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龙图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卖盐的将军

第二十二章 卖盐的将军

        昨夜,盖勋与刘云把酒言欢,整了个通宵达旦。

        但,也喝了个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盖勋在答应了刘云之后,好像忽然间解放了一般,整个人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借着一碗接一碗的酒,他将对朝廷的不满,对董卓的恨意,对皇甫嵩等三公六卿诸大臣无能的不满,统统发泄在了酒中。

        自中平三年弃官归家,再到后来被朝廷重新征辟,出任武都郡太守,直至今日,盖勋都过的不如意,过的很糟心。

        他那时候答应入朝为官,就是个错误。

        什么狗屁西园八校尉,一群能臣武将,竟然听命于一个小黄门。

        这还能算之为朝堂吗?宦官专政,外戚专政,再到如今外将把持朝政。

        盖勋也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反正就是哪哪都不对劲。

        在彻底的喝醉之前,他只说了一句话,“反!必须反!”

        当人带着情绪喝酒的时候,就很容易醉,尤其是盖勋的心中积压了数年的郁闷。

        真正的能臣,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活的会很痛苦。

        就如盖勋这般,刘云看着酣睡的盖勋,又干了一碗酒。

        这酒,真不醉人。

        自古崇尚能臣清官,可清官难做,能臣难为。

        他们做不到随波逐流,做不到打着仁义道德,一心为朝廷的幌子,暗中发展自己的权柄。

        他们心系天下,可往往不得善终。

        如今那些在朝堂上,站的高高在上的人。

        他们所着眼的,十之八九,只是眼前的权利。

        天下万民,刁民而已了!

        ……

        当初升的朝阳,在灰蒙蒙的尘雾中探出头来。

        刘云神清气爽的带着王廷等人离开了盖府,尽管天气不好,但心情是好的。

        当盖勋得知刘云还带了一大批的食盐,便提议由他去处置。

        盖家在这一片地界的圈子还是很可以的,并保证绝对能满足刘云的诉求。

        刘云自然是答应了,这事情,他求之不得。

        汉末的天下,说白了,是名门豪右的天下。

        这每一家,都拥有着让人只能望其项背的实力。

        要不然,刘云也不至于千里迢迢的来寻这么一位,如今已垂垂老矣的将军。

        盖氏虽地处边陲之地,可势力不容小觑,

        王廷将身边的几人都派了出去,去寻其他的兄弟,在那家厩置会和。

        这家位置偏僻的厩置,今日格外的火热,南来北往的客商聚于一堂。

        本来挺热闹的气氛,在刘云几人进去之后,忽然间变得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的眼睛盯在了刘云的身上。

        刘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放缓了脚步,目光望向了不远处的店老大。

        “大兄弟,你可算是回来了,瞧瞧,这都是小的替你找的人。”

        店老大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替刘云解释道。

        刘云微微一愣,甚是诧异的看着店老大。

        这老家伙是不是有毛病?

        他是答应让他帮忙卖盐,可没说多么的大张旗鼓,这算是个什么搞法?

        找这么多的人来,也不像是做生意的样子吧。

        就在此时,店老大脸上的笑意,忽然渐渐敛取,微弯的背也直了起来。

        他将双手拢在袖中,扬起下巴冲刘云说道:“他们,可都对你的盐感兴趣!手中,也皆有铁器。”

        在店老大的背后,那些原本正在吃饭的客人,忽然一个个站了起来,并举起了刀剑。

        刘云的面色陡然黑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这竟然是一家黑店。

        “看来,我留下的两个兄弟,应该已经是死了!”刘云微闭了下眼睛,说道。

        店老大嘿嘿笑了两声,脸上尽是猥琐。

        “若不是他们,我还真不知道,你带的竟不止是那些盐。剩下的盐在哪里?交出来,你们几个我就不杀了。”店老大扬声说道。

        刘云目测了一下此时在这家店中的人,约二十几个人,不算多。

        “王廷,杀了吧!”刘云缓缓抽出了刀,冷声说道。

        王廷猛的一步踏出,犹如蛮牛出笼,斜斜的一刀挥了出去。

        这一刀力带千钧,自下而上,划过了三个人。

        一人破肚,一人破胸,一人直接掉了脑袋!

