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559:重操旧业

559:重操旧业

        将卢医生送回和仁堂,车子里便只剩下安瑶和庞飞两个人了。

        这一路上安瑶都有一个问题想问庞飞,只是碍于卢医生在,她不好意思问罢了,现在卢医生走了,车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安瑶便将那个疑问提了出来。

        “你的医术如此高超,那为何当初庞燕生病的时候你却要把她送到医院里去?”

        庞飞哀叹着说,“我回来的时候,燕子已经是重病期了,靠中医已经不行了。而且那个时候我因为某些事情心情很不好,也无法专心致志地为燕子治病。”

        的确,这看病救人的事情需要的是百分百地专心和认真,容不得一丝丝的马虎,一旦出错,那可就是出人命的事。对旁人尚且不能如此,更何况是对庞燕,自己的妹妹了。

        安瑶以为庞飞口中的某些事情指的是将自己卖给安家的事情,心中不免有些愧疚,“对不起啊,那个时候真不该那样对你的。”

        庞飞知道她是误会了,连忙解释,“我说的不是你的那件事,而是跟我退役有关的事情,但这牵扯到机密的问题,我就不能告诉你了。”

        真的吗?

        不管是不是真的,听到庞飞这样的解释,安瑶的心里,却是是高兴的。

        “一起去吃个晚餐吧,好久没一块吃饭了。”庞飞提议。

        安瑶欣然接受。

        庞飞让安瑶选择,安瑶无意间看到一间复古酒楼,连忙大喊,“庞飞,快看,复古酒楼,和长安酒楼好相似啊。”

        “那就去那吃。”

        庞飞将车子停好,二人一并来到刚才看到的复古酒楼。

        这间复古酒楼要比安瑶之前开的长安酒楼规模大多了,生意也是非常的火爆,宾客满座,看上去好不热闹。

        服务员都是清一色的古装,店内的装饰也是古风设计,各种包厢什么的,也都采用了古代的字号设计的。

        安瑶不由得连连叹息,“原来复古酒楼不是不好做了,而是我做的不好,长安酒楼被我经营的倒闭了,可你看看这里,却是座无虚席。”

        言语间,是掩饰不住的自责。

        庞飞让她先别想那么多了,既然是来吃饭的,那就好好吃饭。

        在半个多小时的等候后,终于轮到他们坐上位置了。

        服务员操着一口古腔调,举手投足之间也都是古风味十足,“两位客观,需要点什么?”

        这古风的强调,古风的衣服,古风的建筑设计,真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菜单也是融合了现代风设计和古风设计,汉子全是古文配合现代白话文组成的,从细节上也做的很全面。

        安瑶真是越看越喜欢,脸上不自觉地勾勒出一抹微笑。

        这一切,被庞飞看在眼里,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冒了出来,“不如,你别做合资项目了,继续你的复古酒楼的梦想吧。”

        安瑶“啊”了一声,旋即,脸色渐渐暗淡下去,“哪有那么容易啊,这豪城可不比蓉城,要在这里盘下这么大一个楼盘,少说得几千万。再加上装修、人工培训等等,我估计光启动资金就得五千万了。”

        “你忘了侦探社现在你是古董之一。”庞飞说。

        安瑶却是摇头,“不,我从没将侦探社当成是我的资产,他还是你和时峰的,我只不过是暂时的代为帮你看管而已。”

        “那,我可以先借你五千万。”

        “算了,我还是想自己拼搏一把。”安瑶拒绝了庞飞的好意。

        虽然她嘴上态度强硬,可庞飞还是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对这复古酒楼的热诚和渴望。

        庞飞深深地知道,没有什么比复古酒楼更适合安瑶发展的了,她在这上面付出了太多的汗水和心血,最后却是以失败告终。

        之所以不敢再去尝试,是怕自己再次失败。

        这是她的梦想,她的理想,她是不想自己美好的愿望再次被自己摔的粉碎,所以才不愿意去冒这个险的。

        吃完饭,庞飞将安瑶送了回去,然后自己又驱车来到了这家酒楼。

        “请问,你们老板在吗?”庞飞询问其中一个服务员。

        那服务员摇摇头说,“我们老板很少来这里的,您要是有事的话,可以找我们店长。”

        “那请问你们店长在哪?”

        “那边!”

