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318:出院

318:出院

        庞飞已然听不到其他的,满脑子都是林静之那副孱弱的样子,还有她那苍白没有血色的脸……

        怀孕对她来说是一件特别冒险的事情,当初医生就劝说过她让把孩子打掉,但是林静之没同意,为了将孩子生下来,她甚至不惜一个人离开这个她拼搏了多年的城市,没有回乡下老家,而是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定居下来,直到将孩子生下来为止。

        为了能生下属于她和庞飞的孩子,她愿意牺牲自己。

        这个傻女人一向那么的聪明懂事,为何在这件事情上,却是那么的倔强和固执。

        用自己的牺牲换取那样一个结果,值得吗?

        “看你那一脸担心的样子,我说,你还真的不介意静之姐姐怀了别人孩子的事情啊?嗯,你这样的话我就觉得你肯定是个好男人,那我真心鼓励你去追求静之姐姐,我向你保证,追到静之姐姐,你绝对不会吃亏的……”

        苏倩后来说的话庞飞一句也没听进去,“你跟我来。”

        庞飞带着苏倩回到病房,让苏倩添加自己的微信好友。

        然后,他给苏倩转了一万块钱,“你把这笔钱转给静之,让她好好照顾自己。但是,你不能跟她说这笔钱是我给你的,行吗?”

        苏倩一头雾水,搞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何这般样子?

        是真的喜欢?

        可是,他和林静之连面都没见过吧,就这样把一万块钱给一个陌生的女人了,而且那个女人还怀着别人的孩子?

        这世界上,真的有男人不介意自己喜欢的女人怀着别的男人孩子?

        苏倩这一次可真是大开眼界了!

        “一定要替我保密!”庞飞再次强调。

        苏倩虽不明白庞飞为何要偷偷地做这些事情,不过她觉得,这个凡夫俗子并非网上感受到的那样木讷和憨厚,他绝对是一个不一样的人。

        其目的是为林静之着想,她好像也没什么理由拒绝,保密不保密的,那都是人家的事情,她就是从中间牵线搭桥帮个忙而已,“行,我答应了。”

        庞飞暗暗松了一口气,另外他还有一件事要摆脱苏倩,“我想知道林静之更详细的产检状况,以后她每次去医院做产检的情况,都麻烦你给我也发一份。”

        “野性。”苏倩答应的很爽快,“你还有什么要求,一次性全提出来。”

        没了,庞飞只有这两个要求。

        “行,那你没事我就先去忙了,给我朋友定岗呢,大城市就是事情多,我就不跟你唠了。”苏倩带上口罩,转身离开。

        庞飞握着手机的手许久都没有平静下来,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苏子,能得知林静之的消息。

        缘分这东西,有时候还真是奇妙。

        第三天,庞飞死活不愿意再在这里住下去,皮外伤都好的差不多了,该结疤的都结疤了,该愈合的地方也都愈合了,至于胳膊断裂这事,伤筋动骨怎么着也得一百天,回去修养也是修养,整天困在这个小房间里着实憋的慌。

        其实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那个证人脱离的危险期,被安排调到了指定的医院接受后续的治疗。

        人证都不再这了,庞飞还留在这边做什么。

        “庞哥,你这样我可没办法跟钮局交代。”时峰说。

        庞飞一手缠着纱布,一手收拾东西,“不用给他交代,他若是找你麻烦,就让他来找我。”

        话虽这么说,可就是给时峰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那样跟钮作为说话啊。

        庞飞做出的决定,没人能改变,时峰索性也不劝说了,因为他知道说再多也都是浪费口水罢了。

        “那庞哥,你还住原来的房子吗?”

        “把原来的房子退了,给我在安家附近重新找一个。”胳膊没好之前,庞飞可能都不会回去安家,但又不放心安家害怕被薛家盯上,所以他需要找一个离安家近能随时关注到那边情况的房子。

        时峰说,“行,这事交给我去办。”

        当天下午,庞飞就办理了出院手续,时峰也给他把房子什么的都找好了。

        就在安家附近的小区,是一个两居室,价格不菲,时峰都是从公司账面上走的钱。

        这几日庞飞跟彦小焱那边联系密切,关于薛京的动态他都掌握的很清楚。

        自牛虎山上那一夜之后,薛家好像收敛了不少,薛京被薛兆圈尽在了家中,根本没机会去惹是生非。

        牛虎山上一时,对薛家来说可是损失惨重,不仅计划被人破坏,就连老关也受了不轻的伤。

        死去的那些人,以及那个证人,都将成为对薛家不利的证据存在着,这让薛兆寝食难安。

        那证人一日不除,薛家就一日不得安生。

        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国外的那些家伙又气势汹汹地说要来华夏国拿他问罪,不肯帮他收拾那个证人,老关又受了伤,现在薛兆是一个头两个大。

