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龙图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巾帼女将马文鹭

第十四章 巾帼女将马文鹭

        这种小命随时牵在别人手中的感觉,刘云非常不喜欢。

        生于和平年代,长于和谐环境的他,想要适应这种杀人不过刀一挥,处处危机四伏的环境,还需要一段时间。

        如今的感觉,完全是一种伴随着刺激和紧张的矛盾感觉,大概,像是洞房花烛夜之时。

        虽然那种事情,刘云到如今还没有机会尝试,但他能明白那种感觉。

        “主公,那队骑兵似乎发现了我们的踪迹,已追上来了。”

        负责断后打探的王廷,大口喘着气追了上来,对刘云急声说道。

        刘云心中一紧,目光快速的扫视了一圈周围林木林立的环境,心绪顿时不断下沉。

        这里虽然是一片小树林,可视野开阔,难以阻挡骑兵的步伐。

        更糟糕的是,连个藏人的地儿都没有!

        “准备迎战!”刘云硬着头皮大声喝道。

        此时,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唯有战斗!

        若继续逃跑,只会疲于奔命,反而会拖垮大家。

        步兵,是根本不可能跑得过骑兵的。

        尤其,他们即将面对的,还是素有赫赫威名的西凉铁骑。

        十个士兵面色坚毅,抽出了短刀,迅速将刘云紧紧护佑在了中间。

        就在此时,小树林以东,一道尘烟滚滚而起,伴随着地动山摇的马蹄声,极速而来。

        刘云现在倒是相信影视剧中所演的,那些趴在地上听骑兵方向的情景。

        这声音,趴在地上的确能够听得到。

        方圆一二里的骑兵动向,绝对是可以听的很清楚的。

        胡思乱想驱赶不了刘云紧张的心情,眼看着那队骑兵即将到了跟前,刘云忽然灵机一动,大声喝道:“将刀都收起来,散开一点!快!”

        众兵士都有些纳闷,不明白自家主公这么做的用意。

        但还是迅速的执行了命令,一众人立刻将短刀藏了起来,稍散开来。

        尽管如此,大家的队形,还是以刘云为中心,做好了时刻以性命保护刘云的准备。

        保护好刘云,这是临行前王治交给他们的死任务。

        为此,王治连他们的家人都安顿好了。

        他们跟随王治南征北战,虽然做的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勾当。

        但他们具是铁骨铮铮的汉子,视军令如生命。

        马蹄翻飞间,那一队人马已到了眼前。

        马上人扯拉缰绳,马儿发出一阵高亢的嘶鸣。

        刘云抬眼望去,当先一人,银甲兽带,后披深红色斗篷,英气逼人。

        此人,面貌竟是格外的英俊,甚至于还有些秀气。

        再仔细一瞧,刘云恍然,原来,这……他娘的是个女人!

        那女将高居红鬃烈马之上,俯视着刘云,嘴角忽然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汝等何人?”她高声喝问道。

        刘云做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连忙答道:“小民乃出云山下人氏,家乡盗匪横行,实在是呆不下去了,我等乡邻打算投往阿阳谋个营生。”

        “出云山下?缘何全是男人,不见家小?”女人扫视了一圈刘云等人,喝问道。

        刘云连忙说道:“家眷已先行打发去了!”

        “胡扯!”女人陡然发怒,马鞭指向了刘云,喝道,“就你这般模样,面白如浆,会是百姓小民?你以为当真能欺瞒得过我的眼睛。”

        话音未落,她手下骑兵纵马,已是将刘云等人团团围了起来。

        “将军,您这话说的可就很奇怪了,我天生生的白,这也不是我的错。你们怎么老是觉得我生的白净,就以为我是那士族富绅子弟呢?前两日,一伙盗匪,也因为我生的白,把我给掳了,你们这分明就是以貌取人,实是太过分了。”刘云怒声喝道。

        娘希匹的,一个个的有毛病啊!

        死揪着他长得白不放?老子生的白有错了?你们有本事也长这样去啊!

        女人手持马鞭,挠着马脖子,忽然笑了起来。

        “吾随父兄,征战四方,于这凉州大地,见过的寻常百姓不在少数。就我这军中儿郎,也多是百姓出身,鲜有见到似你这般的。来人呐,绑了!”

        随着女人一声令下,几个兵士跳下马,持刀奔向了刘云。

        刘云内心那叫一个郁闷,这所有的差错,竟出在他长得太帅气上。

        太过分!

        马都一个马贼看他不顺眼,刘云是可以理解的。

        可这个,你一个女人,你也看不顺眼?心理是不是有毛病啊。

        在那几个士兵即将到眼前之际,刘云身边亲兵,忽然动手。

        十个人一拥而上,趁那几名士兵不备,短刀便扎进了他们的脖子。

        刘云一看这一仗到这个时候显然是打定了,没有丝毫的犹豫,趁着空隙,一个箭步就冲向了那女将。

        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到哪都不会有错。

        奈何那女人高居马上,刘云使出了浑身解数,只是纵到高出马背一丝。

        竟是上不去马!

