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圣虚)在线阅读 - 第1470章 落地成皇

第1470章 落地成皇

        黑狗莫名其妙,这小老头是谁?眼神绿油油的,这么盯着他看,有毛病吧!

        它很不满意,呲着残缺的大牙,恶狠狠地回瞪了一眼,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将人家的师尊给叼走了。

        武疯子这叫一个气,你将本皇道场给抄了,叼走……掳走吾师,结果你倒还大模大样。

        瞧你那狗脸耷拉着,一副不鸟本座的眼神,什么人啊,什么狗啊,太可恨了!武疯子真想立刻动手拍死它。

        另一边也不太平。

        黎龘很诚恳,不断解释。

        “我虽万念加身,但真的死了!”

        “黎黑子,你闭嘴!”众人不想听。

        你这老阴货,还有脸提?

        而且,到现在了,这已不是重点,你别转移话题!

        此时,几个老究极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跑我们后院去了?!

        几人眼神如炼狱,森冷的骇人。

        黎龘一脸严肃,道:“其实,我这是为你们好!”

        几个空巢老究闻言,顿时怒血沸腾,火冒三千丈,什么话都不想说了,就想弄死他!

        黎龘摆手,看着几人,义正词严,道:“一切都是为了救你们!”

        你再说一句试试看?!几人围了上来,都准备动手了。

        黎龘道:“我只是想去看一看,你们后院是否有不祥,有诡异,怕你们被害了!”

        他一脸郑重之色,道:“你们看,魂光洞多危险,居然连着魂河,真正的洞主应该被人害死了,被取而代之。”

        害死个毛,魂光洞的主人原本就出自魂河,几人黑着脸,这种理由你也说的出口?

        黎龘一本正经,道:“这种危害很严重,你们别不在意,很严重,不容反驳!”

        你还有理了,不让我们说了,不容反驳?这个极品的黎黑子,你怎么不去死!

        “你都从我们洞府带走了什么了?”有人幽幽地问道。

        “什么都没带,就你们那点棺材底,我看不上眼,你们看到我在大阴间的棺材了吗,比你们丰厚多了,不缺你们的那点东西!”

        几人不想听下去了,这无耻的老阴货,一如史前般无良,他们选择直接动手,弄死算了!

        轰!

        成片的蘑菇云炸开,几个空巢老究极含恨而击。

        结果,远处传来呱的一声,白鸦怒叫,哀鸣,满身羽毛炸飞,浑身上下光秃秃,气到颤抖,恼羞成怒。

        它原本还暗自开心,偷着乐呢,坐看几人内讧,结果莫名其妙,反遭受突然攻击。

        这自然是黎龘做的,他压根就防着几个肝火旺盛的老究极呢。

        刚才,他身体发光,如同一面平滑温润的镜子,将所有攻击术法全都反射到白鸦那里。

        这是一种失传的妙术,很难练成。

        黎龘一脸正色,道:“各位,这里是魂河,不要如此,不然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你们看,那白秃子笑的有多开心,有多痛快!”

        白鸦闻言,这说谁呢?

        看到黎黑子指向它,白鸦顿时勃然大怒,你才秃子呢,你们全家才是白秃子。、

        不过,它通体雪白,没一根毛,确实有些显眼。

        它恼恨无比,身上白光暴涨,蓬松的羽毛迅速的长出,覆盖了躯体。

        “成何体统,大敌当前,自当一致对外。”九号的融合体走来,手中拄着一根锈迹斑斑的破烂长矛。

        莫名间,那杆矛给人极其惊悚的感觉,让魂光都忍不住要颤抖。

        几位老究极安静下去,面对魂河,的确不是内部撕裂的时刻,这点共识还是有的。

        当然,几人心中还是不忿的,这该死的黎黑子,你不是被老天收了吗,就此不见,多好!你真不该再复活回来!

        “几位师傅,弟子有礼!”黎龘认真的见礼。

        九号的融合体感慨,道:“难为你了,这么多年,一如既往的善良,心中永存光明,实在太不容易了。”

        几个空巢老究极听闻后,面皮都在抽筋,全被气的不轻。

        几人差点喷他一脸唾沫星子,会说人话不?

        就你们这徒弟,也敢说善良,光明?在史前他就被称作大黑手好不好?!

        黎龘无比严肃,道:“弟子谨遵教诲。虽道路艰阻,栉风沐雨,我亦一往无前,始终如一!”

        你这么义正言辞,不嫌亏心吗,脸皮不烧吗?几个老究极愤怨。

        什么道心坚固,始终如一,你这黑子,是要一条道走到黑!

