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419:签字解脱

419:签字解脱

        这样执迷不悟的人,庞飞也不指望她能诚心悔改认识自己的错误,只要柳诗文肯放过曹强便可以了。

        “你就是在这说一天,我小姨夫也不会出来见你的,离婚,跟我小姨夫离婚,从此以后,不许再骚扰他,包括他的家人。”

        离不离婚的,那是他们自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庞飞在这说三道四的了。

        “柳市集团的总裁,了不起了,连自己的小姨都敢这般指指点点的了。果然是没妈的孩子,一点教养也没有!”

        旁人怎么说自己都可以,但绝不允许侮辱自己的母亲。

        柳诗文这是在找死!

        没注意到庞飞怒火中烧的表情,柳诗文还在那喋喋不休说个不停,“我姐也真是愚蠢的够可以的,放着柳家千金大小姐的身份不要,跑去跟一个穷小子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活该她年纪轻轻就没了,这就叫无福消受……”

        “啪”的一下,柳诗文话还没说完,脸上突然重重挨了一巴掌,那一下力道极重,打的她半张脸当场肿了起来。

        从未受过如此欺辱的柳诗文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瞬间暴怒,“你敢打我?”

        “你胆敢再说我母亲一句坏话,我就不是打你了,是把你的嘴撕烂。”

        “你……”

        撕烂她的嘴,整个柳家也没人有这个本事,庞飞又算是什么东西?

        柳诗文实在难以咽下被当众扇了这一巴掌的这口气,发疯似的朝着庞飞扑过去,又是抓又是挠的,十足的泼妇形象。

        庞飞轻轻一推,便将柳诗文推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盆骨像是要裂开一样的疼,眼泪都流下来了。

        柳诗文简直要疯了,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样的欺负和委屈,如今竟然被一个窝囊废的儿子这般欺负,简直就是人生之奇耻大辱!

        可这身上的疼却又显示着庞飞的冷血无情,跟这么个狼心狗肺没有感情的家伙说什么都是白搭。

        怎么办?

        忍,她实在忍不了,闹事,自己一个女人家又闹不过庞飞。

        一向自视甚高的柳诗文,顶峰集团的掌舵人,此刻被逼的却像个泼妇一样,瘫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着,“大家快来看看啊,外甥打小姨了,造孽啊,没天理了啊……”

        庞飞能忍得下去,时峰都忍不下去,“庞哥,不能让这女人再闹下去了,你说句话,我现在就把她从这丢出去。”

        生气归生气,但庞飞还没忘记让柳啸天帮忙的初衷,不把柳诗文跟曹强之间的事情解决了,这女人往后闹的日子还多着呢。

        庞飞还是那句话,只要柳诗文同意跟曹强离婚,他就不为难她。

        可这会子柳诗文正在气头子上,对庞飞各种不顺眼,这个时候再去说那些事情,也是没什么效果。

        为避免事情再度恶劣下去,庞飞只好让时峰先行将她请出去。

        “王八蛋,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被丢出酒店的柳诗文还如同一条疯狗一般大喊大叫,瞧这架势,大有把庞飞等人大卸八块的趋势。

        时峰双手交叉握了握拳头,一副“你再喊一句信不信老子撕烂你的嘴”的架势,终于把柳诗文吓跑了。

        “我的天,这女人也太可怕了,比罗晶晶还可怕。”时峰叹息着摇头。

        柳诗文再可怕,也不过是个女人,没了钱权也折腾不出多大的风浪来。庞飞既然敢这么做,就不怕惹事。

        不过,他最好还是别再趟这趟浑水的好,柳家的事情自然该由柳家人去解决。

        庞飞给柳啸天去了个电话,把适才发生在酒店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外公现在的威信不是很高了啊,小姨似乎压根就没把你的话当回事。”

        “等我的消息。”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接下来,就是柳啸天和柳诗文之间的事情了,至于柳啸天会怎么做,多久能做到,庞飞不会过问,相信柳啸天比庞飞更着急在短时间内将这件事解决。

        柳啸天那般好面子,如何能忍受自己无能到连自家孩子都管不了的地步?