        店老大的脸色陡然变了一变,他没有想到这个人这么的硬骨头,废话都不多讲一句,就直接动刀子。

        “杀!给我杀了他们!”

        店老大着急大喊道,同时,悄然往后缩去。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又冲进来了数人。

        店老大的脸上忽然绽开了笑意,他大喊道:“小子,还不束手就擒?!”

        就在他这话喊出来的瞬间,却听到那些人对刘云喊了一声,“主公!”

        刘云瞥了一眼店老大,讥诮道:“撒币,我的人!”

        店老大的脸上忽然多了几层惶恐,他当真还以为是他找的这些人另外安排的后手。

        可……怎么会是这小子的人?!

        “杀!”

        刘云大喝了一声,紧随王廷之后,杀了上去。

        有些事情,只有第一次和无数次!

        其实,刘云仔细想想,他适应环境的能力,还是很可以的。

        第一次提刀砍人是什么感觉,在他的脑子里面已经不是那么的深刻了。

        剩下的,便只有无数次了。

        选择在这条路上挣扎前行,刀的锋不锋利,便有了很直接的关系。

        而刘云只需要选择的,是在正确的时候提刀,错误的时候放下刀。

        滚烫的鲜血,一离开身体,很快就会变得冰冷。

        好像已经和那具身体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随后一队一队赶来的士兵,彻底碾压了这群匪寇最后的算盘。

        被堵住门的他们,就像是被捂进了锅的王八,不管四蹄多么的有力,没有掀开锅盖的力量,他们就没有任何的活路。

        战事很快就宣告结束,在满地的尸体间,唯一存活下来的,只有那位店老大。

        这是刘云特意留下的,他还有几句话想问问。

        惶恐、弱小、委屈,这一切的情绪,像是阴云笼罩在了缩在墙角的店老大身上。

        他惶惶不安的目光扫过围了一圈的士兵,还有他们低垂在手中的长刀。

        这里的任何一把刀子,随时都有可能砍掉他这颗如今满是悔念的脑袋。

        “大人,能不能……饶小人一命?”店老大用干涩的声音,仰头对刘云说道。

        他如今脑子里面全是后悔,非常的后悔。

        这小子分明就像是一个寻常商贾,为何就偏偏错了呢?

        “为什么要杀我?只是为了抢盐?”刘云喝问道。

        店老大在这个严寒的天气里出了一脑门子的汗,他很想找一个其他的借口,可没有。

        缓缓摇了摇头,店老大认了命,说道:“仅仅只是为了……盐,大人,小人一时糊涂,求大人饶小的一命,就是当牛做马,为奴为仆,小人都愿意。”

        刘云拿刀尖敲了两下黄土地面,说道:“你这样的仆人,我可不敢要,怕你半夜把我给弄死!我的盐呢?”

        “都在后院,都在后院!”店老大慌忙说道。

        他认为,在这个时候,只有老实才能救命。

        昨夜他计较了很久,当得知刘云要去找盖勋的时候,他犹豫过,也怀疑过刘云的身份。

        但最终还是被利欲熏了心!

        就在店老大以为自己看见了希望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刘云说道:“你!我亲自杀!”

