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龙图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占山为王

第九章 占山为王

        正如王治所言,他刘云勉强只能算是半个英雄。

        在这乱世,还当不得真正的枭雄。

        因为仁慈!

        但刘云依旧认为,在这刀剑峥嵘的世道,反而更需要一颗仁义之心。

        “公孙先生,你认为,此事可成否?”站在巨石之上,刘云眺望着出云山主峰,问道。

        在那里,战火已经汹涌燃烧了起来,刀剑争鸣,杀声如雷动。

        王治带着人马,正在强攻出云山主峰上那座石头城。

        简陋的武器,参差不齐的士兵,但战意汹汹,悍不畏死。

        公孙禄缓步上前,欠身说道:“明公,大事已定!您瞧,那大门不是已经开了嘛!”

        就在二人说话的这一点功夫,石头城那座高大的木门,确实已经打开了。

        王治带人犹如虎狼下山,已是冲了进去。

        刘云微微闭目,长松了口气,成了!

        站在如今这个位置,他完全就是一个实习生。

        心中不定,有所忧思,也实在是难免的。

        他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现代人,莫说打仗,就是打架,都极少见过。

        片刻后,红底黑字的云字旗在石头城上竖了起来,迎风招展,替换下了马都的马字旗。

        刘云终于彻底的放下心来,转身对公孙禄说道:“公孙先生,尘埃已落定,我们下去瞧瞧吧。”

        王治办事的效率,比刘云所想象的快了无数倍,让他连亲身参与的机会都没有逮到。

        细细一想,貌似是他下的命令有些含糊不清。

        “明公,请!”公孙禄欠身道。

        在十几个带甲士卒的拱卫下,刘云与公孙禄一齐下了山,沿着蜿蜒山道上了出云山主峰。

        ……

        “拜见主公!”

        山道两侧,刀枪明亮,神色肃穆的士卒,齐齐拜倒在地,高盛呼喝。

        就在短暂的功夫,他们已是鸟枪换炮了。

        原本破烂的铁刀,木枪,木锤,已换成了马都手下造工精良的长刀。

        这样的阵势,让刘云心中不由豪气干云,纳万仞河山。

        不过,他依旧还是有些不太习惯,走路有点拘谨。

        这样的场景,在影视剧中刘云看的多了,可现在亲身经历,那完全就是两码事。

        “都起来吧,众兄弟辛苦了!”刘云笑着抬手说道。

        一众士卒满脸的惊喜与感动,齐声拜喝道:“吾等不辛苦!”

        当主子的竟然考虑到了他们的辛苦,这让一众士卒的心都有点飘。

        这样知人善人的主公,实在太难得了。

        这时,王治带着身材短小的赵登一起快步走出了城门。

        “见过明公!”赵登急急上前,拜倒在地。

        刘云忙搀扶起了赵登,说道:“赵兄,此次可多亏了你!若非有你,拿下这石头城,实非易事。”

        “明公言重了,言重了,便是没有小人这一臂之力,马都在明公面前也仅是土鸡瓦狗而已。小人仅仅只是锦上添花,锦上添花。”赵登很是谦卑的恭敬说道。

        刘云端详了一眼赵登,这人可真像是水浒之中的矮脚虎王英。

        同样矮小的个头,同样的好女人。

        “赵兄过谦了,此事你功劳极大,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刘云说道。

        对待赵登此人的处置,刘云想过很久,可始终拿不定主意。

        身处乱世,身边留什么样的人物,很关键。

        董卓功盖朝野,可还是死在了吕布的手中,那是他最为信赖的大将。

        赵登显然没有吕布那样的本事,但或许有吕布那样的心思。

        不过,在深思熟虑之后,刘云还是打算留下赵登。

        毕竟如今他刚刚有一点小势力,若把事情做绝,肯定会人心不稳。

        这非常不利于日后的发展,且先予以好处,日后看情况再作安排。

        “属下叩谢明公!”赵登跪地叩首,高声应道。

        ……

        马都的这座石头城,刘云还是第一遭进来。

        在这有限的条件下,这个地方建造的算是相当的奢华了。

        但马都似乎只顾着好看了,刘云看了一圈,防御真是渣到一踏糊涂。若是碰见实力强悍的军队,绝对分分钟能把这里夷为平地。

        重点是,姓马的这狗东西竟还造了个后宫,里面豢养了抓来的数十少女。

        简直丧尽天良之至!

        农民起义大多失败,其最大的最大弊端,往往便在于短暂的成功之后,就开始不思进取,只图安逸享乐。

        这马都还仅仅只是占山为王,就开始搞这些乱七八糟的。

        他不死谁死?!

