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两处相思同淋雪

第一百六十六章两处相思同淋雪

        柳明志为了给陶樱过上一个毕生难忘的诞辰,也算是豁出去了,真的拿参王当成了大白萝卜吞咽着。

        不肖几盏茶的功夫,并不甘甜可口的参王便被柳大少大口大口的消灭了一半左右。

        看的一旁的陶樱不由得有些娥眉紧蹙,心惊胆战,生怕柳大少一不小心就给补过去了。

        自己也三十多的人了,人生经历也算是多姿多彩,不是没有见过吃人参的,可是实在是没有见过柳明志这样真的拿人参当萝卜吃的。

        “慢点吃,这是人参,不是真的萝卜,一下子吃这么多,你身体受得了吗?”

        “小意思,小意思。

        想当年小弟我功法尚且没有大成的时候,在山海关的时候,最多一次曾经被婉言生生一下子的给喂下去了三株。

        不过是一株药效没了之后接着一株吃的。

        现在不依旧生龙活虎吗?

        这次只是区区一株而已,对小弟而言连饭后甜点都算不上。”

        柳大少大言不惭的夸耀着自己当年的辉煌,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现在的脸色已经与不久前有些微微的不同了。

        陶樱望着柳明志自信十足的模样,心里的担忧稍微放下了一些。

        经过两年时光的相处,她还是比较了解柳明志为人的。

        如此惜命的一个人,应该不会随随便便的拿自己的小命当做儿戏的吧!

        以手掩唇轻声打了个饱嗝,陶樱专心致志的开始给狼吞虎咽的柳明志往碗中夹菜。

        两人你侬我侬的吃着晚饭,任由时间悄然流逝而去。

        房间外夜色越发的阴沉,不知何时竟然刮起了呼啸作响的冷风,吹的门窗吱呀颤动,屋檐下的灯笼也是摆动不停。

        风声越发的咆哮了,竟然连没有插上门栓的房门都刮开了,顿时一阵冷风吹入暖洋洋的房间之中。

        陶樱正在专心为柳明志夹菜,听到房门的动静马上起身前去关门,迎着吹进房中的寒风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面颊上微凉的触感传来,令陶樱下意识的朝着门外眺望过去。

        “下……下雪了?”

        柳明志将最后一口萝卜混着肉脯塞进嘴里咀嚼了几下,用酒水顺了下去,起身朝着愣愣的站在房门前的陶樱走去。

        “嗝——好姐姐,又下雪了吗?”

        陶樱默默的点点头,伸手朝着房外一指:“你自己看看,下的还不小呢!

        白天还艳阳高照的,晚上说下雪就下雪了。”

        柳明志贴在陶樱身后朝着门外张望了一眼,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不受控制的吸了口吹进房中的冷风。

        外面还真是下雪了,而且雪势相当的凶猛。

        “正常,前些日子不也一样,白天太阳还不错呢,到了晚上也是说下雪就下雪了,没什么奇怪的。

        毕竟是寒冬腊月,马上临近新年,来几场瑞雪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是,冬天下雪确实没有什么奇怪的。

        对了,你吃饱了吗?”

        柳明志嘿嘿一笑,顺势从背后抱住了陶樱柔若无骨的柳腰,低头对着陶樱的耳垂吹了一口热气。

        嗅着佳人发鬓间夹杂着淡淡汗味的馨香,顿时感觉到心头火热,血脉喷张。

        经验相当丰富的柳明志立刻就明白这是参王开始上劲了。

        “吃的饱饱的,现在可谓是身强体壮,犹如下山猛虎一般,随时可以陪着好姐姐沐浴安歇了。”

        陶樱轻轻地用手肘顶了一下柳大少的小腹,反手拉着柳明志手朝着房外走去。

        “浪荡子,刚吃饱就知道想不正经的事情,姐姐吃的有些撑住了,咱们先去庭院里转几圈消消食,顺便赏赏雪。

        好不好?”

        柳明志看着陶樱期待的目光,估算了一下时辰,感觉到自身的情况还不算问题,也没有说什么,任由陶樱拉着朝着庭院内走去。

        在长廊下一溜红灯笼的映照下,被寒风席卷的雪花犹如精灵一般在两人眼前舞动着,小小的院落之内,犹如人间仙境一样美不胜收。

        两人停在台阶前仰头望着空中飞舞的雪花,仿佛在欣赏如诗画卷。

        陶樱默默的松开了柳明志伸手接了几片雪花,看着它们慢慢的融化在手心中,无声的呢喃了一句话。

        “两处相思同淋雪。”

        “啊?好姐姐你说什么?大点声,我没有听清楚。”

        “没什么,柳……夫君,妾身为你雪中舞上一曲如何?”