        几人眼神极其不善。

        九号的融合体认真地点头,露出慈祥的笑容,很欣慰,这表情让几个老究极差点浑身冒烟炸了。

        然后,九号融合体一脸严肃之色,道:“几位,别不爱听,以后你们会明白,吾徒和善,光明驻心,在无边黑雾中踽踽独行,着实不易。”

        “你们这对师徒,良心喂狗了吗?够了!”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实在忍不住了。

        “汪,你说什么呢?!”不远处,大黑狗不乐意了,眼神极其不善,盯住了他。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顿时闭嘴,算他没说。

        此时,狗皇对武皇,那可真是强势的一塌糊涂。

        “本皇从不说谎,我会看的上你那仨瓜俩枣?我随便拔根毛都比你粗,你个毛头小子居然叫武皇,这是要与本皇并列吗?”

        武皇眼神惨绿惨绿的,他很想说,我压根没开口呢,你这恶狗就先喷我,他么的,找说理去!?

        还有,这狗喊他什么?毛头小子!

        轰!

        黑狗说到唾沫星子飞溅时,又一狗爪子拍出去了,当然下手的目标不是武疯子,而是远处的白鸦。

        又是一地鸦毛!

        白鸦怒了,你们都有病吧?自己内讧呢,怎么不先打死几口子,为什么气不顺了,都总是对我下手?!

        它被气坏了!

        “决战吧,本座受够了!”白鸦悲愤的大叫,管他呢,哪怕被它父亲责怪,被终极地的规则惩罚,它也要出一口恶气。

        不然的话,鸦生还有什么乐趣?太窝火了,它已经受够了。

        “来,战吧!”黑狗咆哮,然后,它转身冲着所有人吼道:“我不管你们间有什么大怨,即便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也都不要给我在这里内讧,别扯本皇后腿,现在血洗魂河的时候到了,准备大杀!”

        此地的彻底安静了,可怕的气氛瘆人到极点。

        “好,如你所愿,提前揭开血色大清洗的序幕,战吧!”魂河深处,终极厄土中传来冰冷的声音。

        一头白色古鸦若隐若现,那是白鸦的父亲。

        哧!

        一根白羽飞来,犹若天箭,又像是洁白长矛,洞穿虚空,带着磅礴的能量,惊慑诸天的气息,光芒耀乾坤。

        轰隆一声,它打碎一切,轰向黑狗。

        砰!

        黑狗低吼,口中音波如洪水决堤,抵住白羽箭,让它在身前炸开,导致黑洞都被炸出来许多口,景象惊人。

        “你老了,不行了。”魂河终极地内,那头老白鸦开口,声音淡漠。

        “杀死你足够了。”

        这一刻,黑狗身体乌光暴涨,身体变大,俯视整片厄土,大爪子极速放大,连狗指甲都比星斗巨大许多倍。

        它一爪子向魂河终极地抓去,恨不得直接将那传说中的厄土抓烂,彻底会掉。

        “呱!”

        魂河终极地深处,白鸦之父冷漠,探出一只锋利的爪子,同样可怖,向外抓来,在那里异象骇人,爪子下是无数的星球破碎、星空湮灭的画面,这简直是灭世的景象,那是昔日造成的各种真实杀劫吗?

        然而,它蓦地倒退,毛骨悚然,感觉大不安。

        “我……居然忽略了,刚才为何像是失明般,灵觉失常,不曾发现帝尸,像是某种因果力量在牵引我,要抓过去……”

        白鸦之父,当真是满身羽毛炸立,最后那一刻,它才像是想起黑狗背负帝尸而来,有莫名因果之力牵引他,要去触及帝尸,这太可怕了。

        它忍不住颤栗,极速收爪倒退。

        那只巨大的狗爪子,铺天盖地,轰落在厄土,要将那里打穿!

        不过,无声无息,有一层光浮现,雾霭蒸腾,各种难以言说的场景全都浮现了,比如诸天腐朽,无上生灵烂掉,各种不可名状的景象齐现,抵住狗爪子,并且要腐蚀它。

        黑狗果断收手,而后拎出了帝钟,准备轰砸过去。

        “狗子,你虚了,且先罢手,让我来。”

        这时,九号的融合体上前,手中拎着一杆锈迹斑斑的烂矛,看着不起眼,但是那种内敛的锋芒着实慑人。

        “你才虚了呢!”黑狗喘气,自身血气枯竭,的确太费力了,它真想一巴掌轰开终极地,可那不现实。

        所以,它只能提着帝钟上前。

        “狗子,久违了,想不到你这毛头小子也这么老了,唉,岁月是把杀狗的刀啊,人世间就是一幕幕悲剧。”

        九号的融合体开口,无比的感慨,多少有些怅然,伤感。

        黑狗第一次觉得腻歪,在这群人里,唯一比它还老的怪物就是这人皮,倚老卖老,太膈应人了。

        “你都只剩下几张皮了,怎么还没死!”黑狗没好气的说道,拎着帝钟,在那里不忿。

        这时,武皇、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一群老究极,这才像是发现它背负一具尸体,而后皆毛骨悚然。

        早先,为何没有觉察到?

