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云疆古煞之巫葬在线阅读 - 099 阳棺

099 阳棺

        “奇怪,如果阿妹没有说错的话,这里的阴气不至于才这么一点,可是从刚才释放出的阳火来看,这座荒庙里并没有所想的那般邪煞,难道是我想错了,又或是这里面还有什么其他的缘故吗?”段虎站在佛台上认真的思考着。

        刚才他用阳火点阴法测试了一下这里的阴气,阳火外围除了一层淡淡的绿气时隐时现之外,从色泽上来看总体还算正常。

        之前段虎提议来荒庙避雨,一方面是出于安全着想,另一方面是担心货物被淋湿。

        至于第三方面,是因为他听了虎千斤的讲述后,对这里充满了疑惑,本打算入庙查探一番,如果有可能的话,尽量除去祸端的根源,顺便看看能否在这里找到一些线索,也许会对之后的行动有所帮助。

        思索间,香喷喷的茶味扑鼻而来,“黑虎哥,油茶熬好了,赶紧过来趁热喝了。”

        段虎精神一振,起身从佛台上跳了下来,三两步便来到了篝火附近。

        嘚儿。

        阿亮打声鼻响,驴眼翻了几下,随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靠着曹满的草包肚。

        段虎一阵好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俩货正好凑一对儿,可惜不是一公和一母。

        接过虎千斤递来的油茶,段虎吹了吹,痛快的喝了几口,“阿妹,我看你养的这头驴子都快成精了,在这么下去,说不准哪天它还能站立行走口吐人言。”

        虎千斤掩嘴一笑,“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吗?阿亮就是头驴子,尽管脾气大了点,但有时候它还是挺乖的。”

        段虎淡淡一笑,就这驴货,又凶又倔还鬼精鬼精的,除非是折腾累了,否则会乖?

        笑话!

        很快,一碗油茶便被段虎喝干,正想再倒一碗,虎千斤已经拿起了茶壶。

        “阿妹,你煮的油茶就是好喝,百喝不厌,而且还十分的方便,可以随身携带,到哪都能喝上。”段虎赞叹着。

        “没你说的那么好,我的手艺也就一般,至于方便携带,这倒没有说错,一般出门在外,我都会将炒好的油茶带在身上,想喝的时候拿出来用开水一冲就能喝,虽然味道没有现煮的香,但是也差不到哪去。”

        帮段虎倒满油茶后,虎千斤又把在火上烤好的肉干递了过去,二人一边吃一边聊,说说笑笑,似乎完全忘记了外面的暴雨一样。

        “对了黑虎哥,你那箱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听小满哥说你把那只箱子叫活棺材,这是为什么呢?”虎千斤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段虎放下了碗,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棺材分为阴棺和阳棺,阴棺又叫做往生之棺,是死者长眠安息的容器,上好的阴棺再加上风水宝地,可以给死者积阴德,也可以带旺他的子嗣和家人”

        “那阳棺就是用来装活人的咯?”段虎的话还未说完,虎千斤便急着插嘴说道,不过说完她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由得脸蛋一红,自己笑出了声。

        “阳棺可不是用来装大活人的,否则把活生生的人装进去,非被憋死不可。”段虎笑道。

        “那阳棺是用来干什么的呢?”虎千斤疑惑的问道。

        “所谓阳棺只是道上的一句行话罢了,聚九阳之气,克邪魔阴煞,升官发财,路路畅通,意思是既能辟邪驱煞又能出入平安,而我的这口活棺材就是一副阳棺。”

        生怕虎千斤不信,段虎又解释道:“此前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以前是镖师,负责押运货物,尽管镖师这个行业在现在不吃香,但是有些大户人家为了运送特殊的物件,就必须请我们镖师来押运。”

        “走的地方多了,难免会遇到匪徒或是招惹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在我们这一行,只要是出门运镖,都会随行把阳棺带在身上,辟邪的同时也希望它能带给我们一些好运。”

        虎千斤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黑虎哥,你所说的不干净的东西,是不是和我阿爹他们碰到的东西一样呢?”

