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490:有猜疑

490:有猜疑

        这一点,时峰不否认,他的确是太缺乏和沈凝心的沟通了,可他也是有苦衷的啊,“现在不管我用什么办法来跟她沟通,她始终都是一言不发的,你知道吧,有时候我声情并茂地在那说一大堆的话,最后却一点反馈也得不到,你知道那种心情吗……就是感觉很无力的,就好像自己一厢情愿一个人在那唱独角戏一样的。我宁愿她打我一顿骂我一顿,甚至是和我大吵一架也好,这种什么也不说的,真的太折磨人了。”

        确实,沉默会将一切的沟通全部关在窗外,封闭了别人,也封闭了自己。

        自打沈凝心被切除**之后,整个人就完全变了,没了活力,没了朝气,沉默寡言,死气沉沉。

        这半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就好像她把自己封闭在了一个完全和外界绝缘的小匣子里一样,让人猜不透,也看不透,更让人担心她在那个小匣子里面是否能受得了。

        “你有没有想着带她去看看心理医生?”这种情况应该是属于心理疾病的一种,旁人没法子,那就只能求助医生了,就像当初的庞燕一样。

        提起这个时峰更加无语,“我也这样想过,但是她死活不愿意,逼急了她就赶我走,我也是没法子了。”

        “说到底,沈凝心还是因为心结没有打开,把自己封闭在了一个小匣子里面,这个时候你更需要多点耐心地去陪她去照顾她,既然决定了一辈子和她在一起,那就别想别的,有困难就去克服困难。”

        时峰苦笑一声,“怎么听着这话那么像心灵鸡汤呢?”

        庞飞也笑了,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能说出这样肉麻的话来。

        这一切,可都要归功于安瑶了。

        是安瑶,影响了他的感情观念,也影响了庞飞对生活的态度。

        烦心事不会因为你喝多少酒而消失,但至少酒精会让人拥有短暂的快乐。

        “不说那些了,来,咱哥俩碰一个,希望我也能尽快像你一样,柳暗花明又一村。”

        和时峰分开,已是晚上九点多。

        那家伙喝多了,不省人事,庞飞担心他一个人不行,索性把他拉回了庞家。

        庞金川没在家,估计又是跟那些婶婶阿姨们去跳广场舞了。

        庞飞将时峰安顿好之后,准备给他熬点醒酒汤……

        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嗡嗡”响了起来,是安瑶的电话。

        “庞飞……”安瑶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怎么了?”庞飞下意识问。

        安瑶心神不宁,“你在哪?我现在去找你。”

        “我在家。安瑶,你怎么了?”

        “见面再说。”

        电话里,安瑶的声音都在颤抖,肯定是遇上什么事了。庞飞这醒酒茶煮的也是心神不安的,一直在想着安瑶的事情。

        二十多分钟后,安瑶的身影在庞家出现,只见她脸色异常苍白,美目中充满了惊恐的神色。

        这好端端的,又是怎么了这是?

        “庞飞,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雪儿的事情吗?”

        庞飞点点头,“记得,你说她这次回国是因为要寻找一个救过她的人……怎么,她找到了吗?”

        很可能,真的找到了,但是……

        “前几天雪儿突然问我,假如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已经有了个完美的家庭,她该怎么办?当时我也没多想,以为她只是在胡思乱想罢了,这两天我又因为安露的事情而忽略了她,现在想来,她的异常其实早就出现了,只是我没放在心上而已。庞飞……雪儿自从回国之后就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去哪里她就去哪里,你说,她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说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已经成家立业了呢?”

        庞飞听的云里雾里的,也没听明白安瑶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瑶却是着急不已,“你好好想想,大前天是什么时候。”

        “是……我还真想不起来了。”那些琐碎的事情庞飞哪里记得那么清楚。

        他不记得,安瑶却是记得,“那天我和你都出去了,我妈一个人在家。雪儿跟我妈能聊什么,我妈又最喜欢聊什么?”

        “爸?”

        “对!而且第二天,爸就回来了,雪儿的笑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不可能吧,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林妙雪要找的大英雄,就是安瑶的父亲安建山,这种概率,到底是有多小才能碰到一起?

