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一二一章:傻孩子,你根本不知道错过了什么!

第一二一章:傻孩子,你根本不知道错过了什么!

        “老爷子,差不多得了啊。我们是一退再退,一让再让。您是聪明人,我们今天为什么过来找您开诚布公的谈,想必您心里有数。要是真的撕破脸皮,我们华旗未必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嘶、

        李世信深深的看了眼面前这个版权部的副总。

        你们版权部的人都是这德行吗?

        公司太大,版权操作方面强硬惯了?

        毛病!

        “年轻人,不要毛躁。既然是谈,自然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李世信淡淡一笑,翘起二郎腿轻轻啜了口茶,道:“所谓先小人后君子,人人都是君子。先君子后小人,难免......频出小人嘛。”

        一旁的卢思琪是得了死命令,要尽快平息这件事情的。在一旁略一思量,也点了点头,“老爷子说的有道理,那就说吧,您还有什么条件。”

        李世信点了点头,伸出了一根手指:“第一,《唯有你》这个版权卖给你们可以,但是话剧版权我不卖,以后还得接着演。”

        “可以,我们华旗不做剧场业务,这一条无所谓。”

        “第二,影视改编后我得出演主角。包括剧本中的《时间都去哪儿了》这首歌,发行也要我自己唱。”

        “你的演技我们刚才看到了,影视改编主角应该没问题。但是歌不可能给你,毕竟你不是我们公司的签约歌手。没有我们买了版权,还得替你砸资源给你个人拉人气的道理。”

        “理解,那就这样好了。你们公司发行这首歌,交给谁唱我不管,但是必须有我的独唱版本。”

        “......这个我们要争取。毕竟娱乐公司那一块的业务,今天他们没有人到场。我不好做主。不过仅仅是要有你自己的独唱发行版本,这个倒是不难。我们可以给您授权,你自己找录音室,放到我们华旗合作的音乐渠道平台上。至于到时候收费还是公开,你自己和平台去谈。”

        “可以,那就这么定。”

        “还有别的条件么?”

        “有。”

        “讲!”

        “版权费用的支付问题。”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华旗不会在这个上面动文章。合同定下,不论是工作日还是非工作日,一天现金到账。国内任意一家用银联业务的银行,你自己指定。不过公司有规定,税金我们必须代缴。三百万需要大约百分之十八的版权税,要三百万之内扣除。”

        “我说的就是这个问题。”李世信微微一笑,“不要打给我。”

        ???

        听到这个,华旗的众人都愣了。

        周文渊皱着眉头,道:“这个不太好办。财务规定,您本人跟我们签合同,这个版权费我们只能打到你名下的银行账户里。”

        李世信呵呵一笑,“直接从你们华旗的账面走,捐给阿尔茨海默症患者救助协会。这样不用交税,捐助的时候向社会公布一下是我的授意就行。虽然有点麻烦,但是网上的事情也闹了一天了,这么办你们华旗脸上也好看些,你们说呢?”

        !!!

        听到李世信关于版权费的支付要求,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

        因为此前的一万块版权脏水事件,刚才谈判的整个过程中,不论是怒意难掩的周文渊,还是表面客气的卢思琪,心里对面前这个老人都是不屑的。

        在他们看来,此前的脏水,网上的炒作,无非就是面前这个老头想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而用的手段而已。

        手段越是高明,就越是让人可恨。

        但是现在、

        面前这个老头用尽心机,唇枪舌剑争取到的版权费...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真的如同此前泼脏水时候说的那样,把所有的商业获益捐了阿尔茨海默症患者救助协会。

        一下子,众人不得不重新审视起面前这个像是流氓,又像是圣人的老头来。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周文渊和卢思琪等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深深的鞠了一躬。

        “李老师,再一次,也是真正的,为我的同事此前对您的粗鲁和蛮横道歉。”

        “对不起!”

        “我们误会您了!”

        看着一群俯身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李世信风轻云淡的嘬了口茶水。

        心里,却已是滴血成河。

        若不是真的喜欢,谁又甘愿当舔......

        不对,拿错剧本了。

        若不是舍不得这红尘俗世。

        若不是为了出名续命,谁...又不想安安静静的做个身价百万的老富翁呢?

        ......

        “李老师,那么就合作愉快!”

        当场修改好了合同,签完字直接电子版上传到公司,不大一会儿周文渊就收到了版权部的通过回执。

        合起签字笔,他向李世信伸出了右手。

        “合作愉快。”

        对于这个结果,李世信还是满意的。虽然事情的开头歪了,但是结果还算是皆大欢喜。

        “李老师。”一旁,卢思琪微微一笑,道:“既然现在合同已经签下来了,有些关于公关方面的事情,还需要您配合一下。”

        看着卢思琪意味深长的笑容,李世信呵呵一笑。

        “了解,我现在就发微博。”

        随即,当着众人的面,他打开了自己的手机。

        登录微博,迅速的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了出去。

        看到李世信微博中刷新出来的最新动态,卢思琪嘶了口气。

        皱着眉头,深深的看了李世信一眼。

        都说人老成精,老而不死为贼。

        饶是做了七年多的公关工作,但是见到李世信这一条微博动态,卢思琪也不得不承认,这老爷子......

