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头必须死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谁胜谁负

第十六章-谁胜谁负

        此刻,远在白云城城主府内的徐不凡,正皱眉沉思着。

        货船顺利抵达青省,并由四皇子接收。

        三皇子一方劫船失败了!

        问题出在哪里?

        三皇子?丁小川?还是钱七!

        不过不管出在哪里,这江左三省都待不了了。

        坑害五湖帮乃一次赌博,赢了好说,可若输了……

        “徐不凡,你可知罪?”

        龙纹魂牌里突然传出了四皇子的质问声。

        这让徐不凡心里咯噔一下。

        “殿下此言何意?臣不明白。”徐不凡道。

        “丁小川将你安插在五湖帮的探子,舵主钱七,带到了本殿面前,揭你有背叛之心,另还有白云城执法官孙……孙什么皮作证,你认为此事,真假?”

        四皇子的质问声再次传出,惹得徐不凡眼睛一眯。

        “既然殿下肯与臣提及此事,那便证明殿下已经有了打算,不凡忠心明月,不惧污蔑。”徐不凡不卑不亢。

        “嗯,你是江左三省执法总部的武信推荐而来,本殿即便不信你,也该信他,所以特决定传你到青省青宫城来,当面与丁小川对质,届时武信也会到此,不知你意下如何?”

        闻听此言,徐不凡抿嘴无声的笑了。

        暗道一声四皇子狡诈如狐!

        先是蒙骗自己,不吐实情,欲为自己加官进爵。

        说此话时,想必丁小川等人皆是在场吧?

        而现在,却将事情全盘托出。

        如此做法不外乎一个目的。

        倘若自己敢去青省,虽会吃些苦头,但却能表忠心。

        若自己不敢去,那便成了不打自招!

        另外请去武信,更能彰显他四皇子对他的器重程度。

        但不论如何,徐不凡也不会去。

        鬼知道那丁小川还藏了什么底牌?

        万一四皇子说此话时,丁小川在场,并且还是由他出的计策,欲将自己骗到青省,届时再拿出底牌,置自己于死地呢?

        徐不凡不敢赌,也不会去赌!

        “殿下若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臣这便启程!”

        “好!很好!为安全起见,你还是走陆路吧。”

        徐不凡收起龙纹魂牌,淡淡道:“徐璨,你且进来。”

        “少主有何吩咐?”

        一健硕青年行进堂中,弯身行礼。

        此人除了样貌外,身形举止等,皆与徐不凡极其相似。

        “你易容成我的模样,拿着此龙纹魂牌,从陆路赶往青省,若途中有人擒你,不得反抗,随他去便是。”徐不凡道。

        “少主放心,徐璨早已准备好随时为您去死!”

        徐璨冷面应声,已然知晓此行前去,活的概率不大。

        但为徐不凡拼上一拼,哪怕死,也无怨无悔!

        这是他自幼被徐家收养,充当徐不凡替身的责任!

        ……

        青省,青宫一偏殿之内。

        丁小川与马老三,以及孙扒皮纷纷落座。

        “老三你准备下,明日我们跟四皇子一道去京城,届时在那里开家棺材铺,由你来当掌柜。”丁小川说道。

        “呃,明日就走?”

        马老三闻言愣了愣,有些不解。

        一旁,孙扒皮同样满面疑惑。

        刚刚在四皇子那里,不是说好了要等徐不凡过来加官进爵,届时将其处死之后,再动身前往京城的么?

        “徐不凡不会来的,四皇子派去的高手,最多明日早便能抵达白云城,届时会以龙纹魂牌,告知四皇子,徐不凡已逃。”丁小川摆摆手道。

        “我认为他会来,这是他唯一的活路,以四皇子的做法,便能看的出来,他没有命人直接去白云城将徐不凡处死,而是欲以加官进爵将他骗过来,这就耐人寻味了。”

        孙扒皮思索着说道。

        “嗯,四皇子此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是必然的事,不过呢,徐不凡依旧不敢来,他生性多疑,必会怀疑我手中,是否还藏有能治他于死地的证据,只要此念头一起,他不敢冒险的。”

        “另外,此番他坑害五湖帮,岂能说算就算?虽说这青省已是江左三省之外,但归根究底还是邻居,五湖帮若想在这里弄死徐不凡,四皇子是防不住的。”

        “也许,在前来青省的路上,他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丁小川耸耸肩笑道。

        以往,徐不凡与五湖帮常有小摩擦。

        碍于楚国核心执法部的原因,五湖帮睁一眼闭一眼。

        但现在,徐不凡可是要坑死五湖帮。

        此事,五湖帮不会不闻不问。

        “若是如你所言,等林千宇少帮主与帮里护法会面之后,将徐不凡坑害五湖帮之事一说,那五湖帮必定狠下杀手!”孙扒皮眯眼说道。

        “嗯不错,所以徐不凡他,可能现在就已经逃了,并且逃去的地方,还会是五湖帮和四皇子,皆无法触及之地。”

        说到此处,丁小川不禁摇头叹道:“可惜啊,我们没有龙纹魂牌,若不然,在与四皇子碰面,并确凿徐不凡罪责时,完全可万里传音,让五湖帮将其处死。”

        只有在罪责确凿,与四皇子说过此事后,五湖帮方能对徐不凡下手,如此一来,五湖帮不会与皇室交恶。

        四皇子即便不想徐不凡直接身死,那他也得挺着。

        毕竟,人已经死了,更事先与他打过招呼了。

        “嘿嘿,诚如丁兄所言,我便静候佳音了。”

        孙扒皮起身,抱拳阴笑。

        “白云城城主之位,必定是孙兄囊中之物,日后我丁家生意,还要靠孙兄你来照应啊。”丁小川笑道。

        “哪里哪里,有五湖帮在江左三省,谁敢对丁家不利?”

        孙扒皮摸着八字胡,连忙客套推辞。

        “草,我就说你这蛋货怎么过来帮忙了,原来是有条件的!”马老三瞪着眼睛,充满鄙夷的盯着他。

        对此,孙扒皮摸着八字胡,笑笑也不反驳。

        交易就是交易,互惠互利罢了。

        “走,到城里寻家酒楼庆祝一番可好?明日马兄弟随丁姑爷前去京城做生意,而我则赶回白云城赴任!实在双喜也。”

        孙扒皮摸着八字胡,笑的异常愉快。

        可谓让一旁的马老三无比恶寒。

        次日,清晨。

        本是准备好动身前往京城的丁小川。

        却是得知了一件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徐不凡来了,并且还在途中,被人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