        安瑶最开始的想法也和庞飞一样,觉得这不可能,这也太扯了。但是,“我这一天特地观察了一下雪儿看见我父亲时的反应,我发现,每次当我父亲出现的时候,雪儿的眼神就……好像充满了色彩一样,有时候……又是那种很失落的昏暗……你知道吧,就是那种……希望和绝望交替出现的那种眼神……”

        庞飞觉得这也太玄乎了,会不会是安瑶多心了,想多了?

        “我也希望是我多心了,可这些事情全都串联起来,又不得不让我多想。好不容易才把安露的事情搞定了,我还想着父亲这次回来,我们一家人总算可以团聚在一起了,我也不希望雪儿的事情是我猜想的那样,但……雪儿居然跟我说要留在家里,帮我照顾乐乐……你不觉得这很扯吗?”

        “她一直都那么讨厌你,连同乐乐她也是不喜欢的,在我家那么久,她可是从来都没看过乐乐一眼,现在居然提出要留下来照顾乐乐这样的话,要说她没别的目的,我都不相信。还有,之前我爸没回来的时候她怎么没说这样的话,现在我爸回来了她才那样,你说……这一桩桩一件件,能又得了我不往那方面想吗?”

        安瑶这么一分析,庞飞竟也觉得有那么些道理。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切都只是安瑶的猜测罢了,具体的事情到底是怎样,也只有林妙雪一个人知道。

        不管林妙雪想要寻找的人是不是安建山,安瑶都必须加装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以一种委婉的方式,让林妙雪断了这个念头。

        “什么委婉的方式啊,我现在脑子乱极了,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特别是,当我呆在家里看着雪儿那古怪的眼神的时候,我就不由得老是往那些方面去想,这不是实在没办法了嘛,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的。”

        庞飞拉过安瑶的手放在掌心,感谢她在这种时候想到了庞飞,让庞飞有机会可以为他们家多做点事情。

        这件事情,庞飞一定会帮安瑶好好处理的。

        和安露一样,绝对不能用太激进的手段,一定要先稳定住情绪,然后再慢慢想办法。

        “我现在脑子很乱,什么想法也没有,你帮我想吧。”安瑶揉着发疼的太阳穴。

        庞飞想了想说,“要不,咱们先想办法让林妙雪跟我们一块去豪城,不让她跟爸经常见面,她的那种想法也就没那么浓烈了。然后,我们再给她找个优秀的男朋友,让她尝试着去谈恋爱,说不定,就能分散她的心了。”

        “谈恋爱?”安瑶对这个主意没多少把握,因为她很清楚,林妙雪不是那种轻易会对一段感情说放手的人,也不是那种轻易会去接纳新恋情的人。

        不过眼下看来,好像也没更好的办法了。

        “你有没有认识的朋友里面钢琴弹的特别好的,雪儿对会弹钢琴的男生特别喜欢,如果有这样的男生的话,或许我还可以尝试一下。”

        这个还真把庞飞给难住了,他认识的男性大多都是一群粗老爷们,哪里有会什么弹钢琴的……

        不过也不能一口否决了,还是要回头问问再说的。

        二人正说着话,庞飞的屋子里突然传来时峰“哇哇”大吐的声音,将安瑶吓了一跳,“你不是说爸没在家吗?”

        老天,该不会刚才的对话都被庞金川听见了吧。

        庞飞宽慰道,“不是爸,是时峰,喝多了,我怕他一个人回去没人照顾,就把他带到这边来了。”

        “喝多了?他不是跟沈凝心都要复合了吗,怎么还喝那么多,沈凝心不管的吗?”

        此时说来话长,庞飞只能说,“没那么简单。”

        是啊,没那么简单,要不然时峰也不会醉成这个样子了。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可不管怎样,生活还要继续不是吗?

        “那你照顾他吧,我先走了。”跟庞飞来说一说,安瑶的心情也好受多了,有些事情总要有个人和你一起分担不是。

        庞飞叮嘱她回去路上开车小心点,目送着她离开。

        安瑶一走,时峰居然踉跄着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庞哥,我就是出来找口水喝的。”

        这混蛋小子,没醉?那刚才安瑶和庞飞的对话,他全都听见了?

        “不不不,我什么也没听见,喝多了,耳朵不好使了。这水真好喝,我端进去喝了……”

        还说没听见,这小子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也罢,他两之间那点事情谁还不知道了,彼此在对方面前就跟脱光了一样,也没什么秘密可言的。

        既然时峰醒了,那庞飞就要送他回去了,留着这小子在这怕是一晚上都睡不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