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417:发疯的曹强

417:发疯的曹强

        那日偶遇曹强的事情,原本只是庞飞的一个好心之举,却没想到,因此而惹上了麻烦。

        柳诗文这次的姘头是个厉害的主,混社会的,在道上还颇有些名气,人送外号拼舅哥,顾名思义,就是那家伙的舅舅很厉害。

        拼舅哥一向嚣张跋扈,看谁不顺眼就收拾谁,这次收拾曹强的事情尤为重要,这关系到柳诗文能不能跟曹强离婚,自己能不能跟柳诗文结婚的事。

        那娘们风流归风流,有钱却也是事实。傍上这么个富婆,那后半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这原本计划的好好的,半路突然冒出个程咬金来,把他的好事给破坏了。

        这几日,他安排的人都在全力以赴地调查庞飞的事,今儿个,总算有消息了。

        “这小子是曹强的外甥,柳啸天的外孙,听说前段时间柳市集团内部搞了个什么比赛,柳鑫柳森包括柳诗文在内,都栽在这小子手里了。现在,他是名正言顺的柳市集团总裁,老大,这可不好动手啊。”

        “柳诗文也在这小子手里栽过?”那娘们可是个厉害的主,居然也栽了跟头,真是神奇。

        小厮连连点头,“是啊,这柳家三兄妹栽的最惨的就是老二柳森了,直接被老爷子夺了股权,贬到车间里面去了。老大也没好到哪里去,听说以前跟着他的那些老员工现在都跟他保持距离了。”

        “你的消息可靠不可靠啊?”说的这么神乎其神的,怎么听着都像是编的?

        那柳家三兄妹是干什么吃的,能被一个臭小子玩的团团转?

        小厮都快把头戳到地上去了,“老大,千真万确啊,这消息可都是我从柳市集团内部打听到的。”

        “那照你这么说,这小子破坏了我的好事,我还不能动他了?”这口气,拼舅哥可咽不下去,“柳诗文丢了柳市集团的股份,那可是丢了一笔巨款,这娘们肯定心里特不服气。管他是谁呢,碍着我发财了,我就是要收拾。召集兄弟,今晚就给我把这小子收拾了。”

        “是,老大!”

        晚上,庞飞跟时峰以及贼五准备去附近的酒吧喝点酒,走至一条小巷子,突然齐刷刷亮起了许多汽车大灯,刺眼的不行。

        灯光前,十几个手拿家伙什的人气势汹汹地朝着他们一步步逼近。

        “庞哥,咱们这是遇上黑帮了吧?”时峰不仅不害怕,反而有几分兴奋,这都多久没活动活动筋骨了,今晚上正好可以塞塞牙缝!

        贼五也是颇为激动,吆喝着一会比赛,“公平公正,谁也不许抢啊。”

        庞飞往后退了一步,“要不……你们两比,我来当裁判?”

        贼五一脸黑线,“拜托,这些人一看就是冲着你来的好吧,你这是把我们推到前面去帮你挡灾呢?”

        庞飞笑着耸耸肩,“那没办法,你们要跟我抢啊。人头不够,加上我,你们就没得玩了。”

        那倒也是。

        时峰迫不及待,“得得得,就咱两来吧,开始开始!”

        这话音刚落,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道黑影,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对着那些人嘶喊着咆哮着。

        三个人都傻眼了,实在是这一幕太意外了。

        庞飞却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个突然冲出来手里拿着棍子大喊大叫的人,正是小姨夫曹强!

        “小姨夫,小心!”庞飞的话还没说完,曹强就挥舞着棍子跟对方干了起来,对方的人马也是呐喊着冲了上来,霎时间,场面十分混乱。

        庞飞担心曹强的安危,不得不冲进去,凡事庞飞所过之处,人影就像是垃圾一样被纷纷丢了开去。

        一路来到曹强跟前,在对方的棍子险险就要落到曹强脑袋上之前,庞飞将那根棍子擒住了。

        “砰”的一声,一脚踹在那家伙胸口,将其踹的直直地飞了出去。

        这里交给时峰和贼五,庞飞则带着曹强从人群中出来。

        曹强手上受了点皮外伤,血流不止!

        庞飞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大块,将伤口包扎住!

        曹强的情绪十分不稳定,这让庞飞十分担忧,“小姨夫,我先送你回家吧。”

        “王八蛋……一群王八蛋……我要跟他们拼命……我要杀光他们……”曹强宛若木偶一般,一直在念叨着这几句话。

        庞飞回头看了一下,见时峰和贼五已经把那边摆平了。

        曹强能出现在这,说明这些人也是跟曹强有关系的,莫不是上次得手不成的那些人再次下的狠手?