        道行深啊!

        难怪,王可欣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不怨。

        没把这个人直接玩儿死,老头手里应该还留了情了!

        李世信微博发了什么?

        “感谢各位朋友对近日老夫《唯有你》版权与华旗文化所引发的纷争中,给予了莫大支持。在事情发生之初,确实很生气也很悲哀。

        不过就在刚刚,我已接到了华旗方面的联系。对方声称已经紧急查清了事情原因,解释了其中误会,让我耐心等待事情处置结果。在此,我期待华旗方面能给予我公道,给予我公平!”

        一条微博,蕴含的东西太多了;

        首先是暂缓稳住网友持续发酵的对华旗方面不利的舆论。

        然后对已经达成签约和解的事情只字不提。

        只是捏着合同,做好了万全,在保证了自己的利益之后,再把解释的机会递给了华旗——一点儿亏没吃,里子面子和人情倒是做足了!

        目前这个局势,华旗还能怎么做?

        只能顺着这个思路举行发布会,解释,甩锅。然后提出重新洽谈合同,转变网友观感。

        最后再宣布已经和老头达成版权交易,双方都很满意。再顺势举行一个《唯有你》版权捐助记者会,公布李世信将所有版权费用捐助的决定。说不定公司方面还得搭个几百万做陪衬,毕竟要扭转之前的公众负面......

        按照卢思琪原本的打算,其实就是想让李世信发个微博,说明一下合同已经重新签了,华旗方面没有在版权费方面压榨这一说。

        可现在,李世信把皮球提了回来,把他自己那个被欺负的老人人设拿捏的死死的。

        利用华旗方面后续的公关措施,他还能顺便再蹭一波热度!

        老贼啊......

        滴!

        收到附加【崇敬】的喝彩值,356点。

        丫头啊,不用崇敬,老夫这点儿本事,你且学着吧。

        端着保温杯,李世信迎着卢思琪望向自己复杂的目光,微微一笑。

        看着一旁捧着《唯有你》第二版剧本两眼放光的杨宽,李世信挑了挑眉毛。

        经过两次的版权接触,虽然直接打交道的都是版权部,但李世信怎么会看不出来,真正主导并支持这次版权交易的,是面前这个面色有些苍白,看着剧本眼圈红红的小伙子?

        “小杨啊。”

        “啊、李老师。什么事儿?”被李世信叫到,杨宽将注意力从剧本中抽了回来,抹了抹眼泪,茫然问到。

        “现在版权也给你们了,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要这个版权做什么?”

        “这个、”杨宽咧了咧嘴,“老爷子,您不是我们公司的人,这事儿,我不太好说。”

        李世信微微一笑,指了指还热乎的合同上面的附加款。

        那上面明明白白的标注着,“影视改编后,由乙方饰演作品主角”。

        看到这一条,杨宽拍了拍额头:“瞧我,把这事儿给忘了。是这样的,李老师。我们广告分公司要参加央视的公益广告作品评选,您这个剧本啊,我们打算将它改编成一个关注阿尔茨海默症的公益广告。”

        “哦。”听到这,李世信深深的点了点头。

        将清瘦秀气,就是脸色有点苍白,显得整个人有点亚健康的杨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李世信砸了咂嘴,“孩子啊,你父母身体还行吧?”

        “嗯.......”提到这个,杨宽脸色一变,满脸的哀伤中强笑了一下,“我妈还好。我爸爸,在我上初中的时候车祸...没了。所以李老师,看到您这个剧本,我特有感触。”

        哦?

        李世信眉头一挑,“你父亲那么年轻就走了?真是太可惜了!”

        “孩子啊,别伤心。你爸爸要是看到你长这么大,现在这么优秀,在天之灵会欣慰的。”

        说着,他站起了身来,将满脸落寞的杨宽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拍了拍这位孤儿的后背。

        感受到怀里杨宽轻轻的啜泣,李世信微微的叹了口气:“孩子啊,要是你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干爹。做老夫的儿子吧!”

        ???!

        正在收拾东西的一群华旗干部一下子懵了。

        这个故事发展,又是个什么节奏,什么套路?

        杨宽更是凌乱在风中。

        什么情况啊!

        我就做你儿子?

        看着杨宽咧着嘴,拿着剧本跟随一群同事告别离去,临出门还看神经病似的看了自己一眼。

        李世信摇了摇头。

        无知的孩子。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做我干儿子,不会吃亏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