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圣虚)在线阅读 - 第1504章 最终的墟

第1504章 最终的墟

        一条全新的路吗?或许,还没有人走到尽头!

        楚风自然喜悦,振奋,这意味着一旦谁踏足路之终点,那或许就可以盘坐在那里,成为一位仙帝!

        这是目前已知的最高境界,不限于阳间,囊括诸天,甚至连上苍都算上,当下还从未听闻有高过此境的生物。

        “这土壤下,这天地间,到处都有灵,不是谁留,不是哪个人开创,原本就存在。”

        楚风站在大地上,仰望天穹,又看向无边的土地,深切感受到了一种灵性,恍惚间见到无数的光粒子飘舞而起,若夜空中的萤火中,似黑暗宇宙中闪耀而现的颗颗星辰。

        “我要在这条路上进化下去,自从不回头!”

        一条道走到黑,原本的意义好像不怎么好,但是现在他就是要抱着这种信念。

        恍惚间,他身上的石罐都跟着轻鸣,颤动了一下,而在这一刹那,楚风甚至看到了一片朦胧的画面。

        很久以前,天地很繁盛,花粉粒子飘洒,纷纷扬扬,莹莹发光,如同童话世界那般瑰美,不仅让整片大地光雨漫天,还涌向天外。

        这是一刹那的景象,但是,却仿佛定格了,凝住了,为楚风展现出一副神秘而又渐渐宏大的画面。

        天穹被光粒子冲破,它们超世了,化成光雨,冲出诸天,到了世外!

        那是……上苍吗?

        花粉飘洒,每一粒都晶莹,无穷无尽,而又美丽,扬到了上苍,在那片更为广袤的超级世界中纷纷扬扬。

        整片天地,都因此而清新,光雨无数,生机勃勃,上苍之上都因此而美丽,纯净的光粒子到处都是。

        这简直是一片净土,近乎梦幻,神圣光粒子如雨,带着芬芳,飘落向各地。

        楚风震撼,这意味着什么?

        他刚才看到这一幕,向他揭示了怎样的一段过去?

        在那极其遥远无尽的古老时代,花粉体系曾无比璀璨吗?

        它曾进入上苍,引领数个大时代的绚烂!

        轰!

        在楚风神思起波澜,注视过去时,一声剧震,宛若混沌仙雷炸开,响在他的耳畔。

        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石罐最后震动了一下,但让楚风看到的却不同了。

        无数光粒子,在那上苍之上,被一道刺目的光划过,最终,花粉洒落,退回了诸天,回归旧地。

        因为什么,最后退回到阳间了?

        不止于此,那光束神秘而又很妖,跟着俯冲下来,像是星河决堤,又像是闪电源头倾泻下来。

        光粒子无数,花粉飞舞,漫天沸腾!

        但最后,一切都渐渐暗淡了,天地间剩下了什么?

        可怖的光束被光粒子淹没,熄灭了,而那些晶莹的花粉光粒子呢,也都不见了,只剩下焦土,剩下衰败。

        整片山河,整片天地,都死寂了,沦为巨大的废墟。

        不止阳间,还有花粉曾经到过的诸天,一些大大小小的世界,也都如此,彻底暗淡,一片枯寂。

        “花粉路,曾经极尽璀璨,但是没落了,被逼退了回来?!”

        楚风震撼,他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一角真相,残酷而古远,于他出神间,展现在眼前。

        没有看到血,也不曾看到大战,但是,这些可能都被那光粒子沸腾时遮盖了,有可能隐藏了一段不可想象的悲壮。

        就这么寂静了?曾经灿烂的光粒子,无数的花粉扬起,都到了上苍之上,结果落到最后死寂的结局。

        “如今,你们又复苏了,要重新发光,璀璨起来吗?”

        楚风看着这片天地,似乎看到无数的光粒子,数不尽的花粉物质,在这山川中,在这大地下,要扬起,要洒落。

        寂静很久,不知道多少个纪元!

        曾经的绚烂大世界,成为死地,成为废墟,漫长光阴后才有生机,但路已经不同。

        直到有一天,仙路又断了,那些曾经存在的神秘,那些光粒子,那被尘埃被灰烬埋下的璀璨,又一次浮现。

        经过那位,以及三天帝搅动光阴河流,激荡整片大地山川,让那些神秘物质复苏,就此再续断路。

        这就是一角可以连贯起来的真相吗?

        覆灭了,死寂了,是因为当年这条路没能诞生出仙帝吗?无人可镇守。

        还是说,进化出了那种生物,但都被杀死了,所以如今一切重头开始,等待后来者再走到尽头,盘坐下去,化为仙帝吗?

        “在破败中崛起,在寂灭中复苏!”楚风平静了,但眼神却更犀利了,先是低头看向大地,接着又仰望向苍穹,看向世外。

        “你像是有所悟,有所感,体悟到了什么。”羽尚讶异。

        楚风郑重点头,道:“是,我仿佛在一瞬间,经历了一场轮回,漫步在一段岁月中,恍恍惚惚,朦朦胧胧,看到一些模糊景象。”

        羽尚闻言,无比凝重,他想到了传说中的个别人,似有这种经历,道:“是,有人可以如此,一眼便是永恒,刹那就是一世,短暂驻足,都似去轮回了一遭,在你身上像是有某种奇异的事发生。”

        楚风苦笑,道:“我不是真的有那样的轮回经历,就是感觉,一眼望到了沧海桑田的变迁,璀璨大世落幕,归于暗淡之墟。”

        这时,石罐彻底安宁,没有任何动静了。

        楚风一阵深思,这是巧合吗?为什么,他像是在不断经历某种类似的事。

        地球曾枯寂,然后复苏。

        那时,有人告诉他,地球是废墟,在破败中复苏。

        接着是整片小阴间,被外界视为坟场,在轮回更迭中复苏,整体为墟。

        而今连这阳间都可以看做是墟吗?

