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 天女降世 第三十四章 这,不好看?

第一卷 天女降世 第三十四章 这,不好看?

        “将就着......用??”

        雪王座的全身铺满寒霜,浓郁的冰冷仿佛将此化为凛冬。见到这一幕,于彦如坠冰窖,瞳孔中充斥惊惧。

        她......不是说力量被封印了......眼下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之前只是用来混淆我视线的手段,实际上还留有一手?

        于彦不清楚,但眼下分明已是末路,再不解释清楚可不行了。

        “王座大人,俗话说做人留一线,虽然你不是人,但我怎么样也救过你一命,是吧?昨天夜里的事......”

        “你还敢提!?”然而话未说完,女神仙浑身颤栗,像是心坎里最大的痛楚遭人捅破,不禁气得七窍生烟。一想到自己神圣不可亵渎的肉身与一个境界如此低微的蝼蚁相触,简直想死的心都要有了!

        此时她的身体寒光闪耀,如若冰雪中的神祇,无尽长风在其身旁呼啸卷动,不可一世之威降临世间。

        与此同时屋内的床单被褥翻飞而起,那些桌上的碗具齐刷刷地掉落在地,“噼里啪啦”的声音嘈杂于耳,雪王座的神威,在这间三四十平米的小屋内尽显无疑。

        但于彦不知道的是,对方至始至终都未施展过一丝灵力,造成眼前这一切变化的,纯粹只是她的本源之力,也就是天生就熔铸在骨髓血脉里的力量!

        这一股微弱的力量,在从前那位雪王座眼中,不过是沧海一粟,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可即使如此,也足够轻易地致凡人于死地。

        若是下一刻这股力量倾泻而出,将会生什么将不得而知。

        “......呵!”

        然而,本来唯唯诺诺的于彦却在彼时态度大变,一缕怒气像是无中生有般,突然在他的心底酵,随即积攒直到爆!

        “搞不清楚,真的搞不清楚你为何这么难讲道理?难道神仙都是这么个品性么?从我们见面的一开始,你就到处咄咄逼人,指使气颐,当真觉得我们都是些凡人,就该忍气吞声地接受你的指使么?或许我们人类在你面前都是些芸芸弱小,可那又如何?”

        “至少作为一个凡人,还会讲点道理......至少作为一个凡人,还有着人性......至少作为一个凡人,有感情有家庭有生活,会笑会哭,会喜怒哀乐,人要每天过得开怀,每天过得美满那不就够了?”

        “我也从来没欠过你什么,别把自己想得有多牛逼,管你以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你现在待的是我家,衣服花的也是我的钱!若是觉得我说的不对就动手吧,让我看看堂堂什么王座是否也会听人指使,来吧!”

        从一开始的处处受制、忍气吞声,于彦早就含了一肚子的怨气,只是无处泄。而此时终于得到的抒愤慨的机会,他一口气将所有的怨气尽皆吐露,就仿佛将背负着的包袱卸下,浑身轻快。

        于彦自知打不过对方,难道还说不过对方?于是这一番嘴仗也打得相当过瘾,平时所积攒的口才与词汇再也不是无用武之地,完全释放下,便如同锋锐的长矛般刺人心胆,直接让对方哑口无言。

        雪王座还真的哑口无言了。从古今来她都是何其强大,何曾见过有人违抗她的意志?任何修士能得到她的受用都像是种莫大的荣幸,倘若惹其不快那下场可想而知......毕竟她是那位仙域最负凶名、最毫无感情的冰冷王座。

        但当某一天身中绝世剧毒,为不使毒性散被迫将全部力量封印再慢慢化解,这时的她所能展现的力量可以说是其修行史上最低谷,那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憋屈感这才能真正感受到。

        “你!你!!”

        雪王座俏脸被气得通红,仿若染了红的白雪,指着于彦久久说不出话来。

        那一刻她太想直接碾杀眼前这个气人的,气人的......管他是什么气人的东西,就是想直接灭杀就对了。但同时想到自己一动手可不就着了对方的道,可不就成了被指使的那一个!?

        要说乖乖听别人的话那对她而言是不可能的,可又想击杀对方,因此就陷入了为难——雪王座从未感到过如此憋屈与愤恨。

        “怎么我说的不对?”于彦早就看出了对方不善言辞,露出满脸的淡定与无畏,挺着身板似是巴不得对方动手。

        雪王座火冒金星,气得不断颤抖。

        “你看吧......其实你还是讲道理的,不然也用不着这么生气,既然你愿意讲道理,那为什么不听我解释,为什么不好好坐下来说话?”于彦没有继续追击,相反语气稍稍变得和善了些。

        于彦当然不可能真的不畏惧!

