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 天女降世 第三十七章 重头好戏

第一卷 天女降世 第三十七章 重头好戏

        残冰瞳,一念冰封,一眼绝寒!

        于彦双眸熠熠,此时此刻像有无数的灵光在自己眼瞳之中汇集,眼球染着一抹深蓝,深蓝里头则有着道不尽的寒意,顺着视线凝神,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眼眸中挥洒而出。

        他终于知道这究竟是怎样一招神通绝技了......

        轻则可以以目力化为寒气,僵化对手身体机能,延缓凝滞对手行动;重则可以堵塞对手思想意识,冰封对手所思所想,直接对其精神层面展开攻击;待到大成更可以使目力化形幻境,一眸之下便可让对方堕入无尽幻觉之中,甚至依托幻境可直接将其封杀于无形!

        此招之恐怖,唯有“绝伦”二字可媲配。

        “真可怕啊......”于彦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他眸中的蓝色渐渐消退,然而若有心观察......其目光所视之处,竟皆积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彼时季节正是夏日炎炎,因此这层薄薄的冰霜出现得是如此不合时宜,处处透露着古怪的味道。然而唯有他自己知晓,这抹冰寒究竟如何产生的。

        “雪落川,以雪之名,还千山百川一个清白。”

        “原来她叫做雪落川......”

        于彦怔怔地看了眼自己的手心,他能感受到这股力量来自于谁,也能够体会到一种难以言述的亲切感点缀在他的心头,仿佛这股力量已经深深地扎根于自己的血液之中,与自己融为一体。

        “莫非这就是雪王座的力量?感觉身体变得好奇怪,像是突然间能够做到很多事,有种掌握一切的感觉......”

        恍然间,他终于能够体会到雪落川的可怕能力,也终于明白凡人在她口中是如何的不堪,尽管他此前并不相信,但眼下唯有服气!

        毕竟就单纯凭这一招,足能打破以往人类科学的一切认知——什么枪支,什么机械,什么激光,什么炸药,管他什么武器,在这招面前通通不够看!!

        只需一眼,敌人们陷于幻觉,随后在幻觉中慢慢死去,这是何等的变态!?

        当然,于彦现在还远远达不到那个地步,虽说已领悟却也不过刚刚入门罢了,想要臻至化境仍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只是一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可达到那个程度,难免有所浮想联翩。

        “雪落川......”于彦想到了她的名字,不禁产生莫名的情绪。

        “原来她并不是一位毫无感情的神仙,神也知道感恩图报。”不知不觉中,于彦对其看法渐渐有了些改变,他深知此招并非倚仗自己的能耐领悟的,更多的还是雪王座的因素才使得这一切水到渠成。

        雪王座帮助了他,不知是居于何心......但确确实实是传授且助他领悟了这一神通。

        从前两日最初的相遇,雪落川打破了他平静怡然的生活,那时的他感慨这世道,为何就偏偏选中了自己。可到头来事态的展乎常理,不仅自己安然无恙,且还获得了一份莫大的恩惠。时过进迁,也真不知是倒霉还是幸运了。

        但现在看绝对是幸运的!

        或许对方愿意传授他这一招其主要原因还是出于互相利用,但于彦仍抱着执念觉得,其根本是那一晚自己并未对她下杀手,相反还救了最最微弱低潮时的她,对方为此所作的报答及回馈。

        即便对方不愿说,他也一定是这般觉得的......

        果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

        这会儿天边已是斜阳落寞,一轮弯月悄悄攀至高空,看得出不早了。

        于彦猛然大惊,忽然意识到什么,仓促地拿起手机一看——

        “六点三十。”手机上显露此刻的时间。

        同样于彦看了眼日期,更是为之深深吸了一口气......

        “竟然,竟然整整过了一天!”

        在他领悟起“残冰瞳”的过程中,像是完全忘记了外界时间的流逝,哪知匆匆之中,原来已度过了整一日。

        “糟糕......这一天都没去上班,甚至还没向孙经理请假,唉~”于彦暗自懊恼,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这件事因他而起,他也不清楚需要耗费如此多的时长,但眼下一切都过去了,没什么可抱怨的,只能明日好好去解释一番。

        “嘟——”

        就在他仍处在郁闷之际,忽然听见手机铃声响了,拿起一看却见是李贤打来的。

        于彦一愣,在接听之前瞥了眼通话录,便见到好些未接来电,其中大多都是李贤的,也有两个是维修站老陈的,他瞬间感到些头疼。

        “哎!?于兄弟,你总算接电话了,该不会是睡觉睡过头了吧?先不说那么多了......今天是你地下联赛的第五轮啊赶紧的,再过不久就有你的比赛,还是老位置我等你!”李贤那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于彦连忙起身更衣洗漱,这几日来事情生得实在太多,先是去接见了自己许久未曾谋面的弟弟,也结识了弟妹以及周羡儿,之后在酒吧内大打出手,以至于迫不得已暴露自己的秘密。又因筹钱去做了军火商索菲的保镖,在落霞市更是直接交锋了生榜高手徐左。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雪落川的出现,几乎完完全全地颠覆了他的认知,这两三天就像做着梦过来的,结果连时间的飞逝都未曾体会到。

        一个礼拜,生诸多之事,还真令人手足无措。

        于彦很快便整顿出门,此时雪王座已不在家中,毫无踪迹、不知道她去了哪。但于彦对此也不在意,相信对方若有事依然还会再来找他。

        离开家门,走了几十米便看见那辆标志性的路虎,隔着很远早已在原地等待,于彦整顿了下衣领,随即朝其走去。

        “别来无恙啊于兄弟!”

