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煞气横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下)

第二十一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下)

        一下楼,咱们可爱的西西小姑娘就拽着乔光去到精怪厅,呆呆地看着各种各样可爱的小玩意。

        乔光也感到很好奇,以前没有机会见识到这些小东西,虽然在这个世界里这种小精怪并不稀奇,可对乔光来说还是挺新奇的。

        乔光在想,这些小精灵体型这么小,只有两三寸高,整得像是来自格列佛游记里的小人国一样,身体结构和新陈代谢如何。

        乔光恶趣味地想,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解剖几个研究研究。

        要是给西西知道乔光竟然想对这么可爱的小精怪们下如此毒手,非要踢死他不可。

        西西在聚精会神地观察着的是一个来自酒的小精怪,按照介绍,这个小东西名字叫小酒翁,别号酒虫,并不罕见,通常产生于上百年的美酿琼浆里,酒香萦绕,在丝丝甘醇中成形,在缕缕飘香里养魂,最后成精。

        由无到有,破零进一,让人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赋予万物以生命这一属性,才让世界斑斓美丽。就像大雨天前后,总会有些大水蚁,两片翅膀,一个微不足道的身躯,就成了一条生命,如此孱弱,如此神奇。

        精怪的体型与常人还是有差别的,最大的区别就是,脑袋大。大大的脑袋小小的身躯,自带呆萌属性。

        像西西看着的这个小酒翁,戴着一顶米色竹编斗笠,穿的衣服比较宽大,几处缝补,有些像小和尚的僧衣,脚上套着浅色的窄小草鞋。他似乎有些怕生,见到西西凑过来一张大脸,小酒翁赶紧跑到酒壶后面躲起来,只探出一个小脑袋。

        “好可爱啊!”西西少女心爆棚,母性光辉泛滥成灾,眼里的怜爱都要满得溢出来了。

        乔光有点郁闷,说道:“啥地方可爱了,不就一只小虫子么?”

        西西狠狠地瞪了乔光一眼,说道:“钢铁直男!”

        相比于西西,乔光更关注的是这个小精怪的功效,小酒翁出于酒,归于酒,用来泡酒最妙。

        当然不是把小酒翁融化了喝掉……你见谁泡茶了把茶袋喝的?

        小酒翁本身有酒香缭绕,它的天赋本能就是酿酒,能把一瓶劣酒增添几分香气,把一瓶美酒变成琼浆玉液。一想到这,乔光感觉自己全部的味蕾都在跳动,嘴里咸咸的。

        “客官,请问有兴趣吗?”另一位招待的女子走了过来,身穿海蓝色修身旗袍,笑容甜美,像一样。

        西西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乔光,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乔光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表情,特别是西西,感觉心都化了。

        乔光揉了揉西西的脑袋,笑道:“行了行了,喜欢的话我们就买下来,我还没送过什么小礼物给你呢。”

        “好呀!谢谢乔光哥哥!”西西惊喜地笑道,给乔光一个大大的拥抱,美得乔光在傻笑,差点一个头脑发热就想着多买几个精怪,不过为了钱包的可持续发展还是算了。

        女人是魔鬼,女人是怪兽,女人是妖精……

        乔光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不过贫僧喜欢,嘿嘿嘿嘿……

        离开明渊阁的时候,这支远行的队伍再添一人,虽然严格来说那不算人。

        少年带着小姑娘,小姑娘捧着个小酒翁,欢喜若狂。

        若按照精怪的年龄计算方法,小酒翁大概相当于人类里七八岁的小屁孩这样,目前也只会“嘤嘤嘤”地叫,还没学会人类的语言,所以乔光很好奇怎么西西能和他一直说个不停。

        乔光说道:“快中午了,咱们先去吃顿午饭吧,吃完休息一下再赶路。”

        西西忙着用手指和小酒翁玩抓迷藏,感到自己肚子也有点饿了,开心地笑道:“好啊。”

        乔光和西西在路边逛了逛,最后选了一间饭馆子,进去随便吃点。乔光想着的是,盘缠都是留在路上吃的,有条件尽量还是带着西西去外面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怠慢了。

        在乔光他们坐下不久,梁七和刘老良也到了。梁七“啪”一声打开一把扇子,爽朗地笑了笑,坐在乔光的隔壁桌。

        乔光想,完蛋了。

        被跟踪了可乔光却一点也发觉。说明两点问题。

        一是跟踪的人修为和乔光不是一个档次的。

        二是跟踪的人没有敌意。

        要是他们藏有敌意,就算再小,乔光还是能发觉,这就是一匹狼确保自己能在危机中活下来的敏锐感官。

        也正是因此,乔光并不急着离开,既然不是敌人,会会便会会。

        梁七笑道:“观音客促就残忍的柏炀惨案,子嗣一个不留,问君有何看法?”

