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龙图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东汉经济危机

第十章 东汉经济危机

        五铢钱的时代,在董卓蛮横的大手一挥之下,就那么过去了。

        大五分,无文章的小钱成为了官方货币。

        虽说新皇帝,新气象。可接踵而来的,却是史无前例的社会动荡,经济危机。

        货轻而物贵的社会,让普通百姓的生活,成了一团乱絮。

        挣钱的速度和往年一样的缓慢,可花钱的速度,却是一日一个光景。

        就是睡一觉的功夫,一斛谷的价格,就会翻一番。

        从最初的几个钱,短时间内便攀升到了几万钱,而且还在涨。

        ……

        家国政事的消息流传,十分缓慢,可能几个月前的事情,即便与长安只隔了一座秦岭的天水,可能到如今方会知晓。

        但牵扯到钱物,有那走南闯北的商人,消息的流传,便十分的迅速。

        聚义厅上,刘云看了一眼愁眉苦脸的公孙禄与王治,拿出了一个小布袋。

        “看看,此盐如何?”刘云淡笑着将布袋递了过去。

        公孙禄抓了一颗放在嘴里,咬的咯噔噔作响,惊喜问道:“明主,此盐便是山腹中所得?”

        “正是!”刘云点了点头。

        这盐和后世各种工艺加工出来的盐,区别自是很大。

        但在这个时代,已当得上是绝佳了!

        经过提炼之后,丝毫不逊于官盐。

        一座山上,三个矿,这盐便是硝石矿的伴生矿。

        为此,刘云差点就要给刘彻大爷烧香叩头了。

        这事儿办的,真特么的漂亮。

        公孙禄放下盐袋,长叹了口气,说道:“明公,这盐自是好盐,可如今天下荼毒,民不聊生,物贵而钱贱。百姓连一口吃食,尚难寻得,这有盐无盐当真区别不大。”

        刘云站了起来,缓踱两步,说道:“公孙先生,你这话可就差了。于民生计,这柴米油盐酱醋茶,可一样都少不得。物贵而钱贱,此乃必然,通货膨胀嘛!当百姓无法用钱的时候,自然便开始以物易物了。而这盐,便是我们手中最有价值的东西了,也是我们未来的口粮。”

        “明主,你的意思是,我们拿这盐去做买卖?”王治思索许久,这才问道。

        刘云一指王治,笑道:“子罕今日格外的聪颖!”

        “明主,您这话,到底是骂我还是在夸我?”王治杵着脑袋,很是郁闷的说道。

        刘云哈哈一笑,道:“自是在夸你了!物贵而钱贱的局面,必将持续许多年月,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子罕,日后你操练士卒的方式恐怕是要变一变了?”

        王治纳闷的问道:“明主,这与我操练士卒有何干系?”

        刘云说话的跳跃性实在有些大,把善智的公孙禄都给听懵了,一个劲儿的捋着胡须,凝声侧目格外仔细的听着,试图跟上刘云的思路。

        “自然是有干系了!我们要着手屯田。山上如今有士卒四百人左右,分出两波来,一波在这山上垦荒屯田,另一波,下山租赁百姓农田,这地还是要我们自己种着才好。”刘云将自己考虑的事情说了出来。

        山上如今可有四百多张要吃饭的口,为未来计,屯田是最好的办法。

        就为这事,这几日间,把刘云已是给愁住了。

        如今他做主山头,可不想学马都,跑到山下去烧杀劫掠,靠抢弄吃的。

        这并非长久之计!

        而且,再过些年月,恐怕就没得抢了。

        王治惊讶的长大了嘴,叫道:“让我等去种田?”

        “干嘛?不乐意啊!自食其力,不是很好吗?”刘云反问道。

        王治不知该如何作答了,这事是好,可就是没有那般自由了。

        等同于又回到农民身了,还是得扛锄头。

        公孙禄开口说道:“明公,此事我等恐须从长计议。屯田确乃长久之计,然牵扯甚广。依小老儿之计,宜分出部分兵力,专司屯田。其余人等,仍需做好防守,备战事宜。若农忙时节有战事发生,当是战还是收粮?”

        刘云点了点头,“这诸多问题,我也都想过。可如今我们不是人少嘛!也就四百来人,分出去太多,可就没什么人手了。既然公孙先生也想到了,那边截了曹阿瞒的道吧,他搞出来的屯田尉,我先用了,哈哈。”

        这番话,听的公孙禄和王治是齐齐张眼,有啥办法,就是听不懂。

        “那就这么着吧,子罕,挑选两百年纪稍长,有经验的士兵,负责垦荒与屯田。另外,再派出来一百人,负责挖盐,卖盐。记住,是以盐换粮,小钱不要,那玩意没鸟用。他们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搜集当地情报,先摸清楚天水郡内,那些宗族权贵。我们毕竟是山匪,不干点老本行的买卖怎么成呢。”刘云吩咐道。

        他如今手下就这么点人,也就比刘邦当年落草为寇的时候,人数稍微多点。

        这样一分,那样一分下来,基本就没人了。

        偏偏刘云想做的事情还很多,在一个现代人的眼里,这里有太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了。

        王治瞬间热情高涨,嘿嘿大笑着说道:“明主,此事小的在行。那些宗族权贵,最好烧烧高香,别让小的盯上。”

        “不过……明主,这么下来,小的岂不是就没人了?”王治反应过来,挠挠头嘟囔道。

        这个帐,他还是能算的来的。

        四百人一削下来,他好像就剩一百人了……

        刘云坦言道:“兵也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带的过来的,总的归你管制,但肯定是要分权的。如今我们只有四百余人,但往后肯定是会增加的。如此,垦荒,屯田,卖盐刺探,你各举荐一人为百夫长,剩下的一百人,你我二人亲自带,他们将是真正的精兵良将,什么活都不干,只做一件事,那便是操练。”

        “明公,这……是不是有些不妥?恐士兵心生偏见!”公孙禄颇为担忧的说道。

        刘云摆手说道:“没什么不妥,这一百人也并非是固定的,能力不行的,就退!从其他三队再另行选拔。我们如今麻雀虽小,可也要五脏俱全,做好变成大鹏的打算。”

        公孙禄和王治二人,瞠目结舌,实在是刘云这番操作,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兵,不在多,而在精!我意于打造一支劲旅!”刘云振声说道。

        后世无数的战争经验,都格外突出了一支精兵强将的强大作用。

        特种兵如今各个国家都在大力培养,可不是花钱闹着玩的。

        “喏!”

        王治的公孙禄二人齐叩首称道。

        刘云的意图,他们终于大概算是明白了。

        先应了再说,遇到问题再解决,老是唱反调,容易挨打。

        片刻后,公孙禄幽幽说道:“明公,如今当如何解决山上余粮不多之事?”

        刘云一愣,“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不够!”公孙禄甚是耿直的说道。

        刘云拍了拍脑门,语言代沟,绝对的语言代沟。

        “卖盐,以物易物,我们要粮!”刘云再次强调道。

        公孙禄不由苦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小老儿明了了。”

        “对了,子罕,租赁百姓土地用于屯田之事,我亲自去解决。他们种地太浪费土地了,得让他们搞搞副业。挖坑,搞火药啥的都成嘛!”刘云说道。

        “喏!”王治应道。

        刘云的话他听了个半懂,不过大概意思倒是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