        待他上车后,李贤一如以往寒暄着。虽说如今的他在地下名声越来越大,可李贤对其态度却至始至终没有改变,俨然已将其当作了半个朋友来看待。

        “不多说,今日必胜。”于彦淡淡地笑了笑,目光中的自信毫不掩饰,当然也不需掩饰。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李贤哈哈笑道,“话说今天的获胜奖金可是有着足足十五万。”

        “这么多?”于彦不禁惊讶。

        “很正常,毕竟是强强对话,你对‘小丑’算得上这一轮的重头好戏......”

        “小丑......”于彦默然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车子骤然加启动,朝着某个方向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当他们来到江月市的地下——不夜城!还是能见到一如既往的鲜艳迷醉,随处可见洋溢的欢笑,人们如同脱去了地上的那层厚厚外壳,在这一片小天地中纵情狂欢,香槟喷洒的气味刺激鼻腔。

        而在不夜城的主舞台这边更是热闹,今日虽谈不上人山人海,却也是堵得水泄不通,无休止的嘶吼的耳边回荡。

        “今天看的人很多啊!”于彦感到诧异。

        “那肯定的,就像现在台上的交手,也是两场重头戏之一......冰人对决候无心!”

        于彦眼睛一亮。

        这两人他都知道,二者皆算得上此次联赛他的竞争对手,因此对于他们的对决自己也颇为在意。当然谁输谁赢他并不关心,只希望能看上一场精彩异常的对垒。

        事实正如他所想那般,彼时的台上已是激战正酣,四周有着密密麻麻的观众在此欢呼尖叫。

        台上的二人皆半露着上身。其中一人身材与于彦相差无几,一米八的个头,披散着一头黑色长,他肌肉虬蟠。无论是胸肌腹肌,亦是背肌三角肌,都如坚硬的石块般凸显,体脂很低,能够清晰地看见他粗壮的青筋脉络,浑身宛若钢铁般精悍。

        这就是候无心,一位看上去极其危险的男人。

        而他的对手同样不简单,作为上个赛季的亚军,其实力自然毋庸置疑,只是于彦没想到冰人居然是一个大个。身高足有两米,块头如巨石般健硕,只是往那里一站便有排山倒海般的气势扑面而来。

        这位选手来自北藩国,自小便在北藩的严寒下长大,据有人说他曾单枪匹马杀死过一头棕熊,甚至在一队狼群的追逐下安然无恙。也有人说他作恶多端,被抓进了北藩国最极端的大牢,然而最后却只凭一己之力,成功越狱。因此“冰人”的名声,早在上个赛季前便已相当响亮。

        相比之下,候无心的事迹就显得要黯淡许多了,似乎在这次联赛开始前,他和咸鱼一样皆为无名之辈。可之后他所展现的实力却打破了所有人的眼镜,这一场也不例外。

        比赛刚刚开始之后,候无心就迅地处于了上风,他的出击、躲闪皆是无懈可击,他的力道、敏捷性皆让人叹为观止,冰人一拳都未碰触到他,而自己却挨了十几拳。

        且候无心显然是有备而来,专门朝着冰人的肋部动猛攻,面对身形体重远高于自己的对手毫不畏缩,渐渐掌握了场上的主动。

        冰人大多时间都是处于防守,并不是他不想反击,而是候无心的攻势太猛如大雨般密集,他若是盲目出击只会落入对方的圈套,毕竟早在赛前两人就都研究过彼此。正如他所知的那般,这个候无心技术相当全面,除了拳击搏击之术外,对方更强的地方就在于地面拉锯,他可能会相当鬼魅地闪到对手身后展开锁喉,也可能会将对手绊倒从而锁臂。

        虽然在这一场因为身材上的差距,留给候无心的机会并不多,但冰人也不会盲目胡来,他自然也想找机会一举击垮对手。

        要说这个冰人的抗打击能力也着实是有些变态,挨了候无心十多拳竟跟没多少事一样。候无心的每一击都可谓拳拳到肉,在冰人的身上绽放出一声声脆响,当然这其中大多都是些试探拳,但凭着候无心的气力,想必换成一般人早已承受不住了。

        这时的候无心见到此状,那素来冷漠平静的面容上竟浮现出一抹笑意,却是嗜血般的笑意:“你这沙包倒有点意思......”

        (此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