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387:一切都是暂时的

387:一切都是暂时的

        安露正准备将户口本取出来看看,突然听得安瑶叫自己的声音,吓的连忙将包包藏在一旁。

        “水啊,妈要喝水,你那边有一瓶。”安瑶察觉出安露的不对劲,问道,“你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没干什么,我就是在想,这次的新闻我是跟不上了。”安露成功分散了安瑶的注意力。

        接了水的安瑶忙着给曹秀娥喂水,也没再理会安露。

        安露瞅准时机,终于悄悄将户口本打开,离婚证三个字赫然跃入眼帘。

        “轰”的一声,安露像是被雷击中一般浑身一僵,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离婚这两个字,虽然在安瑶和庞飞之间被提及过很多次,但安露从未想过有一天两个人能真的走到这一步。

        原来不是吵不散,只是他们以为吵不散而已。

        慌慌忙忙将户口本塞进去,将包包给安瑶放在原地,安露沉默着,像是不会说话了。

        车子到了地方,一个独立小院,周围环境很优美,这种小院可是价值不菲。

        门口站着的男子正是飞鹰阁管事的鲁中,见了庞飞热情地打着招呼,“这次怕是要给赖老添麻烦了。”

        “客气了,赖老现在有事,让我先安排你们住下。房间我已经安排好了,我先带你们进去看看。”

        二人寒暄一番,鲁中便带着庞飞等人往里走。

        这独立小院里别有一番风景,院子里种着好些花花草草,一看就是精心打理过的。

        门口的葡萄树长势十分旺盛,葡萄树下放着两把藤椅,中间的石桌上印刻着棋盘的图文。

        赖老的生活一天倒是蛮丰富的,瞧瞧这小院子被他打理的,整个一世外桃源。

        鲁中一共安排了三个房间,都是相邻的,房间里一应具有,设施也都很齐全。

        家具全是木质的,看上去别有一番古色古香的意思。

        “你们看这房间里还缺什么,尽管跟我说,我会尽快跟你们都安排妥当的。”

        “嗯。”

        “那你们忙,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尽管叫我。”

        鲁中离去,把空间留给庞飞等人。

        庞飞帮忙把行李什么的给他们放好,并叮嘱,“住在这里绝对安全,你们就安心住上一段时间。”

        “那你们先休息着,我出去一下。”

        房间里气氛很尴尬,谁也不说话,弄的庞飞很不自在,索性他就来到了外面,询问鲁中赖天光去了哪里。

        “这个我也不知道,赖老每天这个时候都要出去一个小时左右,雷打不动,每次我要跟着他,他也不让跟着,说自己还没老到随时都要人陪着的地步。但我猜啊,他其实是出去跑步去了,因为他每次回来都大汗淋漓的。”鲁中笑着回应,对于庞飞拖家带口的将家人带到这里来住下之事,他只字不提。

        有些人就是这般有眼色,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跟鲁中交流庞飞总觉得很轻松。

        在院子里转了一会,赖天光就回来了,和鲁中猜测的差不多,赖天光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看样子刚刚经历过什么剧烈的运动。

        “火车站的事情听说了吗?”赖天光一边洗漱一边询问庞飞这件事。

        庞飞哪能不知道,不但知道,还知道的很清楚,“黑水成员,冲着我们来的。这些应该是邻国没剿灭完的余党,不知怎么的混进了蓉城。他们不但闹事,还威胁说要对我们的家人下手。”

        “哼!”赖天光冷“哼”一声,丝毫不为所动,“怕是他们有那个想法也没那个机会,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华夏国,犯我族人者,虽远必诛!我听说蓉城已经出动全部警力搜寻剩下的余孽,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这段时间你就让他们住在这,有我在,你大可放心。”

        这个庞飞绝对相信,若不然,庞飞也不会想到麻烦赖天光了。

        只是这次的事情一出,他怕是没那么快离开蓉城了,无论如何,都要等到钮作为那边传来确切的消息,保证安瑶一家没了任何危险他才可以放心离开。

        “赖老,那……我先走了,他们的事情,还麻烦你多多费心了。”

        按理说这种时候庞飞应该留下来才是,偏偏庞飞像是很怕和那几个女人相处似的,赖天光也是一眼就看出来这一家人有问题。

        和鲁中一样,他们都不是那种好奇心害死猫的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从赖家宅院出来,庞飞给时峰打了个电话,之前时峰和贼五给他没少打电话,奈何他着急去找曹秀娥他们也没接,现在是时候给他们回个电话报一下平安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跟贼五那会子差点没吓死。那帮王八犊子,竟然追到这来闹事来了,这种人就应该千刀万剐才是。”

