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407:夫妻之道

407:夫妻之道

        庞飞还真是笑不出来,“唐僧都没我这么难,至少他身边还有孙悟空。”

        “你身边不也还有我嘛。”安瑶突然接了话,车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怪异起来。

        安瑶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她并没有放弃庞飞?

        这的确是件让人开心的事情,可庞飞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自己已然对不起安瑶了,又凭什么奢望安瑶还能再帮着自己。

        作为男人,自己实在是太失败了,在感情的事情上失败的一塌糊涂,和安瑶的婚姻处理不好,和林静之的事情也处理不好。庞飞甚至一度认为,像自己这种不善于处理感情事宜的傻子,就不该有那么多的女人喜欢。

        “呵,你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安瑶不失时机地挖苦起来,这一点她倒是很认同庞飞的观点。

        宽慰,不存在的,她才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去安慰庞飞。

        凡事有因有果,庞飞现在所遭遇的一切,也都是他自己造成的结果,那他就应该自己去承受和承担。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要懂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庞飞被安瑶噎的苦笑不得,“看到我这样,你是不是特高兴啊?”

        “你觉得我在幸灾乐祸啊?是有点,但也不全是。你这种人,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我就是想看看你撞了南墙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

        后悔?

        庞飞以前从未做过什么后悔的事情,但这一次,他是真的很后悔。

        因为自己的一再心软,害了安瑶的婚姻,也害了林静之。

        安瑶说的对,他就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后悔的类型,特别是在感情的事情上,不够果断,总是犹犹豫豫的,才导致事情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倘若当初他在跟安瑶闹矛盾的时候没有找林静之来发泄心中的不快,倘若在林静之离开后他没有再去纠缠,亦或者是在林静之怀孕之初他就细心地陪着林静之去做检查……

        有太多太多的机会他可以阻止这一切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可他没有。他总是想着把安瑶和林静之都顾虑周全,殊不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舍鱼而得熊掌也。

        现在,他总算是深切地明白这个道理了。

        “追上了,你看看前面那辆车子是不是?”安瑶的话让庞飞的思绪从迷蒙中返回了现实,他低头看了一下,车牌号没错。

        安瑶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车子“轰”的一声加快了速度。

        “小姐,后面那辆车子一直跟着我们。”出租车上,司机好心提醒林静之。

        林静之回头看了一下,隐约看到庞飞和安瑶两个人的身影并排坐着。

        心更加地疼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一样。

        “师父,我不认识他们,请帮我甩掉他们。”林静之现在不想和庞飞见面,更不想和安瑶见面。

        她谁也不想见,就想一个人冷静冷静。

        “好嘞。”司机对豪城的地形很是熟悉,要甩掉安瑶他们还是很容易的。

        车子在一些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的,安瑶没几下就跟丢了。

        “你看,这里只有一条主干道,是通往山上的,咱们直接去山上那条路等着就是了。”安瑶一直十分冷静,在跟丢林静之之后,迅速拿出手机查询这里的地图。

        反观庞飞,因为担心林静之,这会子心情很是沉重。

        安瑶就是瞧不得他这副样子,“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怨妇有什么区别?说你是特种兵出身,都没人会相信。”

        庞飞拿起安瑶丢过来的镜子对着自己照了一下,愁眉、苦脸,整张脸上都写着“心情不好”四个字。这样的一张脸,无论如何也和特种兵王四个字联系不起来。

        曾经这双眼睛里有的,是坚韧不拔、是视死如归、是虎胆雄威,而如今呢,在生活面前,那些曾经的英姿飒爽,似乎早就被磨灭光了,只剩下两颗乌黑的眼珠子,丝毫没了神采奕奕的光彩。

        这样的一个人,和万千普普通通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父亲砸锅卖铁地送他去部队历练、教官千辛万苦地培养他、组织给与他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可他都做了什么?

        因为一次沉重的打击,从此一蹶不振,抛却了曾经的一切信念和理想,投身在这个生活的大漩涡中,然后一点点被生活磨平棱角。

        现在的他,对得起谁?

