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实力演绎

第十一章 实力演绎

        李贤深知,于彦在一场比赛中可不仅仅只是放水,打一开始就是让着张天师赢的。至于其究竟使出了多少实力,没人清楚。

        他看着前方道路,一辆辆车逐渐被他超越,两旁的路灯似流火般游走不定,而自己也陷入了先前的那番场景......

        那时的张老倚倒在围栏上,而于彦缓缓走近,看起来比赛即将终结。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着于彦必将获胜之时,令人意外的一幕却陡然发生。

        只见于彦走至张天师面前,伸出手臂,对着对手道:“来,站起来。我还没战尽兴呢。”

        他的目的......居然只是想去扶张老一把!?

        张天师的表情和擂台边的所有人一样,一脸的惊疑未定,但下一刻,骤然变幻。

        他伸向于彦的手猛地一抓,如同鹰爪叼住猎物那样,与此同时两腿一蹬,在缠住于彦的同时一个360度的翻身直接将于彦弄到在地。

        “十......十字固!!”

        “我擦张天师太卑鄙了!趁着咸鱼不注意就下此毒手,卑鄙啊卑鄙......”

        “不过咸鱼未免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能在比赛中这么将弱点暴露给对手呢?”

        张天师所使用的,正是如擂台下人们所说的“十字固”。这是一项实战中经常能看到且实用的技术,主动方与被动方身体成十字形交叉,主动方的两条腿分别在被动方的颈部与胸部,使被动方的一只手臂穿过主动方的裆部,主动方用双手将被动方的手臂压在胸前,并用力挺跨,使被动方屈服。这个锁技技术主要是会对被动那一方的手臂和肩膀产生巨大伤害,目的相当明确。

        “啊哈哈哈小子!你果然还是太年轻了~比赛里可从来没仁慈一说啊!!”张天师老脸涨红,几乎用尽了毕生之力,把于彦的手臂狠狠往下按。无论于彦如何挣扎,他都是牢牢不放。

        “卑......卑鄙!亏你还是德高望重的格斗家,居然尽使些偷袭的低劣手段。”于彦被张天师的两腿压在身下,表情狰狞,看上去痛苦不堪。

        “呵......呵......卑鄙?地下比赛比的就是谁更狠,只要能获胜其他什么都是空的。”

        场面逐渐步入尾声,所有人此时都呼吸放缓了,他们都知道现在才是决战,张天师已然把所有的体力都耗尽在此刻。只要于彦能够挣脱,他就必赢,但......

        但张老的“十字固”似乎格外难破,就如同高大雄伟的烽火墙垒,墙下是数不尽的尸横遍野。

        于彦陷入了巨大的困局之中,如若困兽之斗,不管他怎么卖力,张天师就像是“牛皮藓”似的怎么都甩不掉,苦涩不堪。

        这一场鏖战可谓拼得山穷水尽,但最终还是迎来了结局。

        “我......认输......”

        于彦在多次挣脱无果后,还是抛出了这句话。

        那一刻,无数人心脏都随着他这句话而急速下坠,“呯”的一声跌入谷底。

        “可恨啊!这输的也太冤啦~~”

        “老子又赔光了!!”

        “张天师真是卑鄙至极,虽然赢了,但他是怎么赢的大家都看在眼里。”

        “咸鱼输了比赛但没输场面,他已经相当努力了,只是可惜......最后还是倒在了‘经验’上。”

        那一刻每个人的神情皆是复杂的。随着裁判的呼喊声,于彦落寞退场,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沮丧。若是李贤自己在那时也身为一个外人,定然也会为于彦打抱不平,觉得这一场败北极其不公!

        但他却并不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内情,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于彦或许从头到尾都没有展现过真正的实力,却能让所有人都认为一切是多么自然——咸鱼已经非常努力了。

        此时他细细一想,不禁想出了些许答案。之所以能造成这种错觉的,归根结底还是于彦的“演技”!他并不是以“实力不济”为卖点,输掉比赛......

        而是输在了“经验不足”之上!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于彦的输是输在了他的“第一次参赛”,因为自身的经验不足,给张天师留了机会。毕竟于彦从头到尾的表现都是碾压,不难看出在实力上他要远胜于对手,这就容易引导观众走向“于彦不该输”这条方向上。

        可以说,于彦最大限度地利用了他这个“新人”的身份。所以没有人会去产生怀疑,似乎一切都是非常自然。

        但,也正同于兄弟说的一样——这个方法只能使用一次!因为下一次,他就不该再扮演“新人”这个角色了,届时若是再像这般败北,那必然引起怀疑。

        高明!无话可说的高明之举!

