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京当和尚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东京都妖怪联盟

第八十一章?东京都妖怪联盟

        十一月二十日,周一。

        凌晨四点,天色未明。

        灵明寺的和尚,从睡梦中醒来。

        洗漱,早课。

        一如往常。

        不同的是,今日的早课里,多了一位成员。

        在悠扬的诵经声中,掺杂了些许稚嫩银铃般的声音。

        “樱,樱,樱,樱,樱,樱……”

        粉发樱花般的萝莉,坐在蒲团上。

        摇头晃脑,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星野里穗远远的,听着白石秀那令人心神安定的诵经声,正坐在树上发呆。

        听到这些“樱”,不由抱了抱自己的大尾巴。

        好可怕。

        嗯。

        虽然白石樱的本体是樱花树,本身应该是没有性别的。

        可是,化作的外形,却是一个女童。

        作为女童,显然不可能跟白石秀、老住持一起休息。

        便安排她跟星野里穗一起休息。

        然后……

        一整夜,星野里穗一直都在瑟瑟发抖。

        到现在还沉浸在恐惧中,有些回不过神来。

        大概是因为阴阳相生相克、白石樱的力量又远超星野里穗的原因。

        哪怕白石樱的外表再可爱。

        星野里穗也总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颤栗。

        还好,白石樱本身对这些是没有任何意识的。

        刚刚诞生一天多的时间。

        她还宛如一张白纸。

        “我出门了!”

        “一路顺风。”

        早课结束。

        白石秀骑上自己心爱的小白龙,跟老住持打了声招呼。

        在两声祝福,与一声不知意思的“樱”中。

        白石秀离开灵明寺,前往日比谷高中,开始新一周的课程。

        至于昨天青木警官委托调查的案件……

        随缘。

        由于那不知名的幕后黑手,事情做的实在太干净。

        加上已经有新井药师神社的正阶神官,进行过一次除灵。

        白石秀不觉得,自己在案发现场能找到什么线索。

        如果真找到了……

        那就是侮辱正阶神官跟幕后黑手的双重智商。

        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

        像无头苍蝇一般到处寻找,只是浪费时间。

        白石秀只能静静等着。

        等待缘分的降临。

        什么缘分呢?

        昨天晚上。

        白石秀给青木警官开光了十颗子弹。

        青木警官的配枪,是装弹量五发的转轮手枪,十颗相当于两轮射击的子弹数量,大概是够用了。

        每颗子弹注入了十点单位的法力,达到了其上限。

        相当于妖怪的十年妖力。

        这一点,自然是白石秀刻意这么做的。

        毕竟——

        这些子弹,拿来面对那些小鬼怪,自然是大材小用。

        如果是普通除灵的话,一单位的法力足够了——

        甚至半个单位的法力,白石秀都觉得足够了。

        但是,面对幕后黑手,让青木警官自保的话。

        却远远不够。

        根据白石秀的判断。

        幕后黑手极有可能是生活在东京都里的妖怪!

        作为妖怪,根据虎妖组织的经验来看。

        它的修为程度。

        从几十年,到上百年不定。

        甚至有可能出现几百年,近千年修为的大妖。

        倘若白石秀过于自大,只给青木警官注入了几颗一单位法力的子弹。

        他面对幕后黑手,如果对方是上百年修为的妖怪!

        那么将毫无抵抗能力。

        届时,一条无辜的生命,会逝去。

        白石秀也会失去一个警察系统里,较为熟识的警官。

        至于普通的枪械,能否将开光子弹射出。

        这一点,白石秀并不担忧。

        法力并不会改变物品本身的材质——

        比如铁,将一块铁开光,并不会使其变得更坚硬。

        它仅仅是从一块铁,变成了一块开过光可以用来砸鬼的铁。

        但是,却会增强其组合后的整体效果。

        例如小白龙自行车,单独配件拿出来只是普通的配件,组合在一起却在不明原因的作用下。

        获得了骑行加成、速度提升、手感提升等诸多buff。

        最近白石秀骑着小白龙。

        越来越有一种僧车合一的感觉。

        骑起来相当顺手,感觉很多自行车比赛的特技动作都做得出来。

        就很棒。

        此外。

        其实青木警官前来求取开光装备的时候。

        是带了钱的。

        整整一百万日元。

        却被白石秀拒绝了!