        “那几个闹事的都已经被抓起来了,不过他们好像还有同当,怕是会威胁到咱们家人的安全。你还是回去看看沈凝心吧,以防万一。”庞飞提醒。

        “天杀的……”时峰着实担心沈凝心的安危,草草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庞飞又接到项也的电话,询问他关于车站发生的事情。

        这件事惊动了蓉城的所有上层领导,当天,便做出清扫黑水成员和他们同伙的决定。

        各部门全力配合,很快,警方就收到线索,随后潜入蓉城的几名黑水余党也都被擒获了。

        用邵晟的话来说,敢跑到华夏国领土上来闹事,活腻歪了!

        来一个消灭一个,来一双消灭一双!

        两天后,所有黑水余党全部被抓住,危机解除。

        庞飞来赖家接安瑶他们。

        安瑶迟迟没有说话,走还是不走,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庞飞转而看向安露,“你去收拾东西。”

        安露同样送拉着脸,不说话也不吭声。

        庞飞实在搞不懂她们,索性自己动手收拾,便在这时,安瑶冷冷撇下一句,“耽搁了这么多天,你的小情人没急着催你回去?”

        “没有。”林静之从来不会那样做,不过这话庞飞也就不敢说了。

        “没有,还真是大度呢,大度的无欲无求的,不争不抢的,结果最后你还是乖乖进了她的怀里。有这样一个对手,我不输才怪。”这话怎么听怎么酸溜溜的,不是说好不说那些事情了嘛,安瑶怎么自己倒提起了。

        这叫庞飞怎么往下接,说什么她都会不高兴,索性庞飞也就不说话了,装聋作哑好了。

        “妈,吃好了没,吃好了咱回家吧。”安瑶话锋一转,起身就去忙着收拾东西去了。

        回去的路上,车上的气氛怪异到了极致,安瑶一直转头看着窗外,安露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曹秀娥倒是一直在说话,可一直在问庞飞和安瑶什么时候能给自己添个孙子。

        一路到了安家,将行李主动给他们搬下来,只是在进安家之时,庞飞被安瑶拦了下来,“放门口就行了,我自己会拿进去。”

        安瑶这是不想让他进安家大门。

        庞飞乖乖将行李全部放下,看着安瑶费力却又倔强地将那些大箱子一个一个拎进去。

        便在这时,庞飞的电话响了,是父亲打来的,说是柳鑫和柳森已经在忙着大展拳脚了,问庞飞什么时候能过去?

        “明天吧,我现在就准备出发了。”

        门后的安瑶听到庞飞讲电话的声音,身子不由得僵了一下。

        她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期待庞飞临走前能跟自己说几句话,亦或者是期待庞飞能回头再看看安家?

        她特别想把头探出去看看,却又没这个勇气。

        诚如她所说的,既然都分开了,就别再有纠缠了。

        要分就分的彻底一些,从此再也不要有联系。

        可是,要做到真的彻底忘记,又谈何容易?

        等安瑶鼓足勇气站出来之时,却发现门口早已空空如也,哪里还能见到庞飞的影子?

        “姐,你放在包包里的东西我都看见了,你和我姐夫,真的……”安露说不下去了,心里难受极了,以至于这两天她连火车站跟踪报道的事情都不念叨了。

        安瑶凝望着空荡荡的门口,语气淡然,“短暂的分开而已,他迟早还是会回来的。”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只是暂时不是你姐夫罢了。”安瑶说的气定神闲。

        安露又惊又喜又意外,还以为他们两个这下子就彻底完蛋了呢,但现在听安瑶的意思,她好像是别有打算?

        “姐,你跟我说详细点,到底什么意思啊?哎呀……说吧说吧快说吧,我都要急死了。”

        “等着瞧吧,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安瑶这话,话里有话!

        与此同时,临市某实验大楼内,一老头子拿着手机对着视频里的白发男子说道,“喜讯喜讯,特大喜讯,你的准女婿跟前妻离婚了,你家宝贝闺女现在有机会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可要抓紧时间啊。”

        “真实吗真实吗,可靠吗可靠吗,哎呀,我这还没动手呢他们就自己先离了,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