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383:半毛钱关系没有

383:半毛钱关系没有

        从楼上下来,张婶已然收拾好了东西,“姑爷,你真不去啊?”

        张婶一个人拎着这么多东西搭车也不方便,庞飞想了想,还是说,“那我送你去吧。”

        庞飞将张婶送到病房门口便准备离开,偏在这时,病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安瑶看也没看庞飞一眼,兀自拎着东西就往里走。

        “庞飞……是庞飞吗?”曹秀娥自从醒来之后就一直在念叨庞飞,这会子好不容易看到庞飞了,挣扎着要坐起来。

        庞飞担心她的身体,还是跟着进来。

        “妈,医生说你需要过休息,你好好躺着,别乱动。”

        庞飞的手被曹秀娥紧紧地抓着,像是生怕他逃走似的,“庞飞,妈想吃粥府的粥,你帮我买好不好。”

        “你想吃告诉我一声就是了,我去帮你买。”安瑶冷冰冰地接了话。

        “我不要你买,你说话不算数,你也根本不会帮我买的。你每天就知道忙忙忙,就知道赚钱赚钱赚钱赚钱,也不知道你在忙什么,也不知道你的钱都赚到哪去了。你就不是我女儿,你对我一点也不好。”曹秀娥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安瑶气呼呼将脸庞丢在一边,动作大了些,出“乒乒乓乓”的响声。

        曹秀娥吓的躲在庞飞胳膊后面,“你看你看,我就说两句实话她就脾气了,这个样子我哪里敢让她伺候,我伺候她还差不多。”

        安露也是看不下去了,“妈,昨晚可是我姐一直守着你的,一晚上眼睛都没合一下,你这一醒来就说她这不是那不是的,这也太让人心寒了。”

        “不光是你姐,你也不是我女儿。你说走就走了,连回来都不回来了。你们一个个都是大忙人,一个个都有忙不完的事情,我生了两个女儿跟没生一样。只有庞飞对我最好,庞飞就是我的儿子。”

        “庞飞,妈以前对你很不好,妈错了,妈真的不该那样对你。妈现在意识到了,你才是我儿子,我宁愿要你也不要她们两个,你留下来照顾妈好不好。我害怕啊,我真的害怕她们把我在这饿死了都没人知道。”

        病房里这么多人,曹秀娥这般哭哭啼啼地说自己女儿的不是,却把庞飞当亲生儿子一般夸着,实在让安瑶和安露的脸面没地方放。

        安瑶怒气冲冲走过来,伸手指着门外,“出去!”

        “你干什么,你别想把庞飞赶走,要走你走,我绝对不会让庞飞走的。庞飞是我儿子,你不是我女儿。”

        曹秀娥改抓为抱,紧紧地抱着庞飞的胳膊不肯松手。

        安瑶努力隐忍,完全像是没听见曹秀娥的话一般,继续对庞飞说,“出去!”

        庞飞不想和安瑶起争执,只好对曹秀娥说,“妈……我还有事,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不行,你要走就把我一块带走,我不留在这,我绝对不要一个人留在这。她们不会照顾我的,你一走她们肯定全都走了,她们根本不是我女儿,我不要留在这,不要……”

        “啊……庞飞,庞飞要杀我,安瑶,安露,庞飞要杀我,他把我丢在医院不管我,他……他肯定是在报复我,报复我以前对他很不好……”突然间,曹秀娥又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看见庞飞就像是看见什么可怕的恶魔一样,又惊又叫的。

        安露完全懵了,怎么刚才还是那个样子,现在却又变成这个样子了?

        关于曹秀娥的病情,她不是很清楚,第一次看到曹秀娥这般异常的变化,打心底里害怕的不行。

        “姐,妈这是……怎么了?”

        安瑶没说话,面色铁青,看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

        庞飞刚想插手,却见安瑶突然怒吼一声,“滚——”

        这一声,把怀里的曹秀娥再次吓到,哭哭啼啼叫叫嚷嚷,“要杀人了……我闺女要杀人了……我不要呆在这,庞飞,快带我离开……”

        乱!

        何止是乱,简直就是乱成了一锅粥!