        不够,得加钱。

        这当然是开玩笑的。

        青木警官只是一名普通的警察,前些天才升任警部补。

        跟那些走出高校大门,直接就是警部的高材生们,不是一个起点。

        能有多少存款,白石秀心里还是有些数的。

        和尚爱财,取之有道。

        为了几点法力,在为人民服务的普通警察身上敛财,就太过分了。

        有违白石秀的底线。

        给青木警官的这些装备,既是帮助其自保。

        又是白石秀的一次尝试。

        同时,也相当于一次推广!

        只要青木警官,能体现出白石秀所提供的装备,有多实用。

        届时,就可能令警察系统心动,从白石秀这里订购一些开光的服务。

        这才是真正赚大钱的方式!

        届时,加上浅田千奈的视频,一起赚钱……

        白石秀仿佛能想象到。

        自己成为一个富和尚的场景。

        跟明治神宫一样排面的山门!

        宽敞整洁的参道!

        扩张重建之后的正殿!

        罗汉林立的罗汉堂、菩萨坐于其中的菩萨殿!

        甚至,修建佛塔之类的高端建筑,还可以让老住持设计一下现代风格的大佛佛像……

        嗯,就是土地面积可能不够。

        无妨。

        代代木森林的土地,虽然百分之九十九都归了明治神宫。

        可是,神宫本身并用不了这么多的土地。

        大部分的土地,都是森林。

        这些土地,用来种树提升绿化面积也不错。

        但是,比起寺庙来说……

        显然还是能够带给人心灵安定的佛寺,更加重要。

        以后等到有钱了。

        白石秀打算跟明治神宫商量一下。

        高价收购一点点土地,用来扩张灵明寺。

        相信这位老邻居不会拒绝。

        ……

        东京都,极深的地下。

        一处新挖掘、扩张出来的黑暗洞穴里,没有任何的光,只有纯粹的黑暗。

        就在这黑暗中,却有一个个鬼祟的身影在活动。

        它们每一个的外表,都极其狰狞可怖,展现出不同的可怕姿态,大多是半兽半人……

        奇特的是,它们每一个,都背着巨大的瓶子在活动。

        瓶子上写着三个字。

        氧气瓶。

        一个身体表面覆盖着厚重甲壳,甩动着一条狰狞蝎尾的怪物,来到这个黑暗的洞穴。

        用随身携带的氧气瓶,吸了一口,然后凶恶的吐出一口妖气。

        “该死的和尚。”

        都怪那个和尚。

        屠灭了黑虎的妖怪组织,连它的伥鬼都没放过,全给超度了。

        自从虎妖组织被灭掉,其它生活在东京都里的妖怪,并没有坐以待毙。

        而是通过蛛丝马迹与监控录像等,拼凑出了虎妖组织灭亡的原因。

        是一个带路党二五仔,直接把和尚带回了老巢……

        虎老大死的真冤。

        一时间,妖妖自危。

        东京都真正的妖怪联合性组织,“全东京都妖怪团结起来成为一家人联盟”,简称“东京都妖盟”。

        被迫由地上转入地下……

        真正的地下。

        为了躲避那个和尚的追踪,它们在地下挖掘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穴,用来进行交流……

        至于真正的基地……

        为了防止二五仔。

        只有少部分的妖怪知道在哪里。

        嗯。

        只是,由于洞内的氧气不足。

        每次来到这里,妖怪们都要自备氧气瓶,否则会有窒息的风险。

        是的,妖怪是需要呼吸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确实是需要呼吸的。

        这也算是一个弱点。

        古代有一些看不到妖怪的剑豪,就是凭借妖怪的细微呼吸判断位置,剑斩妖鬼……

        只可惜,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斩中就是个死。

        斩中了,也还是会死。

        人类就是这么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