        脸上刚刚窜起一缕惊慌,他的脑袋就掉了。

        这个表情,成为了他此生最后一个表情。

        如果做成木乃伊,他,会是一个表情很夸张的木乃伊。

        “带上盐,我们走!”刘云擦着长刀,说道。

        时势造英雄,局势会将人往冷酷的方向逼,好在刘云始终觉得自己的心是热的。

        有这,便足够了。

        回到盖府,当刘云笑着将这些事情讲给盖勋的时候,盖勋给刘云递了一碗酒。

        同时说道:“杀这些人,只会脏手!去去腥。”

        “还真是,财不露白,他们死了也怪我。”刘云一口喝干了碗中的酒,说道。

        盖勋将自己面前的酒,倒在了那把他甚是爱惜的宝刀上。

        “这个世上到底有多少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知晓,在如今,至少有半数以上的人,会认为,用手中的刀枪棍棒糊口,比用勤劳的双手糊口,来的更容易一些。”盖勋缓缓的擦拭着那把已经很锃亮、很锋利的环首刀,那确实是一把可吹毛既断的好刀。

        刘云扫了一眼那把宝刀,说道:“这个社会本身就是弱肉强食,只是法纪崩毁,让这一切野蛮生长了起来。我们这些人,手中握着刀,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便是重整法纪,驯化野蛮的人心,庇佑善良的弱者。”

        盖勋细细琢磨了一番刘云这些话,忍不住赞道:“虽然你年纪轻轻,但你所说的这些话,都很有道理。你能在这个年纪,有这非同一般的见解,实属罕见。”

        “那是因为我读的书多。”刘云笑了笑说道。

        读史以明鉴,读的书多,道理也就明晓的多一些。

        盖勋笑了笑,忽然问道:“你还打算要铁器?有何用?”

        刘云站了起来,依靠着木栏,很是艳羡的看着圈内那一匹匹的良马,说道:“铁的用处可就多了,我要打造精钢刀,比你手中这把宝刀还要好的宝刀。还要造大炮,能够轰掉一座山头的大炮,总之,好像什么东西都需要用铁。”

        盖勋的眉头微微一蹙,“比我这宝刀还要好的宝刀?恐世间少有。”

        “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有没有办法搞到?”刘云问道。

        盖勋收起刀,说道:“我试试看,不过,马和将士我倒是已备好了。此次还乡,我本就是前来招募乡勇的。”

        “所以,你养马不是真的养马,也不是不打算去洛阳了?而是给自己招的兵准备的?”刘云笑问道。

        他还真的以为,这老人家和史记上写的不一样,打算在这里养马度日,不打算参与那沸沸荡荡的朝堂之争了。

        “正是!”盖勋说道。

        他如今已拜入刘云的麾下,也没想着隐瞒。

        ……

        就在韩遂的眼皮子底下,像是活出了人生第二春的盖勋,明目张胆的开始了募兵。

        也让刘云见识了一遭,西凉大人的号召力和影响力。

        真他娘的恐怖!

        短短三日的光景,就募集了八千余人。

        刘云曾经看过后世的数据调查,在此时,整个敦煌郡的人口才勉强三万户。

        三万户便是以每户五口人算,才不过十五万人。

        妇孺老幼不算,每户的青壮年以两个人算,估计能到一个平均值,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整个敦煌郡能当兵的人,绝对不会超过六万人。

        可凉州到如今已经出了两个枭雄,董卓带的是凉州兵,韩遂、马腾带的依旧是凉州兵。

        到如今,盖勋还能在短短三日之内募集到这么多的士兵。

        这只能盖氏在这一方土地上的影响力。

        不过,刘云仔细看了一圈发现,盖勋所招募来的大多是羌、氐族士兵,甚至于,还有一部分的匈奴人,汉人只是少部分。

        凉州,本就是民族大融合之地,出现这样的一个局面,刘云并不奇怪。

        八千兵马,在这个手握千人,就可以起义的年代,已算是一支大军了。

        盖勋只招了这八千人马,便不再扩员了,因为粮草有限。

        多了,他支撑不起。

        刘云所需要的铁器,在盖勋费了不少的心血之后,总算是搞到了一些,基本都是一些破铜烂铁,勉强装了三车。

        “盖老,数十骑回汉阳没多大的问题,可如今我们带着数千人马,想要绕过韩遂与马腾的地盘,回道汉阳,恐怕不易!”刘云摆弄着一时兴起弄出来的沙盘,对侧卧在榻上的盖勋说道。

        盖勋翻身而起,揉了揉小眯了一会,还有些困顿的眼睛,甚至霸气的说道:“那便杀回去!”