        曹秀娥这般样子,安瑶和安露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住,没个人在身边帮衬着肯定不行。

        纵使安瑶再排斥再不高兴,庞飞也不可能做到在这个时候拍拍屁股走人。

        一把将安瑶拉开,庞飞接了曹秀娥,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她,“妈,没事了,没事了啊。来,你先躺下,我给你倒点水喝。”

        在庞飞的安抚下,曹秀娥的情绪终于渐渐稳定下来,但她还是紧紧抓住庞飞的衣角,一刻也不肯松开。

        见这情形,安露赶忙从中间劝解,不管安瑶和庞飞现在怎样,得先把曹秀娥的情绪稳定下来才行。

        “姐,妈不是要吃粥府的粥吗,你去买吧,我跟姐夫在这看着。”

        安瑶依旧没说话,拿了包包转身离去。

        安露贼的很,借着这次机会将庞飞留下,说不定还能帮忙缓和庞飞和安瑶的关系。

        “姐夫,你先帮忙照顾妈一下,我出去买点东西。”

        说完,也不管庞飞同不同意,直接就拿了东西转身离去。

        “张婶,你跟我一起走吧。”一边说,一边冲张婶使眼色。

        出了病房,安露连忙询问安瑶和庞飞的事情,张婶欲言又止,不知道该不该说。

        “肯定要说啊,这治标治本,不知道问题的根源在哪我就没办法解决问题。你赶紧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而且越详细越好。”

        “哎呀张婶,你也不希望看着我姐跟我姐夫就这么完了吧,这个家没我姐夫真的不行。”

        张婶顿了顿,说道,“你姐前段时间带了个女的回来,好像是叫林静之,那女人大着肚子,说是……那孩子好像是……姑爷的。还有,最近一段时间小姐总是跟一个叫封泽林的男的走的很近,姑爷好多次看到是那个男的送小姐回来的,甚至有一次,小姐还把那个男的带到家里了。”

        “我去!”

        这问题真的很严重啊!

        林静之怀孕?孩子是庞飞的?

        这完全是在挑战安瑶的底线好吧,她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这种事情了。

        “二小姐,姑爷这段时间都没回来,小姐也不给姑爷打电话,昨天早上他们两个早早地就出门了,我隐约听到好像是去民政局……你说,他们该不会已经……”

        “不可能!”是真的不可能,还是安露觉得不可能?

        事实的真相具体如何,谁又能知道?

        “二小姐?二小姐……”

        “啊。”张婶一连叫了好几声,安露才好像从迷蒙中回过神来。

        不管怎样,先把庞飞留住再说,至于他们二人是否已经离婚的事情,安露会想办法证实的。

        “张婶,走,先跟我回家。”

        安露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翻找户口本和安瑶以及庞飞的结婚证,把家里整个都翻遍了,没有,哪里都没有。

        她记得安瑶和庞飞的结婚证就在安瑶的柜子里放着,怎么会没有了呢?

        肯定是安瑶收起来放在别的地方了,“张婶,再好好找找啊。”

        二人翻箱倒柜的,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还是没有。

        没有找到,不一定就是离婚了,看,庞飞的东西不还在这嘛,他肯定还会再回来的。

        但安露这心里,终归是像压了快石头一样难受的不行,好像是在自欺欺人,又像是不愿意接受现实。

        张婶也不敢多说什么,整个家里气死沉沉的。

        安瑶买了粥回来,却见病房里只有庞飞一个人的身影,张婶和安露都没在。

        她不愿和庞飞说话,重新拉了张凳子在病床的另外一侧坐下,“妈,你要的粥,我喂你吧。”

        “我不吃,我要庞飞喂我。”曹秀娥像个孩子一样,非要庞飞喂才肯吃。

        “我来吧,你去休息一下。”

        庞飞伸过去的手并未接到安瑶递过来的粥,安瑶将碗放在一边的柜子上,一副你不吃没关系,我等你饿了再说的表情。

        曹秀娥一看她那张苦瓜脸就跟着叫起来,“你看你看,这脾气多大,我哪敢让她伺候我,庞飞,你还是赶紧带我离开这吧,我真的不敢让她伺候,我没那个福气啊……”

        说着,便要挣扎着坐起来。

        庞飞温声细语地宽慰,“妈,是粥太烫了,安瑶这不怕烫着你嘛。晾一会,晾一会我来喂你。刚才的故事你还没讲完呢,继续讲好不好。”

        安瑶突然站起来来到庞飞跟前,拽着他的衣领就往外走。

        病房外,安瑶终于忍不住火,“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妈现在这个样子……”

        “她现在已经不是你妈了,你没必要再这样了。作秀给谁看呢?让大家都觉得你是个好女婿我是个不好的女儿,让大家都认为离婚是因为我的不是,是吗?”

        安瑶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庞飞绝对没这个意思!

        “你也看见了,妈现在离不开我,我只是担心她的身体,担心你跟安露应付不来,我……”

        “我不要你担心,我们安家也不要你担心。别忘了,咱们已经离婚了,已经没关系了!”

        “走,现在立刻马上离开这里,别再让我看见你。我们安家从今往后是好是坏,都和你庞飞半毛钱关系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