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龙图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夺汉阳郡

第十八章?夺汉阳郡

        然,就在刘云无计可施,准备拼死一搏之时。

        那些西凉兵忽然丢弃了弯刀,撅腚跪伏于地,高呼饶命。

        刘云看了看手中单薄的刀,还有孤孤单单的一个他,不由有些发懵。

        几十个人对他一人投诚了?他好像没有多么勇猛吧?

        “都起来吧!”刘云故作镇定,轻喝道。

        不管他们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投降,只要不杀他,投降了就好。

        随后,刘云放眼环顾了一圈战场,一颗心忽然就安定了下来。

        原来,这帮人都投降了!

        王廷在横七竖八的尸体间,急急忙忙奔了过来,喊道:“主公!你没事吧?山道被阻,张岭所率前军伤亡近千人,剩下的全部弃械投降了,近两千人马。”

        “还好我们命大!只受了一点小伤。”这句话带出了刘云颇多感慨。

        幸好是这些人不继续打下去了,要是他们坚持到底,出云山估计已经被占了。

        王廷这才放下心来,说道:“主公,张岭被炸了个粉碎碎骨,尸骨都凑不齐了。”

        “死了好,老东西还给我使两面三刀的手段!这就是欺我无知的下场。”刘云拄着手中长刀说道,“立刻集合人马,策应王治!”

        “喏!”王廷大声领命。

        山道上,经历刚刚的大战,都有些狼狈的士兵,被集合在了一处。

        刘云手下所带人马伤亡近两百,如今只有不足四百人。

        而降兵,此时近两千人马。

        这个比例,看的刘云心中其实颇为不安。

        好在,这些人马如今最大的好处是,群龙无首。

        四百人招降两千人马这种稀罕事情,也就只有在这样的时代才能遇的见了。

        “众位兄弟,既然选择投降,那就是我刘云的兵!在这乱世之道混口饭不容易,我将一视同仁,还往诸位戮力同心,共佐山河!梁兴此刻在这葱茏群山之中,如迷途野犬。谁人若是能砍下此人首级,送到我的面前,赏千金,田百亩!”刘云带着一脸的血污,振声喝道。

        “呼!呼!呼!——喝!”

        士兵们高举武器,齐声呐喊。

        刚刚被挫败的士气,渐渐有所复苏。

        刘云深吸口气,有些事情,是福不是祸,是祸便躲不过。

        这些降兵,能用到什么地步,他也无法预知。

        带着他们去杀刚刚的主帅,显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但是无奈之举。

        随着刘云一声令下,大军钻进了茂密的出云山脉。

        参天的树木遮盖了所有的踪迹,抹去了大战的痕迹,唯有不断传出的喊杀之声,响彻山谷。

        轰隆隆的声音,犹如接连不断的闷雷,忽自一侧山脉传出。

        刘云侧耳一听,立刻命令军队调转方向,奔向了声音的源头。

        那是黑火药爆炸的声音,如今对于这个声音,刘云无比的熟悉。

        快到跟前之时,不断传来树木咔嚓嚓断裂的声音,像是雷电交加,连绵起伏不断。

        战事之惨烈,可见一斑。

        刘云不敢有任何犹豫,立刻率人冲了上去。

        密布的灌木,刮在身上,像是乱针刺身。

        可刘云恍若未知,他不用想,也能猜到王治如今的处境。

        以三百人对四千余人,又无天险可据守,除非中大奖,否则毫无胜算。

        但等刘云带着大军奔到山上的时候,看着眼前的场景,却不由的呆住了。

        这个场面,和他所想象的,区别有些大。

        这座山峰的整个北坡,像是被巨大的刀斧劈过一般,连寸草都没有,只有呈灰色的岩石。而自山上滑落的山石,在山谷冲击出了一大片的空白,方圆一切,皆被掩埋。

        居高临下望去,依稀还能看到仓皇不知所措,哀嚎的士兵,和散落一地的刀甲。

        刘云心中不由一紧,王治他们人呢?!

        “王治!”顾不上其他,刘云扯着嗓子着急的大喊了起来。

        “王治!王子罕!”

        “王将军!王将军……”

        士兵们合力呼唤了起来,山体崩塌,现在不论是王治还是梁兴都不见任何的踪影。

        能看见的,也就挣扎在山谷之中的,那仅仅几十名士兵。

        ……

        “主公,我们赢了!赢了!”

