好像被人揍了一顿。

        “不简单啊。”

        陈子文讶异。

        看向那两名搬山派的道人,只见一人长得有点像顶着杀马特发型的文章,另一人则身材高大、气宇轩昂。

        陈子文越看越惊讶。

        因为新出现的几人,并无跪舔主角(陈玉楼)的意思,三人为首的那人,更是一身气度不凡。

        这就有点意思了。

        在陈子文的推断中,瓶山一行应该是“触发”了一部剧情,陈玉楼是主角,以一般国产片的尿性,配角应该纷纷凑上去才对。

        哪能这么抢镜?

        如果不出所料,陈玉楼很可能还被那人打了。

        这不科学。

        陈子文并不知道,因为他的插手,陈玉楼昨晚没离开攒馆,也没有中毒产生幻觉,于是也没有被搬山三人组所救。

        方才红姑娘在山顶发现之人,正是搬山一脉魁首“鹧鸪哨”。

        搬山卸岭两派,搬山讲究的是术,鹧鸪哨手下虽然无几人,身手却比陈玉楼强,没有了原时间线上的初遇,两方在林中真打了起来,好在鹧鸪哨无意伤人性命,又较为怜香惜玉,只将陈玉楼打了一顿。

        “这或许是部双主角戏!”

        陈子文猜测。

        此时大部队上山,山顶一共有四方势力,罗老歪、陈玉楼、陈子文、鹧鸪哨。

        陈玉楼被鹧鸪哨打了,没好意思开动员大会,大喝一声:“取蜈蚣挂山梯!”准备直接下崖探宝。

        鹧鸪哨也没有要与人联手的意思。

        他让花灵在一旁休息,自己与另一名叫“老洋人”的搬山道人,准备绳索,同样准备下悬崖。

        搬山探墓不为财,只为寻找雮尘珠——即《鬼吹灯》中,胡八一与shirley杨等人寻找破解诅咒之物。

        而鹧鸪哨,其实就是shirley杨的外公。

        不过,因为陈子文的出现,杨参谋长还能否出生,就是个问题了......

        这些陈子文自是不知。

        《鬼吹灯》系列,陈子文只看过“精绝古城”与“龙岭迷窟”,网剧看过“精绝古城”与“黄皮子坟”,电影看过“寻龙诀”和那部令人无语的“九层妖塔”...陈玉楼与鹧鸪哨,陈子文没多大印象。

        “赛活猴,地里蹦!”

        这时陈玉楼大喝。

        他见蜈蚣挂山梯已直入悬崖底部,便令两名手下先行下崖,若发现无事,以响箭为号,通知大家。

        陈子文走到悬崖边,往下看了看。

        只见顺着长长的蜈蚣挂山梯,一路往下,穿过云雾,从明到暗,视线完全望不到悬崖底部!

        陈子文有些发晕。

        这也太高了。

        一旦失手落下,估计得成肉饼。

        扫了一眼天机子与那帮手下,见这些人纷纷避开视线,陈子文哼了一声废物,然后......决定让分身跟着陈玉楼他们下去!

        废话!

        这么高,若由小红背着,陈子文还敢;爬这梯子,这不为难人吗?

        一旁。

        老洋人系着绳索。

        他有些好奇地看着陈子文一行人,对身边鹧鸪哨道:“师兄,听人说那些人是摸金校尉?”

        鹧鸪哨失笑:“假的。一群大头兵而已。或许那个女的,和那个跟卸岭魁首貌似之人,有点道行。”

        老洋人点头,他觉得摸金一脉也不至于这么没用。

        二人系好绳索,却是走到断崖边,转过身背对悬崖,看了眼花灵,脚一蹬,拉着绳索,纵身跳下悬崖!

        嗖!

        这时一道响箭飞上。

        却是崖底赛活猴、地里蹦二人传来信号。

        “甩了!!!”