        他谁也对不起,对不起父亲,对不起妹妹庞燕,对不起昔日一起并肩奋战的队友,更对不起他们用自己的身躯为他闯下来的一条生路。

        感情这东西,不是生活的全部,在很多时候,他们是伟大的,但在很多时候,他们也是渺小的。

        庞飞最大的错误,是不该让这些东西成为生活的绊脚石。

        思绪仿佛豁然之间开朗了许多,紧锁的眉头也一点点舒展开来。

        安瑶甚是欣慰,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

        车子很快驶向了上山的主干道,不知道林静之的车子是还没经过还是已经过去了,安瑶只得跟上去先行看看再说。

        地图上显示这座山上有一座道观,路的尽头就是道观的所在地了。

        当车子快要行驶到目的地之时,那辆出租车缓缓从安瑶的视线中离开。

        看来林静之的确是上山没错了!

        安瑶一个甩尾挡住那司机下山的路,“师父,刚才你拉着的那个女孩,她人呢?”‘

        出租车司机惊吓有余,暗暗用手拍着胸口,“她中途下车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是吗?”安瑶察觉出这司机在说谎,故意拿出手机对着那辆车子的车牌号“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现在这年头坏人总比好人会伪装,我先留点证据,要是一会找不到我朋友,那我就只好给你们出租公司打电话举报你了。”

        “诶,你举报我干嘛,我又没做什么坏事。”司机很是无辜。

        安瑶说,“那谁知道呢,反正我朋友找不到我就怀疑你,是不是清白的,到时候警察肯定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你这……”出租师父表示这女人真厉害,惹不起啊惹不起,“算了算了,我告诉你吧,你那朋友就在前面下的车。她不让我告诉你们,说是不想见你们。我看她一个人很伤心的样子,就想着帮她一下。”

        安瑶启动车子,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你那不是在帮她,是在害她。”

        这荒山野岭的,林静之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身体又那么虚弱,要是晕倒了,怎么办?

        安瑶启动车子追上去,在司机所说的位置停了下来。

        这茫茫一片的山上,想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庞飞不断地给林静之打电话,由于山里信号不好,电话始终拨不出去。

        二人沿着司机所说的地方往里走了很久很久,这一路走来什么发现也没有。

        “作为你的前妻,我这般大度地帮你寻找现在的小情人,你是什么心情啊?”这般寻找下去实在太无聊了,安瑶竟然开起了玩笑。

        对于安瑶的主动帮忙,庞飞是感到吃惊和意外的,这一点也不符合安瑶的行事作风。

        也或者可以说,现在的安瑶让庞飞刮目相看,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不过,现在的安瑶却是让庞飞感觉特别舒服的,有时候甚至还能给庞飞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你说咱两以前要是能这样相处,肯定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庞飞颇为感慨地说。

        安瑶被他逗笑了,“所以你现在是后悔跟我离婚了吗?后悔现在才发现我的好了吗?有些事情不经历过,永远也不知道撞了之后到底疼不疼。你是那样,我也是那样。倘若咱们没离婚的话,我现在肯定不可能跟你一起去找林静之,更不可能跟你说这些话。”

        “身临其境者和旁观者的感受和想法的出发点永远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我比你看的通透。想要做出改变,就要学会改变自己的位置,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去想。我正是因为看透了这些,才敢和你提出离婚,才敢迈出这一步。”

        所以,安瑶的言外之意就是,她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好好去看看他们的这场婚姻,去看看庞飞和林静之之间的事情。

        当你摒除自身的那些身份束缚之后,你所看到的东西,和你在当局者的时候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肯定是不同的。

        换句话说,安瑶从未放弃庞飞,从未放弃他们的婚姻,只是她比庞飞更加清楚更加冷静,也更加懂得放弃一些东西。

        在这场婚姻中,庞飞本就是过错的一方,可他优柔寡断难以做出果断的决定。

        没办法,安瑶只好做那个智者,做那个能看清这一切的人。

        两个人中总有一个要懂得放弃和舍得,倘若谁都不肯让步,最终的结果,肯定只能是两败俱伤了!

        而在这场婚姻中,安瑶才是那个付出最多努力最多也牺牲最多的人……

        婚姻中男的不是谁努力去维持这份关系,难的是,谁愿意放弃更多牺牲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