        王治的大吼声,忽然在山顶最高处响起。

        刘云惊喜望去,只见在山顶之上,王治带着几十个人自树丛中窜了出来,虽然个个一身狼狈,可精气神看着还不错。

        刘云无比欣慰的看着奔到眼前的王治,心中猛的一松,开怀大笑了起来。

        “王治,你他吗干的真漂亮!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王治一怔,探头问道:“主公,你好似又在骂人?”

        “我骂人又如何?今儿个我们胜了!我们一千余人,打的他们一万兵马丢盔弃甲,我不该骂两句吗?”刘云喊道,淤积在心中的那股气,此刻烟消云散,只剩难以言表的畅快。

        王治抓着自耳朵一直蔓延到下巴的茂盛黑须,嘿嘿笑了起来,“该!那必须该!”

        “你将山炸了?如何想到的?”刘云问道。

        他可没有教过王治这一手,情况危及,刘云实在是没有想起来这一手。

        王治颇为自豪的说道:“属下被梁兴那孙子撵进林子,真的跟撵狗似的,追到此山上之时,属下身边便仅剩这四十余人了。属下一琢磨,就这点人,那肯定得玩完。想要逆转战局,恐怕也唯有手中这几瓮黑火药了。”

        “所以你就将想到山炸了?”刘云追问道。

        王治抓着胡须点了点头,“走投无路,亦无计可施了,其实属下只是想着多杀几个,也便死得其所了!没料想,这一炸,山竟然崩了!”

        刘云慨然而叹,“这就是天命!”

        这里面有太大运气的成分,刘云只能如此认为。

        四十个人,即便拿上几百瓮的黑火药,在这茂密丛林间,若敌人散开阵型,恐怕也弄不死四千人。

        “此乃天佑我主!”王治一本正经,煞有介事的说道。

        刘云轻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将公孙老儿这一手马屁造诣也学到手了?”

        “属下所讲那是实际,不似那公孙小儿。”王治嘿嘿笑着说道。

        当真是天佑吗?

        苍天,刘云并不那么的相信。

        但,如果是刘彻瞧着他好不容易弄来的刘云这颗希望种子,就这么要被梁兴和张岭给弄死在莽莽群山间了,看不过去,在暗地里帮了一把,这刘云倒是相信。

        不过,不管如何,眼下的战果,刘云百万个满意。

        这绝对可以当作以少胜多的典型战役,黑火药大展神威。

        “立即收拢梁兴所部兵马,我们如今兵马短缺,这些无将之卒,弃之可惜。”刘云沉声吩咐道,这样大好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就真的眼瞎了。

        “喏!”王治领命喝道。

        梁兴的一万人马,如今差不多被打成了孤魂野鬼,流窜在这出云山的群山林莽间。

        就如那已投降的近两千军马,若有归宿可去,他们应该是不会嫌弃的。

        毕竟若走出这座大山,等待他们的结果,无非两个。

        其一,继续投奔凉州军,其二则沦为流民。

        “对了,梁兴呢?”刘云忽然想起来问道。

        这他娘的才是最最关键的,若此人还活着,待他下山重整兵马,十之八九又会卷土重来。

        王治指了指山下,说道:“属下看的很分明,他已经被埋了!连同他一起埋葬的足有两千余人马。为了追击我等,他分兵三路包抄,两侧的人马在山崩之时都侥幸跑掉了,唯独梁兴所亲率人马,首当其冲,山体崩裂,他们没跑几步,就全被掩埋了。”

        刘云看着被鲜血浸染成了红色的山谷,微微点了点头,“过两日,等事情平息,来此地祭奠一下吧,两千余无主孤魂啊!”

        “喏!”王治动容,颔首说道。

        而最受触动的,要数列阵与后方的那近两千西凉降兵。

        他们虽然手握兵器,可却无法做主自己的命运。

        他们,更像是垒成这江山社稷的一颗颗石子,那里需用便往那里搬!

        对于他们而言,自从穿上这身铠甲,拿起这柄长刀,此生最大的所求,便是得遇明主。

        这是汉末之时,那些士族大夫心中所求。

        更是这些兵卒,心中所念。

        ……

        出云山下,数千人聚集在一起,虽阵容浩大,却乱成了一片。

        有人丢弃了盔甲,四散奔逃,有人屯守此地,却茫然不知所措。

        没了大将,他们也就没了主心骨。

        “将军当真已战死沙场?”有人高声呼问。

        “我等亲眼所见,这山上匪寇于山顶之上放了一个屁,而后忽然山崩地裂,将军随同那数千弟兄,皆被活埋了。”

        “放了一个屁?你他娘的才放屁!”