        梁七说这话的时候目视前方,一眼都没看向乔光,可乔光知道,这个奇怪的男子就是在与他对话。

        乔光小喝一口茶,说道:“目的不纯,手段恶劣,行事狠辣,撇开恶意不谈,斩草除根为中上策。”

        梁七眯了眯眼,继续说道:“那何为上策?”

        “不听主命,从我良知,不染道心。”

        “君让臣行,臣怎可不行?”

        “那君让臣死,臣就必须得死?”

        梁七轻轻一笑,不知喜怒,反问道:“不然呢?”

        乔光只觉座椅成了针毡,背脊有凉风冲撞,舔了舔嘴唇,天狼的血性一涌而上,说道:“不然我就一刀把那皇位捅个通透。”

        刘老良脸色大变,衣袍鼓起,内力翻滚,佩剑出鞘取头颅。

        “大不敬!”刘老良怒道。

        那气息仿佛一座大山,重重压在乔光身上,嵌入他的血肉里,就要磨碎他的神魂,骨骼咔嚓作响。

        天工飞转,煞气喷薄离体,乔光双眼幽黑,只剩眼白,身后闪现出一只煞气大爪,硬扛这一剑。

        五指金针自动护主,天罗地网扎向刘老良死穴。

        骨刀颤巍上前,直取心脏。

        梁七沉声怒道:“无礼!给我滚回来!”

        刘老良一惊,原以为太子是在骂这个年轻人无礼,没想到是在骂自己,赶紧收剑,大手一挥,金针被硬生生拍回乔光体内,骨刀摔落在地上,煞气大爪消失,乔光恢复正常,嘴角溢血,金针被强行回体让他神魂受伤不轻。

        而更让乔光惊讶的。

        元婴老怪!

        眼前这个不起眼的老头子,看起来身体孱弱,手上还抓着一片手帕时不时擦擦汗,竟然是传闻中的元婴期修士!

        乔光苦笑,很多人一生都见不到的存在,怎么莫名其妙还和自己打了起来,这到底是什么狗屎运?

        刘老良很少见过梁七发火,平日里有时发火也只是发的假火,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不得不去扮演发火。但现在,刘老良明显感到,梁七生气了。

        梁七脸色变化得极快,笑道:“抱歉,是我的随从鲁莽了,我向您赔罪。”

        梁七弯腰谢罪。

        刘老良心里很不是滋味,宁愿自己磕头,何以让太子弯腰?

        乔光冷笑道:“敢问阁下,有何贵干?”

        梁七抬起头,说道:“我叫梁七。”

        “我叫乔西。”乔光说道。

        梁七一愣,笑道:“不,你叫乔光。”

        乔光也一愣,暗暗提防,说道:“对,我叫乔光。”

        “你不知道我是谁?”梁七问道。

        “我要知道你是谁?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乔光嘲笑道。

        “不怕死?”

        “死不了。”

        问的若有所思,答得匪夷所思。

        西西站在一边,静静看着他们俩。

        手里藏着一把匕首。

        可她也知道那没什么用。

        可她还是想试试有没有用。

        梁七摇摇头,苦笑道:“我本来以为这次见面应该是很欢喜的,对不起。”

        “不客气。”乔光笑道。

        梁七丢给乔光一个储物戒指,说道:“里面有些疗伤的丹药,和一些灵石灵卡,当做我的诚意。”

        乔光随手一拍,戒指回到梁七手上,梁七一愣。

        乔光说道:“谢谢你,我不习惯吃陌生人给的丹药,也不缺灵石。”

        梁七静静盯着乔光几秒钟,洒脱一笑:“也罢,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他掏出刚刚买下的那只手镯,犹豫了一下,再取出一块玉牌,递给乔光。

        “这个你收下吧,抱歉。”梁七说道。

        乔光惊喜,这不就是自己当时看上的那只手镯吗?

        乔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习惯收别人的礼物,万一玉牌有定位功能怎么办?”

        梁七气笑了,骂道:“哎哟,你还客气上瘾了,定位个屁的定位,赶紧收下吧你口水都流出来了,怕有定位功能你待会自己找个地方扔掉它。”

        梁七塞进乔光手里,二话不说直接离去,刘老良紧随其后。

        乔光看到他们真的走了,本来板着的脸上顿时出了笑容,看得西西一愣一愣的。

        “哈哈哈哈挺好的,咱们又捡到宝了,”然后愤愤然地骂道,“那个家伙,要送就直接说嘛,那我就不用再买护甲了!”

        至于玉牌,乔光左看右看,直接把它扔在一边,吃完饭后在老板战战兢兢的眼神下离开。

        后来,乔光又真香地走回来,把玉牌捡起来,灰溜溜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