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圣虚)在线阅读 - 第1553章 从未有过

第1553章 从未有过

        “都是恶鬼啊,满脸都是血,游荡在外……”九道一的声音很飘忽,像是很远,可是听在许多人耳中,却像是炸雷似的。

        楚风身体发僵,此时,他不由自主想到一桩往事,那是一个特殊的夜晚,他曾遇到一个自嘲从地狱出来放风的男子。

        那个男子很英伟,有种独特的气质,看起来超绝人世外,更是在感慨与怅然时,自言自语说他曾经称冠天上地下十世。

        那时,这个男子就曾说,那一夜,阳间到处都是死去的人,在游荡,满脸的血,而现在九道一竟与他说的神似。

        老人皮也发觉了什么吗?居然说出类似的话!

        如果他说的为真,怎能不让人崩溃?全世界都是虚,都是假的,而他们都画中人,全死去了。

        现在自然可以理解九道一为何突然疯癫了,世界观崩塌,颠覆以往所有的认知,甚至连自身都被否定了!

        谁能平静面对?

        九道一伸出双手,站在轮回路上,面对那波光粼粼的金色光晕,他猛然向前迎去,像是要走向这万古长天画卷的尽头!

        “一切都是虚,我渐渐明白了,为什么找不到……那位,我们所有人依附在他的梦中,所以,整片古史中都没有他。”

        九道一梦呓,越发的迷茫,还有无尽的伤感。

        曾经的那些人,记忆最深处的往事,都是殇,其实,他们都早已逝去了,早在万古前都消亡了。

        连他自己也一样!

        现今所有这一切,都只是依附在那个人的记忆中吗?

        “世界不复存,诸天早已亡,没有什么为真。”九道一带着颤音,身体佝偻着,苍老了很多,步履蹒跚,缓缓地向前走去。

        他伸出手,去触摸轮回深处那些金色波光,最后失声道:“或许,整片世界都是那位啊,我们都是依附在他身上的微弱……痕迹!”

        现在,两界战场早已无法宁静,人心惶惶,一片噪杂声,尤其是听到九道一的自语声,人们越发的恐惧,越发的感觉心惊肉跳。

        他们都被否定了,连真实的生灵都不是?!

        “老人皮,你真的疯了,或许你自己早已死去了,但是,你看看本皇,吾从来都是真身!”这时,一声大喝声打破原有的惶恐。

        超脱阳间外,无尽虚空中,有一只大黑狗爪子从天穹上探了下来,磅礴而慑人,直入阳间后没有停下,迅速没入轮回路深处的金光中。

        然后,那里便传出……嗷的一声惨叫!

        相当的惊悚,让人感觉无比的恐惧,非常的瘆人,令所有的进化者都发毛,全都一阵胆寒。

        因为,那狗叫声太惨了,极其的骇人。

        “为什么?”狗皇惨嚎。

        它头皮发麻的见证到,自己竭尽所能接近阳间探进轮回路深处的大爪子在金光中露出了真容,竟是腐烂的,乌黑的,恶臭的,带着污血!

        那景象,让它忍不住狗嘴都在哆嗦,残缺不全的犬牙都在打颤。

        “我死去了吗?本是皇体,不朽不坏,可是现在毛都落光了,肉都快烂透了!?”

        死去了?狗皇的大黑狗爪子根本不像是活物,在波光粼粼的金光中被映照出无边的死气,早就腐烂了!

        这才是真相吗,它早已死去,不再这个世上了?!

        “想不到啊,你竟然去了,真成了死狗,让人伤感,让人悲。”腐尸叹气,在阳间外的虚空中,坐在青铜棺材板上,摸了摸狗皇的狗头。

        过了很长时间,黑狗才回过神来,而后恼羞成怒,道:“滚,你才死了呢!”

