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486:闹什么闹

486:闹什么闹

        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你曹秀娥紧紧地抱着安建山,哽咽的不能说出话来。

        想打,舍不得,想骂,也舍不得,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都不委屈了,只要人回来就好,人回来就好。

        安建山同样依恋这种一家团聚的感觉,每一个像他们这样的人,都对家庭有着深深的愧疚感。

        他已经把前半生都奉献给了组织,后半生,就好好地努力来弥补家里人吧。

        不哭了,不哭了像哄小孩子一般,他心疼地哄着怀里这个傻女人。

        爱情无关乎年纪,哪怕如安建山和曹秀娥这般早已是老夫老妻的两口子,真要腻歪起来,也是很酸的。

        安瑶被感染到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庞飞小心翼翼扶去她眼角的泪水,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却被安瑶一下子别开,我现在可还没答应做你女朋友呢。

        庞飞无奈地笑了。

        一旁,林妙雪心情复杂地站着,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么美好的一幕,她忍心破坏吗,不忍心?

        那她的期盼和愿望呢,怕也只能永远埋藏在心里了。

        不过没关系,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大英雄,这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回去的路上,车里虽没有欢声笑语,却充满了曹秀娥和安建山之间的恩爱。

        两个人从见面到现在,一直彼此紧紧地拉着彼此的手,真的是一刻也没有松开过。

        安瑶查看手机,发现安露还没给自己回消息,不免有些不安。

        这丫头该不会当时只是为了骗自己才说那些话的吧突然,安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她再次拨通安露的手机号,竟然被呼叫转移了。

        发微信,被拉黑了!

        当着父亲的面,又不好意思直接发作,可心里那股气,真是越来越难压制了。

        到了安家,将曹秀娥和安建山送回去之后,又跟庞飞一起坐上了车子。

        庞飞早知道她是因为安露的事情在生气,适才在回来的路上,她就通过后视镜发现安瑶的异常了。

        安露那丫头现在固执的很,当初他就纳闷呢,安瑶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几句话就把安露给说服了?

        现在才知道,原来并不是说服了,而是安露那丫头贼的很,假装被说服了,等离开安家以后,就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了,一点不收管教了。

        去她学校。

        庞飞不得不劝慰一句,你现在去了就是跟她去吵架的,要不算了吧

        什么要不算了吧,爸回来这么大的事情她都能装聋作哑的,你说她到底怎么想的?她就是排斥我不想见我,那跟爸总没什么关系吧。一家人团团圆圆的难道不好吗,她就不能装装样子回来一下?我发现安露现在是越来越不像样了,还说什么理想梦想,狗屁,我看她就是没救了。

        额

        话也不能这么说,大概是那丫头真的怕你吧。

        你的意思是怪我了?女人这脑回路,真的很奇怪,庞飞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算了,不说了,再说下去又要争吵了。

        安瑶说去学校那就去学校吧,去看看安露也好,至少知道那丫头真的平安无事。

        安瑶的手段那可真不是吹的,一通电话过去,安露的班级宿舍房间号,全都了解的一清二楚的。

        一路上庞飞可是数次的好言相劝,一会见了安露一定瑶忍耐住,千万别发脾气。

        安露到底都是成年人了,这般当着她舍友的面不给她面子,会让她下不来台的。

        安瑶也努力将庞飞的话听了进去,好,只要她乖乖跟我回去,我就暂且既往不咎。

        那就好。

        庞飞松了口气,敲响安露的宿舍门。

        门开了,宿舍里却并没有安露的身影。

        舍友说她这段时间都没回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老师也在到处找她,这马上期末考试了,安露到底还考不考了?

        完了完了!

        庞飞知道这下子肯定完了,瞧安瑶那脸色就知道了。

        安露这丫头也真是的,明明之前答应的好好的,不管怎样先把考试这关过了再说,原来她一直在欺骗大家呢。

        逃学不上课为了一个男人跟疯了一样的这一桩桩一件件累积起来,安瑶能绕过她那才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次别说是安瑶,就是庞飞也不敢帮着她了,这简直太胡闹了。

        可是现在上哪里找人去,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不回的

        去侦探社。安瑶言简意赅,意思去很明显。

        侦探社不就是负责这些事情的嘛,他们找不到,那就让侦探社的那些人去找。

        哪怕是掘地三尺,也得把安露给挖出来!

