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409:安瑶的付出

409:安瑶的付出

        “不知道、没办法、不会做……你每次都是这样,合着我之前说了那么多都白说了。”安瑶都相信庞飞能处理好,偏偏就庞飞自己不相信自己。

        事情是他惹出来的,他不去处理,难不成让安瑶跟着去处理不成?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林静之的事情,只能庞飞去处理,安瑶不能插手。

        被安瑶这么一训斥,庞飞臊的脸红扑扑的。

        可能是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吧,轻而易举地就说出口了,改,这个他一定要改。

        都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了,还执迷不悟地犯错下去,那才真的是罪该万死!

        帮着庞飞处理完最后的伤口,安瑶便起身离开,说她不便留在这里,让庞飞小心照应着就是了。

        “庞飞,记住我之前说过的话,问题是用来解决的,不是用来逃避的,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这件事,也请你相信自己。”

        没有安瑶的出现,没有她的鼓励和付出,庞飞现在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这个女人的重要性早已深入骨髓,只是庞飞以前从未察觉罢了。

        安瑶走后,屋子里便只剩下庞飞和林静之两个人,庞飞就坐在一边守着,林静之迟迟不见醒来,哪怕是晕倒了,那眉头也是紧紧皱在一起的。

        突然,庞飞发现林静之的眼角有一地晶莹的泪花缓缓流下来,落在枕头上,打湿了一片。

        不知道她在睡梦中梦见了什么,竟这般地伤心难过。

        庞飞轻轻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很快又有新的泪水滚落下来,源源不断,温热潮湿。

        林静之似乎是有意识的,但她却始终不肯醒来,这是她在用这种方式逃避什么吗?

        “静之,静之……”庞飞摇晃着林静之的身子,轻轻叫了两声,没反应,只是那带着苦涩的泪水,却在源源不断地滚下来。

        庞飞越发肯定,林静之不是没醒来,只是醒来了,不愿睁开双眼,不愿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不愿接受这一切让她难以接受的现实。

        她这是在用这种方式来逃避现实的无奈。

        人总是这样,遇到不愿意面对亦或者是难以面对的事情的时候,潜意识就会用保护自我的方法来逃避。

        庞飞如此,林静之如此,人都是如此!

        身体上的疼痛可以医治,心里上的呢。

        庞飞第一个念头便是想到了安瑶,转念一想,这林静之的心病是在自己身上,叫了安瑶进来帮忙,怕只是会徒增林静之的排斥心里罢了。

        再说,这事是自己惹出来的麻烦,就该自己去解决,安瑶一再强调她相信自己可以处理好这件事,为何自己就不能给自己一次机会呢。

        庞飞也要相信自己,更要相信林静之,他始终相信,林静之还是那个温婉善良的林静之,她可能变过,可能做错过一些事情,但她的本质还是善良的。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将林静之从错误的道路上,再拉回来,让她重新走上正确的道路。

        庞飞不断地陪林静之说话,从他们刚相识的时候说起……

        屋外,安瑶来找那位大师父,只见师父正在给佛祖上香。上完香的师父虔诚地跪坐在蒲团上,似乎是在念经?

        安瑶不确定,反正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这年头,寺庙尚且多见,但真正的大师,又能有几个。

        这间不大的庙宇并不像那些有名的景点庙宇一般处处都透着香火气,也透着现代人太多的奢望心,祈求平安,祈求大富大贵,祈求健健康康的云云。

        那样的庙宇安瑶去过一次,那是在华泰刚开业那会,她一个小姑娘家只身闯天涯,没什么经验,跟着朋友去庙宇祈求过。

        后来生意忙起来,她也就再没去过,不过那地方。

        一来是安瑶是无神论者,不太相信那些东西;二来,那种花大价钱给佛祖烧香情愿的事情,安瑶也不太相信。

        而眼前这座庙宇,简单朴素,神像大多都已经破损了,但却收拾的干干净净。

        三座庙宇的神像都无什么装扮,看上去比较简陋,但安瑶注意到,从进入这里到现在,每个神像面前的香炉里的香火就没有断过。

        这位大师父隔一段时间就会给每个神像清扫一下上一炷香,来保持每个神像的香火不间断。

        “大师父。”安瑶轻轻叫了一声,那位大师父转头看向安瑶,询问她有什么事。

        安瑶也没什么事,这不是现在一个人闲的无聊嘛,就四处转转看看。

        “这地方平常就您一个人吗?”安瑶随意聊了起来。

        大师父点头应是,“对,就是我一个人。”

