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幽冥巫师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章:现世报

第六百七十章:现世报

        我话音刚落,却只听幽暗的树林中突然响起了一阵细密的“哼哼唧唧”的声响,我立刻警惕的望去,果然不出所料,只见一头体型硕大的野猪,正摇头晃脑的从林子深处走了出来,黑暗中,它那对闪着绿光的眼睛不停地打量着躺在地下的道士马高功,这猪可是杂食动物,什么都吃的,何况是送上门的“死人”。

        看到这一幕,我当然明白,它想做的事情了,就一把抱起傅莺儿转身要走。这上天加到马高功身躯上的报应,可真是罪有应得啊。

        何况,野猪这种动物,哪有一只出现的呢,一般出现一只,马上就会出现一群。野猪发起疯了,连老虎黑熊都怕,何况是一个不能行动的道长?

        马高功这位居住在山里的道士,当然知道遇见这么大只的野猪,那究竟意味着什么,他见我要走,也顾不上痛快了,就撕心裂肺的吼道:“你,方先生,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你把我带上,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群畜牲,这……这样生生吃了我。我虽然有过,但罪不至死啊。”

        听了他的话,我冷冷的说道:“马道士,你们道家的人讲究因果报应,这就是报应,而且是立刻报,现世报。你啊,死的不冤。”

        见求情不行,这马高功又来由惑我了,“小伙子,求求你,一定要把我带走,我知道一个重大秘密,那就是丹霞残片。我发誓,我会将丹霞残片上的每一个字都告诉你知道,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道术最高的人。你一定不要放过这个机会啊。”

        说实话,现在我根本对这个“丹霞残片”是什么,不感兴趣。我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马道长,我看啊,你还是留着世界上最强的道术,去对付这些野猪吧,你既然这么强,还怕这一群野猪?再说了,我要了根本也没用。”

        这句话说完,我不再理睬他,抱着莺儿大步离开了此地。片刻后,只听到马道士的惨叫声不停的传来,随着我们的远去,由强变弱直到全无。听到这种情况,我却一点儿也不可惜,这马道士,死得活该。

        傅莺儿在我怀里瑟瑟发抖,小姑娘这次吓的不轻,受的身子伤害倒没有什么,但心理伤害,真不好说。这搞得我也是暗自心疼悔恨,我说道:“莺儿,你放心吧,我再也不会将你托付给别人了,我要自己带着你,孩子。我这辈子,就带着你吧。但是,你也要清楚,跟着我也不安全,随时有可能丢掉性命,这次去海上,你也是知道的。孩子啊,你得有个心理准备,跟着我。”

        她忽然牢牢抱住我的脖子,一动不动,小小的身子也牢牢靠着我。虽然傅莺儿没有明确回答我的问题,但她这样的举动,其实她的态度和最终决定结果,我已经知道的非常清楚。

        我牢牢抱着莺儿,以防她掉落摔伤,我们都没有说话,一路就这么走到山下。至于马高功的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也是罪有应得,他的死法,也是上天给的,跟他人无关。

        她就这么牢牢抓着我,一点儿都不松手,一直过了一晚上。第二天天亮后,我见傅莺儿浑身都是泥土和伤痕,实在是外观不堪,而且,她还是一个小女孩。与霍根会合后,我便赶快找了一家诊所给莺儿治疗伤处,幸运的是,女孩受的只是一些皮外伤,筋骨都没有问题。所以,只需要做些上药包扎的处理就可以行动了,于是,我们就决定早早离开这“是非”之地。

        可是,从吃早饭开始,一直到最终坐上长途汽车离开岳西山,莺儿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也不吭声。我估计,她对我还是有一些心怀不满,怪我把她送给她远方表叔叔。之前抱牢我,是因为精神受到了刺激,需要有一个宣泄的对象,所以才会对我依赖。现在,莺儿精神已经好了,所以,不再跟我亲昵。这也让我放了心,毕竟,我也怕这孩子心理出问题。

        等长途车子到了终点站时,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月光也不甚明爽。我们随便找了家小馆子吃了点儿东西,就近找了家旅馆,便开了三间房准备好好休息一晚。

        在上楼时,傅莺儿忽然一把拉住我的胳膊,问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丹霞残片的下落?难道,你对它不感兴趣?”

        我实在是被莺儿问得一愣,我疑惑的说道:“莺儿,我都不知道这丹霞残片是什么东西,它的下落与我何关?我一个巫师,为啥要对它感兴趣啊。”

        听我这样一说,这傅莺儿表情变的有些诧异,就问道:“你说,你说的,是你的真心话?”

        我笑着说道:“丫头啊,你千万别把全世界九大陆的人,看的都和你这位不成器的远方表叔一样。我们巫师一族啊,修炼秘术讲究个缘法,该是我的,推都推不掉,不是我的,强求都求不来,就算你以各种手段谋来了,能得到吗?不能。你看看,那个道士马高功就是最好的例证。你想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结果呢?那就是为这个东西受伤,甚至死亡。”

        傅莺儿虽然没说话,但听完我的话后,她的小脸上终于出现一丝久违的笑容。可能,我的话,她听进去了。

        晚上我们各自洗漱过后,我去莺儿房间为她上药。小姑娘虽然面红耳赤,对着我很害羞,但还是掀开浴袍后,露出了浑身的伤处,只见莺儿原本莹白光洁的双退上,两侧膝盖上,都是触目惊心的青肿伤痕。

        我让她平躺在床铺上,将她两条退挨条架了起来,直接倒上华夏一族治伤“神物”红花油,替她揉搓淤青,好早点儿好起来。只见小女孩双目紧闭,浑身紧绷,似乎紧张到了极点,我只觉得好笑,才九岁大一个小姑娘,懂个什么啊,这样紧张。此时此刻,我早就把莺儿当成我的女儿了。

        经过一番擦拭后,莺儿身子上的伤肿明显好多了,估计没几天就会好。时间已晚,我便起身离开,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我们就这么一路,又走了四天后,第五天的当晚,我们就在东营城落了脚。我联系了一下我给苏红儿的手机,他说已经请到了师父,他们一行正在赶来的路上,让我在东营城等着他,好一同出海到驭鲸族的领地。

        我想,既然有剑仙老祖的传人助阵,想来只要这扶桑鬼巫不是大批出动,我们几个联合一下,胜面还是比较大的,想到这儿,我满心轻松,也不把即将发生的驭鲸一族与部分扶桑鬼巫的决战,当作多大的压力了。毕竟,这扶桑鬼巫再厉害,也是人力,未达神魔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