        情急之间,刘云一把扯住了那女将腰间兽带。

        那女将显然久经战阵,反应格外之迅速,反手抽刀,便冲着刘云的脖子砍了下来。

        刘云神色大变,抓着兽带的右手猛然发力,双腿弹跳而起,蹬在了马身上,借力猛然一拽。

        这两下的力量汇聚,马上女将抵挡不住,从马上坠落了下来。

        刘云也被裹挟着带了下来,整整人重重的砸在了那女将的身上。

        占得丝缕先机,刘云喜出望外。

        然他不敢有片刻松懈,一把搂住了女将双手,用双臂死死缠住,用整个身体的力量压住了那女将。

        只见那女将顿时面色绯红,气的鼻孔如门洞,整个人像是放在了锅上面蒸煮一般。

        “放开我!放开!”女将羞愤交加,大声喝道。

        刘云终于偷得一丝先机,匀了一下气息,说道:“想什么呢?我要是现在放了你,你还不得把我给砍死!你当我有那么傻吗?你就瞧瞧现在对准我脖子的刀有多少把吧!”

        虽然刘云压制住了女将,那这女将手下的兵士,却将刘云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了个严实。

        “我跟你们这帮王八犊子说,你们最好别动手,你们一动,我也就动!别看我现在手无寸铁,可我还有牙齿?你们那个王八蛋的刀锋要是伤到我一根汗毛,我就咬断你家主子的脖子,都他吗给我掂量掂量。”刘云闷头大喊道。

        他是想抬头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围着他,可现在抬头实在艰难。

        他的双臂和这个女将的双臂,如今几乎是绑死在一起的。

        这些士兵还真被刘云给唬住了,一个个有所忌惮,而不敢上前。

        那女将登时就怒了,横眉竖目的急了眼,大吼道:“你们这群废物,将这登徒子拉开!”

        “哟呵,你是觉着我没这本事了是吧?”刘云拽着那女人的双臂,猛的坐了下来。

        这个姿势看起来,着实有些古怪,毕竟是刘云坐在人家的腰上。

        右手努力的掰过那女人力气相当大的左手,刘云艰难的从怀中掏出了短刀。

        然后再一次俯身而下,这一动作,就更加的难以启齿,不可名状了。

        短刀成功的比划在女将的脖子上,刘云长出了一口气,喝道:“都给我瞪大眼睛看清楚了,谁他吗拉老子一把试试?我可以不杀她,要是你们谁动我一下,我就割她的衣服。你们的主子你们肯定天天见,但一定没有见过全样吧,我今天满足你们怎么样?”

        女将顿时面红如烙铁,被吓到花容失色。

        “你给我住手!我叫你住手!”她的脑袋摇的像是疾风吹过的狗尾巴草。

        刘云微撇嘴,“吼什么吼?我还没动手呢!叫他们把我的人放了。不然我就开划了,你这甲是定做的吧?鼓鼓囊囊的,我就先划这两个大包。”

        生的这么有容乃大,不好好相夫教子,出来当的什么将军,真的是。

        刘云虽然没有看到,但可以肯定,王廷他们一定被抓了。

        十个人对战两百个人,胜算为零。

        “你……无耻之尤!放人。”女将军气的浑身发抖,可不得不着令放人。

        她被抓了,就等同于是抓住了这群人的死穴。

        片刻后,随着身后一阵脚步声,刘云看到了王廷等人。

        万幸的是,他们都还没有挂。

        可能是因为刘云抓了这女将,她手下的士卒有所顾忌,这才留了众人一命。

        看到王廷等人站在眼前,刘云没好气的吼道:“愣着干嘛?刀架上啊!把我扶起来,你们觉着我这样子好看啊?”

        现在这样子,贼他娘的像,在野外拍某大片。

        王廷等人才猛然反应过来,五个人分左右后,抓住了那女将,然后将刘云扶了起来。

        “无知之徒,我誓杀你!”女将咬牙切齿的低喝道。

        声音虽低,可看那发白的嘴型,绝对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刘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扫视了一眼周围虎视眈眈的士卒,眼睛一瞪,喝道:“都给我滚远点,不然,我就割衣服了!妈勒个巴子的,我看你们这群人是真想看啊?”

        女将手下一众士兵,被刘云这句话给吓到了。

        看他娘个锤子,还要不要小命了。

        根本不需要那女将发话,一群士兵,立刻后撤四五步。

        更有甚者,竟然把眼睛闭起来了。

        “你现在还在我手里,就先别想着杀我了,万一我一动歹念,先把你给杀了,岂不是很可惜?”刘云打量着那女将,问道,“听闻冀县屯守一女将,乃是马腾之女马文鹭,该不会就是你吧?”

        “无耻之徒,本将军正是你家祖宗马文鹭!既然知晓我的身份,还不跪地称服。若我父兄知晓,定叫你五马分尸,车裂腰斩,死无葬身之地!”马文鹭瞪圆了眼睛,怒声吼道。

        刘云斥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别说脏话,这让赵云以后还怎么娶你?再说了,我家祖宗是汉武大帝,你恐怕占不到份儿。”

        “你!……赵云何人也?他怎配娶我!”马文鹭被气的半死,但竟还关心起了赵云。

        刘云不得不感叹缘分这东西,真是摸不着的,说不准。

        马文鹭竟然还真问起来了。

        “你说赵云啊!他是蜀汉五虎上将之一,于十万军中可杀个七进七出的猛将,不过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干嘛。”刘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