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敢问这位高手,生榜第几?

第二十四章 敢问这位高手,生榜第几?

        一切来得都是如此突如其来!

        仍在耳边回响的余音,视线随之混乱,倒在地上的尸体,流淌蔓延起来的那抹鲜红

        很多人至始至终都未曾想到,早已有人在这里埋伏,那声贯穿头颅的子弹,就是最后终结的狙杀!

        然而,于彦此时目光瞥过对面那一方人,却见那个叫作“密德尔顿”的客户早就消失跑路,只留下他那些抄起枪支的手下。

        他们的脸上似乎写好了问题答案——没有对眼前的这一切惊慌,相反唯有冷酷。

        看来这群人,他们早已知道了将要发生的事。

        “哒哒哒!!”

        瞬间,开枪四起,如突然绽放的花蕊,生在这片天地中。

        “该死,干死他们!”虽然发生的一切出人意料,但索菲一方也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击,一时间双方交火不止,俨然成为了一片战火盛宴。

        于彦并未参与这场盛宴,他的目光急速扫荡,穿过整个养老院,最后坐落在那两座小楼之中。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幕还在他的瞳孔深处放映不止。

        “在那里!”

        很快他就做出了判断,彼时的目光深邃,似乎准确地确定了狙击手的位置。然后他毫不犹豫迈开脚步,就朝某一座小楼跑去。

        “你不要离开!近身保护好索菲。”于彦走之前仓促补充了一句,当然是对着周羡儿说的。

        索菲?

        索菲不是死了吗?

        索菲若是没死,那躺在地上的那人又如何解释?

        “你跟着我。”周羡儿听到于彦的话,忽地将一人从己方人群中拉到一边,那人脸上黑黝黝的,似乎抹了些什么东西。可仔细一瞧,竟然是老板索菲!

        “妈的。真是没想到这帮子人都是假的,为了杀老子真是演了出好戏啊!”索菲被周羡儿拉到某处遮挡物之后,一边看着双方的战事一边喋喋不休道,“幸好我早已料到,找了个替罪羊,不然怕是早被爆头了。”

        “咸鱼呢?他人哪去了?”忽然索菲像是想到了什么,问向周羡儿。

        “去找狙击手了。”周羡儿语气冷淡地回应。只是无人能够看到,那张面具下的容颜所呈现的忧虑

        徐左一枪收官,脸上是属于他的从容与自然,似乎这一切早已司空见惯。

        他刚打算收枪,忽然眼角一跳,像是注意到了什么,重新瞄准。

        只见一个瞄准镜中,一个飞快的人影正朝这座小楼疾奔过来,那人速度奇快如一阵黑影。即使养老院与这一座楼间隔着一睹高墙,也被他几个抬步直接翻越,动作姿态皆是如此轻松。

        “嗯?原来这群家伙里也有个有点意思的人呵,想要过来找我吗?那得看看你够不够资格了。”徐左喃喃自语间,已是将准心开始前移。

        “速度很快,得将准头前置一厘米左右,嗯算上风阻,差不多。”

        说罢,他轻轻一扣扳机。只听见一声“呯!”地声响,一块草皮顿时溅射开来。

        他打偏了!

        但偏的不多,    约莫在于彦后一米处。徐左脸色不变,继续计算瞄准。

        “砰!”又是一枪,这一枪几乎是擦着于彦而过的,若是再稍稍偏移一丝,约莫就能中。

        “事不过三。”徐左轻笑了一声,仿佛有种直觉——下一刻就能将对手头颅贯穿。

        事不过三,那是属于他的称号,一个令无数对手闻风丧胆的称号!徐左杀一个人从来都只需要三步上膛、瞄准、一枪毙命。以至于在世界范围内他“徐三步”的名号也是十分响亮。

        这次也将不例外,徐左只需要三枪,他的下一击必然将会绽放血光,脑花四溅。

        “再见,能发现我的位置你还算不错。”徐左淡声说道。

        他全神贯注,似乎将所有的精力都灌入到这最后一枪中。这支银色的狙击步枪,在漆黑处潜伏着它阴冷的光泽

        然而就在这最关键的一瞬,视野里的人影忽然消失!

        “呯!”

        第三枪祭出,然而瞄准镜里的人头早已不在,这一枪又打在了草皮上,飞溅的不是脑花而是泥土。

        徐左脸色霍然一变,猛地去搜寻于彦的踪迹,却见对方在他恍惚之间,已经来到了这座小楼楼下,此时正朝他追赶过来。

        刚才那一刻,他竟然前滚躲掉了!?

        这是什么意识?还是只是运气?

        徐左不禁惊奇无比,他干这一行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作出反应的人物,可能留给对方的时间只不过零点零几秒,这都能做到?

        刹那,一股难言的危机感逐渐蔓延在他的心神,他猛然意识到自己错误估计一个对手,这个对手或许足以对他造成威胁

        连忙收拾好枪支,徐左明白不立刻解决掉这个家伙,接下来都将十分棘手。

        于彦飞速地奔袭在楼道之中,他此时的内心一如他的对手般不太平静。

        他心跳得极快,试想先前自己若不是提前做好了准备,怕已成为枪下亡魂。

        他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自己的呼吸,沉重、压抑如铅般。他深知哪怕如今自己的肉体足够强大变态,也不可能硬生生地接下狙击步枪的一击,刚才那人的射术绝对是超一流的,自己如此快的奔袭速度也险些被射中。

        于彦的眼中闪过一丝杀伐之意,如临大敌!这是他自身体变异以来,到目前为止所接触过的最危险的对手,让他身处惊险之局看来不论如何,也要将其灭杀!