        “哦。”大师父话不多,安瑶也找不出什么话题来。

        这倒也不尴尬,出家人嘛,本来就是六根清净的。

        大师父继续念经送佛,安瑶闲来无事四处转转。

        突然,林静之休息的厢房那边传来一阵女人的惊叫,嘶声力竭,光是听着都让人害怕。

        大师父和安瑶一起来到厢房这边,只见林静之痛苦地捂着脑袋、蜷缩着身子,谁也不让碰。

        “怎么回事?”安瑶急匆匆赶紧来。

        庞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在跟林静之讲以前的事情,讲着讲着,林静之突然惊叫着醒来,一醒来就这样大喊大叫。

        看见安瑶进来,林静之的反应更加激烈,满屋子乱跑。

        庞飞和安瑶都是吓了一跳,实在是,林静之现在的样子,太骇人了!

        便在这时,大师父以极快的速度一个健步冲了过去,也不知道在林静之哪里捏了一下,情绪失控的林静之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二位,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跟这位女施主单独聊聊吧。”大师父愿意帮忙那自然是最好的了,林静之眼下的情况是看见庞飞和安瑶就情绪失控,他们根本没办法劝说,也只能借助旁人来帮这个忙了。

        恭恭敬敬地对着大师父道了一声谢,庞飞便和安瑶一起离开。

        适才的一幕可是在庞飞心里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好好的一个人,恍惚间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林静之的每一滴眼泪,每一声嘶喊,每一个嘶声力竭绝望的眼神,都在无意间印刻在了庞飞的记忆中。

        “你看你又来了。这事怪你是没错,但你若要把全部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那就是你的错了。林静之变成现在这样,那是着了心里的魔了,若是她不把心里的魔驱除掉,谁帮也没用。”

        话是这么说,可庞飞这心里……

        “心里不好受是吧,不好受那就对了,要是好受,那才不正常了。放心吧,林静之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她只是暂时被心魔蒙蔽了双眼罢了,我相信她会走出心魔,找回曾经的那个自己的。”

        在这件事情上,安瑶的心态倒是比庞飞好很多,这一点倒是让庞飞挺纳闷的。

        就算是改变,安瑶这改变的也太大了,一度让庞飞觉得她像是得到了某个高人的点化瞬间顿悟了一样。再者就是她劝说庞飞的那些话,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些话,居然会是从安瑶嘴里说出来的!

        一时想的出了神,没及时接安瑶的话,被她没好气地推了一下,“想什么呢,我这帮你出主意呢,你自己倒开小差了。”

        “我在想我们两个的事情,在想……你为什么在离婚后,还这么帮我?”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我安瑶的男人,我不帮,谁帮。”

        安瑶的男人!

        好一个安瑶的男人!

        原来在安瑶的心中,从未因为林静之的事情而想过和庞飞划清界限或者怎么样。

        她早已在心中认定了庞飞这个丈夫,可能是大家都深处当事者这个大漩涡中,很多事情看不清楚看不明白。庞飞的优点缺点安瑶全都明白,她也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庞飞是不可能做的出让她满意的决定的。那她就只好忍痛割爱,暂时先和庞飞离婚,帮他先把身上的麻烦事处理掉再说。

        至于离婚,一来是因为不得不走这一步才能让林静之和庞飞都消停,二来,安瑶不想以妻子的身份去插手管这些事情。她是想通了那些,但还没大度到以妻子的身份去处理丈夫和小三的事情,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局外人的身份去管去插手。

        安瑶有自己的底线,也有自己的原则,同时她也很清楚地知道,她和庞飞和林静之三人之间的事情,迟早需要一个了断。

        而这样的方法,是她能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了。

        “你不必自责内疚,我做这么多,不是要你自责内疚,不是让你现在才看到我的好意识到我的重要性,我只是在帮你解决掉身上的麻烦。等你把这些麻烦都处理完了,你再以一个干干净净的身份,来说我们之间的事情。”

        安瑶在努力帮庞飞剔除掉身上的麻烦,让庞飞可以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全新的角度去重新开始他们的生活。

        庞飞也希望事情能按照他们想象的那样发展!

        他们都要相信,未来一定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