        “盖将军自是威武不凡,可这要是一路杀回去,您老觉着,您刚刚招的这八千人马,还能几个人?”刘云扭头问道。

        这老爷子,比黄忠还牛气。

        盖勋端详着刘云摆出来的沙盘,挪了几处地方,说道:“这样才合适!那便绕道西平,直取陇西!”

        刘云扫了一眼盖勋刚刚摆出来的西平县的位置,这是打算要长途奔袭啊!

        绕道西平,的确可以避过韩遂重兵镇守的酒泉、张掖、姑臧三地。

        “我看,莫不如故部疑兵,奔袭金城,诱狄道、榆中的马腾兵马相援,趁机夺了这两地!”刘云盯着沙盘看了良久,忽然说道。

        韩遂、马腾如今还没有彻底的散伙,这也是一个让他们二人分家的机会。

        盖勋忽然大笑了起来,“古有围魏救赵,你这是打算围魏夺赵?”

        “差不多!我派人先行一步,令人暗中屯兵榆中以南,北可直奔榆中,往南直指狄道。”刘云说着,在地图上标出了一个点,“此外,还可以派人入金城,散布一些谣言。我等在此地招兵买马,可没人知道到底招了多少人马,几千几万人,就是我们口中的一个数字。”

        盖勋看了一眼刘云,“好小子,你这是打算从此刻开始就要卖我的名声了?”

        “盖老,早用晚用还不都是一样,关键要用到好处!所谓兵不厌诈,我们故布疑阵,指东打西,八千人也要打出八十万大军的气势。即便打不着韩遂、马腾,也要让他们心惊胆战一番。”刘云握拳说道,他把自己给说了一个热血沸腾。

        盖勋倒是没有接刘云的话茬,因为他觉得这个计谋很靠谱,看着刘云,他忽然问道:“听说你绑了马腾的幼女?”

        刘云猛的一愣,这个话题来的有点突然。

        “盖老,你这是听谁说的?”刘云诧异问道,自打来到这地方,这茬他好像没有说过。

        盖勋喝了一口水,慢悠悠说道:“自是前几日了,不是王廷那小崽子酒喝多了说的嘛!”

        刘云猛的一拍脑门,王廷这小子应该戒酒了。

        这怎么一喝酒,这嘴就管不住了呢!什么话都说。

        身为一个谍报人员,这是大忌!

        “听说马腾幼女虽然性格顽劣了几分,但长得还怪好看的?”盖勋一脸好奇的问道,目光上下打量着刘云,像是在比划什么一般。

        刘云被盖勋给看的浑身不自在,“盖老,有什么话你就直说,那姑娘长得确实不错,就是太野蛮了!您想想,马上巾帼女将,整天干的都是杀人越货,攻城略地的事儿,这能是一个温柔女子吗?”

        “不温柔也罢,我等皆是马背男儿,何须那么多讲究,你为何不把那小女子先给收了?拜马腾为外舅(老丈人),必可事半功倍。”盖勋一脸八卦的问道。

        刘云挠了挠后脑勺,盖勋这一本正经的八卦,挺让他脑仁疼的。

        “主要……还是没顾得上,要不然,以我的性格是不会放过她的。”刘云很是认真的说道。

        这段时日,他是真的忙,忙前忙后,忙里忙外,各种各样的事情一大堆,那能顾得上去挑戏那小娘皮。

        盖勋放下手中那口粗碗,甚是满意的说道:“此事我替你做主!马腾之女,便是绑上洞房,也应当办了。”

        刘云:……

        盖老爷子这做派,才像是土匪。

        刘云感觉自己以后都不能说自己干过山匪了,这说出去,太他娘的丢人。

        连个女人都不敢整,这还算什么山匪,马贼。

        说起来,不知道云儿小妹妹最近有没有听话的去练瑜伽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