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兄弟重逢

第十六章 兄弟重逢

        第四轮结束的后一天。

        于彦难得的消费了一次,在楼下某家店面里做了个桑拿。待他从中出来后,春风拂面,仿佛整个人焕然一新。

        他平时没什么消遣活动,除了在维修站上班就是看书。于彦耐得住寂寞,或许是与他从小被灌注的天主教思想有关。他喜欢在文字间放松自己,并但不像某些学者一样思考研究,他就纯粹只是放松。

        因此虽然他只有高中学历,但其谈吐修养知识面等都远不止于此。

        至于为何没有其他消遣活动,原因很简单,生活所迫。于彦的银行账户里从来没有哪一刻存款高过四位数,既然填不了温饱,又怎会去考虑奢侈。

        人生就如苍天抛下的弃种,任其自生自灭。或埋于深土,或裸露在烈阳,有幸者生根发芽,无幸者默默死去。大多数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注定了,当然除了暴毙也有慢性死亡......做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梦最终湮灭于无形之中。

        有些人自认不凡,但最后不过一场空谈。

        有些人空有一身本事,但始终消迹于人海。

        有些人天之骄子,神童盖世,却也抵不过泯然众人的伤悲。

        若是缺失机遇,难逢伯乐,再天才的天才也只是天才,永远只是天才,而不是天!

        于彦没有伯乐,但他却有了机遇。

        此时再次打开银行账户,上面的数字赫然已是六位数之多,这是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如今已然可以靠着这笔钱做他想做的事,买一辆自己从前幻想得到的小轿车,也可以去遨游四方,踏足天下。

        当然他不会这么去做,但并不仅仅只是他母亲的原因。更多的则是他的经历......

        当一个贫穷落寞的“失败者”有一天突然逆袭,那他将有着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大手大脚去花销,立马过上花天酒地的快活人生;第二种是一毛不拔,舍不得开支一如从前。

        诚然,这两种生活方式取决于那人自己,但命运早已为前途进行了最诚实的安排。

        于彦不属于这两种人中的任何一种,他吃过苦,也明白着果实的来之不易,但他不会斤斤计较也不会让自己受苦。

        该放松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放松,该工作时他比任何人都带劲。这是他小学老师教会给他的道理。

        而当偶遇昔日的同学之时,他又会比任何人都慷慨......

        “喂!于言吗?啊......好久没听你说过话了差点都不认得了你这小子!现在在大学混得咋样了?嗯还过得去......明天出来吃趟饭吧哥请你......什么不需要我请!?嘿你这小子现在欠收拾了,明天给我出来别窝在宿舍睡大觉了,知道没有?到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来接你,好就先这样我挂了......”

        于彦一边抽着根烟,一边对着电话那头愤愤不迭,很少见平淡自若的他有如此神态,可见电话那头确实是他一个极为重要的人。

        能不重要吗?作为这个世界上他仅有的两个亲人的其中之一,从小便患难同当,苦难同受,同行一路走来也是殊之不易。

        他记得当上一回见到弟弟已是一年多前了吧,那会还是他刚刚送对方去上大学,别的新生都有父母陪伴,而他们则是兄弟两相依为命,风雨同舟。当然那一次他也有幸亲临高校校园,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自己的学院梦。

        流年莫追,距离那次早已一年有余,也不知如今的“他”究竟如何。思来想去,于彦也就因此无法入眠了,看着窗外的黑云笼纱,只觉得此夜要是有一轮圆月该多好多应景。

        “你说......这两月来若我还是默默无名,像从前那般庸碌无为,怕是也没有脸面去请他出来吃饭了吧......”于彦叹了一口气,却也不知此话是对谁说。或许是他的自言自语,或许是看着身旁侧躺着的“小女孩”,有感而发。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长梦醉清醒!”

        翌日,风高气爽。

        于彦刚刚下楼,便有一辆黑色的保时捷迎面而来,如若风中的奔跑着的猫科类怪物,圆润流畅的线条让人眼前一亮,前脸的大排气孔仿佛还在喷着热气。

        那车停靠在于彦家楼下,于彦也有了时间去好好品鉴一番,他见多识广,若是事前不知也能判断出这车的车款——帕拉梅拉,且还是涡轮增压款的。

        但于彦事前是知道的。当他尚在观车之余,车里那人已打开了车门,提了提衣领,悠悠地从中走出。

        那人一席昂贵西服,油光满面,肥硕的身子想来也是下车不易。他瞅了眼四周的环境,虽然嘴上没说,但其神色中隐现了一抹厌恶。

        “于先生吗?来把协议签了吧。”他的言语之中倒显恭谨,但其神情间的傲慢还是难以掩饰。

        于彦自然是知道对方瞧不上这里,想来自己所居住的这一带与这一辆车的阶层并不在一个高度。但他无所谓别人的眼光,拿过来那叠厚厚的纸卷就一阵潦草地签了起来。

        待他签好后,那胖子更是连之前的恭谨也丢了,指了指他道:“协议上有讲,三天后按时归还,晚归还一个小时后就按利息开始加算。还有到时候记得打我电话,我电话是......”