        “大致可以这么说,不过具体的情况却不同,我们把这些诡异古怪的事情叫做撞邪或是冲煞,不过说句实话,像你阿爹他们所遇到的事情”说到这段虎欲言又止,神色有些犹豫。

        “黑虎哥,有话你直说好了,不用替我担心。”虎千斤说道。

        “阿妹,不是我不想说,只是这件事有些蹊跷,连我也说不好。”未免对方感到害怕,段虎含糊其辞的打算一笔带过。

        虎千斤略有失望的点点头,随后她朝四外看了看,大殿中除了篝火附近还算明亮,其他地方阴森昏暗,时不时吹来的穿堂风好似阴鬼哭嚎一般,听着让人头皮发麻。

        “黑虎哥,说件事你不要介意。”心里有些发慌的虎千斤小声的说道。

        “说吧,我不会介意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走进这里就感到心里瘆得慌,此前阿亮也不肯进来,我在想,这里会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且刚才那场暴雨说来就来,连一丝征兆都没有,逼得我们被困在这里,该不会和这座荒庙有什么关系吧?”说完,虎千斤的脸色变得更加惊慌了起来。

        “呵呵,阿妹,你想太多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实属正常,哪会和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牵扯到一块呢?”说话的时候段虎尽量保持着笑容,为的是打消对方心里的顾虑,放松心情。

        “可是我始终有些放心不下,刚才忙着要做事,也就忘记了其他事情,现在一静下来,阿爹的话又回想在了我的脑海中”

        正说着话,突然一道惊雷响起,可怕的炸响仿佛要把天空撕裂一般,吓得虎千斤浑身一抖,脸色瞬间变白了起来。

        毕竟是为姑娘,别看力气大,性格要强,但内心同样脆弱,对于那些诡谲怪诞的事情不害怕才怪。

        看着虎千斤一副害怕的模样,段虎皱了皱眉,他知道对方的心理防线正在被内心的恐惧一点点蚕食,如果自己不能给多对方一点信心和勇气,到最后,恐惧会活生生把虎千斤给吞噬掉。

        记得当年他第一次参加倒斗,随行的人中除了他是生瓜蛋子之外,另一人便是他的同门师兄。

        那位师兄名叫张华,年纪差不多三十冒头,长得挺瘦,不过人很风趣,以前在一起修行的时候,对方总会说一些有趣的事给大伙逗乐,大家对他的映象都不错,段虎也不例外。

        一般来说,新人第一次参加的任务都不会太难,目的主要是为了锻炼新人,让他们多增加一些经验。

        可是那一次的任务偏偏出了差错,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清代老墓,谁知墓中有墓,在墓穴的下方还隐藏着另外一处墓穴,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墓穴,是专门用来埋尸的尸冢。

        当一行人误打误撞的进入下层的尸冢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墓下藏墓,在倒斗这一行叫做双阴连穴,十分的凶煞,走穴时一定要格外的谨慎,千万不能漏阳,一旦阳气外泄就会引发尸变,更不用说段虎他们面对的还是尸冢,凶险程度可想而知。

        过度的紧张使得张华失去了以往的冷静,再加上尸冢的结构异常复杂,不大工夫便和其他几人走散了。

        段虎是跟在张华身后的,张华带错了路,他自然也跟着走岔了路。

        在之后的时间里,二人一直被困在好似迷宫中的尸冢里面,段虎亲眼看着这位和蔼风趣的师兄是如何一步步被恐惧所吞噬,最后迷失了本性彻底发狂

        当段虎九死一生的逃出了尸冢,他这才发现这一次的任务除了他一个人逃出生天之外,其他人全部都葬身在了尸冢之中,其中还包括两位经验丰富的师叔

        惨痛的教训深刻的印在了段虎的记忆里面,此刻当他察觉到了虎千斤的异样,心里顿时就警觉了起来。

        “阿妹,刚才的话我还没有说完,我只说了我的那口活棺材是阳棺,除了有祈福保平安的作用之外,还有驱邪镇煞的作用,你知道它是如何驱邪镇煞的吗?”段虎用话来吸引着对方的注意。

