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404:痴情是毒

404:痴情是毒

        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去给一个已婚的男人当小三?

        谁教你这么做的?

        林母气的扬起了手,险险就要落下去,但又实在不忍心,那一巴掌,终究是没舍得落下去。

        心痛、难过、伤心欲绝……

        各种复杂的情绪萦绕在林母心中,眼泪“扑簌簌”直往下掉。

        林静之也是痛心不已,没想到这件事父母的态度会如此的坚决,从小到大,父母亲可是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而如今,自己却一再地让父母伤心难过,实在是心痛不已。

        但事实已然如此,说什么也都没用了,林静之只希望父母能看开一些,成全她和庞飞的事情。

        “妈……庞飞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你们多跟他接触接触就会明白了,他其实很好的。你们这次来蓉城,就在这好好地住上一段时间吧,我向你们保证,一段时间过后,你们就会发现庞飞和你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的。”

        到底是心疼女儿,不愿意不接受又能怎么样,孩子都出生了,总不至于让闺女一个人带着孩子吧。

        气恼归气恼,冷静下来,林母还是很为林静之着想的。

        不用林静之说,他们老两口也会留下来,庞飞和林静之的事,他们必须管到底!

        从房间里出来,林母看到林父在那生闷气,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塞了很多的烟蒂。

        林母几步走过去,将老头子手里的烟头给掐了,“刚才谈的怎么样了?”

        “不行,完全不行,一点礼貌也没有,我问他什么也不说,现在回自己房间去了。你看看,就这样让我们怎么放心把闺女交给他,啊。”

        林母也是分外担忧,关键自家闺女一心认准了庞飞,怎么说也不听,实在叫人很无奈。

        “不走了,以后咱们就住在这了,什么时候把事情处理好了再说。”林母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林父除了唉声叹气,还是唉声叹气。

        话说安瑶这边对于调查的结果已然有了新的进展,居然是柳家的柳森在背后搞的鬼。

        柳鑫柳森和庞飞现在的关系十分焦灼,暗中给庞飞添点堵也是可以理解,只不过这卑鄙可恶的手段,实在没一个当长辈的风范,让安瑶很是瞧不起。

        柳森没个长辈的样子暗中用卑鄙手段给庞飞添麻烦,安瑶也不介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他也添点麻烦。

        柳森的儿子不学无术,整天跟一些不三不四的混子混在一起,安瑶只需要拿到几张柳森儿子的照片给其发过去,就够柳森忙活的了。

        还有柳森的女儿,据说是个高材生,柳家人还指望她出国留学为家里人长门面呢,殊不知那丫头不知道是不是学习学傻了的缘故,居然跟一个社会混子谈起了恋爱。

        安瑶掌握了这些证据之后,用一张黑卡统统将照片发给了柳森,让他也焦急烂额一下。

        忙活了这几天,安瑶总算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了。

        “老头子,我去买点鱼给闺女好好补补……”安瑶隔壁的房间,也就是林静之和庞飞的房间,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个中年妇女,那中年女人的眉眼间和林静之有几分相似,想来应该就是林静之的父母了。

        没想到他们发展的这么快,居然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安瑶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一般,“咯噔”一下。

        那对中年夫妻不知道安瑶的身份,从其身旁走过,而安瑶的目光却是久久未能从他们的身上收回。

        林静之啊林静之,你的动作倒是蛮迅速的,是在害怕什么吗?

        你想急着和庞飞结婚好吃下一颗定心丸,我偏偏要你这颗定心丸吃不下去。

        安瑶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来到了庞飞和林静之的家门口,抬手敲响了房门。

        不多时刻,门开了,开门的不是庞飞,却是长安酒楼曾经的员工洪美宣。

        “安……安总……”洪美宣显然没想到敲门的会是安瑶,更没想到会和安瑶以这种方式相见,一时间有些愣住。

        安瑶倒是没什么反应,绕过洪美宣走了进去。

        “安总,你干什么……你不能闯进来……”

        房间里,听到洪美宣喊声的林静之身子僵了一下,哄着孩子的手都僵在半空。

        安瑶来干什么?

        她为什么会来这?

        她又怎么知道林静之住在这?

        不能慌乱,千万不能慌乱,要保持镇定!