        一会到了,你别说话,我来说吧。你现在正在气头子上,我怕你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庞飞太了解安瑶了,这种时候哪怕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也能把她的火点燃,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不要开这个口,也免得发火。

        安瑶也不想这样,爱生气的女人很容易变老的,她只能说尽力吧。

        庞飞把安露的事情跟大家伙说了,并特别提醒了一下时峰,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让其他人去负责就行。

        时峰正有此意!

        可这找人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找到的,庞飞只能劝慰着让她耐心等待。

        要不,咱们先去我家把爸接过去?

        好吧。

        要去见庞金川了,安瑶还是懂的将自己的负面情绪收敛起来的,毕竟,不能因为安露的事情而让别人再为自己操心。

        跟庞飞一块将庞金川送到安家以后,二人又再次去了侦探社,说是去等庞燕下班,顺便等安露下课以后把她接回来。

        大家也都知道这位被寻找的安露是什么身份,一个个拿出了百分百的效率来,还别说,这侦探社现在的办事效率可是比以前快多了,当天下午还真的就追踪到了安露的所在位置。

        就是这里了。

        安瑶什么也没说,风风火火地就冲了出去,大有杀过去找安露算账的意思。

        由于现在已是下班时间,庞燕不用在这里守着了,庞飞便将庞燕一块接着,免得再来回跑这一趟。

        从这里到安露所在的位置不是很远,二十多分钟后,众人就抵达了目的地。

        庞飞惊愕地发现,安露现在所在的位置,和沈凝心所住的地方,很近!

        看样子安露选择住在这里,是有意要在这里监视沈凝心了?

        逃课放弃学业,原来就为了这些事?

        她可真是越来越本事了!

        我可真是有个好妹妹啊!

        安瑶怒气冲冲找上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径直就将门砸的咚咚直响。

        谁啊?屋子里,果然传来安露的声音。

        庞飞刚想拦着安瑶别暴露自己,偏偏安瑶已经率先发狠说了出来,你姐!

        完了!

        想等着安露自个把门打开,不可能了!

        果然,只听得屋里的安露叫嚷着,你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你们你们走,我不想见你们。

        你说什么?这话无疑是在安瑶的怒火上又浇了一把油。

        安露惶恐不安,却也死鸭子嘴硬,我说我不想看见你,我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你就是来教训我的,你说的那些话我一句也不想听。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不想再听你罗里吧嗦地劝慰我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都处理不好,就别再来管我的闲事了行吗?

        完了完了,这更完了,还在火上浇油呢。

        安瑶就差踹门了,你以为我想管你的那些破事,你以为我闲的发慌没事干是吗?你要怎样胡来我可以不管,但是,爸今天回来了,你必须跟我一起回去。你不能让爸妈再为了你的事情跟着操心,爸好不容易回来,咱们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在一起,你能不能省点心别让大家跟着揪心了。

        安露却说,我回头会给爸妈打电话,就说我马上要考试了没时间回去,我相信他们会体谅我的。

        说到底还是害怕安瑶,觉得她多管闲事不肯跟她一起回去了?

        安瑶要真这么走了,那才真是见鬼了!

        她已经习惯又当姐又当妈的,习惯管着安露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到置之不理的。

        亲情,谁叫安露是她的妹妹,谁叫她们是亲姐妹呢。

        你先把门打开行吗,咱们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安瑶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安露态度却始终如一,说不开就是不开。

        这直接把安瑶的怒火给全部点燃了,要爆炸了,这次,谁也拦不住了!

        给我把门砸开!安瑶对庞飞说。

        这样不好吧。毕竟这附近还有左邻右舍呢。

        安瑶可不管那么多,你不砸我砸

        她是真的说到做到的!

        庞飞赶紧将她拦住,别其实也不用砸门的,我有办法你让开,我来吧。

        开锁,对庞飞来说完全是件小事。

        只是,屋子里的安露察觉到庞飞是要强行开锁了,吓到花容失色六魂无主。

        怎么办?怎么办?

        安瑶要进来了,怎么办?

        报警,对,我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