        这是怎样的一种力量?居然会被忽视,难以关注到尸体!

        一时间,几人都心头剧震,无比沉默了。

        九号的融合体开口,道:“死不了啊,地难葬,所以我来魂河了,看这里的怪物收不收我,让我早点腐朽吧,我真活够了。”

        众人无语,这话说的,真是让人觉得油腻。

        “估计你要完了,今天会死在这里。”黑狗说道。

        “那拭目以待,我就怕到时候会捅死几个大个的,我可不是吃素而来,我今天什么都吃,荤的、素的、兵器、魂光!我都要!”

        正说话间,又有几张人皮悠悠荡荡,飘了过来,迅速与九号合一,让他看起来更加饱满了,越发像一个正常的人。

        这一刻,几位老究极都凛然,第一山果然邪门,这老东西太神秘了,九张人皮果然都是一个人的!

        以往只是猜测,现在被证实了,这就可怕了,比单一的九号恐怖了许多倍!

        “血肉都没了,你怎么就没腐朽呢,这么能熬。”黑狗不忿,那老东西修炼的法门太特别,道路无比古怪,让人羡慕不来。

        “叫我九道一吧。”九号的融合体开口。

        接着他又道:“我那血肉还在呢,估计是迷路了。现在留着人皮当念想,我估摸着,他终有一天能够找到回家的路,会回来团聚的。还有我那骨头,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也希望他没事吧,祝他安好,我在家等他。”

        众人眼晕,非常的无语,这是什么怪物,他的皮与血肉还有骨头都是各自立山头,是分开的,有些跑路了,目前各混自己的?太邪性了!

        不过稍微深思的话,就会让人悚然,身上起鸡皮疙瘩。

        “本皇不想与你说话!”黑狗不想搭理他。

        这时,魂河终极地深处传来异动,然后一股磅礴的威压传来,让所有人都有种要窒息的感觉,忍不住颤栗。

        强如他们都如此,可想而知这有多么的瘆人,太恐怖了。

        一块石头缓缓飞来,不断放大,成为恢宏的道台。

        接着又是一块,从那终极地飞出。

        足有数十上百块,拼凑在一起,成为一个满身都是裂痕、历经过无数战火的宏大平台,也有点像祭坛。

        它曾经四分五裂,被重组在一起,如今上面还有干枯的血残留。

        平台在扩张,很快就无垠了,宛若一个大世界!

        “当年的帝战之地,虽然被打爆了,仅留下残缺的一角,但也足够支撑你我阵营如今的战斗规模了,来吧,决一死战!”白鸦之父在厄土深处冷声道。

        它冷幽幽,越发强硬。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都震惊,那是天帝血吗?!

        那是魂河终极地的无上生物的血液吗?

        平台上,血迹斑斑,都是昔日大战所留,不过那些干冷的血痕早已没有灵性,当年磨掉了一切生机。

        “有血也不见得是帝者所留,最起码你们看到的就不是。”九道一开口。

        他仔细观察了一番,应该没有帝血,即便磨灭灵性了,帝血也不是一般强者可以承受的,不会遗落在外。

        “嘿,又见到这战场的一角了。”黑狗开口。

        然后,它纵身一跃,来到了那无边无垠的平台上,小心翼翼地将帝尸放下,准备血战到底。

        黑狗道:“吾生命或许到了终点,世间枷锁,全部斩灭,此地唯有血战到底,不怕死的给我一起上,想拖后腿的给我离开,都趁早!”

        “那就杀吧,今天杀个日月无光,魂河暗淡,老子也要发狂一番,试试能否将残废的魂河终极地给灭了,血洗干净!”九道一开口,乱发披散,眼神如电芒,这一刻他不再和善,没有笑容,宛若一个盖世的魔主降临!

        他所散发的气息惊慑天地,这一刻诸天各界都有感应,都在震荡,有些地方发生天哭,血雨狂洒。

        并且,他在吟诵一种古咒,尝试召唤自己血肉与与骨头,不知道如今走在到了哪里,希望他们能回来参战!

        纵然几位老究极很强,可也都头皮发麻,感觉肌体要被割裂了,那股气息太惊人。

        这还没爆发大战呢,九道一这个怪物就给他们无比的压迫感,太瘆人了。

        嗖!

        泰一动了,冲上了祭坛,道:“我也曾年少轻狂,也曾为一个时代的主角,也曾是一个……好人。”

        再回首,他一声轻叹,他的路充满了血与骨,为了永恒,为了更强,他不再那样的光辉灿烂,染上过血腥。

        嗖嗖嗖!

