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毒

第三十章 毒

        半响过后。

        于彦双手叉腰,缓缓喘了口气,看着面前这两位捆绑着的男女。

        此时这二人背靠背捆绑在一起,一根几米长的大粗绳条捆得结结实实,令其完全无法动弹。他两嘴巴中也被塞了毛巾,只能出一些支支吾吾怪叫声。

        女人的眼中布满惊惧,不时因为害怕与紧张而留下泪水。那男人倒还好些,相比之下要冷静许多,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于彦,似是有什么话想说。

        但于彦却没给他这个机会,他自然能猜到这男人会说些什么,冷哼一声道:“刚才不是跑得很利索吗?继续给我跑!怎么不跑了?嘿嘿,跑不了了吧......放心~我暂时不会对你两怎么样,别给我东想西想,待在这里等就是!”

        男人听后,目光黯淡下来,知道于彦属于那种态度强硬的类型,不好说话。只是他不明白对方口中的“等”一字为何意思。

        于是他顺着于彦的目光望去,就见对方正紧紧地看向自家大门。

        难道这个山匪还有着同伙?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男人如此猜忌,殊不知绑架他们的“山匪”也是这样想的:这怪女人都进去好些时候了,到底还要等多久......她究竟在里头干些什么啊......

        于彦脸上虽看不出,但心底苦涩至极,这回真可谓百般无奈,他从前哪能想到......有朝一日竟做了一回山匪!

        ......

        豪宅一层的客厅面积相当之大,各种名贵家具摆放在此处,也仍有极大的留白空间。

        空气中荡漾着一丝诡异的冷意,仿佛身处严寒之冬,那凛冽的肃杀足以让人忍不住抖擞。而一位白衣女子就这么躺在客厅中央,丝质的裙摆如铺散开的羽绢,在冰冷的空气里无风自动,犹如漂浮水中。

        自称王座的女子早没了先前的淡定与从容。那张绝美无双的脸上显得极为苍白,她秀眉紧皱,香汗不停地从额前滑落,像是在承受某种莫大的苦楚一般。

        “唔......”

        一声轻响闷哼从她体内传开,白衣女子浑身一颤,嘴角在此刻竟流下了黑色的血液。

        同时还有一股黑烟从她的头顶溢出,随即飘散与无形当中。

        “呼......呼......”她双手颇为费力地撑起身体,苍白的脸颊看上去多出了一些血色,“这万妖圣毒当真狠辣......不愧如传闻中所述那样可毒灭一方世界,幸好中毒还未深,否则即使是本座也将无力回天。”

        她费了一阵劲重新站起,但神色间仍是相当萎靡,连走姿都显得十分踉跄,好几次险些跌倒。

        “不行......刚根除了万妖圣毒,体内的‘不死不灭毒’少了对手牵制,开始活跃起来了......可眼下我没有心力再去解决,只能先暂时压制。”说罢,她一拍自己小腹处,一阵白光流转,将整个屋内衬映得灯火通明。

        待到光芒隐没,她轻微长吁一口浊气,眼神逐渐明朗,似乎又回到了先前的庄严仪态。

        “嗯?这人倒也顺从,本座还以为他会直接逃跑......既然如此,那就留他一条性命,或许还有着别的用处。”

        白衣女子这般想道,便朝着门外移步而去。

        于彦因刚才生的事,耽搁了原本的计划,本想着再次实施,可忽然又没勇气去做了,那种感觉像是很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气势,骤然坍塌,兵败如山倒。

        也就在此时,视线中那位白衣王座终于出现。他瞬间就意识到自己再也没了机会。

        好在庆幸的是,当他观察了番那女子面容,尤其是看到对方神色间的平静如水,忽然意识到一切的侥幸——他没贸然闯进去真是太正确了!否则自己眼下还能站在这里都是个问题。

        “王......王座大人,你这是......出关了吗?”于彦语气相当和善,可心里却不曾这般想了。

        那白衣女子轻点颔,没有看于彦,而是淡淡地瞥向被绳子绑住的两人。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神色淡漠,毫无感情,仿佛这二人的生命在她看来显得微不足道。

        于彦不禁露出尬色:“王座大人,他们没必要杀的......”

        他本想说这是一个法制社会,杀人可是要判刑的。但细细思考又觉得这种话实在太过愚蠢,毕竟这种话能对这么一个来历不明、也不知道是不是外星生物的存在受用吗!?