        他当然也怕死,也爱惜自己的命。因此他与这位神仙的对话,几乎就是在刀尖上跳舞!若对方真的动手他自然没辙,不过好在如今看来这种“嘴炮”算是奏效了。但也因此不能再继续逼着对方,适时圆场,然后给自己说话的机会,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而雪王座本来已燃至顶点的杀意,也随着他这一句话微微弱下了些......

        “谁说本座讲道理的!?”她咬着牙恨道,看上去气并未消退多少。

        “于彦说的。”于彦指了指自己,注视着对方的眼睛,语气认真地回答。

        “哼本座管你是谁?你连被本座记住的资格都没有。”

        雪王座被眼前这人盯着,不知怎么地竟移开了目光,可一想到这表现得有些心虚,立马又瞪了回去,直接就将于彦瞪得后退了两步,突然生出些得意。

        “厉......厉害,王座就是王座。”见到对方愿意同自己说话了,于彦故作一副震惊神色,且连忙拍起马屁来。

        “你......你给我滚!”雪王座自然看透了他的那副虚情假意,心中顿时有些怪怪的别扭,那种别扭就像是自己着了对方的圈套,特别不爽,一气之下甚至直接爆了粗口。

        然而于彦见到女神仙爆粗了,不仅不生气,相反更是得意快活了:“行了。既然你愿意好好坐下来说话,那就方便多了!我先解释下......这两套衣服完全就不是故意为之的,你可以去外边看,这附近就一家店,衣服还都是这种类型的,这两款绝对算是里头最好看的了,你瞧瞧......”

        “你瞧瞧这面料......啧啧!这做工!这外观!这么好看的衣服,如果我是仰慕王座您的拥蹵,必然会愈爱戴,这太好看了!”于彦捏着衣角,满是惊讶地道。

        雪王座全身的寒气收敛了不少,她从半空缓缓落下,虽然仍是歪着秀眉,但显然没了先前的凶煞:“拿过来本座瞧瞧。”

        于彦嘿嘿一笑,就将两套衣服给她了,心中暗舒一口气。

        “这,好看?”雪王座拈着那件洛丽塔显得有些疑惑,这种风格饶是她的见识,也从未见闻过。

        “这,不好看?”于彦竟露出同样的表情,反问起来。

        这,不好看?雪王座仔细审视了番,依她的眼光确实怪里怪气的,可当真要论外观也确实不差......

        “真的好看!我们星球就流行这样的。”见对方如此,于彦连忙补充。

        “哪好看了你说说。”雪王座仍旧抱有怀疑的目光。

        “华丽!完美!无可挑剔!”

        于彦压根也不了解服装,平日里穿搭也挺随便,能懂个锤子的风格与设计。以他看来,自己不懂的风格与设计就是好看。对,就是艺术!

        “要是不好看,必将你粉身碎骨!”雪王座犹豫了番,威胁道。

        “要是不好看,那我就穿上它倒立环绕江月市一周!”于彦拍了拍胸脯满是自信。

        雪王座见他如此表情,不禁有些意动,然后说道:“你先给本座出去。”

        于彦何其机灵,相当自觉地就出去了,然后在外边等候了不到三秒,便听见雪王座平淡的声音传出。

        “好了进来吧。”

        于彦顿时大惊:这就完事了?三秒这也太快了吧!!

        他随即开门而入,瞬间便见到那身甜美华丽的洛丽塔套裙完完整整地套在了雪王座的身上,放目望去如同看见了相当不得了的事情......

        “不许多看!”

        也不知怎的,当于彦瞪着两眼注视着此时的自己,纵使她曾见过无数的大场面,见过无数的海枯石烂,无数的生离死别,在这一刻却仍有些忐忑,那种古怪的心境难以形容。

        “哦......哦,确实是好看,所以多瞟了几眼。”

        于彦此话并无半分虚假,眼前的女子在换完装后还真是再次惊艳到了他......仿佛就是量身定做般,洛丽塔的甜美与华丽竟与女子天生的高傲清冷毫无冲突,那种原先意料之中的格格不入并未出现,且因这两种风格的对接使得雪王座本就完美的气质愈深刻。

        完美如童话般,冷艳却又不失娇羞,端庄却又不失可爱,二者融为一体,此时眼前的女子真正堪称绝色!

        美到惨绝人寰,大概说的就是这样吧......

        “那么......王座大人,现在咱俩可以好好谈谈了吗?”于彦语气照旧,但若是细细听去不免现虽然依旧恭敬,却没了最初的卑微。

        “谈什么?你不过一个凡境小辈,与你有何好谈的?”雪王座冷哼一声。但看其面容似是心情回转了不少,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件裙子的缘故。

        于彦见此不禁大喜,连忙道:“对对我就是一个凡境小辈,所以请问王座大人,可否先说清楚下这个凡境都是些什么概念......”

        (此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