        小楼并不高,只有五层,于彦先前已经发现了对方,在第五层的某间房间之内。而当他来到这里时,却发现那人早早不见此地。心中顿时明白对方必然去了楼顶,打算在那里与他决战。

        于彦随后便朝楼顶追去。

        五层与楼顶之间隔着一扇全封闭的铁门,以至于无法看见铁门的情况。于彦自是不会大意,不敢随意开门,只是冲上去一个大脚——

        “哐当!!”

        很难想象这一脚有多少的威力,直接就将门阀震了个稀碎,铁门随之踹飞!

        而在踢完这一脚的瞬间,他身体后倾,瞬间暴退。

        “砰!”

        果不其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过他的头顶,随即便能看见一个热滚滚的弹孔,打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之上。

        惊险!于彦目光顿时变得凶狠,这一枪仿佛激起了他的杀气,毫不犹豫、相当果敢地就冲了上去,打算趁着对方射出这一枪的空隙,接近其身,不给再次发枪的机会。

        而在他冲向对方的同时,也看清了对方的面容。

        身材不高且面颊偏瘦,衣着一件花色衬衫,非常朴素的麻布长裤,以及一双沾满泥水的运动鞋。他皮肤较为黝黑,却不是天生的那种肤色,而是后天经过无数风吹日晒所致。此人气质平平无奇,穿着也再普通不过,此刻却给于彦一种森然之感。

        眼下对方见一枪落空后,看到于彦快速朝他接近,脸上虽有些慌乱却仍是有条不紊。

        他立刻丢掉了手持着的长枪,毫无躲避之意,相反也有了近身交战的打算——直接反冲向于彦!

        于彦不禁心中冷笑,这种近身肉搏,绝对正合他之意。

        两人间的距离很快地拉近,二者急促的声音似乎暴雨前的宁静,空气中弥漫着不安与躁动,让那天空也在这一刻为之一暗

        生死时刻,决绝肉搏!

        二者已是进入到了各自的近身区域,于彦率先出手!

        他小腿一蹬,另一脚飞踢而出。半空呈现一抹惊艳的弧度,还有一道汹涌狂暴的声音。

        这一腿与之前战张天师那会全然不同,是真正的毫无保留。若是击中对方,怕足以踢散对方的肋骨。

        然而这位对手却毫无避险的动作,而是逆流而上。两手护住胸部,硬生生地朝他撞了上去!

        于彦这一脚尚还未踢到对方,就感到自己的胸口被个沉重如巨石般的力道直接推出身体失去平衡,下一刻他直接倒在了地上。

        于彦失算了,他没有想到过对方会以这种命都不要的方式来破解自己的招数,可见对方实战经验之丰富,还要比他更甚。

        倒在地上的刹那,于彦便暗叫不好,想要起身。可对手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那人一跃便扑在了他的身上,两腿缠住了他的身体,一手作为支撑,另一手直接化为无情的铁锤,直接朝他砸下。

        “嘭嘭嘭!”

        每一拳都是凌冽而又凶狠,砸在地上发出一道道声音。对手的拳头坚硬似铁,哪怕落在地上也像是完全感受不到疼痛般,简直残忍,完全不想给于彦反抗的机会。

        然而一番迅捷的抡锤过后,却是一拳都没有打到于彦的脸上!不是被他险而又险地躲过,就是被他的手臂所格挡。

        徐左绝对是震惊的!

        这时他的攻势微歇,两手有些发麻之际,一股难以形容的怪力传来,就将他推了出去——

        于彦将对方推出去后猛然起身,随即再次向其冲去,迎面就是一拳!

        这一拳远比徐左的还要凶猛强势。徐左面色顿变,像是感受到了那朝他正面袭来的惊涛骇浪,不敢轻敌,拼尽全力将自己的身体一扭,几乎是脸颊擦着这一拳躲过的。

        饶是如此,也能感觉到那刀锋般犀利的拳风

        于彦这一拳同样落空了。

        和徐左的反应相同,他也满是讶异,但在这殊死搏斗的刹那容不得他讶异。很快于彦的攻势又接踵而至,毫无停滞。

        “哗哗哗!!”

        “嗒嗒!”

        几个呼吸间,二人交锋不止,每一下抬手挥臂,不是落空就是格挡的声响,那声音简单却也粗暴,惊起一阵空地上的泥灰。

        徐左开始变得相当吃力,他不断地格挡闪避,也不时进行着反击,但只觉得眼前的此人如同永不停歇的战士,不仅移动速度没有减缓,还越来越凌厉。

        反观自己的四肢早已震麻,隐约还能感受到身体中传来的不堪与乏力。

        “等一下!等一下!!”

        徐左好不容易找到机会留出空间,赶忙撑起两手呼喊起来。

        在这种生死关头的肉搏战中,这种做法是相当不明智的,等同于把破绽出示给对方。

        只是于彦却并非那种穷追猛打的人,而且他的反应也很快,没继续出手。听到对手的话后,露出一脸不解,冷冰冰地回道“怎么?”

        此时徐左的面容上摆满郁闷,如同苦瓜般难看。

        “大家都是同行,我想这一次你也失算了吧看来我们都血亏了!”

        “嗯?什么意思?”于彦没想到这对手居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也不知是何意。

        徐左脸色稍稍舒缓了些,坦然地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左。‘生榜’排名第91,这次帮忙杀人的酬劳是五百万。那敢问这位高手,你又是生榜第几?这次的酬金是多少?”

        我生榜第91,酬劳五百万。

        敢问这位高手,你生榜第几?

        于彦听后,不禁两眼都瞪直了

        (此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