        不仅取得了自己的目的,还调动起观众的情绪,将所有观众都拉向为自己这一边为自己打抱不平,同样也将所有的舆论都丢给对手。

        这时候李贤对于彦有了新的认知:此人不光极具格斗天赋,连头脑更是清楚冷静得可怕!

        仅仅在赛前,他就构画出了剧情的走向,并能有这种演技......无论是当时的气氛他的表情他的呼吸频率都是找不到任何疑点,这就相当厉害了。虽然这一切的前提都需要“实力”的支撑。

        可以说,于彦依靠他的“实力”,演绎出了一场真正的“好戏”!

        然而......于彦却并没有这么想过。

        他在当时,确实放水了......从第一脚开始,他原本就可以杀死比赛,但却刻意增加了蓄力的动作,留给张天师更充分的反应时间。但张天师的水平之差却着实令他有些为难,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张老机会,才能让张老打败自己。

        至于第二脚“连环踢”,则更是他自己的“失误”!

        本来一脚收工,但那时候张老的反击却令他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危险,也不知怎么的,身体自然而然就作出了反应,一个令他也完全摸不着头脑如何做到的反应。

        当他意识到那一脚用力过猛后,已经稍稍有点晚了,于是他便想过去拉一把张老,顺带看看老人家的情况如何。

        谁知......

        但也因此,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就像天上掉馅饼一样砸在了自己的头上——

        张老终于有机会打败自己了!!

        那一刻他的内心是欢呼的是激动的,无数激动凝聚成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促使着他更激烈地配合起张老来。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当时的两人就是这么个情况。于彦竭力地再配合着张老,通红的脸,暴起的肌肉,这应该也是他的“演艺事业”新巅峰了。

        而张老也同样非常竭力地在配合他,嘴里一个劲不停地咧咧骂人,手头的力气倒没松过,简直就像是在制服一头“蛮牛”似的。

        最后的结局自然也是得偿所愿。张天师的一役,赚得盆满钵满,演了一出戏,就赚了几年修理站的工资还不止。“果然呐~这年头还是做个演员比起‘真枪实弹’的要来钱快得多啊!”

        当然,玩笑话归玩笑话,经此一战,于彦却是获益匪浅。

        最最令他动容的就是张天师那一句话,“比赛里可从来没有仁慈一说”。

        倘若自己没有这一身逆天的身体能力,或许那一刻还真要陷入为难,张天师的偷袭真的是出乎意料......

        “看来以后我要多注意了,无论何时都不能放松警惕,不仅仅是在比赛......”

        车里的两人,同样目视前方,同样心里思量,但却是各怀想法。

        ......

        深夜,于彦盘坐在简陋的床上。房间里的一切都很单调,没有多余的装饰品,日子过久了难免会有些压抑。

        然而倘若你是于彦,就不会这般想了。

        此刻房间里“群魔乱舞”,他视线所及之处,尽是飘忽不定的鬼影。

        偶尔能够看清它们的脸,没有眼睛,唯有一片空洞。撕裂的嘴,桀桀的怪笑,在于彦身边徘徊,却从来没有接近过于彦的床边。

        或许是在忌惮于彦?或许是出于其他目的,也或许......是因为于彦身旁躺着的那一只鬼?

        这个体态娇弱的小女孩,每个晚上都会静静地躺在这里,背着身对过他。然后每天清晨又都会突然消失不见,依次反复,但自始自终都未曾说过一句话。

        于彦注视着她一会,嘴唇轻嚅“哎那个......小妹妹?”

        “你从哪里来的......”

        小女孩依然未曾答话。

        于彦不禁猜测对方或许听不到自己说的话,虽有些不甘,但也就忍了。只希望这小女鬼不要在半夜对他做些什么就好。

        再将注意力重新放在自己身上,于彦很明显地就能感受到,其体内那股不知名的气体经过这几日,似乎又壮大了两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明显对自己颇有益处。气体的壮大之余,他的身体各方面似乎还在变强。

        “当这些气体成长到某个限度后,又会怎么样?”不知不觉地,他居然隐隐有些期待来。

        ......

        此时此刻,江月市的另一处暗仄角落

        手机屏幕上光影闪动,两人正在擂台上缠斗在一块。仔细一看,可不就是今天咸鱼和张天师的那一场比赛嘛!

        她美眸微垂,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似是在找寻着些什么。片刻后,他有了答案。

        月色下,那张白皙精致的面容勾起了一抹笑意,远比天边的弯月还要更加皎亮。

        “这些年我找你找得好幸苦呀~没想到,你居然是......”

        (此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