        “当真是放屁,我等只听闻噗——砰的几声,甚是响亮。然后山就崩了。”

        “那定然不是屁!我等也见到了,在那山道之上,砰砰几声之后,山道就被掩埋了。”

        “那你倒是说说,那等声响,不是屁是何物?”

        “哼!狗屁不通,屁会喷火而出吗?你倒是放一个瞧瞧。”

        ……

        就在一片闹哄哄争吵之时,一队人马自山林之中冲了出来。

        双方人马顿时紧张了起来,横刀拉弓,蓄势备战。

        “兄弟们,弃械投降吧!梁将军,张公皆已身死此山之上,负隅顽抗,毫无出路。”

        喊话的是凉州一员降将,在这一队人马之中,他的地位算是较高的,为军司马。

        也算是有说话的权利和地位。

        数千人兵马,你瞅我,我看你,具都犹豫了起来。

        战,他们弄不清楚。

        降,他们好像也没有那个勇气。

        那名军司马,挺枪再次喝道:“若不降,那便列阵迎战吧!本将倒要会会你们的本事。”

        此话一出,立于此地的近三千兵马没再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弃械投降。

        刘云就此兵不血刃,拿下了近五千降军。

        当王治带着这些人马转道回山的时候,练兵场上正在热火朝天的烤着猪。

        十几堆大火烧的火光汹涌,满山萦绕着香味。

        来自百姓家中的近百名女人,忙前忙后,操办的简直如同过节一般。

        洗漱过后的刘云,抱着一壶清酒慢悠悠的抿着,对公孙禄说道:“公孙先生,如今有没有一种山匪贼寇的感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明公,小老儿可知你之本意,攻心之术耳!”公孙禄顺着黑白相间的胡须,笑说道。

        刘云撇了撇嘴,“还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白眉鹰王的眼睛啊。五千六百人的降兵,若他们起事造反,你我二人的脑袋被割,那便是迟早的事。”

        “明公多虑了!既然他们肯降,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公孙禄说道。

        刘云摇了摇头,“不!防人之心不可无,董肥肥,奥,对!董卓。你道为何董卓入长安之后,即便手握丁原,何氏兄弟两部人马,大多时候却仍只用他那三千凉州军马吗?说白了还不是不信任!关西出将,关东出相,凉州兵马最是难搞奥。”

        公孙禄迟疑许久,这才问道:“那明公将计若何?置酒肉犒赏三军,恐仅是权宜之计。”

        “信任的来源是信任,那就对他们绝对的信任呗,对他们友好点,多加关照,疼爱有加。到那时候,他们应该不会舍得反我这个好爸爸吧。”刘云微微一笑说道。

        而后,举起手中酒瓮,刘云扫视校场上密麻麻攒动的人头,大声喝道:“众兄弟,请满饮!日上三竿之时,我等互为仇敌,相互攻伐。此刻,我等皆是兄弟,放开了吃肉喝酒,当不枉一战!”

        “喏!”

        声若雷鸣一般的呼喝之声,自校场响起。

        众军士人手一只大粗碗,遥敬刘云,而后一气干完。

        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凉州军,此刻闻着浓浓的酒肉香气,竟有不少人哭了。

        手握冰冷的长刀,这人间温暖,他们有太久太久没有尝过了。

        一场豪饮,一顿大餐。

        刘云用这些酒肉,不仅裹了凉州军饥肠辘辘一整天的胃,更暖了他们的心。

        于校场一角,刘云与公孙禄、王治、王廷,以及那位西凉降将姜正,单独坐了一桌。

        “伯望兄,满饮!”刘云亲替姜正满上了酒樽。

        姜正惶恐不安,慌忙说道:“主公如此,让小人真是坐立难安。”

        “有何坐立难安的,放开心怀,大口吃酒,大口吃肉,如今我等吃酒,没什么尊卑之别。我日后还要多多仰仗伯望兄啊!”刘云笑呵呵的说道。

        公孙禄拂须轻笑道:“伯望不必拘谨,主公生性敦厚,待人时务便是如此。”

        刘云就抓胡子这一点,真是格外的服气公孙禄这小老儿。

        这老头天天抓他那一把花胡子,到如今还那么茂盛,真他娘的稀罕事。

        尤其,刘云最近发现,不但公孙禄抓胡子,这王治把他那一脸的络腮胡,也开始抓了。

        姜正谦恭应了一声,说道:“正当为主公执鞭随蹬,鞍前马后,不敢有违。”

        “哎,别说的这么过谦了。这征战沙场,名扬海内,我可就靠子罕与伯望了。来!饮酒。”刘云举杯笑说道。

        王治和姜正齐举酒樽,饮完樽中酒,王治说道:“而今冀县空虚,主公何不趁机拿了冀县?这汉阳可就尽入主公之手了。届时再上书朝廷,主公落个汉阳太守,岂不美哉?”