        柳明志轻声的重复了一下陶樱方才说的夫君两字,彻底的心满意足了,这些日子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深吸了一口冷气,调动体内真气舒缓胸中的燥热之意,望着陶樱柔情似水的目光淡笑着点点头。

        “好啊,可惜为夫没想到会有这一幕发生,不然的话带来一件为夫擅长的乐器为你伴奏一曲,那就更好了。”

        “无妨,这风雪声就是妾身最好的舞曲。”

        陶樱说着话直接朝着庭院中小跃而去,先是舒展了一下玲珑的身段,然后浅笑着凝望着站在数步外,神色期待的盯着自己的柳明志开始在风雪中翩翩起舞。

        柳明志虽然从入朝以来便一直受宠,到后来的位极人臣,再到现在的执掌江山,可是欣赏歌舞的次数却并不算多。

        望着在风雪中翩翩起舞,好似遗世而独立的仙女一样的陶樱,不由得有些痴了。

        陶樱的舞姿很美,犹如风雪中舞动的杨柳枝条一样婀娜多姿,长袖飘飘若云,萦绕其身边的雪花仿佛为其伴舞的小精灵一般。

        雪美,舞美,人更美。

        柳腰轻,青丝盈,玉袖起清风。

        陶樱水汪汪的杏眼宛若波光闪烁,自起舞伊始,便再也没有离开柳明志分毫。

        陶樱虽然在起舞,可是却全然忘记了自己在为君一舞,美眸之中除了柳明志之外,仿佛再也容不下其它。

        而柳明志也在怔怔的盯着雪中仙子一样的陶樱,她没有女皇一样傲然高贵的气质,也没有雅姐成熟雅韵的风姿,没有韵儿和瑶儿一样的怡然天成的清雅脱俗,也没有清诗,薇儿她们一样爽朗柔和的心性。

        然而此时的她,却成了自己心中再也挥之不去的一道影子。

        她有着属于她自己可以吸引自己的某种气质,有着她独到的一面。

        她有的,韵儿她们亦是给不了自己。

        这便是人与人之间再正常不过的不同了吧!

        “看傻了,还是在想别的事情呢?”

        柳明志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陶樱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舞蹈,站在自己身前好奇的看着自己。

        望着她微红的娇颜上淡淡的细汗,柳明志笑的很直白。

        “当然是看迷了。”

        陶樱心里甜如蜜,还是装作不相信的白了柳大少一眼。

        “信你才怪,妾身可是听说过了的,当年你去北疆担任两府总督的时候,父皇可是直接赏赐了你歌姬舞姬各三百名呢。

        现在你身为一国之君,那就更不用说了。

        什么样的歌舞是你没见过的?岂会因为妾身这小小的拙劣舞姿就能看着迷了?”

        柳明志轻轻地将陶樱揽入了怀中:“歌舞怎么能比得上好姐姐的天姿国色?

        小弟是被姐姐的美貌给迷住了,舞姿不过是为好姐姐倾城之貌的点缀之物而已。”

        陶樱微微仰首,看着柳明志凝望着自己之时灼热撩人的目光,美眸渐渐的有些迷离发红。

        “夫君,抱妾身回去吧。”

        柳明志也不再多言,直接抱起陶樱朝着闺房中走去。

        不消片刻,正屋中的烛火悄然熄灭,房中只有窗台前的一盏红烛还在摇曳生辉。

        哗啦啦的水声中混合别样的娇柔音符,附和着屋外的风雪声交织出一曲余音绕梁的曲谱。

        随着时间的流逝,夜空下的风雪声更加的糟乱了。

        可是依旧掩盖不住,笼罩在风雪下的闺房内那浓浓的春意盎然。

        不知过去了多久,风雪比之先前减退了许多,而闺房中也陷入了沉寂之中,只有一盏剩下拇指尖长短的红烛噼啪燃烧,还在发挥着自己的余热。

        鸳鸯榻上枕斜被覆,玉体横陈。

        陶樱粉黛驰落发乱钗脱,娇颜上带着余韵未消的嫣红。

        此时陶樱正媚眼如丝神色慵懒的托着香腮,打量着已经沉沉酣睡的柳明志,嘴角不自然而然的扬起甜甜的笑意。

        当红烛熄灭后,房中彻底的黯淡了下来。

        陶樱见此,默默的依偎在柳明志的肩膀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眸,轻声嘟囔了一句。

        “你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皇帝,谢谢你让妾身感受到了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宠爱。

        夫君,碰到了他,我并不后悔,他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放下仇恨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