        还别说,被他这么一打岔,虎千斤脸上的惧色明显少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好奇的表情。

        “呵呵,说起这口活棺材来,它的来历可不简单,单是棺木就选自最为上乘的百年桃木打造而成,之后专门去往那些名刹古寺,让道行高深的法师作法诵经,开光后还请高僧在棺木上刻下了伏魔镇邪的金刚经”

        “可以这么说,只要有这口活棺材在,什么魑魅魍魉都靠近不得,这也是我把它放置在大殿正中佛台上的原因。”段虎认真的介绍道。

        虎千斤回头看了看莲台上的活棺材,不解的问道:“为啥要把活棺材放在莲台上呢?”

        “莲花正台坐,镇守八面风,莲台乃佛祖静悟的法台,本身就带有一定的法力,选取的位置也十分巧妙,居中镇守,配合这口阳棺,威力更大。”

        “原来如此黑虎哥,其实我的胆子并不小,以往独自一人在林子里捕猎我都不会害怕,只是一想起发生在阿爹身上的事情,我就,就”说话间,虎千斤不好意思的低下了脑袋。

        “阿妹,人是万物之灵,有着七情六欲,自然会有喜、怒、忧、思、悲、恐、惊这些感情,你会害怕这是很正常的事,没必要难为情。”段虎安慰道。

        “咯咯,就你这张巧嘴,恐怕连树上的鸟儿都能被你给哄下来。”虎千斤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甜甜的笑容,这让段虎如释重负,只是

        哥的嘴有那么花哨吗?

        这叫能言善辩好不好,敢情哥浪费这半天的口水,哄雀?

        俺的大妹子,能好好聊天不?

        段虎一阵无语,算咯,还是少说点好,否则什么巧嘴巧舌的,他可受不了。

        口吐莲花?

        那是说书人的事儿,段虎不会,他只会揍得让人口喷水花。

        过了半晌,虎千斤有些带羞的小声说道:“黑虎哥,谢谢你,现在我已经不那么害怕了,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你在旁边,我感到心里踏实多了。”

        “呃你没事就好。”段虎声音略显生硬的回道,说完二人出现了短暂的沉默,一时间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

        篝火里发出了噼啪作响的声音,温暖的火光照红了虎千斤的俏脸,也映红了段虎那张黝黑的脸庞。

        姑娘家的心思段虎不懂,同样,段虎的心思,虎千斤也未必能懂。

        好一会儿,沉默良久的虎千斤开口问道:“黑虎哥,那口活棺材是空的,还是放了什么东西进去?”

        “阴棺装尸,阳棺自然不会空着,我在里面放了件厉害的宝贝进去。”

        “厉害的宝贝?”

        虎千斤好奇的眨眨眸子,对于这位一直生活在老龙寨的姑娘来说,宝贝无非是田里的收成,圈里的牲口,温暖的小窝以及可贵的亲人

        “想知道?”段虎微微一笑,熟悉的词藻脱口而出。

        “嗯,我想知道。”虎千斤不假思索的答道。

        “只要你把为什么要改名字这件事告诉我,我就把活棺材里的东西告诉你。”

        “你”

        虎千斤扭捏的一嘟嘴,“原来黑虎哥也会贫嘴。”

        段虎

        好么,巧嘴变贫嘴,变化是不是太大点啦?

        “咦?黑虎哥,你听外面的雨声是不是小了很多?”虎千斤惊喜的问道。

        闻听,段虎的脸色也为之一喜,他起身来到了大殿门口,站在碎石堆上往外看去,可不是嘛,就在刚才他和虎千斤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中磅礴的雨势已渐渐散去,化为了淅沥沥的小雨。

        天空中浓厚的铅云明显淡薄了不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天气就能转晴。

        “唉,可惜了,如果这场雨能早点停的话,也许我们还来得及赶路。”看着已经入了夜的天色,段虎惋惜的说道。

        “没用的,刚才那么大的暴雨,就连我们这都淹满了水,更不用说清水河的水势了,恐怕已经变成了湍急的山洪,好在暴雨维持的时间不是很长,明天我们应该可以过河。”熟知地形的虎千斤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