        庞飞大踏步走过去,顺手揪起其中一名家伙的衣领,“谁派你们来的?”

        “我是不会说……啊!!!”惨叫声在小巷子里久久回荡,那家伙的嘴巴再硬,也没庞飞的手段硬。

        “拼舅哥……是拼舅哥叫我们来收拾你的。你上次破坏了拼舅哥的好事,他咽不下这口气,就叫我们在这围堵你。”

        “回去转告他,别再惹我,包括我小姨夫。”说着,手上加大了力道,疼的那家伙哭爹喊娘地求饶。

        时峰和贼五都没客气,下手一个比一个重,这些家伙都伤的不轻。

        庞飞让他们都滚吧,那些人如蒙大赦一般,一个跑的比一个快。

        情绪激动的曹强挥舞着手中的棍子,嘴里含糊不清地也不知道说着什么。

        庞飞见他这般样子实在是不放心,便带着他一块回了酒店。

        前两天见面,好歹人还是好好的,这怎么才几天时间不见,曹强的情绪一下子就变得这么不稳定了。

        一件很小的事情都能让他受到惊吓,这些天,他到底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你那个小姨夫……好像这里有点不正常啊。”这一点,庞飞也看出来了。

        除了惋惜还是惋惜,曹强除了家境不好之外,其他各方面真的是没得说。人长得帅气干净、又是高学历的学霸,倘若当初要是没跟柳诗文在一起的话,他现在的日子肯定幸福异常。

        一个人被折磨了二十多年,现在才疯,意志力已经算够强大的了。

        庞飞也不知道能为曹强做点什么,现在,就先让他睡个好觉吧。

        隔天一早,曹强在噩梦中醒来,额头上满是冷汗。

        “小姨夫醒了,来,吃点东西吧。”

        曹强惶恐不敢去接,像是被猎人惊吓到的小鹿一般,蜷缩在墙角不敢动弹。

        庞飞尽量温声细语,照顾他的情绪。

        这一声声的小姨夫,似是终于让曹强放下了戒备之心,愿意接受庞飞递过来的一片好意。

        只是,这边热粥还没喝上一口,门外却又传来“噼里啪啦”的敲门声,紧接着,便是柳诗文的声音,“开门!”

        听到柳诗文声音的曹强瞬间变了脸色,丢了东西蜷缩着身子,浑身哆嗦个不停。

        庞飞有些恼怒,开了门,迎上柳诗文怒气冲冲的眼神,“干什么?”

        “那个窝囊废是不是在这?”柳诗文带了好些人来,对自己的丈夫一点尊重也没有,窝囊废窝囊废地叫着,可见这个女人平日里是如何的目中无人!

        庞飞没将门全部打开,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柳诗文闯进去,“这是我的房间,你怕是找错地方了。”

        “我的人亲眼看见你把那个窝囊废带到这里来的,在没在,你也得让我进去看一眼。”

        “他是你丈夫,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关你屁事,赶紧给我让开!”柳诗文说着,招呼身后的人硬往里闯。

        他们想从庞飞手底下闯进去,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只要庞飞守在这,就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去。

        恼羞成怒的柳诗文扬手便要给庞飞一个巴掌,被庞飞顺势擒住了手腕,“我这张脸,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打的。”

        什么?

        他居然说柳诗文是阿猫阿狗?

        反了天了!

        一把别开庞飞的手,柳诗文怒气冲冲迎上庞飞的目光,“你屋里藏着的那个人,是我柳诗文的丈夫,你敢把他藏起来,那是非法拘禁!我可以告你的,信不信!”

        “那要看被拘谨的人,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了。”庞飞气定神闲地应对。

        柳诗文冷笑两声,“看你这意思,是要跟我对着干到底了。如今当了柳市集团的总裁,有老爷子在背后撑腰,翅膀硬了是不是?就算你翅膀再硬,也管不到我的家务事上来。我再说一遍,让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那你就不客气让我看看。”柳诗文态度强硬,庞飞比他还强硬。

        要闹还是要撒泼,尽管来!

        守在这里的不光有庞飞,还有时峰和贼五,她柳诗文再厉害,还能厉害得过这三个练家子的男人不成?

        “好……好啊……你们有种啊……不让我进去是吧,你们以为不让我进去就完了?曹强,你个窝囊废赶紧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就让你妹妹滚回老家去上学,你妈的住院费也别想我再出了,还有你爸下一次做手术的钱,你也别指望我了……”

        这女人还真是阴险的不行,庞飞这闯不过去,就拿捏曹强的把柄威胁他自己出来。

        还有没有点人性了?折磨自己的丈夫很开心吗?什么变态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