        庞飞顺着店员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店长,你好。”庞飞主动和中年男子打招呼。

        那中年男子胸口挂着的牌子上写着他的名字,他叫郭乔。

        “郭店长,我想见见你们老板。”庞飞直奔主题。

        郭乔一脸疑惑地上下打量着庞飞,问道,“你找我们老板做什么?”

        “我想买下这座酒楼。”

        郭乔愣了一下,旋即轻笑起来,“这位先生,这酒楼我们老板不会卖的,您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别的地方都没有这里的地理位置好,更重要的是,这酒楼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人气,经营起来也很方便。”

        “可是我们老板是不会卖的。”郭乔有些不高兴了,他都说的很明白了,庞飞却还死缠烂打的,怎能叫他高兴。

        庞飞却说,“这个不好说,你先让我见一见你们老板。”

        “不好意思,我们老板很忙的,没时间。”郭乔明显露出不耐烦地表情。

        庞飞倒也不气恼,依旧微笑着说,“你们老板却是是没时间,因为他要忙着治病看病,又哪里有时间见外人呢。不过,你们老板的病用西医是看不好的,你可以转告他,我能帮他治好这个病。”

        正在忙活的郭乔愣住了,自家老板生病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这个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他怎么知道老板的病看了很多医生也看不好?

        “你到底是谁?”郭乔警惕地看着庞飞问道。

        庞飞说,“我就是想跟你们老板谈谈的商人,刚才我跟我女朋友在你们这吃的饭,我女朋友很喜欢你们这里,她以前也是做复古酒楼生意的,我就想把这里买下来送给她。”

        “那你怎么知道我们老板生病的事的?”郭乔依旧警惕心很重。

        庞飞说,“这个简单,因为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一股病患的死气,而你的身体又很健康,只能说明这股死气是从你接触过的人身上沾染的。你作为酒店的店长,免不了每日要和你们老板汇报情况,故而沾染了他身上的死气。当然,仅凭这些还不能判断这些死气就是你们老板身上的,也有可能是你的家人亦或者是这里哪一位员工或者客人的也说不定,真正让我做出判断的依据,是因为这个。”

        庞飞伸手,指向挂在玄关处的一副画像。

        郭乔却是更加纳闷了,“画像?你根据一副画像怎么做出的判断?”

        “这副画像是你们老板吧?”

        “对啊。”

        “画像是挺好看的,但这画像却透着一股死气,双眼空洞无神,皮肤暗黄无生气,这一切都说明了,你身上的死气就是从画像里这个人身上沾染上的。更重要的是,这种死气你一旦沾染的多了,你也会被死气所纠缠,轻则生病,重则不断遭受意外。”

        越说越玄乎了,“你是风水师啊?”

        “略懂一二。”

        郭乔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谁不怕死啊,谁都怕。

        这个家伙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想让人不相信都难。

        正犹豫者,却见庞飞又补充了一句,“若是你帮我跟你们老板传达这个消息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想个法子,把你身上的死气取出掉。”

        “啊,真的?”说完之后,郭乔似是又后悔了,该不会是这家伙瞎编乱走吧,自己身上哪有什么死气,怎么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

        像是郭乔肚子里的蛔虫,庞飞下一句话就是这样说的,“想必你近来运气很不好吧,和谈了几年的女朋友分了手,还丢了钱包,今早上班的路上又摔了一脚。这些都是你被死气缠绕的预兆,现在还是轻的,等到重的时候,你就会生病,再重的时候,你就会发生更大的意外,最严重的时候,就跟你们老板一样,一病不起了。”

        这一次,郭乔完全被庞飞给震惊到了,女朋友分手、丢钱包、摔跤这些事情,都是只有他一个人才知道的,外人想调查也没办法调查的。

        这下子,他是完全相信庞飞说的话是真的了!

        他不想死,他想活!

        “大师,我这就给我们老板打电话,帮你传达消息,你可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啊。”

        “咱们之前的条件还算数的。”庞飞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郭乔连忙掏出手机,拨通老板的电话。

        电话通着,却是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老板娘,我是郭乔啊,老板呢?啊?老板……快不行了?”

        郭乔长着大嘴巴,傻愣愣地看着庞飞。

        “走,你带我直接去见你们老板。”庞飞说完,把腿就往外走。

        郭乔给其他员工安排了一下,便火急火燎地跟了上去。

        名城花园。

        便是郭乔老板周大福住的地方。

        郭乔带着庞飞一路来到周大福家,只见周大福的妻子哭的稀里哗啦的,而周大福已经陷入了重读昏迷的状态,一点意识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