        甚至,真正的墟是诸天!

        “沧海成尘,雷电枯竭,与那光粒子共暗淡,一切都逝去,不可再追忆,直到亿万载岁月轮转,这最终的墟要复苏了吗?”

        楚风出神,此时,他在在体悟,在冥想,在思忖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那些神秘的灵,原本就存在,只是蒙尘了,熄灭了,而终有一天你们还能再现。”

        现在,楚风开始思考,大宇级的溃烂,丑陋,腐朽,究竟是沾染上了其他物质,还是本就应该存在的一个劫?化腐朽为神奇,于不可思议中蜕变!

        楚风并未隐瞒,将自己看到的,以及所思告诉羽尚,与他一同探讨。

        毕竟,羽尚听到过很多传闻,看到过不少孤本书籍,很渊博,各方面都曾涉猎甚多。

        “前辈,你说大宇腐烂,是不是正统,本就应该如此?在此过程中,身体异变,比如多了几颗头颅,也有人多了几对手臂,几只翅膀,多了一身鳞片,多了一颗竖眼等,其实都是为了增强?”

        楚风的想法很大胆,在他看来,光粒子与花粉物质促成的进化,这是要在大宇级给予他们更多。

        羽尚道:“你是说,身体异变,多出很多部位,其实是要赠与我们各种能力,或者说开启体内的门,打开无量仙藏?”

        “是,要给我们能力,拼命的硬塞,促使我们进化,但是,许多人真的要不了那么多,所以就显得赘余,臃肿,有些恶化了,腐烂了,愈显丑陋。”楚风点头。

        接着,他又补充道:“或许,面对腐烂,面对丑陋,多了那么多器官,我们先应静心,不该考虑怎么快速除掉变异体上的多余部位,而是要坦然去跟进,主动交感,进行深层次的进化,然后降服自身。”

        “降服自身?!”羽尚真的动容了,他觉得楚风的想法的确有些超纲,太跳脱了,与普世之理不容。

        “是,降服自己,花粉路让我们变强,给予太多,我们要的其实只是那些能力,可以坦然面对,与之交融,共鸣,真正的去吸收那些不可思议的能力,而不是排斥恶变,当得到所有,也算是一次蜕变的圆满,这样可以再去从容的降服肉身,那时,说不定就真身复归了。”

        很快,楚风又补充,或许最后也要降服自己的精神。

        羽尚发呆,主动接纳腐烂,丑陋,甚至要拥抱与满足于这种状态,沉静下去潜心修炼,共鸣交感,这样进化完后,再降服自己?

        这样的路,跟当世走的很不同!

        自过去到现在,谁不是如避蛇蝎,谈大宇而色变,都想走温和的究极路,前者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但是,似乎从来没有人活下来,只能对抗,延缓那种恶化,尽量保持活的足够久远。

        但哪怕可以击杀真仙,最终,也不过一个纪元就到头了,终究会彻底恶化,在腐烂中,在诡变中死去。

        “你说的确实……有些道理,但是,你不要忘了,光粒子与花粉可能不再如古老时代那么纯净,沾染上了其他物质,比如不祥与诡异,许多人猜测,这才是大宇级腐烂的根本原因。”

        “有部分这样的原因,但绝非全部,而对于我来说,当世为灰色纪元,诡异物质难伤我体,甚至是补物!”楚风眸光灿灿,很有信心。

        旁边,紫鸾震惊,很想叫出来,人贩子疯了,要吃诡异物质?

        钧驮也震撼,但一句话也说不出,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后辈魔头能够远超越他,走到今天这一步,胆子太肥!这个魔头什么路都敢走,重要的是,似乎还真让他成功了大半路程。

        羽尚严肃,道:“你要小心,我总觉得,你积淀与冷却的时间太短,进化太快,身上积累的问题极其严重,总有一天会全面大爆发!”

        楚风双目中神光熠熠,道:“按部就班,正常的路,于我没有意义,时间不等人。况且,我觉得,这种日积月累的恐怖,未尝不能为我所用,说不定可以在它如洪水决堤时,助我冲破大宇状态下的体内的各种门,开启出全新的路!”

        羽尚叹气,道:“大宇级的状态无比可怕,腐烂,衰朽,而体内更是有成片的门,不见得是仙藏啊,在门的背后,传说连着各种恐怖源头,一般人都是封堵,谁敢开启?!”

        “是,很可怕,但我不得不开启,与其说是通向仙帝之藏,不如说是仙葬,但也值得探索,研究!”

        楚风重新定义,既然门的背后都是恐怖,无比危险,也许真的可以用仙葬来概括。

        “前辈我要走了!”楚风告辞,他要上路了,去进化,时间太匆匆,根本不够用,他没有光阴可以挥霍了。

        羽尚送别,看着他远去。

        紫鸾哭了,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自此一别,不知道此生还能否再相见,也许这就是今生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