        于彦不禁嗤之以鼻,只觉得他们这一行的嘴脸未免也太过真实了些。但这种场景他已然熟悉得再熟悉不过——早在很多年前就司空见惯了。

        待胖子走后,于彦并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猴急般的坐上车去,而是做了件意想不到之事......他在车的前头摸索了一番,随即“咯嗒”一声打开了前车盖,顿时盖中景致浮现眼帘。

        “五点二升的微十发动机,虽然被饰盖挡住,但应该准确无疑,就是这个味!turbo双s,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开上它......”此刻的于彦表情专注,虽然这只是一辆三天八千块的“临时坐骑”,但并不影响他对于这一切的热衷。

        这款保时捷帕拉梅拉,是他和弟弟从小就吹过的牛逼之一,尽管这台车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弱于gtr,却足够自己为其付诸别样的情绪。

        坐上驾驶座更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虽然如今的他早已不同往日,可仍会感到心潮澎湃,尤其当指尖抚摸过那真皮材质的皮革,就如同在抚摸心爱的女人的肌肤。他点火钥匙一转,电子手刹一放,脚刹抬起之时,那微十发动机刹那间启动所带来的低沉嗡鸣,仿佛在说——

        有一个人,他早已准备就绪!!

        ......

        江月科技大学是江月市的最高级学府之一,放眼全国乃是全世界也是一流,能就读于此的学子无疑是冠之翘楚,人中龙凤。而其地理位置优越,坐落于江月市南部清水学院区,置身绿水,隔着青山,在其十里之外都能闻到那种独特的芳草清香......若不是顶着“国内最强科技学府”的名号,怕是人们都会将其当作避暑胜地罢。

        大学校门外,一辆尊贵的黑色保时捷骤然驶来,引来无数侧目。

        于彦从车上下来,还是他一贯的休闲穿搭:卫衣牛仔裤。简单却又百搭......他是这么理解的,至于周遭围观的就不一定了。

        当一个人发家了,像是他做的一切都是对的。若穿西衫革履,那就是有格调;若穿休闲平价,那就是平易近人。然而换个高度,倘若他并未发家,上述两种又成了“羊质虎皮”以及......所以一切对外在的形容词,在于彦看来不过是狗屁一场!

        “哎你人呢!?什么......等别人?等谁......什么!女朋友??”

        于彦顿时呆若木鸡,许久才回过神来,冲着电话那头狠狠骂了一句:“你特么怎么不早说!找了个女票连亲哥都不告诉......你小子给我等着吧。”

        许久过后,当于言从学校里头讪讪出来时,迎接他的差点就是一顿胖揍。

        但于彦终究没有下手,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老弟的女友,也就是他的“弟妹”,第一时间就微笑着迎了上去。

        “咳咳......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啊~哦不,真是南国有佳人,荣华若桃子啊!”于彦一脸端庄,颇为认真地道,但其不断上下扫动的目光却证实了此言之虚......相当属实。

        只见那女子个头较小,躲在于言的身后差点都没能瞥见。但其金色的发丝还是想不引人注目都难,一头马尾发系着粉色蝴蝶结,洁亮的额头下,一对蓝色的瞳孔如宝石般瑰丽,精致的五官洋溢着秀气,素面似清水美玉。其肤白如雪,面容清丽,属实是难得一见的美貌女生。

        但关乎她容貌的一切,无不在透露着这个女生作为白人的身份!

        “噗!是荣华若桃李啦!”弟妹瞋笑一声,她的声音非常好听,但出乎于彦意料的是,她的夏语同样十分标准。

        “嘿,这你就不懂了吧......你哥我这是故意的。”于彦嘿嘿笑道。

        弟妹似乎十分爱笑,经过这一番调侃,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尤其是当她偷偷地看了眼于彦,再看了眼于言,发现这哥俩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时,不禁乐得更欢了......

        “......”于言顿时无语,“哎那哥,先介绍一下......这位是埃琳娜,我们是去年暑假的时候认识的......”

        然而于言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哥于彦猛地拉到了一边。

        “你小子怎么事前不跟我说清楚?幸好你哥的临时反应能力超乎常人,不然怕是要丢人了特么的。”

        “嗨这不是给你个惊喜吗。”

        “惊喜什么?知道你哥是个单身狗,刻意拉女票出来让哥吃狗粮?不过没想到你这小子居然泡了个洋妞会来,有点出息啊。”

        “哎?你们在说些什么呢......”埃琳娜悄悄地靠近了过来,满脸疑问。

        “哈哈没什么,只是很久没见了所以叙叙旧!哦对了,咱先一块出去找家店坐下吧。咱们边坐边聊,弟妹你想吃什么就说!”于彦与于言并肩而立,一时间差点让埃琳娜没认出哪个才是真身。

        不过她旋即立马摇了摇头,回答道:“等一下,我还有一个朋友也要来。”

        “嗯?还有一个?谁?”于彦略有惊讶,疑惑道。

        (此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