        然后,它一爪子向着腐尸扇去,想将他打进阳间,拍进轮回路中,也想看一看他现在的状态与真相。

        腐尸挡住了,但是,他最后自己却有些忍不住,主动伸出一条手臂,颤颤巍巍探进了阳间,直入轮回路中。

        一刹那,他像是被三十三天外的最毒的厄虫蛰了一下,手臂剧烈颤抖,并迅速收回,因为就在一瞬间,他看到了腐臭的手臂,上面甚至有灾厄级的蛆虫进出,这是彻底……腐烂与死透了吗?

        虽说,他现在看起来就是腐尸状态,但是却也带着生机呢。

        可是,他一旦探进轮回路深处的金光中,被映照出的真相却严重了百倍,早已没有生气了。

        “我们都死了?怎么可能,我明明还活着!”腐尸低语,看着眼前的手臂,有些失神了。

        所有人都死去了,是被人观想出来的,整片山河,无尽宇宙虚空,都只是一副画卷?

        狗皇道:“不可能的,三天帝何等强横,现在早已攀升到最高点,极致强大,他们怎么可能是被人观想出来的?”

        腐尸赶紧点头,像是为自己活着找个理由,道:“没错,若是世界为虚,可我的身体的确还在啊,即便在那轮回路深处的金光中是腐烂状态,毕竟证明不是虚幻,或许只是那老人皮等怪物才是被人观想出来的虚物。”

        轮回路深处,九道一转身,看向世外,道:“不止你们,还有很多人,都有腐烂的尸体,脸上都是血,可也都只是依附在那位的能量中,终究是死去了。”

        “你这老人皮,为什么非要说我们都死去了?!”狗皇大怒,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说法。

        “我只是揭开了血淋淋的现实,揭开了这个世界的本质与真相!”九道一叹气。

        连那时光经文的开创者、身材矮小的老人都在出神,久久没有说话了,他从名山中复苏,难道……他其实只是死尸的执念与最后回首吗?

        还有疑似堕落仙王的黑影,也寂静无声,盯着轮回路最深处,在推演,在猜疑,心中无比的矛盾。

        九道一喃喃:“或许,那位并没有超脱古史,从来都没有离开,因为这片古史就是他啊,而他所在的古史已经毁灭了,他的伤与悲,他的思念,他的恸与万古的殇,构建出了我们。”

        我的……天啊!

        人们感觉头皮都要裂开了,剧疼,而后如同在过冷电般,浑身冰冷,无比的难受,竟能这样推想吗?!

        突然,狗皇的眼神犀利了起来,越来越璀璨,道:“你魔怔了,你来看一看,这个人到底是否为活物!”

        然后,他一挥爪子,将楚风给扇进轮回路深处了,映照在浩瀚与圣洁的金光中。

        “我依旧是……我!”楚风伸手,他看到了自己的血肉之躯,充满生机与活力,并不是虚物。

        在一边看热闹、同时阵阵害怕与战战兢兢的的龙大宇,这时也被一只毛茸茸的狗爪子揪住了脖子,吓的他嗷的一声惨叫,结果被迅速地扔进了轮回路深处。

        刹那间,他的身上光彩迷蒙,数次变换,他是真实的血肉之躯,不仅如此显化,是真实的,而且似乎轮回路深处有某种神秘的能量还追溯了他的前世过往。

        最早期,很久前的某一世,他竟然曾是一只金蚕?!

        而后,某一世,他成为怪龙,在此过程中它吞食了三十三重天草,足以让他活出三世!

        “啊?我也是……欧阳风?!”怪龙大叫。

        接着,他被扔出了轮回路,跌跌撞撞,栽落在老古的身边,彻底失神了。

        他为龙身时,吞食三十三重天草,某段岁月,其肉身昏沉,死寂很久。

        这可不是能活出三世那么简单,三十三重天草太惊人与神秘了,那个时候,不止让他涅槃,还让他一半的灵识曾去转世,最终到了地球,成为神兽蛤蟆欧阳风。

        原来他早就认识楚风,曾与那人贩子在小阴间共处,闹出好大的动静,做了一票又一票大的!