        林静之不断地给自己吃定心丸,不管怎样,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安瑶。

        所以,当安瑶进来的时候,林静之表现的十分平静,比之安瑶的超强气势,林静之的气场也是一点也不低的。

        安瑶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看过林静之一眼,只是落在林静之旁边的小家伙身上,“咿咿呀呀”的。

        这就是庞飞和林静之的孩子!

        本来这个孩子,是该属于她和庞飞的。

        现在,却成了这个昔日里最好的姐妹,带着自己的孩子,和庞飞组成了三口之家。

        说一点也不动容那是假的,但安瑶还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转身欲走,身后的林静之却是将她叫住,“你是特地找到豪城来的吧?既然都离婚了,为什么不彻底分开,为什么还要追过来?我现在已经为庞飞生下孩子了,你觉得,庞飞还有可能再跟你复婚吗?”

        这是林静之第一次当着安瑶的面开火,火力不是很凶猛,却是很厉害,字字句句都打中了安瑶的心。

        她有张良计,安瑶有过墙梯,“你就那么害怕我的出现?这是不是恰恰说明了,你没自信,就跟曾经的我一样。因为没自信,因为不确定在庞飞心中占据着什么样的位置,所以害怕、惶恐、不安,想尽各种办法将庞飞留在身边,甚至不惜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

        “当你有这种想法的时候,你就注定了将会是个失败者。我的今天,注定了是你的明天。”安瑶风轻云淡地说,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林静之像是被戳中痛处的猫一样,瞬间炸毛,“不是的,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的。我很有自信,庞飞一定会和我结婚,一定会和我在一起的,因为,我为他生下了孩子。”

        “所以,真正留住庞飞的人不是你,是那个孩子,你不觉得你很失败吗?”安瑶再次抨击。

        林静之被说的哑口无言,半晌说不出话来。

        安瑶没再理她,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林静之走后,洪美宣赶紧跑进来看林静之的情况,只见林静之一直低着头,眼泪默默地掉下来。

        她哭,是因为安瑶说的话都戳中了她的心事,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温婉善良的林静之,再也不是依靠自身的魅力就可以吸引庞飞的林静之了。

        她要动用手段,要动用小心思,还要想尽办法地变成庞飞想要的好女人,可她做了这么多,却还是没能获得庞飞的心。

        到现在为止,庞飞依旧和他分房而睡,就是自己的父母大老远地从老家跑到了这里,庞飞也没什么耐心去招待他们解释什么。

        他对安瑶的父母和对林静之的父母,完全就是天壤地别。

        当初安瑶那般对他,安家的人那般对他,每次安家有事,他都是屁颠屁颠地跑回去,且总是能够不计前嫌地帮助他们。而现在呢,到了自己身上,一切就都变了。

        在庞飞心里,安瑶永远是最重要的,而她林静之,只不过是他空虚寂寞的时候一剂良药罢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林静之很清楚地知道这些,也很明白自己在庞飞心中的地位,怕是这辈子想要取代安瑶,都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就是不甘心,就是不想这么快放弃!

        哪怕庞飞心里一直惦记着安瑶也没关系,她只是想和庞飞做一次真正的夫妻,此生足矣。

        “姐,你没事吧……”

        “没事,我很好。别把安瑶的事情告诉我爸妈……还有庞飞,就当她没来过。”林静之说。

        “姐,怕是安总,这次是特地冲着你来的,我刚才好像看见,她的房间,就在隔壁。”这些话,洪美宣觉得有必要跟林静之说一下,免得她还傻乎乎地被蒙在谷里。

        前几天林静之不是发现庞飞神色不对劲嘛,怕是那个时候,他就知道安瑶住在隔壁的事了。

        那么,这些天来,他们两个是否经常见面?

        不敢想,只要想下去,林静之就心痛的要命。

        有些东西,当你不在乎的时候也就没什么,可当你在乎的时候,你就没办法不去想。

        越是这样,林静之就越是害怕,总觉得安瑶好像随时会将庞飞抢走似的。

        目光落在小家伙身上,林静之轻轻将小家伙抱起来,喃喃自语,“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为了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妈妈必须要牺牲你一下了。”

        洪美宣吓了一跳,“姐,你想干什么啊?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孩子还小呢,可经不起折腾的。”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要想留住庞飞,只有靠他了。我也不想这么做的,可我现在没办法了。美宣,你说,小家伙会怪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