        王治话音刚落,姜正便立马说道:“主公,败军降军,如今未立寸功,正请为先锋!”

        刘云没有立即答复,而是问道:“冀县如今有多少人马?”

        “禀主公,不足两百!多为城中旧吏。”姜正回道。

        刘云不觉笑了起来,说道:“那便不需要大军了!若我所料不差,冀县如今应该已拿下了。”

        闻听此言,几人皆分外诧异,唯有王廷一脸笑意。

        “主公此次派去冀县的人马,可不仅仅是打探消息的,而是要趁机拿下冀县。”王廷解释道。

        王治苦笑了起来,说道:“原来主公早有谋划,我竟还自做了一把聪明。”

        “主公之谋,不输张子房也。”公孙禄看着手中酒樽感慨道。

        刘云不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公孙先生,你若是能改掉这拍马屁的本事,我觉得你的本事,也不输张子房!”

        公孙禄不羞不臊,拂须长笑了起来,还很是嘴硬的说道:“主公,小老儿所说,皆是肺腑之言呐!”

        “肺腑之言个屁你!”刘云无奈低骂了一声,接着说道,“皇甫显这小子临行之前,拍着胸膛给我说势必拿下冀县,我也倒要看看这小子的本事。”

        “主公可是授了妙计?皇甫显虽在乡野名声张显,可毕竟其本事多是纸上空谈。”公孙禄有几许怀疑的问道。

        刘云摆手说道:“哪有什么妙计,只是塞了几个锦囊。”

        “锦囊?”王治奇怪反问道。

        刘云忽然很贱的笑了起来,“锦囊妙计,传言诸葛亮最好这一手,我打算断了他的手艺,哈哈。”

        “主公说的可是琅琊诸葛氏族之人?”公孙禄凝眉沉思片刻,问道。

        刘云说道:“你们就别猜了,那小子如今才八岁!嗯……八岁,今年好像他的父亲诸葛珪刚刚因病去世,那小子跟着他叔父诸葛玄投奔荆州刘表去了。”

        公孙禄几人齐齐目瞪口呆,说了这许久,主公所说的竟是一八岁小儿。

        “八……八岁……,主公莫要说笑了。”公孙禄苦笑道,他还真以为是哪位天下名士,绞尽脑汁的想了一番。

        刘云也是恍然惊觉,他来的好像有点偏早了。

        他熟悉的那个三国,如今才只崭露头角。

        诸葛亮这小子才八岁,孙权才他吗六岁,好像也就刘备和曹操算是年纪大的。

        这么算来,刘备是在四十岁的时候,三顾茅庐请的二十岁的诸葛亮……

        我日来!

        刘云不算不要紧,一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影视剧骗人呐,二十岁的小子贴什么胡子,装什么老成持重……

        ……

        “报!”

        一道高喝之声,打破了气氛热闹的宴席。

        一甲士冲到刘云跟前,扬声禀道:“启禀主公,皇甫将军派人快马来报,冀县已被拿下,顺道还把显亲城夺了!”

        刘云拍案而起,大喝一声:“干的漂亮!王治,姜正听令。”

        王治、姜正二人挺身而起。

        “王治,命你带领两千人马东行,星夜奔袭阿阳、成纪、略阳、望垣、上圭、五县之地,务必拿下!”刘云喝道。

        王治振声应道:“喏!”

        “姜正,命你率本部人马,西行袭豲道、氐道,西县三县!可否?”刘云用问的语气下了命令。

        “喏!”姜正神色坚毅,大喝了一声。

        王治、姜正二将,领了军令,立即出发。

        此时,大军正好吃饱喝足。

        凉州兵马最是善战,吃饱喝足,一个个红光满面,气势涛涛下了出云山。

        因为人马有限,王治所带领的,也是两千降军。

        出云上,如今还必须要靠着降军度日。

        刘云随后合兵一千五百人,直奔冀县,如今该换换大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