        直到太武天尊降临,击杀他们,他们被楚风送进轮回路,而他欧阳风的那部分灵识才又一次回归怪龙的肉身中,算是另类的转世回归阳间。

        只是,回来后他并未觉醒在地球在小阴间时的记忆,直到现在,他才真正复苏。

        远处,楚风也吃惊,怪龙竟是欧阳风?难怪他一直觉得其气质独特,似曾相识,与那故人太像了!

        龙大宇也在喃喃:“怪不得,当我看到妖妖姐与人大战时,觉得眼熟,我也是地球英灵中的一员啊!”

        欧阳风感慨,震撼莫名。

        然后,他看向楚风的目光就变了,相当的不善,被这人贩子前后两世折腾,欺负,让他背黑锅不断,真是好惨啊。

        老古惊疑不定,看着怪龙疯疯癫癫,忍不住碰了碰他的肩头,道:“你咋了?”

        “我,阿嚏,直到今日方知我是我,真我回归。”欧阳风答道,并同时口水四溅。

        仅这么一瞬间,老古几乎就成了落汤鸡,脸彻底黑了,这尼玛什么风格,什么气质,你这是说话吗?你这是打雷下雨呢!他想活活掐死怪龙欧阳风。

        欧阳风才恢复地球的记忆,有些习性就犯了,体现出来,说话时不由自主便狂喷口水。

        “砰!”

        老古没客气,一巴掌削怪龙后脑勺上,将他拍飞出去数百丈远,道:“我管你是龙大宇还是欧阳风,都在我面前安静点!”

        这时,楚风也跌落出来了。

        周曦亦被送进轮回路深处,结果映照出来的依旧是真人,是神光中血肉晶莹,并非染血的厉鬼。

        接着,妖妖主动进入,映照出的也是生机勃勃的真身。

        “老人皮,你看怎么样?是不是我说的才是真,你或许死去了,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虚假的,有大量活着的生灵!”狗皇喊话。

        九道一发呆,身体僵硬,他总觉得还是有些问题,这个世界很多人真都是死尸,都是曾经的……痕迹。

        他霍的抬头,凝视域外,回应狗皇,道:“但是,你的确死去了,早已是腐烂了!”

        狗皇像是被人踩住了尾巴,又像是被噎住了,一阵低吼,但却说不出什么,刚才映照出的狗爪子让它自己都后背冒寒气。

        九道一突然喝道:“不对,一定有什么问题,有人蒙蔽真相,给我看到的世界不全面,谁?是轮回狩猎者背后的力量吗,你们属于哪股势力,竟敢在那位的后院搞动作,想死无葬身之地吗?!还是说,你们原本与那位有关,是他留下的什么,但而今却被外来者所利用了,主导了这里!?”

        沉寂很久后,狗皇开口,很低沉,但却很有力,其声音在九道一耳畔萦绕,其低语声震慑人心。

        “你说我们都死了,都是虚身,都不过是画中人,可是,你有没有想到,也许事实真相正好相反呢?!”

        狗皇的声音充满魔性,有种神秘力量,接着道:“你有没有想过一种非常恐怖的可能,其实,那位从来就不存在,他才是虚无的,从来就没有过这个人!”

        “你……在说什么!”九道一怒了,无论如何,他都对那位充满了感情,敬佩与尊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狗皇眸子幽邃,声音低沉,道:“或许,一切都只是因为,我们的世界,当年的诸天,遭受了不可挽回的大劫,血与乱毁灭了一切,我们无力抵挡,无人可抗,而那位只是我们所有人心中的希冀,是我们是各族心灵的憧憬,完全是幻想出来的一个人,希望他能够削平天下,平定血乱,轰灭不祥,斩尽所有敌,横扫万古长天,颠覆过去,改写所有战局,改写整片古史!”

        这种话语简直像是混沌雷电,震裂天上地下,太惊人了。

        狗皇低语道:“其实,从来没有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