        即便刘云不动手,他也绝不会长久。

        聚义厅上,刘云率先落座,随后众人依次列坐。

        众人虽没有身份地位排序,但都很自觉,自己该坐那儿,都清楚。

        刘云右手下方,就坐了公孙禄一人。

        左手下方,王治为先,赵登为此。

        “马都现在何处?”刘云开口问道。

        王治冲外面喝了一声,“带进来!”

        片刻后,浑身血污,狼狈不堪的马都被五花大绑押了进来,被兵士踹倒膝盖,跪在了堂前。

        刘云本着仁慈之心,问道;“马都,还有何话可讲?”

        马都没有回答刘云的话,怨恨的目光犹如蛇蝎,死死盯着赵登,狰狞喝道:“赵登,吾待汝不薄!你竟反吾,无耻之小人!”

        赵登神色有些不自然,不敢和马都的目光对视,憋了许久,才喊道:“汝太过分了,抢吾六女,以充后宫,当不得吾之主!”

        此话一出,刘云差点没忍住笑了。

        这他吗也可以!

        “要我说啊,马都你这做的确实就太过分了,你自己吃饱,好歹也给底下人留点汤喝啊!难道你这么做,完全是想着给我机会?那我真的谢谢你了。如果没什么遗言,那就早点走吧,我送你一个全尸,只砍个脑袋就好了。”刘云一脸慨然的说道。

        马都,好人呐!

        马都被气的面色越发狰狞,大吼道:“竖子刘玄城,吾等你!”

        “那你慢慢等着吧,恐怕你是没那个机会了。”刘云挥了挥手,让兵士将马都带了下去。

        砍头这事情他就不参和了,太血腥。

        马都这小子都到这步田地了,竟还不识好人心,刘云本来给他一个说遗言的机会。

        这家伙竟然还威胁他,那必须得砍脑袋!

        “公孙先生,此番百废待兴,有没有什么好建议?”刘云整理了一下心情,看向了公孙禄问道。

        公孙禄顺了顺数寸长的花白胡须,起身拱手说道:“明公,依小老儿之间,眼下当务之急,当是整修兵甲,操练兵马,以备不时之战事!”

        “明公,此事交与我如何?属下戎马半生,虽当不得上将军,但这操练兵马之事,倒也略知一二。”王治主动站起来说道。

        刘云颔首道:“公孙先生说的没错,眼下,这的确是当务之急。既然子罕主动请缨,那此事就交予你了。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事情可得给我办漂亮了,我刘云所要的乃是精兵强将。办不好,我可是会翻脸不认人的。”

        “属下定不负明公所托,若是办砸了,明公把我这脑袋砍了去,哈哈!”王治猛的抱拳,沉声喝道。

        抬了抬手,刘云打住了王治的吹牛皮,一般这么说的,好像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刘云可不想,自己目前这唯一的大将轻易的折了。

        “你且用心去做便是!你拿脑袋保证,便能将士卒操练好了?”刘云没好气的说道。

        “喏!”王治嘿嘿笑着,坐了下来。

        刘云侧目看向了赵登,说道:“赵兄,这整饬兵甲之事,就交予你如何?兵强马壮,乃是战事胜利的关键所在,可也马虎不得。宜聘请得力工匠,尽力赶制刀枪剑甲,要快还要好。”

        “得令!”赵登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高声应诺。

        半文半白的话,说的刘云嘴巴发涩,在这里混日子,是真的难。

        可又必须得入乡随俗,唱差不多的调。

        公孙禄思事还是周全一些,整饬刀甲,操练兵马,确实是头等大事。

        即便今天没战事,可也得防着明天有人打上山。

        在如今,凉州这么乱的局势下,谁也说不好,究竟哪天会有战事突然爆发。

        将这些事情都交代下去之后,刘云这才肃穆说道:“诸位,如今我等虽在这山上占山为王,落草为寇,可并不能真将自己当了马贼山匪。如今这山上所滞留的,多是方圆百姓,有想要归家的,散给钱财,打发回家。若不愿回家的,裁定个人所长,在山上安置下来。此事,就有劳公孙先生了。”

        公孙禄无比欣赏的点头颔首,说道:“明公此法,实属高明!此事,交予小老儿便是。”

        刘云淡淡一笑,这哪是什么高明。

        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

        读史以明鉴,华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都是要学的。

        看的多,了解的多,有些问题,也就成了自然而然了。

        但,其实对于刘云而言,理论和实践的差距,相去甚远。

        那些东西背下来容易,可真要做到,却并非易事。

        刘云如今也唯有一步一步的去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