        即使不用看庞飞也能猜到,那对柳家父女之间,这两天肯定上演着一场又一场激烈的斗争。

        柳诗文再强硬厉害,终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还是得乖乖地向柳啸天臣服。

        三天后,柳诗文带着离婚协议书来到酒店,“我还纳闷呢,老头子为什么突然之间对我们家的事情纳闷感兴趣了,原来这背后都是你在推波助澜呢。我的好外甥啊,你可真是一点不让小姨省心啊。你说你是不是闲的蛋疼,你要真闲的发慌就去公司好好呆着,少在这管别人家的闲事。”

        庞飞无视她的话,径直拿起离婚协议书仔细查看起来。

        “你这协议书有问题吧?顶峰集团是你们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也有小姨夫的一份,你怎么能全部占为己有?”

        “什么?”顶峰集团是柳家的,是柳市集团的一部分,凭什么要分曹强一半?

        “凭什么?凭法律规定,小姨要是不信,尽管可以去找律师咨询,夫妻的婚后财产,是不是双方各占一部分。”

        柳诗文不用去咨询也知道这一点,可她从没想过跟曹强离婚还要分一半的家产给他,那个窝囊废他配吗?

        庞飞不仅多管闲事逼着她跟曹强离婚,现在居然还想霸占一部分的顶峰集团,是可忍孰不可忍!

        “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庞飞,你别欺人太甚!”

        庞飞这么说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让曹强去跟柳诗文争什么顶峰集团,诚如柳诗文自己所说的,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这些年来柳诗文欺压、**曹强,又何尝不是欺人太甚!

        “想让我小姨夫放弃顶峰集团一半的拥有权,你就去跟他道个歉!”

        这么多年的**和欺压,如今只要柳诗文一句“对不起”,这买卖,不亏吧!

        庞飞这么做,就是想帮曹强找回点男人的尊严。

        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欺压了这么多年,从未真正地抬起头过,曹强需要一个契机,需要一个给自己自信的机会。柳诗文的道歉,是必须的!

        这欠她道也得道,不道也得道,都让步到这个地步了,再争那点没实际意义的东西也没什么必要。

        柳诗文这次倒是答应的爽快了,“好!”

        酒店内,曹强一直低着头,事实上这些天来他一直都是如此。

        庞飞将离婚协议书拿给他看,“小姨夫,离婚协议书你拿好,一会她跟你道完歉了,你就可以在上面签字了。”

        很奇怪,这离婚协议书不是曹强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东西吗,怎么现在庞飞给他亲手送到面前了,他却迟迟不肯去接了?

        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还是他有别的什么想法?

        “小姨夫?小姨夫……”庞飞握着曹强的肩膀,轻声叫了两声,似是从迷蒙中回过神来的曹强终于颤抖着接过了离婚协议书。

        柳诗文说是道歉,却一点道歉的诚恳态度也没有,头抬的比长颈鹿还高,“对不起。”

        庞飞要她道歉,不是要她说“对不起”三个字就完事了,而是要她诚恳地跟曹强道个欠,承认她这些年的变态行为,承认曹强的能力。

        在庞飞的注视下,柳诗文不得不认真起来,“曹强,对不起,这些年我不该那样对你的,希望你能原谅我。”

        力度还是不够!

        柳诗文咬了牙,索性豁出去了,“是,我承认这些年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折磨你,折磨你的家人。我变态、我该死、我不是人,我现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也向你诚恳地道歉,希望你能真心实意地原谅我。你看,离婚协议书我都准备好了,只要你在上面签字,从此以后你就解脱了,你自由了,你可以想干嘛就去干嘛了。签字吧,快签字吧。”

        签完了,大家就都解脱了!

        “小姨夫……”

        很奇怪,曹强拿着离婚协议书,及不说话,也不签字,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柳诗文祈求的目光看向庞飞,“我道歉了,你赶紧让他签字啊。”

        “小姨夫?”庞飞又试着叫了两声,曹强都跟没听见一样,只是那两只抓着离婚协议书的手却在不知觉间暗暗用了力。

        庞飞猜想曹强可能是无法接受柳诗文这不咸不淡的一句道歉,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让柳诗文诚心诚意地认错道歉也是不太可能的。庞飞只希望曹强能够早点解脱,别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别把自己最后变成和柳诗文一样不堪的人。

        “小姨夫,签完字,你就可以离开豪城了,你的家人可能都在家里等着你。”庞飞想用曹强所在意的亲情提醒他。

        没有人知道曹强此刻内心正在经历着怎样的挣扎和煎熬,他想解脱,却又不甘心就这样放过柳诗文。

        就在昨天,他收到了母亲发来的短信,说是父亲最新一次的手术因为钱不到位,没能做成,人走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狠狠地劈在了曹强本就破败不堪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