        几个老究极都登上了平台战场。

        “你这杆矛……该不会是那个人留下的吧?”这时,黑狗注意到九道一手中的烂矛,即便满是锈痕,可也是如此的让人不安。

        哪个人?在场的老究极惊疑,但很快他们就想到了,一定是传说中只身就敢挖开古轮回路,想找到古地府的那个人,他留下的……兵器?!

        所有人都震惊,这可能吗?简直要吓死诸天中的一群老怪。

        “你猜!”九道一淡淡地回应,依旧在吟诵古咒,召唤血肉与骨头那两位。

        “不先勒索好处了?”黎龘暗中对黑狗传音。

        “不将他们打残了,不弄死他们,指望得什么好处,这是魂河,不是其他地方,骨子里的血腥与残暴,你还没真正见到过。”狗皇暗中回应。

        这时,恐怖气息浩荡,白光撕裂苍穹,但是却难以损伤这座祭坛战场分毫,白鸦之父缓缓逼近了!

        这头古鸦的确强大无比,哪怕有伤未好,现在也很可怖。

        在它的身后,在它的前方,到处都是生物,将它包围,拥簇在中心。

        可以说,无边无沿,大军密密麻麻,许多都是干尸,也有纯灵体,更有通体都长满红毛的怪物等。

        黑狗严肃起来,它很了解,魂河不好打,不好对付,当年自己的阵营可是殒落了很多的强者!

        “真热闹啊,本座也来了!”在这关键时刻,又有人登场,突兀的出现在平台上。

        他很臃肿,浑身腐烂,跃上来时很潇洒,可结果刚落到战场上,脚下一个踉跄,脖子嘎巴一歪,头颅咚的一声坠落在地上。

        “唉,肉不结实了,他么的,头都造反了,自己跑了!”他咕哝。

        骨碌碌!

        那头滚落出去,实在有些恐怖,对面许多干尸怒吼,结果在砰砰声中,全部炸开了。

        此时,就是武疯子都一阵无言,这主又是谁啊,太凶残了。

        轰隆!

        那头颅越滚越大,超越星球,还在变化,向前碾压过去,若非这是帝战之地,平台绝对早已崩了。

        “够了!”

        白鸦之父喝道,它扇动翅膀,向前击去。

        “大鸭子,谢谢诶,将你爷爷的头送回来!”无头的腐尸在说话。

        在白光沸腾中,那头颅被击飞,结果安安稳稳的落在腐尸的脖子上,他伸出双手,咔吧一声将自己的头摆正,装好。

        这时,即便是泰一都眼睛发直,觉得这主很邪门,绝对厉害的离谱。

        “狗子,想我了没有,知道我离世时哭没哭?”腐尸看向狗皇,哈哈笑道:“没想到,我还腐烂的活着。”

        黑狗呲牙,真想咬死他啊!

        臃肿的腐尸拍了拍屁股,道:“来,给你咬。”

        “汪,啊呸!”黑狗感觉恶心,那看肥肉都烂了,还在乱颤呢,谁他么敢下嘴,咬你,那不是自虐吗?呕心自己。

        “杀!”

        这时,战场中的古鸦开口,下了命令。

        一刹那,无边无沿的大军杀气滔天,惊动了诸天万界,这种魂河气实在太恐怖了,无数的生物向前冲去,震动了天上地下!

        “来,来,来!本皇从来就不怕大场面,不就是觉得你们人多吗,无妨,看本皇盖世大神通——落地成皇!”

        黑狗一抖身体,顿时乌光千万缕。

        虽说它光秃秃,身上的毛都要掉光了,但是凑吧凑吧,也能有一堆狗毛呢,就好比烂船也有三千钉,它一抖落,狗毛漫天飞舞,然后……落地成狗!

        一群黑狗大叫着,嘶吼着,响彻三十三重天,全都扑上去了,咬啊咬,杀啊杀,惊呆了所有人。

        这就是盖世大神通——落地成皇?

        这群黑狗的战力的确非常强,极其骇人,并且全都持着各种古代有名的秘宝等,一起大杀了过去。

        那些兵器都是狗皇多年的收藏,顿时了打了苍穹炸开,战场剧烈颤抖。

        “呱,喵!喵!”

        白鸦惨叫,瞬间没鸦模样了,被打爆数次,都开始学猫叫了!

        这还真不是乱叫,它从开始就防着那头凶残的恶狗呢,提前施展了九命猫族的妙术,保自己不死。

        也幸亏这样做了,不然的话,就冲黑狗这次专门盯着它打,直接来了个落地成狗……成皇,估计就弄死它了。

        即便如此,白鸦也在瞬间被抽掉了几条命,被弄死好几次了!

        “父亲!喵,呱,喵,喵!”

        白鸦凄惨,羽毛凋零,血肉横飞,霎时间而已,就快被一只又一只大黑狗给生吞活吃了。

        落地成皇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