        “你说的有道理,的确对凡人动手,属于非常无能的体现。”出人意料,这位神仙女子竟第一次对于彦的话,表示认可。

        只是于彦听后差点栽倒,自己的意思似乎被她给误解了。不过他也不会解释什么,毕竟眼前这位神仙只要愿意放过自己,他就足以感恩戴德了。

        被捆绑着的二人目睹了眼前生的事,尤其是白衣女子从宅邸中走出,那一刻他们皆是震惊万分。原以为在里头的团伙一定也会像于彦这般凶悍至极的悍匪,谁曾想到竟是位手无寸铁、看上去颇为孱弱的女人。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位女人的长相,简直可以用逆天来形容,美到极致美到不像话。遭绑架的男人也是身价几十亿的富豪,纵横情场一生,什么明星名模没见过?什么花枝杨柳没碰过?却从未见过有如此容貌、如此气质的绝代女子,那一刻他的眼珠子都直了,两眼放光,像是现了一片新大6。

        整个世界也再无外物,只有眼前佳人!

        自然这位此刻与他背靠背绑在一起,耗资不知多少才约到身边的名媛也惨遭遗忘!当然不是这位小姐长相不行,只是与对方比起来差距甚大,几乎就是等同于萤火在与日月争辉。

        可当他听到于彦与那佳人谈话的内容时,又猛然回过神,心中瞬间忐忑不安。

        “唔唔唔!!”他自是不会坐以待毙,奋力反抗,可惜这绳未免也太过紧实了些,哪怕是挪动分毫他都做不到。

        “王座大人,那他们......”于彦看向白衣女子,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

        “直接抹去记忆即可。”白衣女子淡定地回答,说着已朝那两人走去。

        抹去......记忆!?

        卧槽!这又是什么牛逼的神通??刚才是瞬间移动,现在换成洗去记忆了?外星生物的能力竟能恐怖到这种程度吗......

        于彦再次惊呆了,随后他就眼见为实,真真切切地看清了所谓“抹去记忆”的过程——

        只见那女子走到了二人面前,在他们双眼地注视下,伸出一只白藕般的纤手,随即展开五指,隔空对着两人的头盖一握!

        刹那间,像是生了什么惊世巨变,捆着的二人两眼一翻,接着直落落地倒下,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于彦怔怔看着这一切的生,只觉得寒芒刺脊,冷汗不迭。他又一次意识到刚才没有进屋是有多么的正确,眼前这个“王座大人”,手段实在是太过可怕,太过匪夷所思了些......

        “厉害,厉害啊王座大人。”于彦这番话并不是口是心非,奉承谄媚,全然是他最真实的感情流露,显然眼前的事再一次震撼到了他。

        然而白衣女子彼时却没有心力再去理睬,因为就在这一刻,她的身体中有一阵钻心彻骨的剧痛,在潜伏已久后骤然爆!

        白衣女子如同雷劈般猛然一颤,紧接着不堪倒地,蜷缩起身子来,满脸的痛苦难以掩饰。

        “王座......大人?”

        于彦显然也被这一番变化吓得不轻,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有些犹豫不决地走上去。

        “......不准过来!”

        谁知他还没走两步,便听见一声怒斥,正是倒在地上的白衣女子出的。这声音本该是威严而不容抗拒,但在此刻却是那么的无力与颓废,如若一只受伤的小兽所出的警告,再无往日的神气。

        “呃......你不用帮忙吗?”于彦止步,但他慧眼如炬,瞬间看清了此刻的情况,似乎对方正在承受某种痛苦......

        “走!快走!”

        白衣女子深知她目前的情况,已是强弩之末——原来那万妖圣毒并未完全剔除,一部分深藏在体内,剩下的余孽在她全身最松懈之时猛然爆!这一下爆简直就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瞬间就让她吃了大亏。

        眼下,绝对是她最不愿看到的局面。如果说只有毒素的爆尚还能解决,可问题就在于时机不对,所有的这一切都暴露在了于彦的眼皮子底下,当自己全力抵抗毒素之时,却是对外界警觉最少之际,无力再去顾及外界。那么其凶险对于她而言,不言而喻。

        “快走啊你!!”她见于彦还愣愣地站在原地,顿时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刻就将此人灭杀为虚无。

        可是她做不到,此时的她力量之虚弱,别说能应付于彦这种对手了,就连最最普通的凡人,也完全没有能力抵抗。也就是说,这一刻的王座,甚至能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击杀!凡人弑神的传说,在此时或将成为现实。

        于彦仍旧没有走,他忽然沉下心来,静静地打量起形势。

        这一幕落在白衣女子眼中,简直比那绝命毒素更为致命!

        于彦动了,却不是往后走,而是往前。

        “你敢!?”白衣女子用尽剩余气力,勉力让自己表现得强势,“你若敢再往前一步!本座必将将你碎尸万段,再将魂魄封存深渊,让你永世不得轮回!永世在黑暗中受尽折磨!”

        面对这番凌冽的警告,换成以往于彦怕是屁都不敢放,但他这时却冷哼一声,面色漠然,继续兀自朝着对方走去。

        看见此景,白衣王座那抹风华绝代的面容上不禁闪过一丝绝望。

        “这就是天命吗......没想到本座修行数万年,几乎无敌于仙域,却有朝一日落在你这等小辈手上,真是可悲......”

        (此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