        卸岭众人高呼。

        陈玉楼身披内甲,带着红姑娘、昆仑等二三十弟兄,顺着两条蜈蚣挂山梯往下爬;罗老歪不敢下去,便让杨副官跟着;陈子文则站在小红身边,让分身跟在卸岭力士后、顺梯子下去。

        瓶山断崖是真高。

        山壁湿滑,还偶有毒虫出没。

        分身爬了一段,听下方传来惊呼,便知有人失手掉落。

        因为与本体离开太远,动作会有些不灵活,分身不敢乱来,一心顺着梯子爬。也不知过了多久,头顶光线越来越暗,很快漆黑一片,如临深渊,下方卸岭众人已打开灯,有人已到底端,竟是一座巨大宫殿的顶部。

        殿顶盖着瓦片,细看来,有一处大洞,也不知是不是之前掉落之人砸出。

        分身落地。

        陈玉楼等人正在寻找之前下来的赛活猴、地里蹦,可那二人却不见踪影。卸岭众人寻找一番,发现除了那个殿顶的破洞,并无其他进入路线,于是准备就此进入。

        与此同时,搬山一脉的鹧鸪哨与老洋人,终于到了崖底。

        此二人观察了一遍地形,最后将视线投于殿顶的一些痕迹。

        分身见此留意了下,发现殿顶瓦片有一些地方存在一道道碎乱的痕迹,这些痕迹很奇怪,就像一条大蛇“游”过一样。

        “蜈蚣精!”

        陈子文心中一动!

        然后有些震撼。

        如果这些痕迹是蜈蚣爬行造成的,那这蜈蚣可真的大到惊人。

        带着期待四处寻找无果,分身于是跟着众人下到地宫。

        地宫很大。

        完全不像墓室。

        这根本就是一座建在山底的巨大宫殿,里头堆积摆放着各种东西,既多且杂。

        陈玉楼等人并未查看,首先寻找之前失踪二人,可最终却只找见一件衣物,人却不见踪影。

        一行人分散开来,继续寻找,突然,一声惨叫响起!

        陈子文借分身之眼看去,只见一个卸岭力士,脸孔忽然腐烂,整个人如被强酸浸泡了一样,仅在一瞬间工夫,化成了一地尸水,只留下衣服物件!

        “这什么东西?”

        陈子文震惊了。

        虽知此次下崖,多半不会太平,可这种情况出现,也太惊悚了吧?

        陈子文庆幸自己没有跟来,否则天知道会不会也成这样!

        “老大,这两人有鬼!”

        这时,红姑娘瞪着鹧鸪哨二人,对陈玉楼道。

        因为距离死者最近的,就是搬山二人。

        陈玉楼死死盯着鹧鸪哨,却看不出此人是忠是奸,卸岭众人见此纷纷朝鹧鸪哨二人逼近——

        “嘶嘶嘶~~”

        这时,一种细微的摩擦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陈玉楼神色一动,往四下看去,忽然脸色大变!

        “啊!!”

        又有人惨叫!

        而且不止一个!

        只见地上竟涌来无数蜈蚣,密密麻麻,这些蜈蚣有的爬上人身,一口咬下,其毒素竟能将人化为尸水!

        “撤!”

        陈玉楼大喝!

        只是蜈蚣何其多,不仅地上,就连四面墙壁、物件、屋檐...各处地方,纷涌而出,数量不知凡几,一时间,地宫一片混乱。

        有人开枪,有人砸物,有人将马灯砸在地上,利用煤油燃起的火,驱赶蜈蚣,也有人顺着蜈蚣挂山梯,往地宫顶爬......

        分身站在原地,抓起一只蜈蚣,用可以尸气化的手指试了试。

        发现蜈蚣咬不动自己,这才安心。

        不过这数以万计的蜈蚣,还是令陈子文头皮发麻。陈子文平生最讨厌三种虫子,蜘蛛、蜈蚣、蚂蟥。蚂蟥已经克服,蜈蚣却没,那种多足的样子,最让陈子文恶心。尤其是地宫顶部不时掉落一只,简直惊悚!

        “不过这种蜈蚣真心神奇!”

        陈子文让分身抓了几条,用瓶子装着。

        对蛊道之人而言,毒性如此之强的虫子,难得遇见一只,如果能找到驱虫控制之法,妙用无穷。

        陈子文莫名想到《鹿鼎记》里的那种腐尸粉,或许,自己抓一些蜈蚣,取其毒液,也能制作?

        我去!

        我要发财了?

        陈子文盯着地宫四面八方爬着的蜈蚣,眼睛微微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