        薛京被关这几日简直都快要把薛家吵翻天了,屋子里的东西被砸的砸摔的摔,整个房间一片狼藉,很多价值不菲的古董字画等也是被他毁了个稀巴烂。

        薛兆看着眼前这一切,怒火中烧,狠狠一巴掌甩了上去,“逆子!”

        挨了一巴掌的薛京只是轻描淡写地舔了舔嘴角的血渍,脸都没转动一下。

        绕过薛兆,薛京径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完全无视薛兆的怒火。

        “我警告你,再敢动我一下,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是你老子!!”薛兆差点气吐血了,他这么做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薛家为了他这个混账王八蛋,可到头来,这个逆子一点情都不领,竟然还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翻天了,真的是翻天了!

        薛京用纸巾擦了嘴角的血渍,冰冷的眼神落在薛兆脸上,“我老子怎么了,惹了我,我照样收拾。”

        薛兆气到浑身发抖,气到大脑空白,气到差点背过气去。

        这个逆子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他这个父亲。

        尊重,对他来说根本不存在的,他或许连尊重两个字怎么写的都不知道。

        直到此刻,薛兆才意识到,自己的纵容,竟然养出了一个怎样的白眼狼出来。

        一路颤抖着在沙发里坐下,薛兆使劲地抽着烟,努力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

        薛家不能完蛋,不能!

        这个逆子既然靠不住,那就只能……

        只能找那个废物了!

        这一刻,薛兆的眼里,迸射出的神色,是那样的复杂。

        ……

        庞飞吃完饭回到房间,手机“嗡嗡”震动起来,电话是楚之殿打来的,“老徐得到消息,黑水组织的头领已经到了华夏国,怕是用不了两天就会抵达蓉城。其他家已经在蓄势待发了,老徐想在他们动手之前动手。”

        “有死神的消息了吗?”据庞飞所知,薛家并没有死神的消息,很可能是被藏起来了,不把藏身地点弄清楚,根本没办法行动。

        楚之殿哀叹一声,“还没有,那家伙就好像突然之间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到。但老徐等不及了,说是哪怕杀到薛家,也要逼着他们把死神的下落说出来。”

        这样做也太冒险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这样的好。

        纵使薛家没了老关,也不是谁都能轻易动得了的,况且钮作为的人将薛家盯的很近,这个时候在薛家惹事,无疑是将自己也牵连进去了。

        报仇是必须的,但若是大仇没报却把自己牵连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你让徐大哥千万别冲动,我会想办法去打听死神的下落的,等我的消息。”

        挂了电话,庞飞迅速拨通了姬如雪的手机号。

        论寻人的本事,没人能比得过红黑组织的成员。

        “庞飞,吉米他们最近麻烦不断,我根本没时间去帮你的忙。我知道这样说不应该,但我还是想跟你说,如果你真的想找人帮忙,最好还是直接和吉米联系。他能找到任何你想要找的人,但前提是,你懂的。”

        红黑组织的事情的确是让姬如雪焦头烂额,作为组织里备受重视的头号成员,如今家人有难,姬如雪不可能不管不问的。

        这些日子她也是被吉米等人追杀的事情弄的焦头烂额,这不,连庞飞多日没去侦探社她都没有过问,因为这段时间她也没去侦探社,大部分时间都是帮着吉米他们在处理麻烦。

        “行,我知道了。”庞飞心中有自己的决断。

        姬如雪让他先等等,“庞飞,我知道你们最近在跟黑水组织周旋,如果我告诉你,追杀吉米的这些人也是和黑水组织有关联的,你还愿意再给吉米他们一次机会好好考虑一下吗?”

        “什么关联?”姬如雪这么说,就是为了吸引庞飞的好奇,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敞开天窗说亮话。

        “还记得之前吉米跟你说的吗,红黑组织的落寞,是因为其他组织的打击报复。任何新兴的组织都不具备有这样的能力,所以那些后起的组织们联合在了一起,一起对抗我们。而将这些组织团结起来的,正是黑水组织。”